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妻乃上将军

第九章 食色性也

发表时间:2021-02-23 17:56:05

,眼神中流露着来出几分愠怒,皱眉头地说,“你就不能够宁静点么?”  “……哦。”谢安乖乖的闭上了嘴。  见此,梁丘舞不满意地轻轻地点点头,突然间,她仿若察觉到到了什么,将头侧想一旁,上下打量了几眼谢安的坐姿,脸上露着一副莫名其妙之色。  只因为谢安一只脚轻轻地踮在“唔!”梁丘舞很是平静地应了一声,顾自抿着茶水,神色平静地让谢安有些难以置信。。


推荐指数:★★★★★
>>《妻乃上将军》在线阅读>>

《第九章 食色性也》精选:

  你没生气对吧?没生气对吧?”

  望着坐在对面平静饮茶的梁丘舞,谢安满头冷汗连声问道,说话时,他的目光直直盯着对面的女人,捕捉着她脸上每一寸神色。

  “唔!”梁丘舞很是平静地应了一声,顾自抿着茶水,神色平静地让谢安有些难以置信。

  不会吧?

  自己可是欺负了这位姑奶奶的侍女,还被她当场逮到,她竟然说不生气?

  是试探吧?

  想到这里,谢安弱声弱气地又问道,“真的?”

  梁丘舞转过头来瞥了一眼谢安,眼神中流露出几分不悦,皱眉说道,“你就不能安静点么?”

  “……哦。”谢安乖乖闭上了嘴。

  见此,梁丘舞满意地微微点头,忽然,她好似察觉到了什么,将头侧想一旁,打量了一眼谢安的坐姿,脸上露出一副莫名其妙之色。

  只因为谢安一只脚轻轻踮在地上,另一只脚则横跨老远,屁股可以说只是稍稍沾住凳子的边缘罢了,任谁看了都会感到古怪。

  “你这算什么?”女人疑虑问道。

  “这叫拔腿就跑第一式……”谢安满脸讪笑说道。

  “那是什么?”女人眼中的疑虑更浓了,反倒是伺候在二人身旁的侍女伊伊似乎明白了什么,掩嘴偷笑。

  而当谢安那没好气的目光望去时,她脸颊再次涌起几分红晕,当即压低了头。

  “唔,算是一种锻炼腿脚的姿势吧……”谢安用不掺乎谎言的话糊弄着梁丘舞。

  “哦……”梁丘舞释然般点了点头,继而皱皱眉,很是认真地说道,“那也不要再做了,这样很失礼……”

  “好……”无奈地叹了口气,谢安恢复了正常的坐姿,因为据他的观察,眼前这个女人似乎并没有将方才的事当回事。

  “如果你想锻炼身体的话,我可以教你习武……”

  “别别!”一头冷汗的谢安连连摆手,在梁丘舞不解的目光下,讪讪说道,“我也只是心血来潮,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不太喜欢舞刀弄枪……”

  “哦……”梁丘舞淡淡应了一声,语气中竟有几分失望。

  太奇怪了吧?

  这种发展,这种对话?

  难道这个笨女人真的就不在意自己对她的侍女动手动脚么?

  还是说,和自己了解的一样,她仅仅只是将自己看做是延续梁丘家的道具?

  想到这里,谢安满脸苦笑。

  而这时,梁丘舞已经喝完了杯中的茶水,站起身来,回顾侍女伊伊说道,“伊伊,都准备好了么?”

  伊伊点点头,轻声说道,“是,小姐,奴婢已准备妥当了……”

  “准备?准备什么?”谢安不解问道。

  只见梁丘舞双眉一皱,不悦说道,“昨日我不是说过么?虽说成婚可以推迟延后,不过这名分却不可不早早定下,待我沐浴更衣之后,你与我到后院小祠,我二人在梁丘家列祖列宗灵位之前,定下这门婚誓……”说着,她瞥了一眼谢安,语气有些波动地说道,“莫非,你又要变卦?”

  “怎么可能?!我谢安可是说一不二的好男儿,平生最为守约……”谢安满头大汉地大表忠心。

  毕竟他渐渐也摸透了梁丘舞的性格,他发现,这个女人平日其实还是很好相处的,只要不触及这个女人的心中的原则底线,不提及那些容易让她感觉不安的敏感言辞,而这些言辞,谢安称之为[禁语]。

  比方说,她那古铜色的[肤色],略显嫣红的[发色],以及[梁丘]、[东军神武]等等,而[婚约],恰恰是其中之一。

  而明知这一点的谢安,是绝对不会傻到在这种事上违逆那个女人,别说违逆了,就算是开玩笑他也不敢,谁知道那个女人是不是能听出话中的玩笑意味,万一她信以为真,那谢安这条小命……呵呵!

  “好!”梁丘舞点了点头,虽然没有表述什么,但是眼中却隐约露出几分满意与欣慰,这让谢安不禁有些傻眼,要知道,他脑袋中那些经典的甜言蜜语都还完全没有用上呢。

  东军神武营的上将军,梁丘家十二代当家,总归是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笨女人,战斗力只有五啊……

  谢安自负地耸耸肩。

  而这时,梁丘舞已没有再理会他,得到了满意答复的她,径直走到了屋内屏风外侧,平举双臂。

  “伊伊!”

  “是,小姐……”伊伊点了点头,轻轻走到梁丘舞身后。

  愕然望着伊伊小心翼翼地替梁丘舞卸下身上的甲胄,谢安惊地长大了嘴。

  更衣?

  在自己面前?

  哦,对哦,这个笨女人说过要沐浴更衣的……

  不过,在自己面前?

  “你你你你做什么?”谢安大呼小叫地喊道。

  望了一眼谢安,梁丘舞平静说道,“沐浴!”

  别用这么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啊!

  谢安额角的青筋挑了挑,咧了咧嘴,艰难说道,“在我面前?你就不怕……”

  “怕什么?”梁丘舞疑惑问道。

  望着她那认真而纳闷的表情,谢安无言以对,这时,替梁丘舞卸下甲胄的伊伊偷笑说道,“小姐怎么不明白呢,姑爷的意思是说,小姐在姑爷面前更衣,就不怕身子被他瞧了去么?对吧,姑爷?”

  “对……”谢安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原来你在意这件事,”对比谢安面红耳赤,作为当事人的梁丘舞却竟全然不当回事,淡淡说道,“我的身子,前些日子你不是已经瞧过了么?”

  哦,对哦!

  自己已经瞧过一次了嘛……

  这个就跟在冷饮店喝饮料一样嘛,一杯喝完后,理所当然可以无限次的免费续杯,啊啊,自己还真是不解风情……

  哪有这回事啊,完全没有可比性啊!

  “我……我还是回避一下吧……”谢安捂着鼻子,匆匆奔向门外,他感觉鼻子里仿佛有股温热的液体要涌出来。

  “站住!”梁丘舞皱眉说道,“你要去哪?”

  “回避啊,回避!”谢安背对着梁丘舞喊道,“我总不能在这里看着你沐浴吧?”

  梁丘舞愣了愣,半响后说道,“我很快的,不会叫你多等……”

  “不是这个原因啊!”谢安大声喊道,他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而这时,侍女伊伊附耳对梁丘舞低声说了几句,梁丘舞这才恍然地点了点头,随即一面解下身上最后的衣饰,抬腿跨入屏风后的那只颇大的木桶,一面冷静说道,“你乃我夫婿,并非外人,不必为这种事在意!——夫妻二人,本就要坦诚相见……”

  坦诚相见用在这里合适吧?

  不合适吧?!

  谢安无力了,他感觉浑身的力气都离自己而去,好在他已听到了屏风后的哗哗水声,明白那个女人已在沐浴之中,是故,倒也能安心地坐下来。

  然而刚坐下一抬头,谢安的眼睛又瞪大了,因为他瞧见,在那屏风之上,竟然映射着一个绝美的景象。

  一想到这里,谢安就隐约感觉自己的腰部还隐隐作痛。

  不愧是自幼习武至今的女人啊,她身体中所蕴含的能量,让谢安难以置信。

  那等爆发力……

  那等狭隘的……

  谢安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自然地动了动,换了一个坐姿,整个人侧对着屏风的方向。

  至于府上的侍女,那谢安更是不敢动,哪怕是伊伊,哪怕是梁丘舞那个侍女指明会成为他日后侍妾的伊伊,谢安也不敢。

  他瞧得出,那位被自己欺负过的侍女,与那个女人之间的关系,可不像是纯粹的主人与侍女。

  “意外地……姑爷是一位为人正直的君子呢……”

  忽然,谢安耳畔传来一个声音。

  他下意识地转过头,惊愕发现伺候梁丘舞沐浴的伊伊,不知何时已站在自己身旁。

  “当然!不然你以为呢?”谢安斜着眼反问道。

  “奴婢还以为……”伊伊轻咬嘴唇,望了一眼谢安,不由得双颊绯红,显然,她又想起来了下午的事。

  “以为什么呀?”谢安压低声音坏笑一声,随即像下午时那样,对伊伊勾了勾手指。

  不得不说,伊伊的眼睛都瞪大了,难以置信地望着谢安,随即又望了一眼那道屏风,以及映在屏风上的那道美丽的影子,小脸满是不知所措的神色。

  望着微微颤抖的伊伊轻咬嘴唇坐在自己双膝上,谢安忍不住偷偷望了一眼那道屏风。

  那种仿佛触电般的感觉,让谢安有些难以自已。

  果然,自己就是为此而存在的啊!

  这样想想,貌似入赘真的也不错啊,娶一位美人为妻,还能搭上一名容貌毫不逊色的侍妾……

  他,有些动摇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妻乃上将军
妻乃上将军
忠告诸位,的话碰见一个大恶人准备好用下三滥的手段污辱一位娇滴滴的美人,肯定要忍住,干万切记旗号什么邪恶的力量的算盘。另,欢迎喜欢我作品的读者们加我的信,贱宗首席弟子(jzsxd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