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史上第一土匪

第十二章禅宗遗址

发表时间:2021-04-08 00:27:10

最后,为了安官娘的心,三人只得循着原路退洞里,静等孙伯。 此外,希望能他能尽早意外发现极其。 洞里,此时官娘和任盈盈两人正相偎在一起,你侬我侬喁喁细语喁喁私语,偶尔会除了一两声笑声传了出。 也许是任盈盈在开导惶恐不安中官娘。


推荐指数:★★★★★
>>《史上第一土匪》在线阅读>>

《第十二章禅宗遗址》精选:

最后,为了安官娘的心,三人只好循着原路退回洞里,静等孙伯。同时,希望他能尽快发现异常。洞里,此时官娘和任盈盈两人正相偎在一起,你侬我侬喁喁私语,偶尔还有一两声笑声传了出来。或许是任盈盈在开解惶恐中官娘。曲善无聊,点了几根松枝,便坐在洞口闭目冥想,修炼起五指功法。好在洞里的柴火较为充足,在这下雨天过夜还不至于太冷。一夜就这么过去。第二天清晨,曲善从冥想中一醒来,就感觉自己的右掌传来一阵阵如虫咬一样的挠痒。曲大驴子心中大喜,这是伤势好的一种症兆,五指功法的木之灵气果然神妙无方!站起来伸个懒腰,突然发现洞里深处,只有官娘一人倦伏在那里睡觉,独不见任盈盈的身影。曲善大惊,跑了过去摇醒官娘。“官娘,任盈盈呢?”官娘睡眼惺忪:“不是在我身边吗?咦…人呢?”“官姐姐,我在这儿!”黑暗中传出任盈盈急促的声音。接着,两人便看到一脸嫣红的任盈盈从通道里面钻了出来。曲善怔怔地看她,若有所思。任盈盈经过他身边时,小手轻轻捶了一下他的肩膀,嗔道:“想什么呢?”“你去哪里了?这不是担心你吗?”任盈盈脸色更红,低下了臻首,小声道:“我...我去方便了!有什么好担心,这里又没有坏人。”曲善笑道:“坏人倒是没有,就怕石门外那些聪明的怨魂跑了过来!”“啊...”官娘吓得爬了起来,慌谎张张地跑离地道。“官姐姐,你别听他糊说,人死如灯灭,哪来的灵魂。”任盈盈扶住惊慌失措的官娘,又道:“现在怎么办?坐在这里干等也不是办法!”“那你觉得呢?”“我想我们还去看看,寻找别的出路,这里留些线索,只要孙伯下来,就知道我们在里面!”曲善看了她一眼,沉思了下,道:“行,那我们再去看看。”于是,曲善在洞口用松枝摆了一个黑木寨独有标志后,三人再次钻入地道。曲曲折折三人再一次来到那间石室,当曲善跳下来的瞬间,发现大白玉的地板上似首多出了一条浅浅的较小的脚印。曲善微微一愣,像是想起了什么,然后再到那石门前按下青石。大门再次缓缓打开。数不清的骸骨再次映入眼睑。曲善三人小心翼翼地迈了出去,几人走了一圈,发现地上不仅有骸骨外,还有数不尽的刀剑斧钺。骸骨遍地都是,但完整的几乎没有几具,其中有一具骸骨金光灿灿透着几分神秘,其他的尸离破碎,不成形状。至于刀剑斧钺,其实十八般武器样样齐全,只不过好的没有几根,大都锈成铁粉,只留下一个残柄。可见,年代的久远。三人也因些稍稍放下心来。除此之外,三人还发现中央有一个被骸骨湮没的五角形祭坛,在岩洞的四周找到了十数个豪华的石室。据官娘说,这些有石室有剑经室,腿经,身法、枪、棒......曲大驴子听到这里,突然问道:“那——那有没有刀经室?”“有!”这回任盈盈也是主动地应道。于是,任盈盈领着二人走了大半圈,终于来到了一个门口刻有刀模样的石门前。“这里就是了!”“我去,我真傻哈,这每个石室的门不是都有刻着傻瓜图么……”曲大驴子说完,迫不及待地按开石门,走了进去。一进石室,曲大驴子眼睛一扫壁上的青石就感到异常的熟悉。因为,上面刻着的刀经正是他老曲家的断门刀法。曲善大喜,总共三个墙壁,直接忽略了前面两个熟得不能再熟的地煞刀法,直接在第三个墙壁上找到了不曾见过的刀法。三十六式天罡刀法!曲大驴子欣喜若狂!这就是柳魔女和苏启他们经常掂记的天罡刀法!一想到两人,曲善豁然一惊,这里莫非就是我黑木寨的秘密?就是他们千方百计要寻找的东西?八九不离十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反而真的危险了。得吩咐官娘和任盈盈千万别秃噜嘴了。这事一但秃噜出去,黑木寨可就“热闹”了,那正邪两道来的人就不会是柳雨晴和苏启了。那些大佬们都会蜂涌而至,到时候黑木寨就有灭寨之危!小天,官娘,孙伯.......估计都有性命之犹。想到这里,曲善没有了马上学习天罡刀法的兴致。跑了走出去,唤来官娘和任盈盈,郑重地对她俩说道:“我希望我们保守秘密,谁都不能说,因为这关系到人命!”任盈盈虽然表情异情,但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官娘却神态依旧。曲善对她,脑袋瓜又疼了,语气稍重地说道:“官娘,你不要漠视它,其实莫子勤的死,也就是这些东西引起的!”“怎么?”官娘粉脸大变。曲善喟叹着:“正道十二盟为了找这东西,从一年前就派老四混入黑木寨,可悲的是这一年多来,我们都不知道,直到莫子勤的死,这个事情才浮于水面。”官娘脸色苍白,眼神却越来越冷:“你是说苏启为了这杀了子勤的?子勤跟这有什么关系?”“那天晚上我被人下毒差点死去,为了小天和你的安全,我说服了孙伯让你们离开,老四为了阻止你们离开从而逼我说出这个秘密,才杀了他!”“那他为什么不杀我和天儿?”“因为他知道如果杀了我们任何一个,我都会与他鱼死网破,那他就没有机会了!”曲善停了一下又道:“昨天晚上他带了姚三和郭成十几个头目叛出了黑木寨,今天来找你之前还怂恿潘龙沟的吴大麻子想抓小天逼我就犯......”官娘听到这里,吓得眼神惊恐,颤道:“那——那——小天有没有事?”“呵呵——”曲善冷笑道,“就凭他暂时还没有这个本事,虽然在最后关头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突然退了......”曲善说到这里,眼睛有意无意从任盈盈的脸上扫过,见她神色淡然,便继续道:“但是黑木寨的危险才刚刚开始!”官娘这时终于恢复了往日的一丝活气,有些担忧地道:“那我应该做些什么?”“这里虽然有这么多的经室,但还不是他们想要的,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这里面还有其他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任盈盈问道:“有什么东西?”曲善看了她一眼,笑道:“在这里,我老曲家的刀法也占了一间石室,但是老四曾经说过,即使我练全了天罡三十六式也只能唤醒源脉,那说明这里的十二经室只是最基础的唤醒源脉的功法!”“而这一些对于魔教和老四的正道盟来说不算是宝贝——”任盈盈脸上动容:“所以你认为这里面应该还有更深层次的东西?可是我刚才看了一圈,这里除了这些豪华的石室外没有其他东西了,也没有找到其他的出入口?”“呵呵——”曲善笑道,“那挖地道的人呢?按你说他们即不求财,难道来了一趟空手原路返回?”“不可能!”任盈盈应道。“对啊!你也说不可能,这里所有的墙壁都完好,除了我们进来的那一间,每一间都有一颗如鸡蛋大小的夜明珠,要是我进来怎么可能空手而回?”官娘听到这里脸上露出不屑神态。曲善呵呵笑道:“你别看不起我,我就是一个土匪头子,不求财那我去砸什么响绑什么票?”“可能——可能他们看到这些骸骨的时候,都吓得跑回去了!”官娘道。“嗯,这倒是有可能!慌得他们来不及取宝,”曲善点了点头,又道,“但是,事情过后他们不会再来么?”“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想说那些人去了别的地方了?”任盈盈皱着眉头有些不信。她刚才在找石室的时候确确实实暗察了一番,没有发现其他的出入口。任盈盈蹙着眉儿沉思着,抬眼间不经意发现对面的曲大寨主正看着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你笑什么?”任盈盈嗔道,“莫非你知道?”曲大驴子没有回话,而是从地上拾起一根完好的长枪,踩着那些枯骨往中央的祭坛走去。咔嚓咔嚓——一个脚印一堆骨头碎成粉末!官娘跟在后面,凤眸瞪得滚圆,一步一惊心,任盈盈倒是镇定自若,望着前面的背影嘴角微微弧起。来到祭坛前,曲善左手挥舞着长枪,往祭坛扫去。哗啦啦——骨渣子漫天飞起,两人捂着鼻子急退。不一会儿,整个祭坛露出了庐山真面目。祭坛呈五角形状,上面画着形形状状的符号,曲大驴子一阵皱眉!尼玛的,老子这辈子目不识丁的帽子是戴定的。“快上来看看这里写着什么?”曲大驴子看到这些字就有些不耐烦。这事官娘胆小不肯上来,只好任盈盈爬了上来。任盈盈看了一眼,便念道:“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我靠,这是传送阵!”曲善突然惊叫起来。“什么叫传送阵?”任盈盈傻眼了,这两天她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白痴了好多,而对面的那个曲二愣子又好像什么都懂!就像是一个知识渊博的老者。“就是从这里可以一下子移到黑木寨的神通!”“啊——你是说瞬阵?”任盈盈突然想起什么,惊叫了一声。“瞬阵?”“嗯,这是当年禅宗的镇派的神通!天下无人能仿制!”“小姑娘你听谁说得?”任盈盈神情一怔,俏脸微红,道:“听我府上的护卫说得!”曲善取笑道:“呵呵——你府上的护卫可真了不起,当得百事通称号——”任盈盈鼓起嘴角,气呼呼地跳了下来,来到官娘身傍,嗔道:“官姐姐,你看你家的相公他取笑我!”官娘淡淡地说道:“他现在不是我相公,反而倒是你的相公!”“官姐姐你也取笑我!”任盈盈撇过头去,佯装生气着。“你们别斗嘴了!快上来看看这里写什么?”曲善在祭坛的一角俯首看着什么。任盈盈虽然斗气,但也知道正事,走了过来,一个轻跳上了祭坛。曲善眼睛眯了起来,嘴角浮了一丝冷笑。待她来到身前,方才让出身位,道:“看看这里写的什么,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应该是开启阵法的法门!”“嗯!”任盈盈蹲了下来,看了一下道,“这里说,要开启瞬阵,必须要五枚不同的源石!”“什么源石?”曲善顺着祭坛的五个角查看了起来,果然,在每个角的密集的符文处各有一个棱形的凹面!显然,那是放源石的地方。“什么源石呢?”曲善又是问,又是喃喃自语着。“这个我也不知道,这里没有说!”任盈盈站了起来。

史上第一土匪
史上第一土匪
我是土匪,抢了一个标致少女当二夫人,谁知引发江湖人士来刷BOSS我的五指能修神,翻手五灵兽,覆手五行山。我率领众匪走上修练路,先河了天元大陆唯一的修真门派,土匪宗。这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