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昏君!你站住

第38章:生变

发表时间:2022-12-21 09:01:42

一抹靛青色身影迈入视线。谢婉宁心里咯噔一下,是风竹,他是赵序的亲卫,赵序在哪里,他就在哪里……忍着心里的惊骇,下意识地向风竹行了一礼。风竹一对剑眉轻轻一皱,看见谢婉宁施礼随后向一侧退了一步规避。谢婉宁犹自觉间,一颗心狂跳不己。“你在这里做什谢婉宁心里咯噔一下,是风竹,他是赵序的亲卫,赵序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推荐指数:★★★★★
>>《昏君!你站住》在线阅读>>

《第38章:生变》精选:

一抹靛青色身影步入视线。

谢婉宁心里咯噔一下,是风竹,他是赵序的亲卫,赵序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忍着心里的惊惧,下意识地向风竹行了一礼。

风竹一对剑眉微微一皱,见到谢婉宁行礼随即向一侧退了一步避开。

谢婉宁犹自不觉,一颗心狂跳不已。

“你在这里做什么?”

谢婉宁抬起头,脸上挂着因为突然见到赵序后的惊讶,行了一礼才道:“回皇上,臣女要去畅春园,没想到走到半路竟然迷路了……”说完羞赧一笑。

流光站在身后只觉得腿软,天啊!皇上来了,会不会听到了些什么?

赵序从头到脚的将谢婉宁打量一遍,嘴角微牵,正要说话,只见谢婉宁双眼一翻就向旁边倒去。

“小姐!”流光站在谢婉宁的身后,慌忙的去拉谢婉宁。

“嘭!”

谢婉宁重重地砸在地上,强忍着没痛呼出声,就在她刚要松口气的时候,流光随之砸在她的身上。

啊……痛死了痛死了!

谢婉宁眉心一顿抽搐,流光撑起了身子,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呜……小姐,小姐你怎么样了啊?您可不能有事啊!”

流光哭嚎了半天,抹着眼泪,眼角余光一看,发现皇上和那个侍卫还是亲卫的人仍然站在原地。

流光一哽,继续大哭起来,跪爬着到了赵序身前,抓着赵序的衣袍:“皇上救救我家小姐吧,呜呜……”半晌没有听见回答,于是抬起泪眼朦胧的眼睛一看,哭声骤停。

凤竹怀中抱着长剑,垂眸看着流光,嘴角微微抽搐,终于忍无可忍的伸手将自己腰带往上提了提。

流光将眼中的泪珠眨掉,皇上呢?

赵序不知何时来到谢婉宁身边,蹲下身子,一双清润的双眸在谢婉宁跳动的眼皮上流连了一会儿,随即谢婉宁身子陡然腾空。

流光小跑着跟在两人身后,不时的看着皇上怀里的谢婉宁。

以前小姐因为在外面惹事被老爷罚的时候,每次都是装晕,然后夫人总是因此责怪老爷吓到了小姐。

刚刚见小姐突然晕倒了,就懂了小姐要做什么。

谢婉宁被赵序横抱在怀里,身子绷直一动不敢动,因为贴近,能闻到赵序身上清清淡淡似翠竹的味道。

裴翎应该顺利离开了吧?

也不知道赵序要带自己去哪里,怎么走了这么久……

直到。

“臣妾参见皇上。”

数道莺莺燕燕的声音骤然在谢婉宁耳边炸响,身子不受控制的一颤。畅春园,赵序竟然带“昏倒”的她来了畅春园!

太后手里的佛珠一停,看着赵序怀里的人,心中不解,这架势是要做什么?

清河公主更是站了起来,确定了皇上怀里的那人是谁之后,看了一眼芳嬷嬷,神情从震惊到欣喜若狂。她就知道谢婉宁一定行的,这不,都到了皇上怀里了。

卫琅等人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

“皇上。”富海公公仿佛没有看见赵序怀里的人,只说道,“圣旨皆已宣读完毕。”

“皇上,你这是做什么?”太后问道。

“哦,朕来的路上恰巧碰到了昏倒的谢婉宁,知封妃一事不能耽搁,就带着她一并过来了。”

“胡闹!”太后不满的呵斥,知道不能耽搁一开始怎么还派富海一个人前来,那政事哪天议不是议?分明就是搪塞之言!

“快去请太医!”

秦嬷嬷应是,这谢小姐怎么好好的又晕倒了?怎的多灾多难的……

清河公主眼珠转了转,开口道:“皇上,谢婉宁之前没来,您封妃的圣旨里也没有她呢。”现在不是想谢婉宁怎么变成这幅样子的时候,更不是想为何封妃的圣旨里没有谢婉宁,眼下先应该提醒一下皇上,没看皇上到现在还抱着谢婉宁呢吗?

卫琅当然注意到谢婉宁没来,虽然想不到谢婉宁为何没来,但到最后没有听到圣旨上关于谢婉宁的,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可没想到,到底是阴魂不散……

“是朕疏忽了。”赵序淡淡道,“翰林院修撰谢墉之女谢婉宁,温柔敦厚,仪静体闲,传朕口谕赐宁为号,封、宁嫔。”

宁……嫔!

谢婉宁心中愕然,她怎么就成嫔了?不应该是宁妃吗?为什么会这样?!

卫琅敛目微笑。

直到众人散去,谢婉宁被人抬回了漪澜殿,顾长亭二指搭上了纤细的皓腕。

清河公主在一边来回的踱步,一面不时的看向谢婉宁。

“小姐,你醒啦?”流光惊呼出声,正要说话却被清河公主用力推开。

“谢婉宁,你是不是瞒着本宫做了什么?”不待谢婉宁回答,清河公主两只手绞在一起,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是了,皇上曾那样评价过你,当嫔正合适。”

谢婉宁也想不明白,好好的怎么就成嫔了……

如今成了嫔已经板上钉钉了,眼下就更不能失去清河公主这个靠山了。

“殿下,臣女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清河公主看谢婉宁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白了一眼:“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好好歇着吧。”

说完带着芳嬷嬷走了。

顾长亭收回手:“装的。”是肯定,不是疑问。

谢婉宁不好意思的一笑:“又麻烦顾伯伯了。”

刚刚公主说的话他都听到了,”当嫔也没什么不好的……”顿了顿,似是想好了措辞,叹息一声后道:“虽然位份低,可也不扎眼,要是平常再谨小慎微一些,用不了多久就能泯然众人。虽那样境遇会在后宫之中有些辛苦,可顾伯伯不会对你坐视不理的。”

“顾伯伯对婉宁的好,婉宁都知道。”

顾长亭听到她这么说是没有将自己的花听进去,也就不再多说。无论如何,他都会护着这个小丫头的。

顾长亭又嘱咐了两句才离开,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人了。

小太监身后跟了五个人,行过礼后开口道:“宁嫔娘娘,小的们奉皇上的命令前来,协理一切琐碎之事,好让您早日搬进关雎宫。”

谢婉宁看向流光:“把青青、真儿都叫回来吧,你带着她们连同薄荷,将东西都收拾一下。”

昏君!你站住
昏君!你站住
【1v1】【疯批偏执狂狂】【白切黑女主】婉宁在家里时,娘亲就说她,一但进了宫,当了皇帝的妃子,必然不能够夜夜安寝。她歪着脑袋皱着眉头,问娘亲:“皇上不给睡着吗?”娘亲一怔后,噗呲一笑,伸出手手指戳了一下她的额头,溺爱道:“在宫中,好食出现嗜睡之人活不可以长久。”如此浅陋的道理,婉宁用了一辈子才明白了。“谁能想起,宫斗斗的也不是妃子,斗的是皇帝。”宁妃则赐毒酒一杯,合族流放,族中之人永世不得入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