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黄泉探案

第十三章 操神弄鬼

发表时间:2021-01-13 12:52:23

丁兰心从腰间拔出几把飞刀,夹在手指尖,胸脯往前挺了挺,“大家跟在我身后!”胖雷在我耳边偷笑,“挺了老半天胸脯子,但是平了吧唧!”话的声音并不大,但树林里十分静寂,基本上所有人都听到了,丁兰心立刻回过头,狠狠地地瞪了我们几眼。段红旗举起手电筒,“行了,段红旗高举手电筒,“行了,行了,别说没用的,大家看好前面的路。”。


推荐指数:★★★★★
>>《黄泉探案》在线阅读>>

《第十三章 操神弄鬼》精选:

丁兰心从腰间拔出几把飞刀,夹在手指尖,胸脯向前挺了挺,“大家跟在我身后!”

胖雷在我耳边偷笑,“挺了半天胸脯子,还是平了吧唧!”

话的声音不大,但树林里非常寂静,几乎所有人都听见了,丁兰心马上回头,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眼。

段红旗高举手电筒,“行了,行了,别说没用的,大家看好前面的路。”

众人几乎迈着猫步向前缓慢的走,没过几分钟,前面的丁兰心回头对大家摆手,“快把手电关了,我好像听见动静了。”

一帮人很自觉的四散开来,和每次一样,我和胖雷闪到最后,做接应工作。

丁兰心慢慢蹲下身子,一点点向前挪着脚步,“唔、唔、唔”那种熊特有的声音,和糟乱的枝叶声,让她更加断定,这只黑熊就在附近。

丁兰心已经锁定黑熊的位置,向身后段红旗示意,周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段红旗身上,只见他大手一挥,数把强光手电筒,对着丁兰心的前方照去。

蓦地!一只两米来高的黑熊,眼睛冒着亮光,长满倒刺的舌头,正在舔着男人鲜血淋漓的脸颊,白花花的颧骨以及额骨,在强光手电筒的照射下,显得阴森无比。

最前面的丁兰心,见到这种骇人的画面,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黑熊丢下手里的猎物,对着几束光线冲了过来,丁兰心不慌不忙,身体越压越低,几乎爬在地上。

我知道,面对强光的照射,黑熊会短暂失明,冲过来完全是本能的反应,只见,丁兰心匍匐在地,手腕一抖,飞刀从指间瞬间射出。

“哞!”一声长鸣,那把飞刀精准无比的掇在黑熊眼睛上,黑熊就地打了个滚,没有后退,反而更加暴躁,双手在脸上划拉了一遍,飞刀带着血汤子,被拽了出来。

“唰!”丁兰心手腕又是一抖,身体几乎没有浮动,第二把飞刀插进黑熊另一只眼睛上,完全丧失视力的黑熊,暴走的速度更快,所有人迅速闪开,一颗大腿般粗细的树,被黑熊拦腰撞断。

段红旗抬手示意大家不必追杀了,这回,彻底变成熊瞎子了,漫无目的的乱撞、跑远。

我们一帮人来到这个男人的肉体面前,看着面无全非的脸,一阵阵恶心,人早就没气了。

段红旗暗皱眉头,“这下不好办了,人死了,魂魄就召找不回来了。”

此话,引来胖雷的兴趣,凑了过去,“老段,没看出来啊!真是高人,还懂得召唤魂魄呢!”

段红旗摇了摇头,表情严肃,“我要有这种本事,早就当上科长了,算了,先带回去,我通知下局长,看这件事怎么处理?”

尸体拉回了调查局,第二天早上,行动组的人很自觉,直接去了地下一层,这里是内勤部的管辖范围,从冰柜里将尸体取出来。

尸体上盖着白布,孟南山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这时,情报科的老总和易天行以及一众科员,也来到了地下一层,易天行打趣道:“老段,听说你们昨天抓住了强奸犯,不简单呐!怎么会被熊叼走呢?唉!真是太不小心了。”

这句话谁都听得出来,摆明了就是讽刺行动组办事不利。

旁边的小辣椒丁兰心,上前给了易天行一肘子,“信不信我让黄泉把《通灵隐决》放你被窝里,死都没人管你,嘴巴真臭。”

易天行泄了口气,臊眉耷眼的退到老总身后。

老总将死者身上的白布撩开,身上一共19处伤口,大腿部分的肌肉组织已经被黑熊啃得差不多了。

孟南山清了清嗓子,“今天凌晨5点,当地民警已经找到那头黑熊,并击毙,为社会除去一大隐患。”说完,孟南山面带微笑,“兰心,好本事。”

丁兰心也是慧心一笑,“谢谢局长夸奖,这都是我的本职工作。”

孟南山走到老总身边,“哎呀!事情很悬乎啊!老总,根据黄泉所说的,魂魄犯案,你怎么看?”

我以为老总会像易天行那般,对我们行动组一通冷嘲热讽,哪知!老总抬起死者的手,“我相信,而且深信不疑,你们过来看。”

我们上前看着死者的手,食指和中指的第一关节处,各有很大一块老茧,“此人应该是道术中人,二指人常年夹符咒、等一系列法器,磨出来的老茧。”

孟南山点了点头,没有发表看法,转身问其他人,“你们怎么看,说说不同意见。”

见大家没有疑义,孟南山继续说着,“好,那就这么论定!咱们是警察,另类的警察,也要做好警察本分,此人的魂魄丢失,对社会仍是一种危害,缉捕他的魂魄,谁能做到?”孟南山眼睛扫了一圈,“行动组,情报科,不要等我指派某个人去做。”

扎在人堆里的易天行,低着脑袋,不咸不淡的说,“抓人的事,什么时候也需要情报科上场了?”

旁边丁兰心马上炸锅了,“嘿!不管是抓人还是抓魂魄,当然是我们行动组,可是,情报的问题嘛!就有些麻烦了,你说是不是呀!龟先生?”

“都别吵吵了!”孟南山皱着眉头甩了一句。

此时,段红旗额头渗出了虚汗,老总看了他一眼,上前一步,“孟局,如果是活人的话,七叔或许有办法,不过!现在人死了,魂魄肯定召不回来了。”

孟南山一挑眉毛,面露微笑,心平气和的说,“这样吗?我曾经在中央夸下海口,没有刑侦调查局破不了案子,现在算什么?凶手绳之以法吗?咱们这么多能人都干瞪眼,是吧!”

老总低着头,叹了口气,小声的嘟囔了一句,“李傲雪!操神弄鬼的事儿,他最擅长,不过!咱们局里谁有这么大面子,能请他出山?”

李傲雪?什么人?

看到我的疑问,胖雷在旁边点了点我肩膀,“李傲雪,老顽固一个,十年前退出调查局,听说与政策不合,老不死的,傲娇的很!”

我一撇嘴,“本事大的人,都有一身傲骨,不是吗?”

胖雷肩膀一塌,“有没有傲骨我不知道,十年了,也没人和他联系过,是死是活都两说着。”

老总和孟南山的谈论还在继续,一时间,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双方你一言我一语,就差急眼了。

我和胖雷小声嘟囔着,“其实,《通灵隐决》中有介绍,死人收魂的办法,只不过,没有实践过,一会散会,咱俩去试试。”

胖雷笑着,对我点点头,正在孟南山和老总争论不休的时候,胖雷迈着肥硕的身躯,大摇大摆的走上去。

此时,我也意识到不好了,结交这个灾星当朋友,恐怕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损失。

二人停止了争辩,老总看了眼胖雷,泄了口气,摇着脑袋退后一步。

孟南山眉头皱的更深,“小唐,什么事?”

胖雷双手环于胸前,得意洋洋的抬起脑袋,“我说孟局啊!操神弄鬼的办法,全天不止李傲雪一人会。”

在人群中的易天行,抻着脖子,“难不成你会啊!还嫌调查局不够倒霉啊!省省吧!别惹事了。”

胖雷也不在意,继续得意地说,“给死人把招魂,有什么难的?我兄弟就会!”说话间,胖雷回头伸手一指,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我这儿。

此事非同小可,关于行动组的脸面,丁兰心马上凑到我身边,用气声对我说,“你可别闹啊!”

“不过!”胖雷话锋一转,凑到孟南山身边,“那个……那个,黄泉毕竟本事太浅,这件事,得需要七叔帮忙,您看,是不是……”

黄泉探案
黄泉探案
公安大学后,我的仕途一片一片大好,再次上调公安部的一个非常特殊部门,特意调查结果非常特殊案件。其他工作简单轻松,奖金不菲,我也不明白自己走了什么臭狗屎运,却,当我调查结果一件山村案件时,一本很奇怪的书,彻底变化我警察的生涯!我叫黄泉,名字特殊,很容易记,不知道谁给我起的丧气名,公安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离家不远的派出所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