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妻乃上将军

第七章 第二次往往要比第一次有经验

发表时间:2021-02-23 17:56:05

个笨女人,虽然本心也不怎不愿意娶自己,虽然为了自己的家族,她依旧视自己为她的丈夫,而且严格规则约束着自己,即使有些严苛的礼数在自己的确有也没必要性……  但最重要的的是,她在做,她在尽自己的努力做一位不合格的妻子……  替丈夫安排好将来的仕途也是……辗转反侧在榻上了折腾了半响,他坐了起来,背靠在榻上另外一侧的墙壁上,长长吐了口气。。


推荐指数:★★★★★
>>《妻乃上将军》在线阅读>>

《第七章 第二次往往要比第一次有经验》精选:

  [……小姐所背负的东西,要比姑爷想象的更加沉重呢!]

  夜,深了,然而谢安却怎么也睡不着。

  辗转反侧在榻上了折腾了半响,他坐了起来,背靠在榻上另外一侧的墙壁上,长长吐了口气。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了平放在榻上那一把佩剑,那原来是梁丘舞随身携带的佩剑。

  “啪!”谢安用右手狠狠拍着额头。

  差距太大了呢……

  自己和那个笨女人心中所背负的信念……

  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啊!

  那个笨女人,尽管本心也不怎愿意嫁给自己,但是为了自己的家族,她依然视自己为她的丈夫,并且严格约束着自己,即便有些苛刻的礼数在自己看来有没有必要……

  但重要的是,她在做,她在尽自己的努力做一位合格的妻子……

  替丈夫安排日后的仕途也是……

  现在想想,那个笨女人之所以要替自己安排日后的出路,也并不是什么出于看不起自己的意思吧?她只是借她的地位,帮助自己,尽快地让自己达到她所在的高度,然后与她成婚,延续血脉……

  啊,一切都只是为了梁丘家,除此以外,其他的事都不重要,都是可以为此牺牲的,包括作为她日后丈夫的自己,或者作为妻子、以及梁丘家家主的她……

  一切,都只是为了家族……

  这就是出生在世家的子女所背负的责任么?

  [……梁丘家,数百年来都是大周豪门,但是如今,族人却剩下小姐祖孙二人……小姐,是梁丘家最后的血脉了……]

  好沉重……

  暗暗叹了口气,谢安再次躺下,右手枕在脑后,默默望着屋顶。

  谢安啊谢安,你自以为心理年龄要比那个笨女人大上几岁,但是你做出的事,怎么会那么的幼稚呢?

  不成熟的人,是你自己啊!

  可恶!

  谢安下意识地握紧了左手中的那柄佩剑。

  “明天,找个机会跟她道个歉吧,为自己今日那幼稚的愤怒……”

  低声嘀咕着,谢安渐渐入眠了。

  而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窗外的天色早已大亮。

  由于昨晚睡得太迟,以至于谢安感觉很是疲倦,如果按照他往日的性格,多半是继续补充睡眠,但是这一次,他却一反常态地坐起了身。

  下榻穿上靴子,谢安用双手拍了拍脸颊,以便于让自己清醒一些。

  踏出房门没多远,谢安就望见侍女伊伊正捧着一套赤红色的战袍披风匆匆走向前院偏厅方向,

  “姑爷贵安,您起地好早呢……”伊伊有些惊讶地望着谢安,毕竟以她从安乐王府中得知的讯息而言,谢安可是一个不到日上三竿绝不起床的家伙。

  “贵安贵安,你也贵安……”心不在焉地敷衍了几句,谢安挠挠头,尴尬问道,“那个,伊伊,你家小姐现在在哪啊?”

  “小姐呀……”似乎明白了什么的伊伊眼中隐约露出几分捉狭的神色,带着几分轻笑说道,“正在前院偏厅用早膳呢,待会还要去军营点卯,倘若姑爷找小姐有事,还请趁早哟……”

  “哈,哈哈,你真会开玩笑,我只是随口问问,能有什么事?”说着,谢安慢慢悠悠又踱回了自己的房间。

  望着谢安离去的背影,伊伊微微摇了摇头,捧着手中的战袍一路来到了前院偏厅。

  而此时,一身戎装的梁丘舞已用膳完毕,正从一旁伺候的侍女手中接过丝巾抹嘴。

  “小姐……”伊伊将手中的赤红色战袍递到梁丘舞面前。

  “唔!”应了一声,面无表情的梁丘舞披上披风,正要大步踏出偏厅,却听身旁的伊伊低声说道,“小姐,姑爷请您到后院水榭,他有话要对小姐说……”

  “……”梁丘舞回头皱眉望了一眼伊伊,目光中隐约有些惊讶与疑惑。

  “既然有话要对我说,何以不亲自出面?反而要你来传话?”

  “多半是姑爷不好意思吧,小姐试想,前院下人众多,人多嘴杂……”

  “我要去军营点卯,没工夫见他!——有什么话等我回来再说!——误了点卯,他担待得起么?!”

  “可姑爷说,是很重要的事……”

  “……”

  “要不,奴婢去回绝姑爷?”伊伊低着头说道。

  “唔……今日我骑马走西直街吧,眼下这个时辰,西直街应该顺畅……”说着,梁丘舞一挥战袍,大步朝后院水榭而去。

  真是不率直呢,这两位……

  暗自偷笑一声,伊伊急急忙忙朝着后院而去,毕竟,她要尽快将谢安带到后院的池子旁,否则,倘若自己小姐误以为那位姑爷是在耍他,那自己这番好心,岂不是帮了倒忙?

  想到这里,伊伊脚步又加快了一些,甚至来不及叩门,便闯入了谢安的房间。

  “姑爷,小姐叫你去后院池子……一定要去!”

  半柱香之后,在侍女伊伊的指引下,谢安距离府上那一个巨大的池子越来越近。

  不得不说,他的心中有少许不安。

  “呐,伊伊,她……叫我到底为什么事啊?”

  “这个嘛……”伊伊脸颊微微一红,低下头不动声色说道,“小姐的想法,奴婢做下人的,怎敢猜测?”

  “怎么说你也不知道么?”谢安并没有注意到伊伊脸上的那几分不自然,闻言很是失望,忽然,他表情微变,讪讪说道,“要不然,她还在为昨日的事生气?要找我算账?”

  伊伊暗笑一声,连连点头说道,“是呢,小姐昨日真的很生气呢,连续叫姑爷两回,姑爷都不给小姐面子,奴婢从未见过小姐那样生气,是故,待会姑爷可要捡着好听的说,莫要再与小姐起争执……”

  “不妙啊,要不我还是再找机会吧?”谢安满脸苦笑,不禁打起了退堂鼓。

  伊伊一听便知自己的话起了反效果,连忙说道,“其实小姐很好说话的,想法也很简单,没有什么心机城府,只要姑爷服软向小姐道个歉,然后说一句好听的话,小姐的气,自然就消了……”

  “怎怎么说?”眼瞅着自己距离那水池越来越近,谢安不禁有些紧张。

  “唔,”伊伊想了想,建议道,“姑爷挑着好听的话说便是,比如夸夸小姐,对了,不要夸小姐武艺高强、年纪轻轻便当上将军之类的,而是要夸小姐生得美丽,女儿家都喜欢听这类赞美,还有,小姐对有些事关她原则的事极为敏感,姑爷千万不要触动,否则……”说到这里,她的面色,不太好看。

  “什么?”谢安疑惑问道。

  “比如,贬低梁丘家,或者,拒绝与小姐成亲……”说着,伊伊有意无意地望了一眼谢安。

  自己与她成亲这件事,她原来那么在意么?

  怪不得那次自己稍稍表露了一点不打算入赘的意思,她便骤然色变,当即拔剑相向……

  “你觉得,我还是再找找机会好了……”谢安咽着唾沫说道。

  远远地,他已瞧见了一身戎装站在水榭亭子中的梁丘舞,她背对着谢安,负背双手注视着池中来回游动的池鱼,赤盔赤甲,威风凛凛。

  显然,暗中撮合两人、想要让他们和好的伊伊,不会允许谢安在这个时候临阵脱逃,是故,在谢安想要逃走前,她便大声喊道,“小姐,姑爷来了……”

  梁丘舞闻言微微转过头来,瞥了一眼谢安,继而又继续观瞧着池中的游鱼。

  她依旧锐利的目光,让谢安浑身一颤。

  这位姐姐哟,您这是把上绝路啊……

  谢安没好气地望了一眼伊伊,无可奈何的他,只能硬着头皮向梁丘舞走去。

  两人并肩站着,谁也没有说话,倒不是谢安又退缩了,只是因为他找不到合适的开场白,毕竟旁边这个女人的气场,实在太强大了。

  而就在谢安苦思冥想如何打破这个僵局时,梁丘舞先开口了。

  “昨日,你说你怕我,我还当是戏言,不想竟然是真的……哼!堂堂男儿,竟然畏惧我区区弱质女流,实在不成体统!——记住,你将是我梁丘舞的夫婿,决不能如此懦弱叫人看不起……”

  得!这位姑奶奶又要开始说教了……

  谢安翻了翻白眼,无可奈何地望着自顾自说话的梁丘舞。

  然而,谢安那不怎么正经的表情落在梁丘舞眼中,且让她眼中的不悦更为强烈。

  “我的话,你全然你不当回事,是么?”

  望着梁丘舞那不悦的神色,谢安心中暗自摇头。

  明明是那么漂亮的女人,怎么看待事物的容忍程度那么浅呢?动不动就发怒,真是可惜了这一张惊艳的脸蛋……

  “您的话,我怎么敢不听呢!回头要是你拔剑相向,我可受不了!”谢安似讥似讽地说道。

  “……”梁丘舞略感惊讶地望着谢安。

  “怎么了?”

  女人摇了摇头,继而正色说道,“与我说话,你不必用敬语,你乃我日后夫婿,并非下人!”

  她的话,一如既往的平静,平静地犹如此刻的湖水,不起丝毫波澜。

  谢安为之气结,想也不想脱口说道,“那是敬语么?那是讽刺啊,姑奶奶!”说完,反应过来的他这才心中一惊。

  糟了,不是决定好要捡好听的说么,怎么又……

  然而出于谢安意料的是,女人的神色依旧是那么平静,丝毫不为谢安的话而改变,相反地,她那面无表情的脸上,竟因为谢安的话,稍稍露出了几分愕然。

  “是讽刺啊,原来是讽刺啊……”她恍然大悟般点着头,随即望着谢安很认真地说道,“抱歉,我对把握他人语气、思绪这方面不太擅长呢,误会了你,非常抱歉……”

  “呃……”谢安一脸古怪之色,他不知该说什么。

  不会吧?

  这个笨女人难道笨到连这种对话也听不明白么?

  而且还向自己道歉……

  怎么会有这种事?

  [其实小姐的想法很简单,也没有什么心机……]

  忽然间,谢安想起了伊伊对他所说的话,他,终于明白了。

  隐隐约约的,谢安有些把握到梁丘舞这个女人的性格了。

  对自己意见的固执、为人处世的认真、以及思维方式的单纯……

  现在的谢安,终于明白昨日梁丘舞为何会那般随便地替他安排日后的仕途,完全不考虑他的感受。

  啊,他明白了,理由很简单,只是因为这个笨女人根本就没有想到那方面的事,在她看来,她在朝中的官职极高,能够有效地帮助自己未来的丈夫,帮助他在朝中站稳脚跟,至于之后的事,无非是二人通力合作,为兴旺梁丘家而努力罢了。

  想到这里,谢安无力地捂了捂额头。

  他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太高估眼前这个笨女人的智慧了,他原以为作为上将军的她无论在什么方面都要比其他女子出色,甚至比大部分男子还要出色,但是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眼前这个女人,在人情世故方面简直就像白纸一样。

  想到这里,谢安对自己昨日羞怒离开一事更加感到脸红。

妻乃上将军
妻乃上将军
忠告诸位,的话碰见一个大恶人准备好用下三滥的手段污辱一位娇滴滴的美人,肯定要忍住,干万切记旗号什么邪恶的力量的算盘。另,欢迎喜欢我作品的读者们加我的信,贱宗首席弟子(jzsxd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