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黄泉探案

第十一章 灵魂作案

发表时间:2021-01-13 12:52:23

此事事有蹊跷,究竟嫌疑人用得什么手法能做到呢?眼皮底下,不可能会平空消失了。段红旗找来专门技术人员,画面影像的专家,均推断,的话视频内容也不是后期制作完成,这种假做不了。所有人都深陷思索,调查结果局处理方式的案子通常都是悬案,但这种情况,但是第一次。这时,胖雷他身段红旗找来专门技术人员,画面影像的专家,均断定,如果视频内容不是后期制作,这种假做不了。。


推荐指数:★★★★★
>>《黄泉探案》在线阅读>>

《第十一章 灵魂作案》精选:

此事蹊跷,到底嫌疑人用得什么手法做到呢?眼皮底下,不可能凭空消失。

段红旗找来专门技术人员,画面影像的专家,均断定,如果视频内容不是后期制作,这种假做不了。

所有人都陷入沉思,调查局处理的案子往往都是悬案,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这时,胖雷在身旁轻轻点了点我肩膀,手指一勾,示意我门外说话,出了门,“黄泉,这件案子你是不是有想法?”

我倒吸一口凉气,“死胖子,你怎么看出来的?”

胖雷得意的点着香烟,“打一进门我就看出来,你和别人的想法不一样,说说吧!强奸案的道道儿,你是不是都画出来了。”

我有点佩服胖雷,我尽量不动声色,都能被他发现,挑起大拇哥,“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我怎么想的你都知道,《通灵隐决》中有过一段介绍,倘若真是用这种方法作案,咱们就遇到对手了。”

胖雷拿掉手中的香烟,“我的天呐!原来你真知道,赶紧说说。”

我也点着一支香烟,吐了口烟圈,“这是巫术,利用魂魄作案,所以摄像头什么也拍不到。”

胖雷的表情堪称惊奇,看我像看怪物一样,拍了拍我胸脯,“喂!你吃多了?这种鬼话你也能胡诌诌,魂魄强奸女人?这话我能信吗?”

我也知道这么说很悬乎,胖雷一时间接受不了,也是人之常情,拉着胖雷手出了派出所门,来到附近一家菜市场。

胖雷在后面一个劲儿的问我,“你有病啊!带我来这干嘛?”

我们在市场里转了半天,在一家水果摊停下,“老板,柚子上称,我全要了。”

“黄泉,你给组里人发福利吗?这季节的柚子可不便宜呢!”

老板称分量的时候,我还特意嘱咐,把叶子全称上。

老板一听这话,乐的嘴都合不上了,我和胖雷将两麻袋柚子搬出来,累得他满头大汗,“我操,你丫到底是什么想的?”

我扯下一片厚实的柚子叶,“既然我肯定是灵魂作案,柚子叶就能让你看见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胖雷晃着腰,“你也没必要整这么大动静,问老板要几片叶子不就行了吗?干嘛都全买了,你很有钱是不是?”

我们将所有的柚子叶打包带走,回到派出所门口,用叶子在脸上抹了一圈,胖雷照着我的方法做,“喂,这么做是不是就能看见鬼了。”

我没搭理他,回到办公室,段红旗不满的看着我,“你们两个干嘛去了?这么半天?不知道咱们在查案吗?”

胖雷抢先解释,“那个什么,刚才黄泉拉肚子,非要我陪着去,结果就耽误了,不好意思,各位。”

胖雷笑呵呵的赔笑,我看监控画面已经定格,从他们讨论的话题,案件还处于僵置状态,段红旗一筹莫展,拨动着鼠标,将视频的前前后后重新播放了一遍,皱着眉头自言自语,“到底问题出在哪儿了?他到底是怎么进去的?”

楼道的声控灯一下被打亮,紧接着,走过来一个男人,穿着皮鞋,在门口摆弄了一会儿,将防盗门拉开,我和胖雷同时瞪大眼睛。

身边的丁兰心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你看到什么了?大惊小怪的,回放那么多遍,有什么好惊讶的?”

我惊讶,胖雷的表情更夸张,捂着嘴巴,手指指了指外面,示意我赶紧出去,我们不声不响的退出办公室,胖雷在楼道里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我的妈呀!难道还真有灵魂出窍这一说啊!太他妈刺激了。”

刚才画面中看到那个男人四十岁左右,戴着墨镜,穿着皮鞋,作案时间均在午夜12点,那就是说阴气最重的时候。

我还在分析着,胖雷拍着我肩膀,“不对,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魂魄应该是无形的东西,怎么能强奸人?还有,一个魂魄去开门,然后再关门,他不能穿墙吗?”

对于胖雷的疑问,短时间内我也解释不了,敷衍着说了句,“估计那哥们道行不够深呗!”

派出所几个小时的分析,段红旗一帮人也没琢磨明白怎么回事,干脆将一干线索和资料带回局里继续研究。

期间,我们去了医院探望了最后一名受害女性,询问的时候,我发现女人的神情惊恐,意识也很错乱,段红旗问得几个问题,女人的回答都一样,就像所答非所问一样。

精神上受了这么大打击,段红旗也并打算追问,不过,临出门的时候,我发现女人的头帘,少了一缕头发,很扎眼,心想哪个挨千刀的理发师给剪的。

回到调查局后,已经快到中午吃饭时间了,我和胖雷摸进了内勤的办公室,好说歹说,受尽了白眼,才要到强奸案的监控视频。

“就这一次啊!真不明白了,到底有完没完,刚存的东西又要拿走。”内勤部的大姐,不爽的说着。

这是调查局的规定,凡事案件的证据或是相关材料,回到局里后,都要交由内勤保存,手续上很繁琐,也不怪这位大姐不耐烦。

这四起强奸案已经并案处理,我看着案宗,连续四天,时间全部相同,也就是说,今天晚上他还会作案。

我们调出了几个小区大门口的监控视频,看着他走的方向,又去交通局查看了监控,几次的作案的路线,全部指向一个地点。

晚间,我们来到东城郊区,这里距案发地点,步行不足二十分钟,受尽了蚊虫叮咬,等到11点半,终于把那个人等来了。

我们躲在一块土包后,胖雷显得很兴奋,抓着我的手腕,“来了,妈的,就是这孙子,草!还会玩隐身。”

我掏出电话,但马上就被他拦下,“黄泉,稍等一下,你这一通电话打出去,功劳就不在咱们俩身上了。”

“无所谓,是咱们行动组的就可以。”

胖雷继续摁着我的手机,“现在行动组已经没有秘密可言,据我所知,情报科也在着手此事,万一泄露了秘密,功劳一次次被情报科抢去,七叔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行动组很有可能易主。”

“你是怀疑咱们行动组有内奸,还是怀疑丁兰心……”

胖雷一摆手,“都不是,但这种情况不能排除,老总这个人老奸巨猾,没有不透风的墙,情报科纪律严明,做事雷厉风行,这一点,咱们行动组比不了。”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收起手机,看着那个男人的举动。

只见,他盘坐在一处空旷的空地上,周围点了一圈蜡烛,从兜里掏出一缕头发。

草,我想起来了,这种巫术就是利用女人的头发,让其迷失心智,达到自己为所欲为的目的。

男人将一张红纸包裹住头发,然后用牙齿咬住红纸,胖雷一个劲儿的扒拉我,“他是不是要灵魂出窍?”

我点头,将柚子叶拿出在眼睛上抹了抹,“三月变化作三遁,八封分为八遁门,地为伏匿天扬兵,阴阳助我开天门。”将柚树叶取下来,果然看见他的身体开始虚幻。

胖雷怀疑的看我,“你絮叨什么呢?开天门,抹过柚子叶,咱们的天眼不都开了吗?”

男人的魂魄慢慢从身体里站起来,步伐轻盈的向远处飘去。

我捅了一下胖雷,“你把他身体藏起来,等我抓到他的魂魄,就报告给老段。”

“对了,这回算你聪明,你放心去,这儿就交给我吧!”

我尾随着男人的魂魄,向东城跑去。

黄泉探案
黄泉探案
公安大学后,我的仕途一片一片大好,再次上调公安部的一个非常特殊部门,特意调查结果非常特殊案件。其他工作简单轻松,奖金不菲,我也不明白自己走了什么臭狗屎运,却,当我调查结果一件山村案件时,一本很奇怪的书,彻底变化我警察的生涯!我叫黄泉,名字特殊,很容易记,不知道谁给我起的丧气名,公安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离家不远的派出所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