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黄泉探案

第十四章 死人招魂

发表时间:2021-01-13 12:52:23

胖雷的话果真正中下怀,丁兰心一把把握住我的手,更有甚者能体会到到她内心的兴奋。孟南山眼珠左右晃动不停地,突然间,目光特别注意到我这里,深吸口气,走到我面前,“唐雷的话,你是否可以认同!”死人引魂,书中只详细介绍了一点点,很多我还没悟透,让我一下扛起这么大重任,胖孟南山眼珠左右摇晃不停,忽然,目光注意到我这里,深吸一口气,走到我面前,“唐雷的话,你是否认同!”。


推荐指数:★★★★★
>>《黄泉探案》在线阅读>>

《第十四章 死人招魂》精选:

胖雷的话果然正中下怀,丁兰心一把抓住我的手,甚至能体会到她内心的激动。

孟南山眼珠左右摇晃不停,忽然,目光注意到我这里,深吸一口气,走到我面前,“唐雷的话,你是否认同!”

死人招魂,书中只介绍了一点点,很多我还没参透,让我一下扛起这么大重任,胖雷也真够大胆的,硬着头皮说了句,“应该没问题。”

孟南山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儿,“午阳失踪,不能就这么算了。唐雷的提议,我可以接受,但我要立军令状,如果这件案子破不了,七叔将永远开除刑侦调查局。”

孟南山又向前走了一步,贴得我很近,“你同不同意?”

“这……这……我要和行动组的同事商量下。”

孟南山淡淡地摇头,“我没那么多时间等,这件案子是你主控,军令状立不立?现在回答我。”

我默默闭上眼睛,反正我之前见过午阳,他只是躲起来而已,如果这件案子破不了,七叔也不会受到太多影响,沉了口气,“立!”

“好,三天后,把凶手交给我!”说完,孟南山看了我一眼,“现在通知七叔回来上班。”

我们回到办公室后,没有人对我发牢骚,也没有人埋怨我,我原地转了一圈,“立了军令状,我没和大家商量,就答应了局长,你们不怪我吗?”

丁兰心率先站起来,“不怪,你这么做,也是为了七叔着想,如果午阳还活着,不可能不来见我,七叔若想复职,基本不可能。”

听完丁兰心的话,我心头莫名一紧,如果这话是别人说,我大可觉得心慰,可出自丁兰心之口,她明明知道午阳还活着,怎么会?难道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晚的酒店杀人案,到底目的何在?

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也管不了午阳到底为了什么?只有等到七叔回来,再和他商量午阳的事。

下午!胖雷开车去医院接伤愈的铁头,上次古墓中,被尸王打成重伤,能短时间痊愈,全天下也只有他了。

上班时间,七叔和以前一样,准时踏进办公室,将公文包放在桌上,没有欢迎仪式,也没有跟我们互动、寒暄,拿出这件案子的案宗,研究了起来。

我凑到丁兰心身边,“丁师姐,咱们不上前打声招呼吗?”

丁兰心摇头,“等七叔看完了案宗,现在过去,咱俩肯定挨骂。”

我们都了解七叔的脾气,一帮人盯着他半个小时,七叔将案宗合上,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现在都几点了,唐雷去哪儿了?”

段红旗上前一步,“七叔,铁头出院了,我让他去接,不过,他们应该早回来了。”

七叔眉头皱起来,不满的对着段红旗说,“胡闹!”拿出手机,拨通电话,“喂!铁头怎么样了?你们在哪儿呢?……哎!不等你们了,回来之后直接联系老段。”

七叔挂断电话后,“车爆胎了……咱们不等了,老段去内勤,把尸体领出来,兰心和黄泉参加任务,剩下的人留下。”

做事干净利落,是七叔的一贯作风,我们四人带着尸体,赶往当初魂魄出窍的地点,安排丁兰心和段红旗把守南北两个角。

尸体放在丢失的地点,七叔将裹在尸体上的白布打开,“尸体冻上了,等他化了,咱们再开始。”

我好奇的问,“七叔,您用什么办法,将魂魄召回来?”

七叔的目光移到我脸上,皱着眉头,好奇的看我,“我没办法,是你招魂?孟局通知我回来辅助你。”

我一下惊愕了,看着七叔的表情,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我摊开双手,“七叔,这玩笑未免开大了吧!我还以为您有主意呢?什么工具都没带,怎么招魂啊!”

七叔也是喃喃地摇着脑袋,看着天空,“不能等太阳落山,你给唐雷打电话,需要什么东西,让他带回来。”

也只能这样了,等到胖雷和铁头两位磨蹭鬼来了之后,天也渐渐暗下来,七叔面色铁青,“怎么这么慢?”

铁头无奈的叹气,“有什么办法?跟他一起,这一路总有状况发生,能安全到达已经算走运了。”

胖雷只呵呵的傻乐,将肩上的双肩背包打开,“黄泉,你要的东西,全在这里,我们要做什么?”

时间紧张,七叔赶忙安排任务,“你和铁头退出50米外,占领东西两个方向,如果发现魂魄,只发信号,不要动手。”

说完,两人分别向东西两个方向跑去,我悻悻地问,“七叔,如果我把魂魄召回来,咱们怎么收他?这招我还没学。”

七叔摆手,“你不用管,只把魂魄召回来就好。”

我点头,将双肩背包里东西一股脑倒出来,一把很老旧的木剑,是我自己做的,采用一颗枯死的柳树,木质水份流失,非常坚硬,俗话说,柳枝打鬼,打一下短一寸,就是这个道理吧!

几枚铜钱,看不清上面的字,是在旧货市场淘换的,年代不清,不管是不是真的,经过我的特殊处理,也能起到驱鬼作用。

接下来就是两个玻璃瓶,里面装着动物血液,纯黑毛的狗血,价钱可不低呢!还有一瓶是狐狸血,找狐狸可费了老鼻子劲了,还是靠胖雷在林管局大闹一场,才买了一只野生狐狸。

狐狸属于阴物,用于招魂最合适不过,书上是这么说的,这个男人的魂魄能不能回来,我就不知道了。

之后,割下一撮死者的头发,拴在稻草人上,在狐狸血中,浸泡了一会儿。

我将铜钱摆成八卦阵,盘坐在中间,将狐狸血分别滴在每一枚铜钱上,木剑放在腿上,慢慢静下心,让身体放空,周围寂静的很,直到心无杂念,感觉空气在流动。

“九元杀童,七政八灵,太上皓凶,未经三神,冲我九重,北斗燃膏,四盟破骸!”念完几句口诀之后,马上感觉气血上涌,身体异常燥热,周围摆的铜钱,燃烧着蓝色的火苗。

狐血引火,燃尽之后,丁兰心在北方,发出信号,我调转身型,面对着北方而坐,眼前的稻草人,发出微微的颤动。

约半分钟后,那名男子眼神虚幻的向这里走来,动作机械,脸上的伤疤还未愈合,一道道沟壑在脸上挂着。

来到自己身体面前,男子轻轻晃着身子,就像不倒翁一样,“不是,这里不是我家,我的家在哪儿?”

我长出一口气,这人的魂魄由于长时间找不到肉身,三魂七魄已经散得差不多了,魂早就没了自主意识。

之前准备的黑狗血,准备将他化成乌有,看来现在用不上了。

只见,魂魄绕着自己的身体,来回转圈,嘴里也不停念叨:“家,我的家在哪儿?谁能带我回去,我爸爸会给你很多钱。”

我拿起木剑,对着稻草人一指,大喝一声,“定!”魂魄像雕塑一样,面无表情,目光僵硬发直。“七叔,他已经来了,我包里有柚子叶,你抹上之后就能看见他。”我小声地说,生怕会惊吓到魂魄。

七叔走到魂魄旁,淡淡地说了句,“不用了,我能看见他。”说完,从兜里掏出火柴和一张黄纸,我看这张黄纸并没有异常,一张普通不能再普通的黄纸。

划着火柴,将黄纸点燃,淡淡的青烟,在魂魄头上盘旋,七叔转着黄纸,一点点将魂魄引到尸体旁,随手一扔,魂魄和肉体合二为一,黄纸在瞬间烧成灰烬。

我急忙站起身,“我的天!太神奇了,七叔,这是什么招?能不能教我?”

七叔脸上露着苦笑,“诶!等你参透了《通灵隐决》,就瞧不上我这些猴戏了,小子,你确实捡到宝了,就刚才招魂那一招,已经能和午阳平起平坐了。”

黄泉探案
黄泉探案
公安大学后,我的仕途一片一片大好,再次上调公安部的一个非常特殊部门,特意调查结果非常特殊案件。其他工作简单轻松,奖金不菲,我也不明白自己走了什么臭狗屎运,却,当我调查结果一件山村案件时,一本很奇怪的书,彻底变化我警察的生涯!我叫黄泉,名字特殊,很容易记,不知道谁给我起的丧气名,公安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离家不远的派出所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