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昏君!你站住

第43章:他是皇帝

发表时间:2022-12-21 09:01:43

赵冲小坐了片刻就离开了了,谢婉宁这才松口气。“你怕安王?”赵序声音忽的响了。谢婉宁闭了闭上眼,想了想回道:“皇上一场误会了,嫔妾怎么会怕王爷呢?”赵序斜倚在座位上,随性潇洒,闻言目光从书本上挪开:“你见安王目光闪躲,神情紧绷,说话的做事情语带不妥当之处“你怕安王?”。


推荐指数:★★★★★
>>《昏君!你站住》在线阅读>>

《第43章:他是皇帝》精选:

赵冲闲坐了片刻就离开了,谢婉宁这才松一口气。

“你怕安王?”

赵序声音忽的响起。

谢婉宁闭了闭眼,想了想回道:“皇上误会了,嫔妾怎么会怕王爷呢?”

赵序斜倚在座位上,随性洒脱,闻言目光从书本上移开:“你见安王目光闪躲,神情紧绷,说话做事不无不妥之处。”

“有时候防备心,也是惧怕的表现。谢婉宁,你在怕什么?”

谢婉宁神情不安,强颜欢笑的扯了一下嘴角:“回皇上,嫔妾没入宫时说话做事不过脑子,这下进宫来了,自然要小心谨慎。”一味的说谎只会被赵序看破,所以只能半真半假。她提于闺阁之中的名声,赵序要是有心,一查便知。

赵序目光落在谢婉宁的身上,半晌才收回目光重新看向书本上。

谢婉宁松了一口气,看来今天这关就算过去了。

赵序每日都会在尚清殿小坐片刻,待多久都没个定数。

前朝朝堂上有卫柏霖把持朝政,大臣的奏折都要先经过内阁,也就是经过卫柏霖的手,才能到赵序的手上。

可到了赵序手上的奏折已经被卫柏霖事先批复好了,赵序要做的也只是拿玉玺盖个章而已。

由此可见,哪怕赵序当初登位有多排除万难,无人可待之,最后还不是要受卫柏霖的挟制。

谢婉宁没等到赵序说话,转过身继续去擦拭书架。如今她与卫琅也算是交恶了,卫琅若是将事情告诉卫柏霖,她恐怕小命难保,更甚者,她爹在朝堂之中也会因为她而被连累。

卫琅现在虽然没有什么大动作,那是因为卫琅眼下封了妃位,而她只是一个嫔,没将她放眼里,而已卫琅的骄傲也不允许她去求自己的父亲帮忙。

所以谢婉宁眼下只能一步一步来。

“皇上,用些羹吧。”富海公公走了进来,没有去看书架里面忙碌的谢婉宁,端着托盘径直的走到赵序跟前,将羹放下。

赵序看了眼羹,随即舀了一汤匙吃了一口,就放下汤匙不再吃了。

这……富海公公有些纳闷儿:“皇上,这羹可是味道不好?”

赵序眉尾微动,骨节分明的手指翻了一页书:“还好。”

说完抬起头看向富海公公:“应该没有宁嫔做的好吃。”

谢婉宁嘴角抽搐一下,早晨她为了讨好太后,给太后做了羹,没想到赵序这就知道了。

虽然是皇帝,事情又发生在后宫,可都说后宫之事,皇帝皆是不会放在心上,一切自有主持后宫事宜的皇后,太后又或者妃来管。

其实这些话也就能骗骗傻子,皇帝又几个傻的?宫中之人看似是谁人的手下,谁又能知道这人不是其他人的手下呢。

他是皇帝,怎会眼盲心瞎呢?谢婉宁从来没有忘记这一点。

富海公公心里打起了鼓,笑着将谢婉宁请了过来,将赵序刚刚夸奖谢婉宁羹做得好的话,重复了一遍。

说完滞了滞,看了眼谢婉宁,见她一脸泰然,心中不觉有些好笑。

换做其他人听他刚刚那样说,定会直接把话接过来,去亲手给皇上做一碗,没想到这位宁嫔娘娘倒是一个不上道。

富海公公接着又询问谢婉宁都是如何做羹的。

谢婉宁一一答了。

富海公公一听,心道这羹的做法好像也什么区别。心中如此想,面上分毫不显:“多谢宁嫔娘娘告知,小的一会儿就告诉御膳房以后就按照宁嫔娘娘说的做。”

“哪怕用料都一样,可是不同的人做出来,味道也是不同的。”

富海公公噤了声,垂首而立。

谢婉宁立刻接过话来:“嫔妾这就去亲手给皇上做一碗羹。”

“嗯。”赵序没有拒绝。

谢婉宁带着流光由小太监带着去往御膳房,其实在听见赵序说她做的羹时,就想站出来提出给赵序亲手做一碗去。

可是她不能,她怕做的多了,怕赵序认为她与其他后宫妃嫔无异,一心想着攀附。

做的少了,还怕赵序记不住自己,那么以后她对付卫琅就不妙了。她之所以忍着上辈子留下的阴影去讨好赵序,无非是想在她对付卫琅的时候,赵序能给她三分情面,留她一命。又或者,罪不及家人。她死也就罢了,只是不希望这一世还连累到家人。

当谢婉宁到了御膳房的时候,却见到了熟人。

“小的见过宁嫔娘娘。”一声行礼过后,御膳房的其他人也知道年前的女子是谁,也跟着行礼。

流光见到那人低下了头,垂下眼帘。

小太监将皇上要吃宁嫔娘娘亲手做的羹一事,跟御膳房的人说了,而后就守在一边,不再说话了。

谢婉宁打量着对面垂首躬身的人,目光所及只能看到对方尖尖的下巴。

许久不见,好像瘦了些。

谢婉宁并没有要跟他说话的打算,思缒是她的暗旗,现在不适合暴露于人前。于是迈步走进了御膳房。

思缒见到谢婉宁突然出现,也只是短暂的一愣,随即也如往常一般。

其他人要帮忙,皆被谢婉宁阻止,既然都说要亲手做,怎好假手于他人。

御膳房内是宁嫔娘娘,又说不用他们帮忙,烧火的也是宁嫔娘娘的婢子。

除了谢婉宁主仆二人之外,御膳房内还有两个厨娘,其余人都同小太监一样站在外面等候吩咐。

御膳房的厨子是手艺最精湛的,主要做皇上一人的吃食,太后和清河公主也会偶尔命御膳房做一些糕点羹汤。

另外两个厨娘,就是因为得了清河公主的吩咐,所以留下来给清河公主做糕点的。

谢婉宁洗手之后开始清理食材,流光是她的大丫鬟,是半路被卖进谢府的,之前也受了不少的苦这生火也难不住她。

“做好了吗?殿下的事儿可耽搁不得。”思缒长的秀气,脸色因为身上的病更比寻常人白上几分,带着病气的好看,让人又觉得怜惜又觉得好欺。

一个微胖的厨娘闻言语气有些不满:“不用公公提醒,我们自然省得。可这要是因为心急糕点做的不好吃,就更会得罪殿下。”

这借口找的好,思缒也没了理由再催一催,满脸怒气的走了出去站在廊下等。

过了一会儿。

“快好了,可以端出来了。”

“我来吧。”微胖的厨娘拦住对方。

另外一个厨娘见胖厨娘说完就伸手去拿,“嗤”了一声,“好好好,让你来。殿下也不这儿,你做这幅样子,给谁看啊?”

胖厨娘嘬了一口,“呸,帮你你还不乐意了。”

谢婉宁正转身去拿食材,眼角余光正看到胖厨娘衣袖抖动。

“公公,糕点做好了,快些送去吧。”厨娘喊了一声。

思缒走了进来,从胖厨娘手里接过最后将糕点放进食盒里走了。

“看什么呢?”厨娘看着呆愣的胖厨娘。

胖厨娘“啧啧”两声,压低声音:“没什么,就是觉得现在的小公公都长得这么好看了~”

厨娘看了眼谢婉宁的方向,见她忙着顾不上这里,道:“我呸!果然天热燥热难耐,我看你的春心都要按耐不住了。”

昏君!你站住
昏君!你站住
【1v1】【疯批偏执狂狂】【白切黑女主】婉宁在家里时,娘亲就说她,一但进了宫,当了皇帝的妃子,必然不能够夜夜安寝。她歪着脑袋皱着眉头,问娘亲:“皇上不给睡着吗?”娘亲一怔后,噗呲一笑,伸出手手指戳了一下她的额头,溺爱道:“在宫中,好食出现嗜睡之人活不可以长久。”如此浅陋的道理,婉宁用了一辈子才明白了。“谁能想起,宫斗斗的也不是妃子,斗的是皇帝。”宁妃则赐毒酒一杯,合族流放,族中之人永世不得入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