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黄泉探案

第十五章 官复原职

发表时间:2021-01-13 12:52:24

我也不明白是也不是该很荣幸,望着尸体的脸,枯黄的皮肤,少了大半,硬把魂魄塞回家去,“七叔,此人被熊叼了,人早死了。”七叔不我以为然,轻轻一笑,“我看过他的身体,也没致命性伤,而已失了魂,手法处理得当,他会醒回来。”回家去的路上,我和胖雷、七叔,搭乘一辆车,七叔不以为然,微微一笑,“我看过他的身体,没有致命伤,只是失了魂,手法得当,他会醒过来。”。


推荐指数:★★★★★
>>《黄泉探案》在线阅读>>

《第十五章 官复原职》精选: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该荣幸,看着尸体的脸,干枯的皮肤,少了大半,硬把魂魄塞回去,“七叔,此人被熊叼了,人早死了。”

七叔不以为然,微微一笑,“我看过他的身体,没有致命伤,只是失了魂,手法得当,他会醒过来。”

回去的路上,我和胖雷、七叔,乘坐一辆车,车内,我问,“七叔,你离开这段日子里,发生一件命案,死者的伤口,与午阳的手法如出一辙,您怎么看?”

七叔表情没有变化,“我听说了,但我不相信是午阳,以他的身份,不会杀一个无辜的人。”

我点头,“那他失踪的事儿,您有什么看法?”

“但愿他没死,以前调查局破获的案子,绝大部分功劳,都应该记在午阳身上。”

我叹了口气,犹豫了半天,“七叔,有天晚上,我看见午阳了,在我家楼下。”

“什么?”七叔眼睛突然冒光,转头抓住我的手,力道很大,吓了我一跳,“你看见午阳了?他真没死吗?现在在哪儿?”

“等下,等下!七叔,您先把手松开,捏死我了。”我慢慢拨开七叔的手,“大概是两三天前吧!他打电话给我,很奇怪,嘱咐我照顾丁兰心,但他的情况,不管我怎么问,他都不告诉我。”

七叔瞪大眼睛,注视了我很久,才叹了口气,“也许吧!他心里愧对兰心,这个结不好解开。”

“他们是情侣吗?”

“不知道,我从不过问,他没死就好,如果他想回来,就一定会回来的。”七叔脸上露着苦涩的微笑。

“七叔,他为什么不回来?难道还要干杀手吗?”

七叔摇头,微妙的神情,深深注视着我,“让你照顾好兰心……呵,午阳的眼光很远。”

“什么意思!”我被七叔说得莫名其妙。

不管我怎么问,七叔的回答总是很巧妙的躲了过去,渐渐地,我也放弃了。

回到调查局后,肚子饿的咕咕叫,地下一层,孟南山和老总还有易天行,早早在此等候,我们把尸体放下,老总撩开白布,仅看了一眼,就上前握住七叔的手,“恭喜七叔官复原职。”

旁边的易天行,也凑了过去,“老总,还是这个死人,您怎么看出来的?况且他是不是强奸犯,也无法证明。”

老总回头瞪了易天行一眼,“此人的魂魄已经被植入体内。”

易天行一撇嘴,嘟嘟囔囔,“哼,有什么了不起,随便抓只魂魄植入体内,也能说是强奸犯,破案什么时候变容易了?”

此言一出,虽然声音小,但谁都听得清清楚楚,旁边的丁兰心马上炸锅,双手一叉腰,“天底下忘恩负义的人,我见得多了,但没见过像你易天行这么不要脸的,嘿!你记得不?那天要不是我出手,你早就死翘翘了。”

易天行又是摇脑袋,又是嘲笑,“这完全是两码事,你救过我命不假,我说过,我会还你这个人情的。”

丁兰心更是骄横,向前跨了一步,仍然是双手叉腰,“好啊!跪在地上,给老娘磕三个响头,要不然,这条命你给我还回来。”

易天行脑门上渗出虚汗,尴尬的笑起来,“什么?让我下跪磕头,你开什么玩笑?有本事把我命收回去。”

“这是你说的!”说完,丁兰心眼睛一瞪,手里就像藏着磁铁一般,两把飞刀瞬间握在手中。

“住手!”七叔大喝一声,紧迈两步,挡在丁兰心身前,“胡闹。”

丁兰心是什么角色,发起火来,在调查局没几个人能拦住,包括局长在内,七叔挡在她身前,也是防止丁兰心突施辣手。

“啪!啪!啪!”老总在后面拍着巴掌,走上前,伸手轻轻拨开七叔,语气温和的说着,“欠债还钱,欠命还命,在调查局,合理合法。”

说完,老总站在丁兰心对面,“你的话没错,但事情不要做绝了,山水隔三年也要转一转!”老总转回身严厉的目光,瞪着易天行,“跪下!”

易天行瞬间红了脸,“老总,这……”

七叔在一旁拉低了声调,“兰心,把家伙收了,站到后面去。”

丁兰心白了易天行一眼,双手中的飞刀,闪电般的钻进大腿上的口袋内,“看你还敢耀武扬威。”一甩辫子,走到我身边。

老总也是长出一口气,远处的孟南山,轻咳了一声,“都别闹了,过来看看。”

众人围在尸体旁边,孟南山发话,“七叔,刚才小易的话,客观上也不无道理,这个人‘捡’回来到现在,谁也没证明过他的身份。”

“客观上?”胖雷提出疑问,挤到最前面,“孟局,此言差矣,城东区连续四天发生强奸案,昨晚上是第五天,既然从客观角度出发,我们已经抓住凶手了。”

“谁说他每天都要作案!不能歇会吗?”易天行在旁边不知悔改的嘟囔了一句。

此话,马上招来丁兰心的横眉立目,吓得易天行脖子一缩,退到人群最后。

老总重重咳嗽了一声,恭敬地说道:“七叔,开始吧!”

七叔微微点头,从兜里掏出黄纸和火柴,难道再把魂魄引出来吗?点燃黄纸,泛出一丝青烟,这缕青烟就像有生命一样,顺着死者的鼻孔往里钻。

待黄纸烧完以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死者的胸口渐渐有了起伏,开始恢复呼吸。

孟南山在一旁不紧不慢的拍着巴掌,“操神弄鬼的手法,想当初,在调查局里,除了李傲雪,就得让七叔过去了。”

七叔搓了搓手指上的灰,“言重了,孟局!调查局得到《通灵隐决》后,迟早可以和李傲雪分庭抗礼。”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我,没过多久,那具尸体也发生了变化,喉咙处慢慢发出响动,孟南山喃喃地摇着脑袋,“此人的时间不会太多,七叔,你们注意问话方式。”

行动组成员,整齐划一的点头。

“蹭!”一下,那个男人猛地站起身,双手紧攥着拳头,“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刚要下地的时候,就感觉脸上的异常,伸手摸了摸,“啊……这是怎么回事?”

丁兰心已经嫌弃的转过身,不忍看恶心的画面,此男人半张脸皮已经没了,白花花的颧骨暴露的空气中,一只眼睛也被黑熊舔瞎。

“这是谁干的?你们……你们……我要你们的命?”男人扎起双手,奔着七叔的脖子掐去。

七叔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其实,根本用不着七叔动手,身后的铁头已经动身,赶在男人动手之前,一拳捣在他的肩膀上。

油锤灌顶般的一拳,力道着实不轻,击打的一瞬间,我就听见此人骨折的脆响声,耷拉半条胳膊,倒在台案上。

七叔瞪着眼睛,“你还有五分钟的寿命,告诉我,你是谁!免做无名鬼。”

男人好像反应过了,一只眼睛瞪得溜圆,抬手轻轻摸了摸没有皮肤的脸颊,“好,好,好!请问阁下大名,在下井水不犯河水,为何要赶尽杀绝?”

“这里是刑侦调查局,井水不犯河水?你认为行得通吗?”老总在身后,铿锵有力的说。

过了几秒钟,男人感觉大势已去,手从脸上慢慢放下,残缺不全的脸,露出诡异的笑容,之后变成大笑,狂狼的大笑,在常人看来,这种笑声就快断气差不多。

忽然,笑声戛然而止,男人的表情也僵住了,定格在狂笑的一瞬间,七叔赶忙伸手探鼻息。

丁兰心在后面迫切的问,“七叔,他怎么了?死了吗?他不是还有五分钟寿命吗?你骗他?”

黄泉探案
黄泉探案
公安大学后,我的仕途一片一片大好,再次上调公安部的一个非常特殊部门,特意调查结果非常特殊案件。其他工作简单轻松,奖金不菲,我也不明白自己走了什么臭狗屎运,却,当我调查结果一件山村案件时,一本很奇怪的书,彻底变化我警察的生涯!我叫黄泉,名字特殊,很容易记,不知道谁给我起的丧气名,公安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离家不远的派出所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