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妻乃上将军

第六章 背负的信念

发表时间:2021-02-23 17:56:05

那他谢安算什么?  替梁丘家母猪配种、沿续血脉的牲口么?  可恨!  说实话,对于自己误打误撞与梁丘舞突然发生了关系,谢安多少也有点儿愧疚,虽然他后来并也没要趁虚而入的意思,只但是那个女人力气太……咳,只但是中间突然发生了一些一场误会罢了。  但说到底竟然说感情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推荐指数:★★★★★
>>《妻乃上将军》在线阅读>>

《第六章 背负的信念》精选:

  可恶!

  可恶!!

  仰躺在屋内榻上,谢安心中一肚子的怒火依旧没有丝毫减弱。

  竟然说感情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虽然谢安很清楚,那个叫做梁丘舞的女人之所以选择嫁给自己,一来只是因为自己占有了她清白的身躯,二来则是自己并非导致她陷入这种窘迫局面的罪魁祸首,感情什么的的,根本就不存在。

  但谢安还是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敞开天窗说出了那番话,更让谢安感到恼怒的是,她竟然要擅自替他安排日后要走的道路。

  那他谢安算什么?

  替梁丘家配种、延续血脉的牲口么?

  可恶!

  说实话,对于自己误打误撞与梁丘舞发生了关系,谢安多少也有点内疚,尽管他当时并没有要趁虚而入的意思,只不过那个女人力气太……咳,只不过中间发生了一些误会罢了。

  但说到底,谢安也是在那个女人无法保持正常意识的时候与其发生了关系,为对于未出阁的女子而言,这种事无疑是致命的,尽管并非出自她的意愿,但也会受到外人指指点点。

  为此,当梁丘舞提出入赘的要求后,谢安就已经意识到,自己与她日后的孩子,必定会姓梁丘,对此,谢安倒不是很在意,毕竟他自幼就是孤儿,作为姓氏的谢也只是孤儿院的看护人员随手给写的,也没什么太大的纪念意义,然而,那个女人竟然是那样的过分……

  “可恶,少看不起人了!”

  低声骂了一句,谢安翻身侧躺在榻上,继而眉头益州,原来是系在腰间的那柄佩剑搁到了他的肋骨。

  “……”

  默默看着那柄佩剑半响,谢安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右手一伸,一把将其扯了下来,只听咔嚓一声,系着剑鞘上的细细铁索被扯断了。

  而就在他握着剑鞘准备将其丢出去时,他脑海中忽然想起了梁丘舞半蹲身躯亲自为他系剑的那一幕。

  “……”

  谢安脸上的怒意渐渐退了下去,他缓缓坐起,随即在榻上挪了挪位置,让自己靠在床榻另外一侧的墙壁上。

  “别人稍微对你友善点,你就把对方当成家人,这种毛病得改改了……”长长叹了口气,右手握着佩剑垂在一侧,谢安扬起头,直到后脑勺触碰到坚硬的墙壁。

  他,默默地望着屋顶。

  “笃笃笃!”屋外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

  “进来吧……”依旧望着屋顶,谢安有气无力地说道。

  吱嘎一声,门开了,一位面容姣好的侍女踏着碎步走入屋内,轻声唤道“姑爷……”

  谢安撇头望了一眼那侍女,他认出,这名侍女便是方才替他整顿好这间屋子的侍女,好像还是那个女人的贴身侍女,叫做伊伊。

  “怎么?那个女人终于打算杀我了么?”谢安似笑非笑地说道。

  “姑爷说笑了,”侍女伊伊微微低了低头,恭敬说道,“小姐请姑爷到厅堂用膳……”

  “不去!”谢安淡淡回绝,语气毋庸置疑的坚决。

  “姑爷……”伊伊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见谢安一侧身,面对着墙壁躺下了。

  伊伊暗自叹息一声,退出屋外,并轻轻合上房门,向自家小姐汇报去了。

  而这时,在东公府前院偏厅,府邸的主人梁丘舞正坐在厅堂中央的桌旁,闭目养神。

  在她面前的圆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以及两副碗筷。

  “小姐……”盈盈走到梁丘舞身旁,伊伊低头唤道。

  梁丘舞缓缓睁开眼睛,望了一眼伊伊空无一人的身后,淡淡说道,“不愿来么?”

  “嗯,”伊伊点了点头,小心说道,“姑爷似乎还在生闷气……”

  “哦!”梁丘舞应了一声,便再没有说话,只是顾自用饭,而伊伊则在一旁伺候着,时而望着那副无人的碗筷微微皱眉,时而望向院子颦眉叹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终于,梁丘舞吃完了碗中最后一粒米饭。

  她接过贴身侍女伊伊递来的绸巾轻轻擦了擦嘴,随即站起身,走向府门方向,口中淡淡说道,“我到军营点卯!”

  “那这……”伊伊望了眼桌上的菜肴,她瞧地分明,桌上有几道菜,是他家小姐平日里从来不曾叫厨房准备的,而且,方才用饭时也不曾夹过一筷子,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撤了!”梁丘舞淡淡说道,走完人已消失在厅门前。

  “是……”伊伊微微一低头,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唤来佣人,将桌上的饭菜都撤了下去。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到了傍晚时分。

  使唤着府上的下人将晚餐端上,伊伊偷偷瞧了一眼依旧身着戎装的梁丘舞。

  桌上的菜色,依旧是中午那些,但却是厨房重新烧的,中午的那些,已分给了府上的下人,包括那几道未曾动过的。

  “去叫他!”坐在桌前的梁丘舞淡淡说道。

  “是,小姐……”伊伊应了一声,踏着略显匆忙的脚步前往后院,但是没过多久,她便回来了。

  依旧是一个人……

  “他还是不肯来么?”梁丘舞皱眉问道。

  “是,小姐……”

  梁丘舞微微皱了皱眉,继而双眉渐展,淡淡说道,“不管他!——饿了,终究回来的!——通知厨房,今日锁门!”

  伊伊听闻心中一惊,伺候了梁丘舞十几年的她太了解自家小姐的脾气了,更听得出来,自家小姐话中,已隐隐带上了几分怒意。

  两个都是好强的人呢……

  望着一言不发,顾自用饭的梁丘舞,伊伊心中暗叹。

  自家小姐不必多说,整个冀京都知道东公府梁丘一门未来的当家是一个怎样性格的人。

  而这十几年来,伊伊也从未见到自家小姐在某些关乎原则的问题上服软过,妥协过。

  而那一位姑爷……

  经过伊伊半日来的细心观察,她意识到,尽管这位姑爷看似很随和,其实却与自家小姐有着极为相似的性格,似自家小姐这般想要强行扭转他的想法……

  伊伊不抱任何希望。

  终究,在梁丘舞用饭完毕之前,谢安始终没有出现。

  天色,渐渐暗了。

  在军营中训练了一天士卒的梁丘舞,早早便沐浴歇息了。

  与平日里一样,作为贴身侍女的伊伊躺在床榻的外侧,静静地等待自家小姐睡熟。

  只有当服侍的主人睡熟后,她才可以入眠,这是规矩。

  “小姐?”伊伊轻轻唤了一声。

  梁丘舞没有回应,似乎是睡熟了。

  见此,伊伊小心翼翼地起身,在黑暗中悉悉索索穿上了衣服,她不敢掌灯,一来是怕惊醒了自家小姐,二来,她不想接下来的事被自家小姐知晓。

  踏着无声的脚步退出了房间,轻轻合上房门,伊伊望了一眼走廊斜对过那一间依旧亮着烛火的房间,那正是谢安暂时居住的地方。

  望了眼走廊前后,见四下无人,伊伊走向谢安的房间,走到跟前,她才发现,房门大开着,屋内空无一人。

  糟了,不会是逃走了吧?

  伊伊心中一惊,作为梁丘舞最信任的心腹侍女,她很清楚整件事的起因经过,以及两人间的矛盾,更加清楚,自家小姐对这件事的看重。

  倘若说眼下还有挽回两人关系的可能,但如果那个笨蛋姑爷胆敢趁着夜色逃走,那么,这件事再没有任何可以挽回的余地。

  待天一亮,得知此事的自家小姐必定会率领东军神武营数万将士,全城搜查,而一但将其抓获,那可就是不死不休的关系了……

  依照自家小姐那刚烈的性格,势必会将其杀死,然后自刎。

  一想到这里,伊伊只感觉胸口一阵紧缩,自幼在东公府长大的她,早已将梁丘舞视为姐妹,试问,她如何能坐视最亲的人走向死路。

  千万不要做傻事啊,那个笨姑爷!

  心中焦急的她,越走越快,前院,后院,她将所有出入的的门户都走了一遍,直到守门的家仆告诉她没有任何动静时,她也不敢松解。

  莫非那个笨姑爷翻墙了?

  抬头望了一眼高达三丈余的府墙,伊伊摇了摇头,她不觉得那个瘦弱如柴的姑爷能有这个本事翻过去。

  呼,好在还在府上……

  她暗自松了口气,继而倍感纳闷。

  可究竟是在哪呢?

  忽然,她眼睛一亮。

  莫非……

  好似想到了什么,她急急忙忙原路返回,走向偏院厨房。

  果不其然,远远地,伊伊就瞧见有个黑影正在厨房门前不知做些什么,隐约间,能听到几声咔嚓咔嚓的细微声响。

  不会是在撬锁吧?

  伊伊可记得,傍晚用膳的时候,自家小姐吩咐过,叫厨房的佣人今日入夜锁上厨房……

  很显然,小姐是想给这位姑爷一个教训,或许,还算到这位姑爷晚上会偷偷溜到厨房寻找吃的东西,毕竟小姐白天领着这位姑爷介绍过府上的建设。

  可惜的是……

  “撬不开的,小姐可是特地叫下人用上最粗的锁链……”轻轻走到正在狼狈撬锁的谢安身后,伊伊轻声说道。

  “我……去!”正专注于撬开眼前这位铁将军的谢安,哪里会想到自己身后有人靠近,闻言心中狂震,浑身一颤,吓地将手中原本用来挑灯芯的竹签丢地好远,面色苍白地望着那一抹白影。

  半柱香之后,在谢安的房间里,他狼吞虎咽地消灭着桌上的食物,在一旁,伊伊面带微笑,静静看着。

  “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替我藏着这些吃的,我恐怕真的要饿死了……不过下一次,千万不要再像刚才那样,突然在我背后说话,尤其是在晚上,你还穿着一身白衣……会吓死人的,真的!”

  “奴婢记住了……”伊伊微微低了低头,随即望着谢安狼吞虎咽的模样,轻声说道,“姑爷且慢慢食用,如若不够,奴婢可唤醒厨房的佣人,自然,会帮姑爷瞒着小姐的……”

  “够了够了,这些足够了,”将嘴里的肉咽了下去,谢安拿起杯子灌了几口水。

  忽然,他好似意识到了什么,不悦说道,“尽管我很感激你,不过……不要叫我姑爷,我不是!”

  “……”伊伊没有说话,直到谢安咽下最后一口食物,用她递过去的丝巾擦嘴时,她这才低声说道,“倘若姑爷还不觉困的话,奴婢想请姑爷随奴婢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谢安疑惑问道。

  “姑爷去了便知……”

  疑惑地望着伊伊,谢安微微皱了皱眉,在思忖一下后,他轻笑说道,“就冲着你这顿饭,阎王殿我都去了!——不过,别在叫我姑爷!”

  “是,姑爷。”

  “……”

  穿过后院走廊,谢安跟在掌着一盏烛灯的伊伊身后,在经过了一大片茂密的竹林后,来到了竹林深处那一处小祠堂。

  “这是?”谢安疑惑地望向伊伊。

  伊伊用手护了护手上的烛灯,随即轻轻推开了祠堂虚掩的门,轻声说道,“此乃东公梁丘一门历代祖先灵位所在……姑爷请!”

  皱眉望着伊伊半响,谢安大步踏过门槛,随即有些不悦地说道,“深更半夜的,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伊伊没有说话,恭恭敬敬朝着供奉着祭品的神龛拜了拜,继而小心翼翼地从神龛上碰过一本极其古老的卷轴。

  “姑爷,看仔细了……”说了一句,伊伊缓缓摊开那一则古老的卷轴。

  谢安起初不以为意,甚至冷笑不已,但是渐渐地,他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姑爷明白了么?”

  “明白……什么?”谢安的赏银,略显沙哑,目光死死盯着最后一排,面色连连变换。

  梁丘舞,梁丘家第十二代家主,族人,二人……

  望着神色呆滞的谢安,伊伊幽幽叹了口气。

  “在小姐心中,再没有比兴旺梁丘一门更重要的事,这也是所有世家子弟,最为看重的事……小姐所背负的东西,要比姑爷想象的更加沉重!”

  望了一眼伊伊,谢安默然无语。

  原来并不单单只是自己,那个笨女人,将她自己也当成是兴旺梁丘家的牺牲了么?

  那个……笨女人!

妻乃上将军
妻乃上将军
忠告诸位,的话碰见一个大恶人准备好用下三滥的手段污辱一位娇滴滴的美人,肯定要忍住,干万切记旗号什么邪恶的力量的算盘。另,欢迎喜欢我作品的读者们加我的信,贱宗首席弟子(jzsxd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