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文武为尊

第一百六十九章 这般不好

发表时间:2021-04-08 00:27:12

本网提供更多了小帅被人捅死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文武为尊》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一百六十九章 这般好在线阅读。小宝紧盯着那颗树,怎么种感觉有些熟悉意味在其中,但却又十分陌生。。


推荐指数:★★★★★
>>《文武为尊》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这般不好》精选:

有没有这般强大,连黑子都说出了这种话,那女子真当是恐怖如斯啊!

最为震惊的要数甄华史了,刚刚简直便是虎口脱险,好在自己颇为识时务,并未那般冲动。

小宝紧盯着那颗树,怎么种感觉有些熟悉意味在其中,但却又十分陌生。

忽从门内跑出妇人,见小宝等人还未离去,不由有些许疑惑。

“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要去查院吗?”

来人正是妩媚,小宝等人断然不会与其说明,即便是说了也是增加其恐慌罢了。

“这不是正说着事,你这般匆忙,是要去何处?”

“家中亦然无菜了,正打算去集市上补点。”

现在三女都在家中,索然无事竟喜欢上了做菜,除了些许佣人外,伙夫都已被遣散了。

基本上所吃的都是她们三位准备的,小宝也从最初恐惧挨到现在。

现如今三人手艺倒是越来越好,小宝也无需那般心惊胆战了。

“这般时候了,还是呆在家中,若缺什么且跟我说说,待会我便会带来。”

妩媚虽然很是疑惑,为何这般?但也知晓其心中断然是有什么事情。

也是经历过几次较为恐怖时期,大家伙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生怕给小宝他们添麻烦。

看来近日断然是有大事发生了,只是不又是什么事呢?

小宝与妩媚那般心意相通,又怎么会不知晓其心中在想些什么,但日已至斜半空,天色已然不是很早了,也无法再这般耽搁下去。

“你先回去吧,我就看着买,你们都做出好吃的。”

妩媚点了点头便转身回至府内,小宝也松了口气。

“那黑子便留下吧,若是你所说的那般,定然是可汗那种级别的,现在蛮城内断然无这般高手。”

黑子迈前一步,刚想开口,却被小宝阻止了。

“莫要再说了,你知晓的,家人性命我可看得比自己还重,让甄华史跟着我便可。”

小宝认准事情,便是你再如何努力,都无法将其改变的,黑子跟了小宝这般久定然知晓。

既然是如此,那再多说什么,也只是白费口舌罢了。

便这样,将黑子留于府中,甄华史便跟着小宝离开前去查院。

回到刚刚院落,孩童便好似有感应那般,飞快跑入娘亲怀抱中。

坐在院落中的女子刚冲好茶,看着妇人带着孩童坐下,不由愣住了。

“看来这小家伙道行还挺高,我都未知晓你回来了。”

孩童面上露出天真笑容,便这般痴痴看着女子。

“怎么样?此次前去可有所收获?”女子开口,确是瞧见师妹脸上失望神色,心中也是明了了几分。

“没事,慢慢来,蛮城这般大,或许还在其中某处。”

妇人点了点头,看着孩童面容,肉嘟嘟模样,心中却叹息不止,小宝你究竟在何方?好在小家伙较为像你得以慰藉我相思之苦。

“你们且先坐着,看着天色已然不早,今日这般劳累早些吃了好休息。”

这般定然不可,怎么还可让师姐这般劳累,妇人起身放下孩童,互相推辞了番才决定一起做了。

孩童还是较为懂事,并未死死粘着妇人,就留在了院落中玩耍。

厨房内,正摘着菜的妇人,神情这般不好,女子皆看在眼中,“师妹,据说你现在修为可是已达立派之上,日后可有何打算?”

女子见妇人如此,有心将话题转移,况且师妹修为是其触不可及的境界,现在恐怕师傅都比不上她。

“倒是未想的那么多,只想找到小宝,哪怕是当个普通人也可。”

女子很是无奈,看来其心皆在小宝身上,不知那小子长得如何?竟这般让师妹铭记心中,三句不离其名。

而在查院大门处,甄华史随同小宝已办完事情,正迈着步伐往回走。

倒是出乎意料安全,并无半些意外,街上有许多人皆都认识小宝,颇为热情的朝其打着招呼。

小宝也是很有礼貌,一一朝他们回礼而去。

小宝当然未忘记,出门时的交代,走至集市内,出来时依旧是两手空空,便是苦了甄华史。

手断然已提不下了,小宝心中还是有所担忧,此次采购也是买了好几日份量。

糖?小宝还无需那般担忧,果不其然在这个路口,便瞧见了卖糖葫芦商贩。

“宝统领,可是有好几日未瞧见你了。”

刚瞧见小宝,那人就颇为热情,对着小宝行礼打招呼。

看着那棒子上仅剩六串,小宝面上露出笑容,“这糖可不是我吃,小孩子断然是不可能天天让他吃的,而且你并不是想念我,是想念我手上灵石吧?”

小贩手挠着头,一副颇为不好模样,,显然是被小宝猜中了心事。

“行吧,这些都交于我。”待小贩将糖葫芦递于小宝,小宝也是掏出灵石于他,“剩下的便无需找了。”

难怪会这般,想小宝这样阔绰客人,定然是不多的,但小宝却也是知晓此人身世。

查院统领,事事需要小心,经常光顾之人,又怎么会不调查清楚呢?

家中还有个患病娘亲,施舍些许倒也算积点阴德。

拿着六串糖葫芦走在路上,甄华史跟在其身后,夕阳映照下将二人影子拉的很长。

小宝最为享受此等时光,每日步行都已成了习惯,待会回去断然会瞧见可爱儿子那闪闪发光面孔。

这般便能将小宝整天疲惫散去,也是这般想,小宝心中越发期待。

忽从前方冲出个孩童,小宝如同威武大山那般,可想而知,孩童定是撞到其身躯上,却被力的反作用跌坐在地上。

紧接着便是大哭声,小宝微微一愣便立即蹲下身去,可无论如何哄其都止不住。

看着手上冰糖葫芦,看来只能隔爱了,忽道红光闪现在孩童身前,泪水模糊了双眼,但依旧有朦胧红光。

孩童心中生出了好奇心,大声哭泣也变为小声抽泣,小宝见其如此便知晓奏效了。

糖!这般年岁孩童,基本上是知晓了,迫不及待便伸出手去抓。

小宝见其已停止哭泣,若是不给其定然还会哭,更何况只是串冰糖葫芦罢了。

看着孩童面上满是满足神情,小宝也不由松了口气,只要这般便可,四下望去却未瞧见来人,不由暗叹这孩子父母未免也太粗心了?

好在现在路上行人还是较为多的,若是在无人之地岂不是危险?即便是人多也难免有不安好心之人。

想至此小宝不由打了个喷嚏,心中不由想到,难不成有人在骂自己?

“小朋友,你家父母呢?”孩童听闻询问声,便抬起头颅,露出水汪汪大眼睛。

“小宝,这小孩生得还挺于你相像的。”

说话人正是甄华史,小宝既然停下了,他哪还有再前行道理?

甄华史的话确实让小宝吃惊,心中也是这般认为的。

可孩童听闻其说出的那句话时,舔着冰糖葫芦的动作也停下了,呆呆的看着小宝。

接着便是较为怪异举动,只见孩童猛扑入小宝怀中,泪水再次往外冒。

哭哭啼啼模样,令小宝颇为尴尬,只能这个般不断拍着其后背,希望以此能让其好受些许。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是我说错话了吗?”

甄华史所问,皆是小宝想问的,但现在只能先安抚好怀中家伙,才能知晓其为何如此。

“爸爸!”孩童忽喊出此话,令二人顿时呆在原地。

这话便如同**般,在二人脑海中炸裂,小宝心中越发奇怪,而且路上人已然都停下脚步,双眼带着好奇围观着。

“孩子,你可莫要胡说!”小宝面色异常正经,可以百分百确定以及肯定,除了家中三女便再无其他。

“娘亲说,爹爹便叫小宝。”孩童稚嫩声再次响起,小宝心中也有了些明了,看来便又是独自带娃的娘。

倒是颇为巧合,孩子父亲小名便同自己一样,无奈摇了摇头,“那你可知你父亲名讳?”

“黄识君。”小宝听闻其回答,自己虽不知晓自己叫什么,但定然不是此名字。

若是熟悉,怎么脑袋还是这般呢?根本未有任何回忆被唤醒。

“我真名并不是这个,孩子你认错人了。”

小宝这般说道,令原本已恢复如常的孩童又嘟起了嘴,小宝见势不妙,急中生智开口道,“你娘亲可否在这里,若是在你带其出来认下便知。”

或许是觉得小宝所言有理,看着小宝面容手中依旧紧握着那串糖葫芦,屁颠屁颠的朝回跑去。

看着其离去背影,小宝不由松了口气,若是再与其耗下去,太阳定要下山了。

想至此,小宝便迈步向前走去,甄华史确是拦住其,“怎么?不等其回来?”

小宝真的要疯掉了,这人怎么总是不清楚自己心思呢?

已有好几次了,难不成其是自己冤家?

“我是骗他回家的,你若是要待在此处,那便留着吧。”

说着小宝便自顾自向前走去,甄华史断然不会独自留在此处。

“可我总觉得这般,欺骗无知孩童是较为不好之事!”

文武为尊
文武为尊
他和她两小无猜,他对她,有美人兮,见之不忘。思之如狂兮,思之如狂。她对他,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天月。“夫君,我不给你去!”女子把着门。“前方战事危在旦夕,目前正在举国征兵,每家每户必要性一卒,现在的家里仅有我一个男丁我…”。男子面色郑重其事的望着女子。“二人凝望下方,整个帝都一览无余,入夜之后仍有少许灯火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