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一切从贞子开始

10、盖伦.伯克

发表时间:2021-02-23 03:48:37

和瑞秋了马修两个普普通通人不像,就算是也没艾拉格像超过240点的精神属性,唐希夷也依然敏锐的直觉的察觉到了一丝威胁。 “好重的怨气!”老爷子的眼中也不由得的显露出来出一丝凝重! “什么怨气?我们现在的该去墓地找到了瑟古拉的骸骨,她的骸骨上


推荐指数:★★★★★
>>《一切从贞子开始》在线阅读>>

《10、盖伦.伯克》精选:

和瑞秋已经艾丹两个普通人不一样,哪怕是没有艾布纳一样超过40点的精神属性,唐希夷也仍然敏锐的察觉了一丝威胁。

“好重的怨气!”老爷子的眼中也不由的显露出一丝凝重!

“什么怨气?我们现在该去墓地找到瑟姆拉的骸骨,她的骸骨上,肯定有解开艾丹身上诅咒的秘密!”

“瑞秋小姐,前面现在非常的危险,已经不适合你和艾丹前去了,我建议你远离这里,等我们的消息!”唐希夷严肃的说道。

“唐师傅,我的儿子现在被瑟姆拉给缠上了,这个时候你却让我站在外面,等着你们的消息,艾丹是我的儿子,我的!”

嘎嘣!

“女人啊,真是一种麻烦的生物……”

咀嚼着巧合了,品尝着那滑腻的口感,艾布纳看着面前激动的瑞秋,低声自语道。

“的确是这样,所以……”

噗通!

瑞秋眼中带着一丝不敢相信的表情,就这么软塌塌的倒在了地上。

唐希夷淡定的收回了手掌:“所以就要快刀斩乱麻!这种时候谁有功夫跟她瞎扯淡!”

能在混乱的唐人街打下一间武馆,唐希夷自然杀伐果断之辈,不是那种迂腐之人。

要不是这次正好关系到自己这最小的关门弟子,哪怕是事关两条人命,唐希夷也不会搭理这个女人。

“呵……呵……呵……师傅你真够快的……”

艾布纳嘴角直抽抽,看着唐希夷扫过来的眼神,艾布纳的脖子一紧,又看着瞪大了双眼看着二人的艾丹。

……

一番威胁、收买、讨好、贿赂之后,艾布纳一脸肉痛的掏出了一半的巧克力,和这个虽然貌似懂事、听话,实则异常腹黑的小正太达成了协议。

留在旅馆里,照顾昏迷妈咪:瑞秋!

……

咚!咚!咚!

艾布纳站在唐希夷的身后,看着老爷子敲响了房门。

嘎吱!

老旧的房门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嘎吱声慢慢的被打开了,一个年约五十岁上下,身形壮硕、一脸络腮胡子的男人,身穿普通的单衣,站在了门口。

虽然头发已经有点灰白,但看上去却是异常的强壮,眼睛上带着一副墨镜,神情略显颓废。

“你……你们?找谁?”

艾布纳伸出了右手在他面前挥了挥,却没有引来任何的反应。

“不过是瞎了,不过……”

看了看他那高高鼓起的肌肉,又扫了一眼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果然抱紧师傅的大腿是明智的!

“伯克牧师?”

“我是伯克,可惜的是,我已经没法再为你祈祷了……愿全能的主保佑你们!”

伯克露出了一丝伤感,右手在胸前画出了一个十字,粗狂的脸上满是慈悲。

这个时候如果是一个正宗的教徒在此,肯定是一起赞美起耶稣来。

但可惜的是,师徒二人都是万恶的无信仰者。而且真要论起来,多半也是三清、如来……

“伯克牧师,我们是为了瑟姆拉而来的,听说是你主持了她的下葬仪式,所以我们找你了解一下情况。”

一直注意着伯克的艾布纳,在听到唐希夷说出“瑟姆拉”三个子的时候,身体略微的颤抖了一下。虽然是一闪即过,但却被艾布纳全部看在了眼中。

“瑟姆拉啊……那真是个可怜的孩子,愿她的灵魂回归上帝的怀抱之后,能够得到安息!”

“灵魂?我好像听到什么东西在笑啊!”

艾布纳不由的发出了一声嗤笑,声音虽小但却清晰的传到了伯克的耳中。

“……外面风大,两位进来坐吧!”

“那就打扰了!”

……

一进屋子,顿时就是阴寒的气息铺面而来。

艾布纳遍目望去都是漆黑的一片,就连那明亮的灯光,也无法冲破这股黑暗,被压缩在丈许范围之内。

再朝伯克望去,就见伯克的身后,补充了怨气的瑟姆拉小姐,再次幻化为长发御姐的模样,面露狰狞的不断朝着伯克扑咬过去。

撕咬、咆哮、嚎叫,奈何每次贴近伯克的身体之后,就被直接的弹了出去,如此这般,持续不懈!

这种阴寒的气息连艾布纳也没法承受,连忙运起了霸气护身,又靠近了老爷子的身边,身体才慢慢的暖和起来。

再看唐希夷,此刻在凳子上坐了下来,面色如常似乎什么都没有察觉。

但在艾布纳眼中,老爷子此刻的气血犹如狼烟一般,从头顶直接的奔腾而起,发出了一阵阵恐怖的热浪。

那恐怖的怨气在接触到这热浪之后,犹如滴入油锅里的水滴一般,瞬间沸腾起来。霎那间的功夫,老爷子身边的怨气就为之一清,化为虚无。

“瑟姆拉是个可怜的孩子,警察将她的骸骨送回来之后,也跟我说过她的事情。”

“在井底整整挣扎了七天才痛苦的死去!”

“因此我收到她的骸骨之后,将她放到了教堂里,整整为她祈祷了七天,希望她能放下心中的怨念,重新回归吾主的怀抱。”

“七天之后,我将她葬在了墓地里。”

“往后的日子里,我有了时间就会去她的墓前为她祈祷,希望她早日能够回到天堂。”

“天堂?瑟姆拉现在还沉沦在地狱中,日日夜夜都在想着报仇,并为此迁怒他人汲取怨气,她怎么可能上的了天堂!”

又是一阵难言的寂静。

“唉,迷途的羔羊啊!”

“伯克先生,我刚刚看了下这里,好像没看到电视啊!”

“我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也就用不上电视,所以就送给别人了!”

“不关是电视,似乎连镜子都没有?”

“是的,我连镜子也用不上了。”

艾布纳脸上的嗤笑之意更胜三分,用那充满嘲讽的声音继续说道。

“那真的太遗憾了,我听说瑟姆拉死了之后,充满了怨气,但又没有身体,就特别喜欢从电视啊、镜子里面钻出来,可惜了……伯克牧师你这里都没有!”

艾布纳话音刚落,又是死一般的寂静,半响之后伯克才笑道。

“看我这记性,两位上门,我却连杯水都没准备,我给两位倒点茶吧!”

“麻烦了!”

一切从贞子开始
一切从贞子开始
那一年,J还四处游荡在街头,也没和K探员又将迎来宿命的再次相遇……那一年,草雉京还没躺在冰冷的深入研究所里,依旧热血的去迎接着一次次的挑战……那一年,托尼托尼·斯塔克依旧浪迹天涯在花丛当中,也没穿起都属于他的钢铁铠甲……那一年,史蒂夫躺在冰冷的海底,耐心的等待着神盾局的忽然发现……那一年,班纳还也不是那个威风凛凛威武雄壮的绿巨人,顶着天才之名深入研究着伽马射线……那一年,艾卜纳挥动着稚气的小手,用最热忱的语气对着从电视剧中穿出时尚的厉鬼地说……你好!午夜凶铃!午夜凶铃读者群:517898716“是的艾布纳大人!娜美说只要给她一千五百万贝利,她就愿意加入我们海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