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史上第一土匪

第九章痴情

发表时间:2021-04-08 00:27:09

曲善眉头一皱,忆起了孙伯曾说,官娘是拖着莫子勤的尸体往黑木崖去了。 这个弱智的女人,丢下自家的娃不带,去照料情郎的尸体! 曲善哼了一声,走下路面,捡起那只鞋,疾步下山。 这时,天边就隐隐传闻几声闷雷,恰恰雷雨的


推荐指数:★★★★★
>>《史上第一土匪》在线阅读>>

《第九章痴情》精选:

曲善眉头一皱,想起了孙伯曾经说,官娘是拖着莫子勤的尸体往黑木崖去了。这个脑残的女人,扔下自家的娃不带,去照顾情郎的尸体!曲善哼了一声,走下路面,拾起那只鞋,快步上山。这时,天边开始隐隐传出几声闷雷,正是雷雨的前奏。上了峰顶,穿过乌木林,果然在崖边找到了官娘。她正站在坑里,露出半截身子,拿着一把铁锹,正努力地挖着。每铲一下便停一下,抹了抹额头的汗珠,再继续下一个动作,看样子挖得挺辛苦的。走到跟前,才发现这女人真够疯狂,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头上钗横鬓乱,一张脸乌渍斑斑,衣服裤子到处划破,缺了一只鞋的脚丫子全是泥土,上面隐隐有些血渍,活脱脱就是一个农民工。经过一天一夜的努力,官娘已经挖了两尺左右长,一尺深的小墓坑。坑外,不远的地方,躺着衣着光鲜的莫子勤的尸体。曲大驴子看得很心烦。在以前,曲二愣子是把她捧在手心,从来不让她干重活,当少奶奶来养着。官娘恍若未见,小手儿继续铲土,一小铲一小铲,大有愚公移山之志,目光冰冷又坚定。曲善放下断门刀,扔下鞋子,跳了下来,想拿过她手中的铁锹,却发现她十指扣得紧,嘴唇抿得紧紧的,目光冷冷的!“我帮你!”曲善黑着老脸,闷声道。“不用!”官娘声音短促、倔犟。“你有毛病啊!”曲善火冒三丈,“点把火烧了就是,家里还有一个五岁的娃,非要跑到这里折腾,连小天都不要了是不是?”官娘神情微微愣了一下,依旧举着铁锹继续挖:“小天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儿子!”曲善傻眼了!我去,这娘们现在居然敢顶嘴了。“好好好——你可以!”曲善气的差点跳了起来。曲善气得胸腔起伏着,真想拍拍屁股走人。但一想,她此刻还在伤心之中,不予计较,便强压住怒气,和声和气地解释着:“我知道你想亲自送他走,可你也不看看这是夏天,照你这速度,估计莫子勤的尸体发臭了,你也未必挖好,再说马上就有雷雨,这要是塌方了,不说尸骨无存,连自己的命都要搭上。”官娘被说得愣在那里,曲善趁机一把抢过铁锹,跳了上去,往树林走去。官娘慌忙爬上来,追了过去,急切问道:“你——你干嘛去?”曲善回过头,耐心地解释道:“你选这个地方不好,靠崖边,下雨吃水容易坍塌——嗯——黑树林里凉块不怕太阳晒,我想莫书生会喜欢。”“他才不喜欢!”官娘突地大声叫了起来,“他说他喜欢登高远眺,一览山小,这个地方你一定喜欢。”官娘说到最后泪流满面,痴痴地看着莫子勤的尸体,喃喃自语着。曲善拉长了脸,一口气又堵在胸前,真恨不得扔下手中铁锹一走了之!麻蛋,当着自己的面,老婆跟别人的尸体撒狗粮,谁TM有这么强大的内心。闷声不吭地走回来,跳下去,把气泄在挖坑上,心中兀自安慰着:“风水轮流转,叫你撬我墙角,哈哈——没想到我今日挖了一个让你永世不得翻身的坑——”挖坑继续着...头上闷雷也一个跟着一个密集起来...不一会儿,零星的大雨点落了下来,滴滴嗒嗒,曲善圄囵铲了几下,看看差不多,跳了上来,拽着莫子勤的尸体往坑里拖。“不要拖,请你抱着他好吗?”官娘哀怨地哭着,“我想让他干净地走!”曲善脸上跟天气一样阴沉,弯腰抱了起来,再跳下去摆好。官娘紧随其后,扯下身上凌乱的衣襟盖在脸上,方才用手缓缓推土入坑。这个时候,曲善才发现,官娘的那嫩白的小手早就布满了水泡,每推一下似乎都有血水渗了出来。唉——曲善暗自长叹一声,也跟着默默填坑。看她这个模样,自己再大的怨气也升不起来。雨越下越大。不一会儿,崖上处处都是密密麻麻,白茫茫的雨柱,闪电雷声一道更近一道,仿佛就在头顶上盘旋着。曲善加快速度,用铁锹铲土夯实,末了还在周围狠狠地踩了一圈,然后拉着官娘手,欲往回跑。官娘缩了缩手,神情哀怨,小嘴嚅嚅欲语,一付楚楚可怜的样子。“你又怎么啦?”“子勤,子勤他没有墓碑。”我去,这女人,真的没救了,现在这种情况,哪里去搞墓碑?曲善看了看手中的铁锹,走过去,转过铲柄倒插上去,再用脚再踩上几脚泄恨,口中道:“先用这个顶着,回头叫孙伯下山打个石碑,做个鎏金,这下可以了吧!”官娘点了点臻首,然后一步三回首,依依不舍地离开崖边。就在这时,头顶划出一道粗大、耀眼的闪电,正巧不巧恰好击在那铁锹上。轰——铁锹嘣地弹上了雨幕之中,泥浆洒得漫天都是!隐约间,见到莫子勤的尸体也飞了出来,正往崖下落去。“子勤——”官娘显然也看见,她大叫一声,哭哭啼啼、踉踉跄跄地跑了过去。“别过去!”曲善大声呼着,追了上来。“停下——那里危险!”然而,官娘好像没有听见,依旧无脑地跑向崖边,曲善身子迅速一个前扑,抱着官娘倒在地上,距离那墓坑仅仅三尺之遥。就在这时,从林中也冲出一个翠绿的身影,那身影全身也是湿漉漉,像只落汤鸡。不用说,这人是偷偷尾追而上的任盈盈。“你——你——们小心啊!”任盈盈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疾呼着。曲善听到声音回头一看,见那小姑娘跌跌撞撞地往崖面上来。尼玛——这一个个真特么不让他省心。“你站住,别过来!”曲善大吼着。突然,又一道更粗的闪电划过,许是莫子勤前世造得什么孽,这道更大的闪电无巧不成书地击在他的身上,顿时尸骨碎成无数,随着雨水泥浆散了开来。官娘还来不及伤心,那大雷就砸了下来,轰隆隆——这声音像撕裂长空,引得山崖一阵颤动!崖面上忽啦啦有碎石滚落,砰砰砰直响。轰隆隆之声继续!这时,曲善突然感觉身子下面一阵摇晃,隐约间好像听到咕噜咕噜的水泡声。什么鬼?难道是山洪?曲善脸色大变,连忙拉着官娘的身体往里拖,但此刻哪里来得及,哗——一大片崖面突然矮了下来,两人也随着那翻滚的泥流滑了下去。就在这时,远处突地任盈盈大声娇喝着:“小心”,然后奋不顾身地扑了过来,那身影迅速如一道残影。但,这时哪里来得及!于是,三条人影一上一下往崖下落去...或许是任盈盈去势比较急,下落没多久便追上了曲善二人。见大凶人到这个时候也没有放开官娘,反而把她抱得更紧!任盈盈心中有根弦突然动了。“你作死啊,殉情也不是这么殉法!”曲善背朝下,揉着官娘对着任盈盈大骂着。“我——我——谁想殉情啊!”任盈盈这个时候反而不害怕了。“你特么真是二百五!快抓紧我!”曲善大喝着,因为他刚才看到,下方的崖壁伸出一截树干,下面似乎还有一个横出的平台!赌一赌了,希望一阳指有用!待任盈盈附在他身上时,曲善右边抓向崖壁,五指如勾没了进去,特别是食指更是深深地戳进岩石里!哗哗……崖壁被划下深深的一竖。石头碎土夹杂着鲜血碎肉掉了下去!曲善疼的钻心痛骨,冷汗直冒,但下落之势终于缓住了。在上面的任盈盈看得粉脸煞白,泪珠盈盈!砰...背后撞上一横木,疼的他呲牙裂嘴当场晕了过去。好在这一撞改变了力的方向,三人斜斜往侧面一个平台落去。→_→→_→→_→→_→→_→→_→待曲善清醒过来时已处在一个洞穴之中。脑中昏昏沉沉,背部、右掌锥心的疼痛。“你醒了?”那是任盈盈的声音。曲善循声看去,只见小姑娘孤坐洞口,正眺望着外面,不知在想些什么。“官娘呢?”“她都负了你了,你还挂记得她。”曲善明显一愣,小姑娘这是啥啦,这回说话有点阴阳怪调。转头查看了一下四周,发现官娘就躺在不远处,一动不动,估计还在昏迷中。“你怎么了?”曲善挣扎着起来,右手下意识地按在地面,五根手指传来一阵剧痛,疼得他冷哼一声。低头一看!右手手掌已被翠绿的纱布包成一个青绿色的棕子。手掌轻轻地动了动,除了食指外,其他四指的反应好像有些麻木。曲善皱着眉头问道:“我的右手怎么啦?”任盈盈转过头来,脸色黯然:“除了食指,其他……”“其他怎么样?”见她眼神躲闪,小嘴儿唯唯诺诺,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态。曲善心里咕咚一声,有了一丝烦燥:“你不说我早晚会知道!”任盈盈凤眸迷茫,不答反问道:“我有个问题一直想不明白...”原来小姑娘坠入魔障了!“什么事让你这么纠结?”曲善这个时候倒是有点好奇了,这小姑娘与自己相处不过两天,都能这般奋不顾身的跃下来救自己。可谓心思坚定,处事果断!虽然有些鲁莽。“官娘姐姐她很早就负了你,你为什么不那么记狠他,还三番两次这么护她,你还是一个土匪,可苏启是名门正道之人,手段却那么不堪......”曲善沉思了一下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年纪还轻,你把好坏的界限分的太清晰,这很累!也没有好处。”“好坏的界限?”任盈盈喃喃自语着,“可人不都是这么分的么?”曲善笑了一声,道:“谁教给你的这狗屁道理?你父亲?”“不是的——我师父——”任盈盈怔了一下,改口道,“我的意思是教我认字的夫子!”“呵呵——”任盈盈有些恼怒,凤眸一瞪,娇喝道:“你呵呵什么?莫不成你一个小小的土匪子还比夫子的学问深?”

史上第一土匪
史上第一土匪
我是土匪,抢了一个标致少女当二夫人,谁知引发江湖人士来刷BOSS我的五指能修神,翻手五灵兽,覆手五行山。我率领众匪走上修练路,先河了天元大陆唯一的修真门派,土匪宗。这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