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第七十六章 护卫

发表时间:2022-11-25 15:10:41

萧十八的新任务是给小张大夫当侍卫,他除了一个搭档是卫五六。起因是六皇子殿下说起让小张大夫给死囚种牛痘,卫将军会觉得小张大夫一个小娘子跟死囚接触到太过非常危险,需给她基础配置侍卫,又会觉得县衙的衙役里看不里用。萧十八便自己明确提出不愿意给张小大夫做侍卫,陛下已起因是六皇子殿下提起让小张大夫给死囚种牛痘,卫将军觉得小张大夫一个小娘子跟死囚接触过于危险,需要给她配置护卫,又觉得府衙的衙役中看不中用。。


推荐指数:★★★★★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在线阅读>>

《第七十六章 护卫》精选:

萧十二的新任务是给小张大夫当护卫,他还有一个搭档是卫五六。

起因是六皇子殿下提起让小张大夫给死囚种牛痘,卫将军觉得小张大夫一个小娘子跟死囚接触过于危险,需要给她配置护卫,又觉得府衙的衙役中看不中用。

萧十二便自己提出愿意给张小大夫做护卫,陛下已经又派来了一批萧卫,加上卫家的暗卫,六皇子这里有没有自己差别不大,但是张小大夫身边却是需要真心护卫她的人。

就这样,他这会跟刘知府刘大人派来的衙役一起站在诊室外面等着张小大夫。

卫五六则是卫五一派来的,卫靖对卫五一说了一声:“派个机灵的去”,卫五六作为卫家护卫里功夫不差(功夫差的也选不上做将军的护卫),但是识字最多脑子最灵活的,被光荣派到了张晓瑛身边。

他也不清楚为什么就是自己被派来了,表示自己更希望能留在公子身边,卫五一看着他欲言又止,最后只说了一句:“你记住,要把张小大夫看得比公子还重,你就算做好了这差事。”

小张大夫医术再怎么高也不过是一个小大夫,还能重得过公子?

卫五六不明白,但他毕竟脑子灵活,知道状况不明的时候就要把领导的话不折不扣执行好。

等张晓瑛在诊室指导了罗娘子给自己种好痘,又给罗娘子种上痘后走出诊室,门外等着她的就有三个人,其中一个甚是眼熟。

“小张大夫。”三人齐齐给她行礼,衙役王五心中虽疑惑这多出来的两人是干嘛的,但只要跟自己要干的活不冲突,他也懒得多问。

“你们是等我吗?”张晓瑛问道,衙役的服饰她认识,萧卫日常护卫在萧景烨身边她也眼熟,这另一个她就认不出来了。

衙役应该是刘知府派来带她去牢房的,这两位是有什么事呢?

看张晓瑛疑惑的眼神,卫五六忙道:“属下是卫五六,我家公子让属下过来为小张大夫跑腿的。”

卫五一为了让他尽快熟悉自己的身份,把他的护卫制服收走,丢了一身便服让他换上。

“我家公子是卫靖卫将军。”看到张晓瑛更加不解的眼神,卫五六忙补充了一句。

张晓瑛看看卫五六,十八九岁的样子,个子比她哥高一些,精干利落,满脸机灵劲,有种学生会里忙前跑后的学生会干事的那股劲。

“识字吗?”张晓瑛问道。

“识字,可通篇读下千字文。”卫五六骄傲道。

“真不错!”张晓瑛真心实意地夸道,很是满意。

管他被派来自己身边是干嘛的呢,既然说了是给她用的,那她老实不客气用就是了,她这也算是有助理了吧!

她又看向萧十二,萧十二憨憨地笑:“属下是萧十二,小张大夫还记得吗?”

“你是那天那个………啊!我想起来了。”张晓瑛急忙把“伤患”两个字吞回去,小伙子恢复得很好,高大健壮精神十足。

“我不是让你空闲时过来我好教你一些急救的法子吗?”张晓瑛问他。

萧十二笑笑没接话,身为萧卫,他并没有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

“你也是你家公子派来的吗?”看他不接话,张晓瑛问道。

“我是自己要来您身边护卫的。”萧十二道,他是老实人,有一说一。

卫五六:…………

真是人不可貌相!这萧十二看着老实憨厚,这才来第一日就急着讨主子欢心!

“你有心了。”张晓瑛道。

这些护卫很不容易,苦练多年,如果跟着的主子有能力,自己自然多一点出头的机会,可跟着自己,哪来的什么机会?

“小张大夫,小的是王五,是刘大人派小的过来接您去地牢挑犯人。”王五看其他两位介绍完了,也赶紧自我介绍。

连卫靖卫将军都派人给小张大夫使唤了,自己可得打起精神不能怠慢了。

“好,可以走了。”张晓瑛对王五点点头,等王五在前面领路。

大乾的牢房里关着的基本都是死囚,不是死囚的都被安排到各处劳役去了。

开玩笑,普通人都缺吃少穿的,如果犯人不干活,朝廷哪里来的粮食养这些犯了罪的人。

这些被判了死刑的也就是每日里一点点口粮,能捱到明年秋后问斩时不死也就是了。

至于捱不住死了的,死就死了,反正他们也该死。

等几人到了牢房一看,张晓瑛傻了眼,这有啥可挑的呀,一共就三个死囚!

倒也不是说她嫌该死的人少,咳咳。

事实上邺城管辖的范围虽大,但人数不到三十万,那种敢于谋逆的犯人肯定没有,有也不会关押在邺城。

至于那些胆敢打家劫舍的,一来那些人既敢于打家劫舍,普通的衙役肯定干不过他们,若是出动驻军围剿,官兵们不杀良冒功就算好了,哪里还会留活口?

这三个囚犯两男一女,却还只有两个是死囚。

三个人都脏兮兮的看不出本来面目,分别关押在三个隔间,见有人进来也没有什么反应。

张晓瑛问狱卒:“哪两个是死刑犯?”

“这个跟这个。”狱卒伸手指了指。

牢房环境很不好,首先就是光线很差,张晓瑛靠近隔间的小门也看不清楚。

“可以给我看一下他们的卷宗吗?”张晓瑛问,卷宗会记录有犯人的基本记录。

“可以。”狱卒答,他们也存有卷宗,防止上官突然要查看。

翻开卷宗后,张晓瑛心里不由得沉甸甸的。

死囚严明昊,十九岁,父亲在十岁时去世了,跟母亲两人相依为命,依靠父亲留下的薄产度日,从小读书就不错,却在今年参加童生试后回家撞见了母亲和里正的弟弟在村口井边厮打,他大怒冲上去,那里正的弟弟被他大力推得倒下去,好死不死的脑袋磕在了井沿上,没救过来,人没了。

杀人偿命,村里好几个人都说看到是他推的人。

死囚奚三娘,27岁,十五岁嫁给邻村的吴大用,先后生下三女一子,吴大用嗜赌成性,虐打妻儿,为还赌债先后卖掉大女儿二女儿,且为了卖出高价不顾女儿不足十岁也卖进窑子,在他又动心思要把才五岁的女儿也卖掉后,奚三娘一包砒霜毒死了他。

在当下,父亲卖女天经地义。

毒杀亲夫必死无疑!

张晓瑛用颤抖的手合上卷宗,尽量平静地对萧十二说道:“替我通传,我要见六皇子。”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全家跟随房车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回不来了怎么办?没关系,应有尽有带有网络信号的房车是我们的庇护所,公务员老爹去努力科举提高阶层,时尚达人老妈种棉纺纱织布引领未来中国古代潮流发迹致富之路,特种兵哥哥身手不凡,挥着工兵铲也能奋勇杀敌于瞬息间,爹娘疼爱哥哥疼爱的妹妹没办法等着嫁出去?不!我的志向是成了一名非常优秀的外科医生!卫靖:小娘子拿着针也不是所以刺绣吗?张晓瑛:我拿着针只会缝伤口。六皇子:三娘为何想建造完成如此非常大的船舰?张晓珲:殿下,我们人类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清晨的天光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