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第七十七章 如焚

发表时间:2022-11-25 15:10:46

真定府府贡院门外,张德广和张德进兄弟俩失魂落魄地站着,急切地等着贡院大门再打开。两人都不说话的,只呆呆地地望着贡院大门的方向。守在门口的兵士们终于等到再打开大门,痛苦的折磨了三天两夜的考生们像突然出洞的蚂蚁似的涌了出。张德源在人流中也跟随走出,跟身边那些好两人都不说话,只呆呆地看着贡院大门的方向。。


推荐指数:★★★★★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在线阅读>>

《第七十七章 如焚》精选:

真定府贡院门外,张德广和张德进兄弟俩失魂落魄地站着,焦急地等着贡院大门打开。

两人都不说话,只呆呆地看着贡院大门的方向。

守在门口的兵士们终于打开大门,煎熬了三天两夜的考生们像突然出洞的蚂蚁似的涌了出来。

张德源在人流中也跟着走出来,跟身边那些好像就剩挪动脚步的力气的考生相比,他显得从容又轻松,仅是脸上稍带倦容。

“哥!”张德进眼尖,一眼就看见了他哥,把手举过头顶使劲摇晃。

张德源也发现了两个弟弟,向他们挤过来,弟弟们却没有第一时间问他考得怎么样,张德广第一句话就是:“哥!完了!胡虏打过来了!”

张德源也一下懵了,他眯眼看了一下四周,并不见大战开始的紧张气氛,除了他们三兄弟,周围的考生家人也都是正常反应,大多都是笑容满面地把刚从考场出来的亲人接走。

“你们如何得知?”他问道。

“快报晌午刚送到真定府衙,很快就传开了。”

“先别慌!去府衙再看看!”张德源定了定神,冷静下来。

他们三个成年男子都走了,只剩一家老小,虽说珲哥儿看着能扛点事了,到底还是个孩子。

真定府身为北方重镇,街道宽阔齐整,又因为各地考生和家人汇集,显得比以往热闹许多,府衙前的主街上当真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并无半分凝重气氛。

张德源兄弟三人站在府衙对面,午后的府衙大门在厚重的云层衬托下显得威严肃穆,门前两只巨大的石狮子,带着不可一世的神态睥昵着从它们面前走过的众人。

“哥,怎么办?”张德进被府衙的气势吓住,不敢再向前走去。

“没事,你俩在这等着,我去问问。”张德源说道。

“不!要去一起去!”张德广不同意。

三兄弟一起朝府衙大门走过去,府衙门口当值的衙役注意到了,走过来拦住他们:“站住!干什么的?”

张德源向衙役行了个礼:“差爷,我是邺城人氏,方才从贡院考学出来,听说胡虏大军入侵,想问一问邺城现下如何?”

那衙役一听这是刚从贡院出来的考生,立时换了一副嘴脸,虽说邺城那又穷又破的地方少有中举的,但凡事都有个万一不是。

“邺城无事,胡虏大军攻城打了五日,没打下来,卫小将军把他们打跑了。前面茶楼说书的在讲呢,你们想知晓详细些的,花上几百文钱去听一听也就是了。”

衙役给他们指路,前方不远处街面果然有一处两层茶楼,依稀可见门楣上书“兴隆轩”三个大字,茶楼门前人群纷纷停驻,堵住了来往的去路。

张德源急忙谢过衙役,兄弟三人赶往茶楼,靠近时却听见小二不停喊:“不能进了,没有位置了,排队等下一场!等下一场!”

此时他们离茶楼门口少说也有十余米,眼见是挤不过去了,只得耐心排在人群后。

人群中不时传来的议论让他们更加心急如焚。

“听说胡虏来了五万大军都不止!”

“是啊!也没看到咱们大乾有援军到啊!”

“援军要来也没那么快,从真定府赶到邺城都得多久,何况还要调兵遣将。”

“不是说打赢了吗?没有援军卫小将军也把胡虏赶跑了!真乃我大乾战神!”

“是啊!卫小将军好似前几个月才换防过来,听说也没带多少兵将啊!”

“不过好似立了首功的不是卫小将军,而是一个庄户人家的小子。”

“啊?你如何得知?”

“我小舅子媳妇的表哥在府衙当衙役,我方才遇见他提了一句。”

“真的假的?什么庄户小子竟然立了头功?怎么立的?”

“哎呀,人家也没细说,一会进茶楼听说书先生仔细分说不就清楚啦?”

“说书说书,也不能完全当真啊!”

你一言我一语,张德源不知怎么把那个“庄户人家的小子立了头功”听得特别清楚,他隐隐感觉到,这立了头功的,没准是他家的熊儿子。

倒不是他盲目自信,而是他了解当下社会,也了解自家儿子,要说邺城方圆百里的庄户人家的小子,还能找出谁家小子能比他这个儿子更有能耐的不成?

在现代时他虽然并不过问儿子的工作,当然也问不出什么来,但从他偶尔发回家的信息里,他知道儿子的工作并不轻松,甚至经常伴随着危险。

在热武器时代,儿子都能做好他的工作且没有受过伤,张德源相信他这次也不会有事。

“家里应该没事。”张德源对两个弟弟说道,看着弟弟们疑惑不解的眼神,他补了一句:“有珲哥儿在。”

张德广和张德进看兄长都这么说,也稍微安了点心。也是,看看珲哥儿领着大伙做的那些事,打起仗来能顶他们三兄弟还多呢!

终于轮到他们进场了,只见从茶楼出来的人脸上俱都带着赞叹不已的神色,但是古时也讲究不剧透以免坏人生意,众人都只是微微笑着并不议论什么。

三兄弟进了茶楼,只剩最边边的一个茶座还有位置,茶座里已经坐了另外三人,以往是不会有人愿意拼桌的,但人实在太多了,他们入座后还有不少人也进了门坐在过道里,因此大家也只能接受拼桌。

张德广忍着肉疼掏出了二两半的银子,除了他们三兄弟一人五百文的茶位费,一壶茶还要一两银子,水可以一直续,可他们三兄弟别说续水了,连喝茶的心思都没有。

这茶楼原本也算清雅之处,说书的在一层,二层是为雅间,可此时二层大概并无什么人去,一层的茶客看起来什么人都有,穿着从锦缎皮毛到张德源三兄弟这样的粗布蓝衫各式各样。

人们挤挤攘攘,坐好的好整以暇,没坐好的等着伙计给自己安排座位,好一阵子才终于安置妥当,只听得台上一声锣响,堂下安静下来。

众人目光齐齐汇聚在台上那刚走出来的说书先生身上,听说这茶楼的说书先生是有功名在身的,只见他三十来岁,中等身材,面容儒雅,一身青色长袍,头戴同色幞巾,左手一把折扇,右手拿着一方磨的光滑的醒木。

这是说书先生讲的第四场了。

捷报刚快马加鞭送到真定府,他便通过自己的渠道得到了尽可能详尽的第一手资料,只可惜送信的兵士了解的也不太多,但是没关系,他们说书的最擅长的便是艺术加工。

但毕竟是刚刚发生的大仗,众人前来是为了了解战况经过的,为了显得自己讲的东西真实性更强,夯实自己消息第一灵通的江湖地位,说书先生略过了以往那些虚头巴脑的开场白,开口就言道:

“诸位客官,据小生所知,此战我大乾以少胜多,除了有赖卫小将军神勇非凡之外,更有我翼州一少年英雄,乃邺城莘庄张家年方十五的长孙张晓珲,带领麾下响尾蛇突击队潜入敌营,并以一人之功力斩北胡汗王,立下首功!”

说书先生话音刚落,那句“客官若要知晓张小英雄如何立下这盖世功勋,且听我细细道来”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一道刺耳的“噹啷”声不合时宜地在堂下一个角落响起。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全家跟随房车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回不来了怎么办?没关系,应有尽有带有网络信号的房车是我们的庇护所,公务员老爹去努力科举提高阶层,时尚达人老妈种棉纺纱织布引领未来中国古代潮流发迹致富之路,特种兵哥哥身手不凡,挥着工兵铲也能奋勇杀敌于瞬息间,爹娘疼爱哥哥疼爱的妹妹没办法等着嫁出去?不!我的志向是成了一名非常优秀的外科医生!卫靖:小娘子拿着针也不是所以刺绣吗?张晓瑛:我拿着针只会缝伤口。六皇子:三娘为何想建造完成如此非常大的船舰?张晓珲:殿下,我们人类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清晨的天光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