首页 > 资讯 >

两界熔炉

第二十五章 搁置

发表时间:2020-11-22 03:48:34

仇千涯拾掇着零乱不堪入目的现场,他我以为是一个献殷情的机会,但是没想起,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让他措手不及,幸亏平时里,玄镜司都不喜欢超编,才没让玄镜司的各项事务政府关门,要不然是闯了大麻烦。 这是玄镜司需自己增加收入的原因,所以玄镜司的非常特殊


推荐指数:★★★★★
>>《两界熔炉》在线阅读>>

《第二十五章 搁置》精选:

仇千涯收拾着凌乱不堪的现场,他以为是一个献殷勤的机会,可是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让他措手不及,幸好平日里,玄镜司都喜欢超编,才没让玄镜司的各项事务停摆,要不就是闯了大麻烦。

这就是玄镜司需要自己创收的原因,因为玄镜司的特殊性,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生大规模减员,而这时候,如果没有超编补入,衙门停摆,是一件非常凶险的事情。

仇千涯不时的揉着耳朵,虽然过去了两三日,但是他的耳朵里依旧生疼,不影响听力,却很不舒服。

“老大,那女鬼,又下了一个台阶。现在在第三阶站着,楚公子依然每天逗弄那女鬼,让她喊几嗓子,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一个督察,股间乱颤的站着回报着消息。

他在恐惧,因为那个女鬼,在往外走,虽然很慢,但是正在坚定的下着台阶。

“我知道了。今天的金元券送过去了吗?一共是二十万金元券。楚公子怎么说的?”仇千涯心里也怕,只是在手下表现出怯懦,很容易造成恐慌和不安。

督察点了点头说道:“老大,楚公子说让你安心,那女鬼他来对付。”

“有没有什么具体的手段?楚公子有没有说?”

“没有。”

仇千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很久以后,他才抬起头,有些焦虑的说道:“城主府那邱宏仙师那里,我们应该送够一百万金元券了吧,今天你去送一份拜帖过去,今晚尚膳楼做东,请他吃饭,此事千万保密。去吧。”

他一直在偷偷摸摸向城主府的邱宏送钱,从他知道有邱宏这个仙师之后,就一直在做,财帛才能动人心,一百万的金元券,也就是一万的玄晶券,是拜访一名仙师的价格。

如果在拜访中,表现出了自己的资历,或者表现出了自己的天分,自然而然的就会被收为仆从,甚至有可能被收为弟子!

他一直没有在楚寒这一棵树上吊死,他相信依靠着仙法的神奇,可以摆脱那楚寒蓝色结晶的控制。

“是。”督察点头称是,离开了玄镜司前往了城主府。

楚寒站在鸾楼的门口,看着模模糊糊的人影,没有头绪,他以为自己可以多次撩拨着女鬼,让这女鬼不停的高声嘶喊,可以让他看清楚这鬼的模样。

但是除了第一次,之后女鬼的嘶吼,对他没有任何用处,在他眼里,这鬼还是那样子,看不清,也摸不到,只能感觉到丝丝的凉意。

“公子,我收拾好了,我们能走了吗?”绫罗看着鸾楼的门口皱眉,她是看不到这女鬼,同样那天,她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但是因为楚寒的叙述,她对此深信不疑。

楚寒要去坊市,为了防止什么意外,自然要带上绫罗,鬼知道这鬼什么时候发狂?他隐隐有个猜测,那就是这鬼在下到最后一个台阶之后,可能会出大事!

绫罗空有一身的修为和剑法,却没有任何实战能力,施展的太一剑依然是舞蹈而不是凌厉的剑法。遇到老鼠依然会害怕。

天华城,或者说华胥国的修士坊市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这海全城都称呼为沧溟海。据传言,原来这附近的海域上,有一宗门名为沧溟门,在华胥国是第一宗门,只不过不知道为何一夜之间,惨遭灭门,一个人都不剩。

久而久之,这沧溟门的门派遗址都已经不知所踪。

街坊的传闻,如同这沧溟海一样广阔,这里面有几分可信,有几分是吹嘘之言,需要自己的判断。

他们这次的目的是出海,找到华胥国坊市,购买一些阵法和丹药所需要的原材料。如果有可能,就寻找解决女鬼的办法。

“我们这次去坊市切记一定要小心谨慎,财不能外露,话不能乱说,毕竟我们谁也不了解那里。如果不是鸾楼这是实在太过危险,我肯定不会让你去。”

“到那里之后,一定要小心再小心。都是修士。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楚寒这么说的主要原因,自然是因为自己那敏感的间谍身份,他并非着世界的人,而是来自地球。

既然鬼都出现了,那搜魂夺魄之术不见没有。

绫罗笑了下,说道:“自然如公子之言,莫敢不从,四处小心谨慎。不给公子惹麻烦。”

“那就走吧。”

绫罗和楚寒出海的消息,仇千涯只是晚了一会儿就知道了详情,守在门外的督察们,看不到他们都尉的表情,但是知道这仇千涯定然十分生气。

屋里乒乒乓乓都是咂东西的声音,还有那些不堪入耳的骂声,让门口的守卫噤如寒蝉,不敢言语。

他本来晚上只是想接触一下那邱宏,但是他现在改变了想法,那女鬼决心让自己去死,而现在他的靠山却撇下了自己,携美出海。

楚寒没有通知仇千涯自己要离开的消息,一是他知道鸾楼附近肯定有他的眼线,自己出城出海的消息,他肯定第一时间收到,第二点考虑的因素就是,这仇千涯从来不是他的手下。

城外春光正盛,柳树的枝桠在河边摇摆着,小草在风中摇曳着,一声声鸟鸣,是春回的候鸟,一声声啼叫,处处是生机。

路上都是行人,匆匆赶往海港,里面有谋生的壮汉,又步履蹒跚的老人,也有三五成群的顽童,他们的车驾路过的时候,总是有人露出羡慕的目光。

绫罗好奇的通过车驾的小窗向外张望,偶尔还指着外面的动物大喊大叫,她从小生活在鸾楼,走的最远的地方就是天华城的集市,猛然接触到这些从书中才能接触到的景象,让她的心思非常活泛,开心都已经写在脸上。

“公子,公子,我给你抚琴,弹唱一首眉妩如何?”绫罗兴致盎然的说着,说着就要从行李里找出自己的伽倻琴来。

楚寒抓着绫罗的手,一用力,拽回到了座位上,说道:“你那琴,我给你放回鸾楼了,我们是出去做事,又不是踏青,你还带着琴,不是累赘吗?再说了,千万不要跟我提什么伽倻琴,还有眉妩。”

伽倻琴总是让他回想起那个从井里钻出的恐怖女人伽椰子,而眉妩更是那青花最喜欢的一首词,他打心眼里,讨厌这两个词。

虽然现在他是一名修士,但是对于鬼物,他依然有些膈应。

“知道了,公子。”绫罗正是活泼的时候,面带委屈的神情根本持续不了多久,又开始对着窗外的景象愣愣的出神,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

还没到海边,空气中就弥漫着海风的腥咸的味道,一望无际的大海如同蓝宝石一样,镶嵌在远方。一道道巨型的桅杆直直的指向了天穹,响亮的号子声隔着老远就能听到。

码头上都是忙碌的身影,四处都是壮汉背着一筐筐的活鱼活虾等货物从船上卸货,海边就有屠宰的地方,靠近屠宰场的大海,也被那些被屠宰的鲜血染得通红。

“车夫你将马车驶回鸾楼,后天早上来接我们。”楚寒扶着绫罗下了车,对着车夫说着话。

绫罗看着一个地方,目不转睛。那是一群衣衫褴褛的老人,呆在屠宰场旁边,捡着一些不小心掉在地上的小鱼,用小刀拉出一片片鱼片,放在太阳下暴晒。

“都是些可怜人,人老了,自然也废了。没什么做的事情,呆在家里反而是孩子们的累赘。等到快老死了,跳进去,也算干净的走了。”

两界熔炉
两界熔炉
两界相互融合,天翻地覆。小人物在大时代的浮浮沉沉。掉的鱼已经上钩了吗?这么直的钩都有人咬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