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史上第一土匪

第七章跳梁小丑

发表时间:2021-04-08 00:27:09

是也不是欲擒故纵,曲善自己也不不晓得。 但是,最后那句要放她回京城的话,貌似真心实意! 现在的是多事之秋,他也也没这种寻花问柳的心思了,能少一个人卷进,也少一分业障。 曲善回到后堂,这头栽进自己的房间。 敌人势大,又在


推荐指数:★★★★★
>>《史上第一土匪》在线阅读>>

《第七章跳梁小丑》精选:

是不是欲擒故纵,曲善自己也不晓得。不过,最后那句要放她回京城的话,倒是真心实意!现在是多事之秋,他也没有这种猎艳的心思了,能少一个人卷入,也少一分业障。曲善来到后堂,一头栽进自己的房间。敌人势大,又在暗处,随时随地都可以要了自己的小命,吞了这一份家传的秘密。为求自保,只能争分夺秒提升自己。因此,目前最首要的任务,就是充分利用好金手指!罗天的五指功法,唤醒的小青龙,一路上他的脑海里一直在琢磨着。作为穿越人士,他当然知道自己所吸收的是乌木中的精华之气。姑且称之为木之灵气!但是,这种灵气是不是这个世界源脉中流转的源气,他也无法确定!就连这条循着手臂而上进入自己肝脏的经脉,他也不知道是否就是五条源脉之一。唯一能确定的是,这条经脉路线与前世所认识的人体的十二经脉、奇经八脉都不相同!难道这里的五条源脉是我们人体的第三套能量循环系统?(第一个血液循环系统,第二个练武的大周天小周天循环系统。”)这也许有可能,不然怎么解释罗天的五指功法,在自己身上运行的怪事。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五条源脉是怎么分布,他们修练的真气又是怎样?这一些都要好好的研究!再或者,先找一个师父好好学一学。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现在首要任务就是先把自己的小青龙给喂到最大等级!把黑木桌子挪到床前,盘膝坐在床上,右手结法印,食指点在桌面,学那罗天神祗,再次进入冥想之中......果然,和自己猜想一样!吸收灵气,被动与主动两者迥然不同!被动吸收时,灵气只是针丝般大小,而现在,这股灵气变成了筷子粗细,速度更是快了不少。哗哗哗——灵气循着手臂,右肩,右胁源源不断涌向自己的肝脏。然后,穿梭着,循环着,滋养着……数个周天后,灵气从肝脏涓涓而出,沿着特有的线路,继续來到下一个脏腑......一个脏腑一个循环周而复始于是,曲大驴子又进入这种浑浑沌沌的修炼状态,直到食指的指肚不再有灵气进入时,方才清醒过来。刚一醒来,曲大驴子就感觉自己好像变得有点不一样,首先,视野变得明亮,远处墙角边的那张根根丝结的蛛网都看得清清楚楚,其次,听力也增强了许多,屋外的虫鸣、议事厅里孙伯的声音都清晰入耳,再次,精力好像十分旺盛,只是身体有点粘乎难受,并散发一股淡淡的恶臭之味,耳聪目明身体壮,看来木之灵气不仅仅能强化手指,也能排毒,强化身体。曲善大喜,起身下床,衣袂扬起,带着一阵微风,突然,眼前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那张原本四四方方的坚硬的乌木桌子,突然发出一声异响。哗——紧接着,桌面一矮,整张桌子瞬时坍塌,直接化为一堆黑色粉末洒落在地上。曲善瞬时傻眼,有些不可思议,小心翼翼地摸向那堆黑粉末。绵绵的、柔柔的像是纸屑完全燃烧后的模样。我靠——见鬼了这,比火化还来得快,看来这是一套逆天的功法!这一张桌子的灵气,都到我的身体里面了。那我的一阳指强化了多少?能不能捅穿石头、金属?还有,耳朵、眼睛、身体其他地方的变化指标呢?这些都要搞清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得找个地方试一试,顺便再吸灵气,不过不能再用家里的桌子了。曲大驴子想到这里,脑中闪过黑木寨后山的那一大片黑树林!说干就干,曲大驴子懒于洗漱,背上断门刀,拉开房门走出了房间。刚转过廓下,迎面差点撞上一道翠绿的苗条身影。那身影吓得花容失色,小膻口惊呼出声,身子一个趔趄,往侧面倾倒!曲善扑了上去,一把抱在怀里,软软的满香扑鼻,让他一阵心驰神迷!不屑说,这身影就是他抢来的“二夫人”——任盈盈!一天之内几次吓她,倒是很有缘分。任盈盈满脸俏红,琼鼻咻咻,凤眸灼灼地看着他。曲大驴子扶在她的柔肩上,歉然道:“对不住,对不住,走得急,我以为没人——”或许是大凶人身体有些异味,也或许是碰到了哪里,任盈盈秀眉微微皱下。轻轻地挣脱开来,娇躯微微一欠,小声地道:“没——没事,倒是盈盈鲁莽了。”待看到他背后的大刀,眉宇又蹙了下,担扰地道:“你——你——这是准备去哪儿?”曲大驴子柔情顿起,轻声道:“去黑木崖——”任盈盈抬头,眼神中带着少许的期待:“我——我正准备找你?”“嗯?”曲大驴子惊讶,“怎么事?”“小天说,要让我给他当先生——”“嗯~我听到了,那是好事啊!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任盈盈点了点头道:“小天这么可爱,我哪里有不愿意的,闲着也只是闲着,只是我不知道教些什么?”“你是官宦之家,你小时候学些什么?”任盈盈侧头沉思了下,道:“小时候爹爹让我学些《女经》《礼》《乐》之类的,都是女孩子家学的。”“这倒也是,嗯~有没有《三字经》《百家姓》之类的书?”“三字经、百家姓,这些是什么书?”任盈盈迷惑,双眸茫然。“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还有赵钱孙李,周吴郑王...”曲大驴子一秃噜嘴,突然想起这里是异世界,哪能有这玩意,小姑娘哪里会搞明白?转头看去,小姑娘果然一脸迷糊。曲大驴子赶紧打了个哈哈,侧身走过,快出了堂门,方才说道:“哦——原来是想找教材啊!那你可问错人了,找孙伯去,我这个土匪头子目不识丁!”“《三字经》、《百家姓》、教材?!”任盈盈望着远处消失的背影,轻轻念了几声,越念眼神越亮,到最后抿嘴轻笑,小声自语着:“你当真是目不识丁的土匪头子么?你到底在隐藏什么?这个黑木寨倒是越来越有趣了。”+++++++++++++++++++++++++++++++++++++++++++++到了议事厅,发现孙伯几人不在,而厅外的广场上却传来了吵闹声,其中有一声音便是孙伯。寨里的人都跑了差不多,这么快就有来还我黑木寨闹事了。快步走到外面,广场上几十人泾渭分明!一方占大多数,为首的是一位提着狼牙棒年经三十来岁的猥琐男子,那男子大饼脸上满脸麻子,对着孙伯三人兀自喷口水。周围,几十条汉子持着参差不齐的刀剑斧钺,吆喝着,以显得威风赫赫!那大饼脸曲二愣子认识,隔壁山头蟠龙沟的吴大麻子,专劫京畿道的商贾的劫匪。劫京畿的大商贾,收获大,风险也高!他之所以专劫京畿的商贾,那也是受到黑木寨影响,迫不得已的。黑木寨的匪师孙二目光长远,早就订下规矩,对往来京畿的大商贾基本上放行。因为他知道能走这些的商队,大都是大商行、大商贾。他们财大势粗,经常雇高手为他们服务,惹恼了怕常年不安生。这些年,黑木寨由于老四的加入,集聚了一大批高手,所以比较强势,除了京畿的商贾,基本上没有吴大麻子插手的份。因此,他只好对往来京畿的商贾下手,虽富得流油,但一年之中倒有七八个月躲在山洞里,为的是躲避那些人的追杀。所以,潘龙沟也被五沟十三寨的人称为老鼠沟、老鼠洞.......曲善解下断门刀,扛在肩上,施施然地走过去,冷笑道:“吴大麻子,你终于敢爬出老鼠洞了。”吴麻子看大凶人出来,神色略慌,眼神怯怯地瞧了瞧他身后的议事大厅,像是担心什么。这时,旁边一山羊胡须老者掩嘴附在他耳边一阵低语。吴大麻子频频点头,眼珠子直转,大饼脸慢慢燥红,最后耻高气扬道:“曲二愣子,你也有今日,哈哈...哈哈...你们家的苏四爷...老四叛……叛……”吴大麻子正准备幸灾乐祸,冷嘲热讽,突然瞧见二愣子身后飞出一个身着白衣的潇洒人儿。那人正是他十分忌惮的曾经黑木寨的苏四爷...老四...苏启。慌的他,狠狠地踢了一下自己那位留着山羊胡须的匪师,哆哆嗦嗦地改口着:“四爷叛...叛变了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要说别人叛变我信,苏四爷叛变我第一个不信!谁不知道苏四爷义簿云天,为报当年知遇之恩...”“聒噪!”落下身子的苏启俊脸暗红,掠了过去给他一巴掌。啪……打得吴大麻子晕头转向,扑嗵——一声跪在地下,战战兢兢地说:“苏四爷,苏大爷不关我的事,都是我家的匪……”旁边的山羊须老者用手扶额,直翻白眼...表示不忍直视。苏启提着剑立在一旁,眼珠子喷火,一张俊脸早气得阵青阵白。曲大驴子哪能不明白怎么回事,暗自好笑,这位苍松子的高足,你怂恿谁不怂恿,居然叫吴老鼠出来和自己作对。这是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曲大驴子意味深长地看着苏启笑道:“老四,你这是演得哪一出啊?”苏启铁青着脸对着吴大麻子冷哼一声,吓得地上的吴麻子又一阵哆嗦!

史上第一土匪
史上第一土匪
我是土匪,抢了一个标致少女当二夫人,谁知引发江湖人士来刷BOSS我的五指能修神,翻手五灵兽,覆手五行山。我率领众匪走上修练路,先河了天元大陆唯一的修真门派,土匪宗。这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