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妻乃上将军

第八章 不是侍女么?

发表时间:2021-02-23 17:56:05

梁丘舞沉声地说,“那就你请我来,就要比我先到,在此等侯,此乃礼数!”  又来了……  谢安避无可避怎奈地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地说,“是是是,我记住了了……”  “[是]说一次就足够多了,说得太多,反倒看起来你心不在焉!”  “……”谢安张了张口,尽管中间一段小插曲,然而她依然想起了她很是在意的事。。


推荐指数:★★★★★
>>《妻乃上将军》在线阅读>>

《第八章 不是侍女么?》精选:

  “听伊伊说,你有要事要对我说?不过,既然是你请我来,自己却不先到,反叫我在此等候你……给我一个解释!”梁丘舞头也不回地说道,语气十分平静。

  尽管中间一段小插曲,然而她依然想起了她很是在意的事。

  然而这话传入谢安耳中,却叫他愣了愣,他莫名其妙地回头望向伊伊,却见后者正一脸歉意、可怜兮兮地望着他,见到这副情景,谢安哪里还会不明白。

  “啊啊,都是我的错,抱歉!”谢安诚恳说道。

  “下不为例!”梁丘舞沉声说道,“既然你请我来,就必须比我先到,在此等候,此乃礼数!”

  又来了……

  谢安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说道,“是是是,我记住了……”

  “[是]说一次就足够了,说得太多,反而显得你心不在焉!”

  “……”谢安张了张嘴,愣愣瞧着一脸认真的梁丘舞半响,终究打消了与眼前这个无论做什么事都极为认真的女人争论的打算,只是没好气地说道,“是,您的教诲,我牢记在心!”

  “嗯!”梁丘舞点了点头,忽然眼睛一亮,回顾谢安,语气很是认真地说道,“这……是讽刺吧?”她的语气中,透露出几分不确信。

  糟糕……

  一不注意老毛病又犯了!

  暗自埋怨了自己一句,谢安讪讪笑了笑。

  “……是呢!”

  他可不敢说谎欺骗,毕竟前几次的教训已经表明,在这个女人面前说谎,一旦事发,后果极其严重。

  是故,在实话实说还是蒙骗过关,谢安选择了前者。

  但是出于他意料的是,梁丘舞的眼中竟隐约流露出几分欢喜,似乎是为自己察觉出了谢安话中的讽刺意味而感到高兴,这看得谢安一脸愕然。

  这女人到底什么毛病啊……

  “总之,昨天的事,非常抱拳,什么都不知道的我,却那样……”

  在稍许的停顿后,谢安终于说出了憋在心中许久的话。

  深深望着谢安的双目,望着他眼中那浓浓诚恳之色,梁丘舞点了点头,说道,“你的道歉,我收到了!另外……”说着,她顿了顿,犹豫说道,“昨日在军营,我询问在严开与项青二人,这才了解,昨日我的话,也有失礼之处,在此,我向你致歉!”

  说完,她抱拳弯腰向谢安行了一记大礼,让谢安很是受宠若惊,然而接下来她的一句话,却让谢安心中浓浓的感动,顿时烟消云散。

  “但是,尽管这样,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接受我的安排,到军中任职……”

  若是依着昨日的谢安,恐怕早已翻脸,不过眼下的他,早已粗略摸清了眼前这个女人那简单的想法,以及那背后的沉重责任。

  “一定要这样么?”谢安苦笑着说道。

  只见梁丘舞微微摇了摇头,很是认真地说道,“你我成婚之前,你必须成为朝中重臣,否则,免不了被他人耻笑,无论是你,还是我梁丘家,但,我看不到你有什么出众之处……”

  真是伤人啊……

  谢安苦笑连连,尽管他清楚这个女人是在很认真地讲述整件事,而不是出于讽刺、或者讥笑他的目的,但是,他依旧感觉不舒服,甚至于,正因为这样,谢安更加感觉不舒服。

  摇了摇头,谢安前所未有的认真说道,“我拒绝!”

  “……”梁丘舞皱了皱眉,直直盯着谢安,却见谢安嗤笑一声,自嘲说道,“我谢安,虽说也没多大本事,不过,我还没有软弱到要借着女人的权势当上大官!——哪怕那个女人自己我的妻室……”

  “……”

  抬起右手,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前胸,谢安正色说道,“如果要用这种方式当官,一年前我就能当上清河县的县令!”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你知道清河县县令是什么样的官么?”梁丘舞淡淡说道。

  “当然!”谢安咧嘴一笑,似讥似刺地说道,“专门用来给有后台的家伙进入京师当官的跳板!——只要不犯什么太大的过失,最快一块,最迟三年,便能调入冀京为官,平步青云,对吧?”

  梁丘舞平静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在望着谢安许久后,她喃喃说道,“你效忠的那位九殿下,可帮不了你到这份上……原来如此,你在冀京除安乐王府外,还有其他的人脉,这真是没想到……”说着,她眼中露出几分疑惑,问道,“既然如此,为何不去清河县上任,而是要继续呆在九殿下身边,做一个无足轻重的书童呢?”

  “很简单啊,”谢安抬头望了一眼比他高半个脑袋的梁丘舞,轻笑说道,“你有你背负的信念,我也有我背负的信念……”

  “……”梁丘舞眼神骤变。

  “十年之内,我定会当上朝中重臣,我只问你,你能等么?”谢安的表情,异常的严肃,严肃到与平日判若两人,无论是梁丘舞还是侍女伊伊,一时之间竟都有些失神。

  一阵短暂的沉寂过后,梁丘舞微微吐了口气,摇头说道,“十年,太长了……”

  是么?

  你也这么认为么?

  谢安苦笑着。

  “不过……”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谢安下意识地抬起头,望见的,是梁丘舞那一张认真的惊艳面孔。

  “做做看吧,让我看看,我的丈夫凭借自己一己之力,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说着,她一扬赤红色的战袍,径直朝着府门方向走去。

  “……”

  谢安的心,剧烈跳动着,他难以置信地望着梁丘舞离去的背影。

  她,竟然……同意了?

  同意了自己那听上去十分可笑的言论?

  不自觉地,谢安握紧了双手。

  他很清楚地意识到,从这个女人开口应下的那一瞬间,他,就再也无法将她放下……

  因为,他已经彻底爱上了这个决然称不上贤惠或者可爱的女人。

  “你……你上哪去?”望着梁丘舞离去的背影,谢安大声问道。

  站住脚步,回头瞥了一眼谢安,梁丘舞的声音依旧是那般的平静而沉稳。

  “军营,点卯!”

  ------------------

  “呼!方才还真是叫奴婢捏了一把冷汗呢!”

  小半个时辰后,在谢安的房间里,伊伊可爱地拍着胸口,一副心有余悸。

  她抬起头望向坐在桌旁凳子上的谢安,却见他正不知为何傻笑不已。

  不知过了多久,谢安忽然开口说道,“呐,那个女人,其实也很好说话呢!”

  “当、当然了,”突然见谢安开口说话,正在替谢安整理睡榻的伊伊吓了一跳,随即望着谢安笑嘻嘻的神色怪异说道,“奴婢不是说了嘛……”

  “对对对!”挠了挠头,谢安讪笑不已,忽然,他站了起身,说道,“我到府外逛逛!”

  听闻这句话,伊伊蹬蹬蹬几步跑了过来,将谢安拦了下来。

  “姑爷,小姐吩咐过,不能叫姑爷离开府邸半步……”

  “诶?”谢安愣了愣,愕然问道,“什么时候?”

  “唔……昨日,大概是辰时吧!”伊伊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

  “昨日啊,”谢安恍然大悟,挥挥手笑着说道,“此一时彼一时,不一样的!”

  “话是这么说,不过总归是小姐吩咐下来的,姑爷若是嫌府内闷得慌,待小姐回来之后亲自对她说便是……姑爷好不容易与小姐和解,为了这种小事再起争执,不值得吧?”伊伊连声劝道。

  “这倒也是……”谢安微微点了点头,毕竟梁丘舞那个女人的性格,他还是没能完全吃透,万一若是起了争执,从谢安的角度而言,也会感觉为难。

  谁叫他对那个女人充满了好感呢?

  不过一想到被自己禁足在府上,不得出府邸半步,谢安顿时又拉长了脸。

  要知道,他这个人最受不了的就是无聊。

  望了眼拉长着脸,一副郁闷之色的谢安,伊伊掩嘴笑了笑,继续整理着谢安的床榻,她并没有注意到,百无聊赖望着她背影半响的谢安,眼睛忽然一亮。

  “伊伊……”背对着房门坐着,谢安忽然唤道,他的脸上,堆满了坏笑。

  “有何吩咐,姑爷?”伊伊转过身来说了一句,正巧对上谢安那坏坏的笑容。

  可能是本能地察觉到了什么,伊伊一惊,双手有些不知所措地缠在一起。

  “说起来,还有一笔账没跟你算呢!”

  伊伊低了低头,她哪里会不知谢安口中的[一笔帐]指的究竟是什么。

  “姑爷,奴婢只是一个下人,您莫要跟奴婢一般见识……”

  “你的意思是说,你骗我的事,就不了了之了?”谢安故意板着脸说道。

  “奴婢错了……”伊伊的头,压得更低了,她那可怜兮兮的模样,直看得谢安一阵心猿意马。

  说实话,尽管谢安对梁丘舞充满好感,但是不得不说,固执而偏激的梁丘舞,距离他心目中最完美的妻子形象,相差很远,反而是眼前这名水灵灵的侍女,更为接近。

  “错了就要受罚哦!”谢安嘿嘿笑着说道。

  伊伊愣了愣,抬起头疑惑地望了一眼谢安,随即好似想到了什么,面庞涌起两圈红晕。

  “过来……”谢安勾了勾手指。

  “是……”低着头,伊伊踩着小步移到谢安面前,如若看得仔细,不难看出,她微微颤抖着,毕竟谢安那叫她难以直视的目光正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她。

  “刚才一直没发现,伊伊也是一个美人呢,就算与你家小姐想比,也毫不逊色呢……”

  “姑、姑爷说笑了,奴婢只是蒲柳之姿,哪里比得上我家小姐,一万个伊伊也比不上小姐……”伊伊满脸羞涩,低头说道。

  “嘿嘿,是么?”谢安坏笑着。

  要问他在做什么,其实用两个字就可以表述。

  欺负!

  他在欺负眼前这名梁丘舞的贴身侍女……

  至于理由嘛,他实在太无聊了,所以欺负眼前这位水灵灵的少女打发打发时间。

  不过说实话,这位叫做伊伊的侍女,其容貌、身段确实叫谢安大吃一惊,甚至可以说完美,乌黑的长发,有如白璧般无暇的肤色,细长的眉毛,秀气的鼻子,明亮的眼睛,还有那诱人的、微微颤动的红唇。

  尽管谢安只是想捉弄捉弄她,但是依旧隐隐有些口干舌燥。

  乖乖,大户人家的侍女就是不得了啊……

  忽然,他注意到伊伊偷偷望了一眼自己,细细一瞧,他发现她粉白的脖子也渐渐起了几丝绯红。

  也难怪,谁叫谢安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瞧呢。

  “坐……”谢安坏笑着说道,说话时,他右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双膝。

  顿时,伊伊那一张粉脸变得通红,低着头,咬着嘴唇犹豫了半响,终究缓缓朝着谢安走来,继而转身,侧坐在谢安双膝上。

  她的头,几乎已垂到了胸前。

  “多大了?”

  “一……一十六……”伊伊的声音,轻地有如蚊声般细微。

  “十六岁啊,不错不错……”谢安咂着嘴说道,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世家的恶少那么热衷于女人了,实在是……

  实在是一种叫人欲罢不能的享受啊!

  坏笑一声,谢安抬起右手,手指轻轻滑过伊伊后背的脊椎,看得出,伊伊颤抖的幅度更大了,甚至就连呼吸也开始有些急促。

  “说起来,为什么会叫[伊伊]这个名呢?”

  “……奴婢自幼被收养在府上,尚不会言语时只懂得伊伊叫唤,日子一长,府上的人便唤奴婢伊伊……”

  谢安闻言愕然说道,“太儿戏了吧,这样起名?”

  “才没有……奴婢,很喜欢这个名字,如果不是老老爷和小姐,奴婢早就饿死了……”伊伊忽然抬起头,很是认真地说道,她的眼中,露出浓浓感激之色。

  “哦!”谢安点点头,他可没有那么不识趣,去问对方父母双亲的事,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个侍女,是一个自幼被收养在东公府的孤儿。

  孤儿啊……

  和自己一样呢……

  谢安眼前这位女子的热情,不知不觉消退了几分。

  他忍不住望向伊伊低垂的面庞,却忽然注意到,她正咬着嘴唇,浑身忍不住的颤抖。

  糟了,玩过火了……

  意识到自己已做太过分,谢安连忙收回了轻轻滑动在伊伊背后的右手,歉意说道,“伊伊,抱歉,我……”

  “不碍事的……”怀中的女子用极低的声音说道。

  “总之,对不……不碍事?”说了半截才反应过来的谢安,愕然地望着伊伊。

  只见怀中的女子轻轻抬起头,双颊绯红地望了一眼谢安,继而又低下头去,用弱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奴婢迟……迟早也是姑爷的人……”

  “什……什么意思?”谢安惊呆了。

  话音刚落,他身后传来了一个平静而沉稳的女声,不带丝毫语气波动。

  “意思就是,待你我成婚后,作为我贴身侍女的她,将会是你的侍妾!”

  瞥了一眼身旁映在地上的人影,谢安万念俱灰。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妻乃上将军
妻乃上将军
忠告诸位,的话碰见一个大恶人准备好用下三滥的手段污辱一位娇滴滴的美人,肯定要忍住,干万切记旗号什么邪恶的力量的算盘。另,欢迎喜欢我作品的读者们加我的信,贱宗首席弟子(jzsxd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