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文武为尊

第十八章 夜谈

发表时间:2021-04-08 00:27:11

小宝站在山崖之上,望着西边的落日与云彩,犹如童年时般,但是那样的很好看!好看!只只可惜现在的了物是人非,幺娘明日就得嫁于他人。“小宝!”严瑾的身影从身后传来,小宝也没公开回应,依旧站


推荐指数:★★★★★
>>《文武为尊》在线阅读>>

《第十八章 夜谈》精选:

小宝站在山崖之上,看着西边的落日与云彩,如同儿时般,还是那样的好看!漂亮!只可惜现在已经物是人非,幺娘明天就要嫁于他人。“小宝!”严瑾的身影从身后传来,小宝没有回应,依旧站在山崖之上,看着远方。严瑾向前走来,站在小宝的身旁。两人齐肩望着远处,都默不出声。微风徐来,吹拂着两人的衣裳随风舞动。“明天我要去问清楚,只要幺娘不肯我定将她抢回来。”半响,小宝才悠悠道来。“决定了?”严瑾面无表情的开口问道。小宝点了点头,没有出声。严瑾看着小宝的侧脸,没有说话移动目光,目视着前方。太阳已落下,天空渐渐变黑。小宝嘴角上扬,笑道,“比比看谁先到家。”话音刚落,已跃向远方。身后的严瑾目视着小宝消失的方向,眼中露出些许难色。有换上一副喜色,神情颇为复杂的朝小宝追去。柳府内院,幺娘的闺房之中。看着周围贴上红彤彤的囍字,幺娘并无半点喜意,反倒眉头紧皱,满脸忧伤。咔嚓,木门被推开,一妇人端着饭菜走了进来,放在桌上,向镜前的幺娘轻唤道,“汐儿,吃点东西吧。”幺娘转头看向妇人,“娘,我不饿!”声音颇为委屈。柳夫人走向幺娘,将她搂在怀中,轻拍幺娘的背,劝道,“吃点吧,你看你一天都未吃东西,明天一天也不能进食,这样下去你的身体怎受得了?”幺娘在柳夫人的怀中,轻泣着,虽知明日还有机会,但幺娘不确定小宝的心意,不知明日小宝是否会来…“叹~,娘知道你舍不得家,舍不得爹和娘,心中只有小宝,可小宝他…”柳夫人的话还没说完,见幺娘越抱越紧,到嘴边的话也咽了回去。黄家府内,四人齐坐桌前,吃着饭菜。今晚餐桌上格外安静,连平日里话多的黄夫人都不出声了,各自吃着饭。只是黄老爷与黄夫人二人的目光时不时看去正在吃饭的小宝。小宝吃罢,将筷子放到桌上,黄夫人与黄老爷齐齐停下筷看着小宝。严瑾早已知道,坐在一旁自顾自的吃饭。小宝缓缓开口道,“明天我要去找幺娘问清楚,如不是她愿,我定将她夺回!”黄夫人与黄老爷看着小宝半响。才一同起身,双掌相击欢呼!“小召,小召!”小宝娘朝外喊道。“小宝,爹有经验,你得…”小宝爹对小宝说着。话还未全!说出口,就被小宝制止,满脸疑惑道“什么经验,难不成娘也是你抢回来的?”小宝爹白了小宝一眼,“想什么呢,爹是说爹经历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停!我不听,我先去看书了。”小宝起身告退。小召听说夫人找他,小跑着进来,见少爷要出去招呼道,“少爷!”小宝拍了拍小召的肩膀,向外迈去。“小召,快去布置,你少爷明天要结婚,好好安排下,连夜弄好!”小宝娘的声音从里传来。还未离去的小宝听到这,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柳府庭院中,幺娘坐在屋外,看着这些熟悉的景色,深深叹气。“还不睡?”柳老爷的声在幺娘身后响起。幺娘转过头,轻唤了声,“爹!”柳老爷坐在幺娘身旁,拉着幺娘的手,目光充满慈爱盯着幺娘的脸。父女两都没有说话,周围很是安静,昆虫们在为他两弹奏着优美的乐章~“爹,你怎么哭了?”幺娘拿手帕擦拭柳老爷脸上滴落的泪珠,从小到大,从未见过父亲大人流泪的幺娘,本就难受的心变得更加难受。柳老爷盯着幺娘的脸,不禁陷入回忆,开口为幺娘讲述,把幺娘带入他的世界中:还记得幺娘出生那天阴天密布,下着淅淅小雨。屋内妇人的叫喊声,声声入耳,外头的中年男子面色焦急左右徘徊,是不是的看向屋内。伴随着一声啼哭,妇人也停止了叫喊。门被推开,一老妇抱着裹好的婴儿走出来道,“恭喜柳老爷,贺喜柳老爷,喜得一千金!”柳老爷接过婴儿,看着她小小的身型,内心又喜又慌。抱着婴儿入屋内,坐在柳夫人身旁,轻声道,“辛苦您了。”柳夫人脸色苍白,看着柳老爷怀中的女婴满脸慈爱。对柳老爷道,“老爷取个名字吧。”柳老爷思考片刻,开口道,“就叫若汐吧,犹如潮汐般外柔内刚!”“好!小若汐好不好啊。”柳夫人轻抚女婴的脸颊道。“你知道吗?爹当时很开心,想笑又笑不出,因为爹知道,你迟早有一天会离开,会嫁人!”柳老爷望着天上高高挂撇明月缓缓道来。“爹…”幺娘刚出声,柳老爷柳摆手制止。起身,朝外走去,边走边道,“早些休息吧,明天还得早起。”幺娘望着爹离去的背影,记忆中爹的身影一向是高大的可今天却…“无论你说什么决定爹都会支持你!”柳老爷背影快要消失在幺娘视线里,突然冒出这句话。等柳老爷离去,幺娘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滴落在地。黄府院内,不少地方已经贴上大红的囍字。丫鬟仆人都在布置着,就为少爷明天的婚事。小宝躺在屋檐上,望着高高的明月,显现出幺娘的脸,映在明月中。“紧张?”声音从身旁响起,吓了小宝一跳。小宝扭过头去,看着来人,轻唤一声,“爹!”“小宝是有些怕,怕幺娘是真的…”小宝心里十分忐忑。小宝爹在小宝身旁,拍着他肩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不要在乎结果如何,在于你想如何,即使明天幺娘真的是想嫁于他人,至少你已经知道答案了,不是吗?”小宝扭头看向爹。见他朝他眨眼,本严肃的话题怎显得有些滑稽。“小宝,知道帝国的由来吗,给爹唠叨唠叨。”小宝爹看着天上的明月轻声道。“当然知道!”小宝应道,缓缓道来:万年之前,我们所在的大陆是由万仙殿所管理的,可不知为何,一夜之间所有仙者如同人间蒸发般都消失了。有人说,去了另一个世界。有人说,堕落了寿寝正终。总之就是无迹可寻!无人管理的大陆,就乱了。人族作为最薄弱的纯在,被世上的妖族视为粮食,魔族视为玩物。在人族存亡之际,一个人如同救世主般。带领人族已战养战,为帝国打下大片山河!“嗯!不错。”小宝爹在一旁夸奖道。“那你可知道为帝国立下大功之臣是何人?”小宝爹沉声道。“是黄升,与我们同姓之人!我在史记中读过,黄家世代为帝国立下大功,帝国未建立之时,始祖黄升已是建国君皇汉武帝身旁的得力大将。只不过黄家三十年前,为抵御魔族的进攻,举家为国捐躯,令世人惋惜。”小宝叹息道。小宝爹没有出声,半响才轻叹道,“是啊,令世人惋惜!你也长大了,爹也不瞒你了,黄家未亡,你就是黄家之后!”小宝爹的话确实惊到小宝了,小宝惶恐的伸手摸向爹的额头担心道,“爹没发烧吧,怎么说胡话呢?”小宝爹将小宝的手打开,严肃道,“认真点。爹没和你开玩笑,以前觉得你小,你娘也不想你向祖辈那般,奋身沙场才万般不同意你习武。”小宝爹的话如同一颗**般,丢入小宝的心中。沉默片刻,小宝开口询问道,“爹,那你岂不是逃兵?”小宝爹听完小宝的话,真是又气又想笑,拍打小宝的脑袋道,“想什么呢,三十年前你爹我才六七岁,如何上得了战场?”“爹既然活着,那黄家何来满门忠烈一说?难不成有人陷害黄家?”小宝疑惑道。小宝爹白了小宝一眼,解释道,“黄家如日中天,在世之时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何人敢陷害?再者说了,黄家从不掺政,只行军沙场,不曾与人结怨!是皇上…”小宝抢口道,“皇上?难不成皇上看不下去了?”小宝爹拍打着小宝,令之露出委屈的神情,才又开口道,“你个臭小子,不能听我说完?是皇上体恤黄家,不希望黄家绝后,才让你爹我隐世的。”小宝才知道,黄家先主曾定下族规,但凡黄家在世,男子成年就必须征战沙场。“那爹为何如今才告诉我?”小宝向爹投去疑惑的神色。小宝爹轻叹道,“本想着让你好好读书,平凡的度过一生,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你初次陷入怒症杀人时,什么感觉?”“怒症?当时只想杀了他们为之后快!”小宝虽然搞不懂是什么,还是恭声开口道。“意识清醒!”小宝爹疑惑道。“嗯。”小宝点头回应道。“这就奇了怪了?”小宝爹喃喃道。小宝爹看着小宝,“爹要告诉你关于黄家的秘密。记住,除了黄家人不可外传!”小宝连忙点头应承,小宝爹见状,才开口说道,“老祖黄升因何而亡,就因此怒症,黄家许多先祖也是因此,爹不敢轻易发怒,正因此。据说老祖曾有幸入得一仙墓中,得饕餮之血脉,饕餮极为贪食可知为何,因食物有能量,饕餮就算不动自身能量也消耗极大,只有不断的吃,吸取能量才能保全自身。而我们得此血脉,杀人时会将他身上的能量吸取体内,提升境界。但怒症无性,六亲不认,只知杀戮,修为猛的提升而承受不住爆体!”“我知道了爹,我一定会控制好自己。”小宝坚定道。“嗯,你的情况爹也未曾听闻,小瑾跟我说你还有意识之时,爹是不信的,不过这或许可能是我黄家之福也!”小宝爹徐徐而来。小宝爹站起身,“小宝,你也长大了,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你得自己想。我和你娘准备放手了,不再规划你的人生了。你的人生应由你自己决断!”小宝爹说罢缓缓离开。“爹,放心,我长大了你跟我说的我都会铭记于心,不会辜负爹娘的期望。”小宝朝爹离去的方向喊道。小宝爹止住身型,开口道“爹娘不指望你光宗耀祖,只愿你平平安安。以前你小,爹未告诉你,这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小宝竖起耳朵聆听爹的第二个原因。“是怕你坑爹!”话音刚落,小宝爹已消失在原地。小宝听完,踉跄从屋檐上跌落。

文武为尊
文武为尊
他和她两小无猜,他对她,有美人兮,见之不忘。思之如狂兮,思之如狂。她对他,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天月。“夫君,我不给你去!”女子把着门。“前方战事危在旦夕,目前正在举国征兵,每家每户必要性一卒,现在的家里仅有我一个男丁我…”。男子面色郑重其事的望着女子。“二人凝望下方,整个帝都一览无余,入夜之后仍有少许灯火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