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文武为尊

第二十八章 替征

发表时间:2021-04-08 00:27:12

腾空而起而起的当先将领,在空中不断地翻涌,稳稳地落在地上,面部铁青的望着前方的白袍男子。跟在当先将领身后的骑兵拉紧马缰绳,马吼叫一声,高高地飞身前肢,停在小宝三人的后方。“没事儿吧?”


推荐指数:★★★★★
>>《文武为尊》在线阅读>>

《第二十八章 替征》精选:

腾空而起的领头将领,在空中不断翻腾,稳稳落在地上,面部阴沉的看着前方的白袍男子。跟在领头将领身后的骑兵拉紧马缰绳,马嚎叫一声,高高跃起前肢,停在小宝等人的后方。“没事吧?”小宝扶起蹲伏在地的母子,关心道。“没事,没事,来,小浩快来谢谢恩人。”妇人与孩童就要给小宝跪下。小宝连忙伸手扶住妇人,不让其跪地,出声制止道“不用,不用。”领头将领见前面的白袍男子与妇人竟敢无视他,怒斥道,“尔等贱民,胆敢偷袭本将?”妇人转身,看向将领,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刚想开口,小宝拍了拍妇人的肩膀制止,走到妇人身前,怒声道,“你看不到前面有人吗,是瞎还是意要此为?”“她挡在路中。就是妨碍公务,本将事务繁重,岂容因此等贱民而耽搁要事?”领头将领,满脸通红,怒声回道。小宝拍了拍手掌,冷笑的看着对面的男子,厉声道,“好一个事务繁重,好一个贱民,如果不是你口中的贱民纳的税,你们早已饿死,还能吃饱饭,穿的好盔甲,与敌国作斗争?而你们呢,竟将他们视作贱民?你如不是从军,也是他们中的一份子,你何德何能,敢如此称呼他们?”小宝的身后,骑在马背上的骑兵被说得有些羞愧,不禁低下了头颅。人群也传呼喊声。“就是啊,我们劳累许久,让你们吃好穿好,就如此对待我们!”“少侠说得对!!!”骑兵们被群众骂得狗血淋头,前方的将领满脸通红,看起来十分恼火,厉声朝小宝身后骑兵吩咐道,“快将这妖言惑众,扰乱民心的贼子拿下。”军令如山,骑马们不得不从,一一下马,朝小宝走去。“你们先回去,这里交给我。”小宝身旁的妇人轻声道。妇人欲言又止,没有迈动脚步离去。“快去吧,别等等伤到了。”小宝劝道。妇人听罢,朝小宝露出个感激的神色,抱着孩子涌入人群中。领头将领也懒得管那妇人,现在主要的针对这个出来多管闲事,出言不逊的白衣男子。看着自己的下属如此墨迹,不禁怒斥道,“还在没吃什么?速速拿下!”骑兵听罢,面露难色,还是抽出身旁的长剑,朝小宝激去。人群中冲出两道身影,抬脚踢向在最前方的两骑兵的手腕处。最前方的两个骑兵吃疼的松开紧握长剑的双手,黑衣空中夺过还未掉落的长剑,另一脚踢在骑兵的头部,使两个骑兵的面部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两名骑兵倒在地面,一动不动,显然昏死过去。黑影持剑护在小宝身后,齐声道,“少主,这些小杂鱼交于我们即可。”小宝听到后方莫德蒋两兄弟传来的声音,便放心不在关注后背,收起心神凝望着前方的骑兵领头。领头将领看着小宝,面露冷笑,开口道,“哈哈哈,没想到你是想造反!”此话一出,周围的民众都面露难色,幺娘在人群中,双手紧握,看着前方的小宝。小宝立刻反口怒道,“我等只是为民众讨回公道,你不要信口雌黄,诬陷于我等。”“待我讲你擒下,看你是否还能这般嘴硬。”领头将领说罢,气劲涌出,向小宝激去。不好!武师巅峰!小宝暗道,抬手挥拳迎击,领头将领的速度十分之快,小宝刚抬拳,就感到拳头传来巨痛双方都后退了几步。小宝面露疑惑,看着握拳的手,难道我已经如此厉害,能与武师巅峰打成平手?抬头望去,领头将领嘴角流出鲜血,小宝才焕然大悟,原来此人有伤在身!“年纪轻轻就已到武师之境,这在西域可不多见,不过,可惜啊!”领头将领抹去伸手嘴角的血渍,面露惋惜之色,再次向小宝激去。抬拳轰来,小宝已知他有伤再身,不再畏惧,与之硬碰。可此人速度极快,使小宝有些应付不来。他的招式也是十分毒辣,如同战场上般,招招欲取小宝性命。短时间内,小宝已与他交手数十招,身上无关紧要的部位也中了几拳。人群中,众人面露难色,默默为处于被动的小宝祈祷。幺娘面色越发难看,眉头紧皱。“少主我等前来助你。”身旁传来莫家兄弟的声音。两拳一左一右轰向领头将领,领头将领反应不慢,抬起双手抵挡。趁这空隙,小宝抬脚踢向领头男子的两腿之间。至大腿根时,被领头将领夹住,面露冷笑。半个呼吸不到,小宝与莫家兄弟三脚齐出,踢在领头将领的腹部,使之面露痛苦之色倒飞而出。小宝们不敢怠慢,紧随着飞出的身影,抬腿踩在领头将领的胸口之上,令他停止滑行,莫家兄弟一左一右握着长剑交叉架在领头将领的脖子上。小宝居高临下的看着被踩在身下的领头将领,挥手吩咐道。“杀了!”莫家兄弟听罢,正要动手。身后传来喊声,“黄少爷手下留人!”小宝闻声望去,只见一肥嘟嘟的身影骑着马,匆匆朝这边赶来。至近,县官艰难的跳下马背小跑着朝小宝而去。“黄公子,给下官个脸面,放这位大人一马,再者,如你若斩他,那可是犯罪啊!”县官站在小宝身旁轻声道。“那就给县官大人个面子。”小宝朝莫家兄弟挥了挥手,他两才收回剑,丢在地上。县官朝那领头将领走去,将他扶起身,领头将领冷着脸跟着县官朝马儿走去。“黄少爷,多谢了,又要事在身,该日再摆酒宴亲自道谢。”县官坐在马背之上,向小宝拱手谢道。小宝冷着脸,迈开脚步,向幺娘走去,并未理会县官。县官面露难色,挥鞭,骑着马在人群的嘘声中离去。幺娘理了理在身前男子的衣裳,“你可担心死我。”小宝笑着在幺娘身前转了一圈,开口道,“你瞧,这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嘛!”“我不管。你下次可不准如此莽撞。”幺娘叮嘱道。“好好好。都听娘子的。”小宝应承道。周遭的人群早已散去,捕快们真把街道中央不醒人事的骑兵扶上马背,带往县衙疗伤。柳府外,县官与盔甲男一同下马,县官跟上盔甲男的步伐,轻声劝道,“将军,可不得再鲁莽了,这家的柳老爷子可是黄家的亲家。”盔甲男负手而立,冷哼道。“县官老爷,你们县可真是藏龙卧虎啊,如此多的隐世高手,都躲藏于此,不为国效力?”县官搓着手,不敢应话。“我们老爷有请!”门童从府内跨门而出,摆手请道。盔甲男大步朝府内走去,县官紧随其后。小宝正与幺娘交谈着,莫家兄弟出现在小宝身旁,指着柳府的方向轻声道,“少主,你看,他们进柳府了。”小宝与幺娘齐齐看去,只见捕快守在府门外,县官与那将领却不知踪影,恐早已入府。“走,回去看看。”小宝拉着眉头紧皱的幺娘,朝柳府赶去。柳府正厅内,柳老爷坐于主位之上,县官与盔甲男坐在客座,桌面上摆放着早已备好的茶水。“柳老爷,此次征兵乃不得已而为之,如若你投身军营,定是护国的一大助力。”县官大人劝说道。“是啊,前辈,已你此等修为,入军定职武将,将来等击溃胡军,定加官进爵。”盔甲男附和道。柳老爷坐在主位,手指不断敲着桌面,眉头皱起,沉思着并未答复。“再说了,旨意是每家每户必征兵一人,柳老爷膝下无儿,唯恐只能…”盔甲男沉声道。话音刚落,小宝抱着幺娘踏入厅内,出声喊道,“我替爹上征沙场!”

文武为尊
文武为尊
他和她两小无猜,他对她,有美人兮,见之不忘。思之如狂兮,思之如狂。她对他,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天月。“夫君,我不给你去!”女子把着门。“前方战事危在旦夕,目前正在举国征兵,每家每户必要性一卒,现在的家里仅有我一个男丁我…”。男子面色郑重其事的望着女子。“二人凝望下方,整个帝都一览无余,入夜之后仍有少许灯火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