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文武为尊

第二十四章 洞房

发表时间:2021-04-08 00:27:12

客人离开,留下的一片狼藉,下人们登时忙绿出来,拾掇着碗筷,清除桌面上的食物残渣。角落的餐桌上,仍有一人,拿着酒杯一杯然后一杯的灌入腹中,脸色通红,显露出来醉意。一侍女朝醉酒后男子走


推荐指数:★★★★★
>>《文武为尊》在线阅读>>

《第二十四章 洞房》精选:

客人离去,留下一片狼藉,下人们顿时忙碌起来,收拾着碗筷,清理桌面上的食物残渣。角落的餐桌上,仍有一人,拿着酒杯一杯接着一杯的灌入腹中,脸色通红,显露醉意。一侍女朝醉酒男子走去,轻声道,“瑾少爷,别喝了。”严瑾不去理会,依旧自顾自的喝着手里的杯中酒。侍女见夫人与老爷就在远处,跑过去,躬身道,“老爷夫人,瑾少爷不停的喝酒,小人也劝不动啊!”小宝爹娘齐身看去,只见角落中严瑾那孤零零的身影。俩人快步朝严瑾走去。“小瑾,时候不早了,早些休息吧,别再喝了。”人未到,声先至,小宝娘劝道。严瑾见来人,连忙起身,脚步漂浮,身形摇晃,醉得厉害,拱手道,“黄姨,黄叔!”“小瑾啊,阿姨知道小宝结婚你开心,但也别喝太多。”小宝娘扶稳严瑾劝道。小宝爹朝身旁侍女招呼道,“扶瑾少爷回房歇息。”侍女恭声答应,扶过严瑾,朝房间走去。小宝爹摇了摇头,搂着小宝娘道,“小瑾今天是咋了?”“哎呀,小瑾和小宝是两兄弟,小宝的大喜之日,小瑾高兴喝多几杯而已,还能有啥事?”小宝娘无所谓道。小宝爹靠近小宝娘耳旁,轻身道,“我看不像,我倒是觉得小瑾很是难过,他该不会是对小宝有意思,是断臂之袖?”小宝娘白了小宝爹一眼,指责道,“你瞧瞧你,脑中都是啥龌龊的思想?你今晚去客房睡去,我恶心。”见此,小宝爹连忙讨好道,“是。是我多想,是我龌龊。”小宝娘冷哼一声,转身离去,小宝爹紧随其后。十方城申家府邸,老者败斗而归,心情极差,不禁将满腹的怨气都归根于子孙。申家正厅,老者独坐上位申明与申家家主正跪在下方。老者大手拍在桌上,一声巨响,怒斥道,“好大的胆子!”申明与申家家主在下方微微颤颤,大气不敢出。“现在免去你申家家主之位,还有你永不得踏出府内半步,申海,你来接替大哥的位子。”老者沉声道。“爹,爷爷…”申明与他爹齐声道。老者摆手制止道,“干什么?你们两差点给申家带来灭顶之灾,这样的惩戒还是轻的。申海,过些时日,你准备点天材地宝,随我一同前去谢罪。”“好的,爹。”申海起身行礼道。老者冷哼一声,朝外走去,不去理会趴在地上犹如死狗般的申明父子。国都中心,一座宏伟的巨大宫殿坐落于此。一老者脚步匆匆赶往大殿之中,面目白皙,即使岁数已不小,却无须根,双目阴沉。身着银凯的侍卫,守在大门两侧。见老者过来,行礼道,“洪公公,这么晚了你这是?殿下可是交代了,如无大事可不得打扰!”洪公公回礼道,“有封急件,需请圣皇亲自过目。”银凯侍卫听罢,侧身让位,摆手道,“公公,请!”老者行礼毕,跨上台阶,用手悄悄拍打门,轻声开口,“陛下,老奴有急事求见。”“进。”一声不包含任何感情的声音从门内传出。洪公公小心推开门,小步迈入,脚落地板在如此安静的大殿中,却不露出丝毫的声响。正前方一个身着金色龙袍的男子,老者低着头,伸手从兜里拿出一封信件双手奉上。“呈上来!”“喳!”洪公公恭声道。洪公公躬身迈向圣皇,将信件奉上。圣皇打开信封,面色大变,将信封摆在桌上,皱着眉头道,“你如何看待?”洪公公躬身上前,打量信件的内容,读罢,欲言又止道,“这…”“有话便说!”圣皇沉声道。洪公公听罢,赶紧开口道,“圣皇,不如全境征兵?”圣皇眉头紧皱,摆手示意洪公公继续往下说。“圣皇,你看我们与葛啰王朝有约定在先,两国交战,只得武王低阶境界之下,如贸然派精兵,恐打破这局面,让四方妖族魔族渔翁得利,求和定然不可,不然帝国的颜面何存,倒不如征兵,以帝国西面的普遍武力,因足够对付,实乃上策!”洪公公小声道。圣皇听罢,拿起笔,洪公公自觉走向一旁,替陛下磨墨。圣皇写好信件,将打印盖上,递给身旁的洪公公,开口道“去,速速将此件发于护胡大将军,不得耽误。”“喳,那奴才先行告退。”洪公公行礼毕,匆匆赶往殿外。黄府内院,小宝被催促赶往新房,但小宝并未立即前去,而是赶往后厨,端着早已吩咐好的面条,缓缓往新房走去。到门口时,小宝用劲气将身上的酒气震散,抬起胳膊闻了闻,没什么怪味了,才伸手推开房门。新房内,幺娘坐在床边,双手互相揉捏,头顶红盖头,看不出幺娘的神色。咔嚓!房门被推开,幺娘赶忙放下双手,绷直身躯。小宝跨入屋内,将面条放在桌上,看着床边的幺娘,嘴角微微上扬。缓步朝幺娘走去,坐在床握住幺娘的纤纤玉指。另只手伸向幺娘,将红盖头掀开,使幺娘那精致的容颜显露出来。“紧张什么?”小宝在幺娘耳边轻声道。幺娘不敢看向小宝,目光闪躲的狡辩道,“哪…哪有。”“没有?”小宝戏谑道。幺娘别过头去静坐床边,不再作答。小宝见此,笑道,“闻闻,有什么味?”幺娘听罢,鼻子微动,开口道,“好香啊!”幺娘话音刚落,肚子就响起声音,脸上涨得通红。小宝拉着幺娘坐到椅子上,将桌子上你面推向幺娘,催促道,“快吃,饿坏了吧?”小宝撑着下巴,看着幺娘小口小口的吃面。幺娘可真是饿坏了,一整天没吃,吃得有些着急,被呛得直咳嗽。小宝急忙帮幺娘拍背,责怪道,“你看你,又没人跟你抢,急什么,慢慢吃。”幺娘抬头看向小宝,一脸傻笑。“吃饱咯。”幺娘将碗筷放在一旁。起身往坐入小宝的怀中,小宝连忙伸手抱住。待幺娘稳住,小宝才埋怨道,“真重。”幺娘不乐意了,瞪着眼道,“说什么呢?”“没有。没有。”小宝连忙讨好道。幺娘冷哼一声道,“抱我上床。”“啊?你说什么?”小宝吃惊的盯着怀中的幺娘。幺娘羞红了脸,埋在小宝的怀中,轻声道“听不到就算了。”小宝抱着幺娘起声,往床上走去,将幺娘小心的放在床上,除去自己的外袍。幺娘在床上眼睁得大大的看着小宝的下一步动作。小宝朝幺娘望去,见幺娘直勾勾的瞪大双眼盯着自己,面露坏笑朝床上的幺娘扑去。小宝正要下手除去,见幺娘躺在床上,全身颤抖,又紧闭着双眸,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幺娘内心又是期待又是不安,因少女的羞涩,马上就要将自己的全部显现在心上人的眼中。过了半响,小宝依旧没有任何动作,幺娘疑惑了,悄悄睁开双眼。眼前空无一人,幺娘起身,只见小宝坐在椅子上,将酒倒入杯中,仰头喝下。幺娘起身朝小宝走去,从身后抱住小宝开口问道,“怎么了?”“幺娘,你要是没准备好,那就等你准备好再来,见你如此,我实在是没办法。”小宝轻声道。幺娘听罢,走上前,拿着酒瓶仰头灌入口中。小宝连忙起身,夺过幺娘手中的酒瓶问道,“怎么…”小宝话还未说完,唇齿就被幺娘的樱桃小嘴给吻住。边吻边走向床边,幺娘将小宝推倒在床,跨上小宝的身躯开口道,“你个呆子。”此时酒劲也上来了,幺娘满脸通红,轻脱去小宝的衣裳,轻轻坐下,幺娘眉头微皱,一夜春光无限。

文武为尊
文武为尊
他和她两小无猜,他对她,有美人兮,见之不忘。思之如狂兮,思之如狂。她对他,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天月。“夫君,我不给你去!”女子把着门。“前方战事危在旦夕,目前正在举国征兵,每家每户必要性一卒,现在的家里仅有我一个男丁我…”。男子面色郑重其事的望着女子。“二人凝望下方,整个帝都一览无余,入夜之后仍有少许灯火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