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黄泉探案

第十六章 更换搭档

发表时间:2021-01-13 12:52:24

一连串的发问,七叔的额头了渗出来虚汗,“他把自己杀了。”这时,不知道不知羞的易天行,又钻到前面来,但是,说话的的方式,了婉转地的很多,“七叔,这是强暴犯吗?上次的笑声什么意思,招认了?”老总侧头,狠狠地地瞪了易天行几眼,后叹了口气,“他把魂魄封这时,不知害臊的易天行,又钻到前面来,不过,说话的方式,已经委婉的很多,“七叔,这就是强奸犯吗?刚才的笑声什么意思,招供了?”。


推荐指数:★★★★★
>>《黄泉探案》在线阅读>>

《第十六章 更换搭档》精选:

一连串的发问,七叔的额头已经渗出虚汗,“他把自己杀了。”

这时,不知害臊的易天行,又钻到前面来,不过,说话的方式,已经委婉的很多,“七叔,这就是强奸犯吗?刚才的笑声什么意思,招供了?”

老总侧头,狠狠地瞪了易天行一眼,之后叹了口气,“他把魂魄封在自己体内,放弃还阳的机会,等待报仇的机会,此人是道术中人,小易,你还有疑问吗?”

老总亲自证实他是道术中人,易天行憋屈着脸,琢磨了半天,臊眉耷眼的走开。

老总将白布盖在尸体上,“七叔,这件事可大可小,我建议用朱砂和童子鸡血,将其魂魄打散,再把尸体烧了,以免后患。”

一时间,七叔没有回答,默默低下头,“虽是灵魂作案,但此人也罪不至死,更何况让他永不超生,这么做,是不是有点……”

老总也没了准主意,目光看向孟南山,“孟局,您来定夺吧!”

孟南山双手背后,走到人群中间,“奸邪之徒,稍加惩戒,也许会大彻大悟,一棍子打死,不是我们的办事风格,既然他把自己封印,就让他彻底留在调查局吧!”

胖雷在一旁莫名其妙的嘟囔,“都把自己封印了,又不放人家出来,跟魂飞魄散有什么区别?”

孟南山听闻这话不气反笑,连同七叔和老总一起面带微笑的看着我,三个人的目光有些让我不寒而栗。

孟南山走到我面前,摁住我的肩膀,“不错,是块好材料,那本书要好好珍惜,他日等你学成之时,再来给这只亡魂超度吧!”

此时,三人的目光,在我看来就像希望一样,我点了点头。

尸体被封存好,交由内勤人员特殊处理,散会时,丁兰心特意走到我身边,小声说,“没想到啊!以前还真是小看你了,本事居然这么大?”

这话出自丁兰心之口,着实让我受宠若惊,要知道,在调查局,能让她称赞的,也就只有午阳了,我是第二个,真有种说不出的荣幸。

“丁师姐折煞我了,我哪有这么大能耐啊!”说话时,有有些不好意思。

丁兰心停住脚步,拉住我的袖子,“我有个提议,希望你能同意。”

“什么?”

“在行动组,我想和你搭档,你愿意吗?”丁兰心声音委婉,一副商量的口吻,这是我从没见过的。

我愣了一下,挠了挠的头,“丁师姐这么看得起我,谢谢!真是太感谢了,可是,我一直以来跟胖雷搭档,都习惯了。”

丁兰心慧心的微笑,对我摇着小脑袋,“那个倒霉鬼是天煞星,七叔要不是看你运气出奇的好,才不会安排你们搭档呢!”

“把别人甩了,不好吧!”

丁兰心一副大姐的姿态,拍着我肩膀说:“黄泉,我很少请求于人的,你不答应我吗?如果你跟我搭档,胖雷那边,我会给他相应的补偿。”

我原地转圈,不知道突如其来的是福是祸?

“不说话,那我就当你答应咩!我这就去跟七叔说。”丁兰心笑靥如花,对我迷人的微笑。

我赶忙拉住她的手,“丁师姐,我这么笨,您不再考虑一下吗?”

她今天似乎对我出奇的耐心,轻轻拍了下我的手背,“这点你就放心吧!咱俩一文一武,一定能干成大事,何况你运气那么好。”丁兰心又是对我一笑,转身走了没两步,回过头,“黄泉!以后不要叫我师姐了,叫我兰心可以吗?”

此话讲完,我居然感觉脸庞一阵阵发烫,尴尬的干笑了两声,“好吧!丁师姐!”

“你看你!还叫师姐!”丁兰心下巴一扬,看得我心都要化了。

我咽了两口唾沫,“那……兰……心,以后请多多照顾。”

“哼!叫得真难听。”丁兰心转身走开。

回到办公室后,没过多久,胖雷就被七叔叫走,回来的时候,我看出他不高兴的表情,马上走过去,“死胖子,咱俩是兄弟,你可不能因为这事儿跟我翻车。”

胖雷贼眉鼠眼四周环视了一圈,叹气连连,“兄弟不假!我也理解你,支持你,但我有一点想不明白,丁兰心为什么给你使迷魂药?”

我一听这话,气就不打一处来,“什么叫迷魂药,你想歪了。”

胖雷又叹了口气,“你和丁兰心搭档,现在!无论从哪个方面讲,都很搭调,不过!你不怀疑她有目的吗?”

我双手一摊,这一点我没想,坐在胖雷身边,“死胖子,你老实告诉我,我和兰心搭档,你真的不生气?”

胖雷眼神一阵颓废,肥腻腻的爪子搭在我肩膀上,“兰心?哼!太高看你了吧!你是我的新欢啊?还是旧爱啊?我生哪门子气?我在调查局这么多年,一贯独来独往,早就习惯了,只是担心你太单纯,被人算计了。”

我站起身,双手在身上比划了一遍,“算计我什么?有什么可图啊?难不成垂涎我的美色。”

胖雷无趣的一摆手,“算了,你丫的,彻底迷失心智了,最后一句忠告,多个心眼儿,没坏处!我总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我呵呵一笑,转身走开,看似不在意,但胖雷说话的神情有些悲鸣,一直以来我都把胖雷当做我的智囊,也因为他这句话,使我不得不警惕起来。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七叔正式公布了人员变动,胖雷仍旧单线单飞,我和丁兰心搭档,在掌声结束后,也该下班了。

丁兰心带着笑容走到我面前。

“丁师姐,哦,不!那个……兰心,啥事?不回家吗?”

丁兰心噗嗤一笑,“瞧你那傻样,咱俩都成搭档了,今天晚上不庆祝一下吗?彼此多了解一些。”

“是,说得有道理。”

她站到我身边,胳膊肘拱了我一下,“喂,今天谁请客?”

“恩,恩……我来吧!”

“哈哈!”丁兰心很好爽的搂着我肩膀,“算了,看你那穷酸样,这顿我来吧!”

我和丁兰心随便找了一家饭店,包间内!菜品不多,但每道菜都属上品,这对我来说,太奢侈了。

丁兰心坐在我对面,“黄泉,喝什么?啤的白的?”

我很抱歉的对她笑了笑,“咱们来饮料吧!喝酒你喝不过我。”

丁兰心小嘴一撅,向服务员要了4瓶贡酒,再看服务员,眼睛都要飞出来了,就我们两个人,居然要了4瓶高度白酒,眼神在我们身上打量了好几来回。

丁兰心拿起筷子,夹了一个虾球放在我碗里,“上次让着你,这回我可不客气喽!”

我有疑问,想起胖雷的警示,不禁打了寒颤,丁兰心明明知道我千杯不醉,还以卵击石,目的何在?

没过一会儿的功夫,4瓶56度的贡酒摆上桌,丁兰心拿起两支高脚杯,倒了满满两杯,“这酒味儿不错,先干一个。”

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毕竟是56度酒精,喉咙处火烧火燎的,赶忙夹了两口菜填进嘴里。

丁兰心也干了满满一杯,单从状态看,面不改色,也没有扭曲的表情,一副酒精沙场的态势。

我吐了口酒气,好!既然想喝我奉陪到底,转眼间,一瓶白酒喝得精光,丁兰心只是小脸微红,妖艳的眼神,对我示意第二瓶白酒。

桌子上五颜六色的菜,基本上没有动,房间内,全是我俩碰杯的响声,此时此刻,我的确对丁兰心的酒量叹为观止。

我架着她,出了包房,回头一看,桌上摆了5、6个空瓶,肩膀上的丁兰心早已烂醉如泥,黏黏糊糊的口水,顺着嘴角往外淌,嘴里不停地嘟囔,“痛快,跟你喝酒就是痛苦,哈哈哈!”

黄泉探案
黄泉探案
公安大学后,我的仕途一片一片大好,再次上调公安部的一个非常特殊部门,特意调查结果非常特殊案件。其他工作简单轻松,奖金不菲,我也不明白自己走了什么臭狗屎运,却,当我调查结果一件山村案件时,一本很奇怪的书,彻底变化我警察的生涯!我叫黄泉,名字特殊,很容易记,不知道谁给我起的丧气名,公安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离家不远的派出所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