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昏君!你站住

第33章:谋皮

发表时间:2022-12-21 09:01:39

清河公主看见谢婉宁也很是不满意,估么了一下时间,道了一句:“快跑吧,不能够担搁了。”谢婉宁被清河公主拉着出了门,一路上清河公主滔滔不绝:“皇上他最非常讨厌乏味的人,当然……”她转头看向被自己拉着手的谢婉宁,“你也可以学一学卫琅。”当然作出那样的事,皇谢婉宁被清河公主拉着出了门,一路上清河公主滔滔不绝:“皇上他最讨厌无趣的人,当然……”她扭头看向被自己拉着手的谢婉宁,“你可以学一学卫琅。”毕竟做出那样的事,皇上都可以不怪罪,不是喜欢能是什么。。


推荐指数:★★★★★
>>《昏君!你站住》在线阅读>>

《第33章:谋皮》精选:

清河公主见到谢婉宁也很是满意,估摸了一下时间,道了一句:“快走吧,不能耽搁了。”

谢婉宁被清河公主拉着出了门,一路上清河公主滔滔不绝:“皇上他最讨厌无趣的人,当然……”她扭头看向被自己拉着手的谢婉宁,“你可以学一学卫琅。”毕竟做出那样的事,皇上都可以不怪罪,不是喜欢能是什么。

谢婉宁笑了一下点头应是,心里却想着,那也得赵序领情才是,不然学的再像也没用。

走了一会儿,谢婉宁这才看出来清河公主要带她去何处。

“尚清殿内有许多藏书,更有世间孤本,所以皇上每日都会来这里待上许久。”说话间,清河公主带着谢婉宁走了进来。

一进来,谢婉宁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熟人。

殿前一人身穿靛青色绸衣,一头墨发束在头顶,细长的眉眼中暗含凌厉之色,腰间只着同色腰带,浑身上下一点饰物也无,端端往那里一站,如高山之巅经久不化的冰雪。

此人一身常服行走宫廷,又腰悬长剑。这宫里除了皇帝,寻常人中只有一人能如此。

风竹,赵序身边的亲卫,无官无职,护卫在赵序身边,只听从赵序一人号令。

谢婉宁还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

清河公主见到风竹在这儿的时候也是一愣,心中暗道还是来晚了,没想到皇上已经到了。

“风竹见过公主殿下。”

清河公主“嗯”了一声,看了眼禁闭的殿门:“皇上在里面?”

“是。”

已经到了门口,清河公主心里突然打起了退堂鼓。回头看了一眼谢婉宁,抿着嘴唇轻轻地摇了摇头。

谢婉宁颔首,她对清河公主的安排也猜到了几分,无非是她们先到这里,然后再“偶遇”赵序。

可现在赵序已经来了,她们再上赶着到跟前,就太过赤衤果衤果,不加掩饰来意了,这样着实不美。

正想要离开的时候,殿中响起一道声音。

“风竹,谁来了?”

如今正值夏季,窗户多是开着的,外面的动静,殿内耳力好的人能听到一些。

风竹低垂着眉眼:“回皇上,是清河公主,和……”说到一半时停了下来,他眉头一皱,正要开口,殿内声音接着响起。

“进来吧。”

风竹侧身,垂首而立。

清河公主捏紧了手,迈步推门走了进去。

谢婉宁跟在身后,路过风竹的时候看了他一眼,又快速地收回目光。

“见过皇上。”谢婉宁低着头站定行礼。

清河公主是赵序的皇姐,所以不用像她一样行礼。

谢婉宁一进来就低着头,只能听见前面有脚步声缓缓。

“不用多礼,皇姐坐。”停顿了一下,“你也坐。”

一阵脚步声向谢婉宁的方向走来,紧接着一个蓝色袍袖在眼前一挥,声音轻细:“谢小姐请。”说罢向一侧走去。

谢婉宁在富海公公的示意下坐下,耳朵早就竖了起来。

“我听说母后说,前一段时间岭南的知府送来了一些孤本,还有一个大家所作的民间传记很是有趣,所以悄悄过来看看,没想到皇上在这儿,倒是给我堵个正着。”

清河公主半是打趣的说着,笑容满面。

赵序从书架里边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本书,随即坐到临窗的一处矮榻上,勾了勾嘴角:“皇姐想来便来,不用拘束。”

清河公主随即起身:“那皇姐就多谢皇上了~”说着看向一边活像一个小鹌鹑的谢婉宁,“婉宁,你也来,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看的。”

“哦……对了,皇上,我看婉宁闷在屋子里无聊,所以擅自带她过来,皇上不会怪罪吧?”

赵序从书中抬起头,看了谢婉宁一眼,又低下头,修长的手指翻了一页:“无妨。”

清河公主灿烂一笑:“那就好。”

谢婉宁跟在清河公主身边站在书架的过道上,清河公主这看看那看看,正想再嘱咐谢婉宁几句时,谢婉宁伸手递过来一本书。

“婉宁不知道这本是不是公主所说的那位大家所作的民间传记,只是曾经看过这本,上面皆是一些灵诡轶事,也挺有趣,殿下不妨看看?”

清河公主接了过来,翻了一下:“我还以为皇上这里的书,宫外都没有呢。”

谢婉宁笑笑,她也没想到这里还有这种闲书。

清河公主拿着谢婉宁给她的那本,谢婉宁自己随手拿了一本诗集,二人出来各自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没过多久,谢婉宁就觉得被人盯的头皮发麻,果然,一抬头就见到清河公主对自己眨着眼睛,看看自己,又看向赵序,其意不言而喻。

谢婉宁心里发苦,就这么凑上去,恐怕只会起到反效果。可这么坐着,又实在顶不住清河公主的眼刀子,只好起身打算再去找别的书来看。

伺候茶水的宫婢端着茶水走了进来,脚下突然绊到了什么,眼看着就要摔倒,就在这个时候,横里伸出一只手臂扶稳了自己。

清河公主挑眉,桌下转了转脚腕,绣鞋上的东珠颤颤巍巍。

宫婢惊的满头是汗,抬头见是一个生面孔,正要告罪的时候,一只嫩白的纤纤玉手轻轻得触了一下壶身。

“太热了,下次茶水凉一些再送上来,再送来一些蜜豆糕。”

宫婢白着一张脸,不知如何是好。去看皇上,皇上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来,富海公公也是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应下。

宫婢退了下去,去拿蜜豆糕。

谢婉宁端着托案走到赵序身边,动手为赵序倒了一杯茶。

只见赵序手指从书页上离开,摸了一下茶盏,声音无波无澜,似是陈述:“是热了些。”

谢婉宁抿了抿嘴唇,只听道,“你的伤太医怎么说?”

谢婉宁站在赵序身侧,低着头轻声回道:“回皇上,臣女受的都是一些皮外伤,养养就没事了。”

赵序点了下头,谢婉宁只能看到他手指从书页上滑过:“为何不看朕?”

“怕朕?”

话音刚落,谢婉宁便抬起头来看向赵序,而后双颊一红,犹如受了惊的小鹿。强自镇定后,声音婉转柔媚:“皇上龙章凤姿,臣女不敢窥伺天颜,实乃自惭形秽。”

谢婉宁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这说的都什么跟什么?!

赵序低低笑了一声。

昏君!你站住
昏君!你站住
【1v1】【疯批偏执狂狂】【白切黑女主】婉宁在家里时,娘亲就说她,一但进了宫,当了皇帝的妃子,必然不能够夜夜安寝。她歪着脑袋皱着眉头,问娘亲:“皇上不给睡着吗?”娘亲一怔后,噗呲一笑,伸出手手指戳了一下她的额头,溺爱道:“在宫中,好食出现嗜睡之人活不可以长久。”如此浅陋的道理,婉宁用了一辈子才明白了。“谁能想起,宫斗斗的也不是妃子,斗的是皇帝。”宁妃则赐毒酒一杯,合族流放,族中之人永世不得入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