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文武为尊

第一百七十三章 心底深处

发表时间:2021-04-08 00:27:13

本网提供更多了小帅被人捅死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文武为尊》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一百七十三章 心底深处在线阅读。此地便为广域帝国的帝都,都城中人口众多,而且处于天子脚下,正所谓是往街上随便丢一板砖都能砸出一名官员,其职位是大是小,全凭你的气运。。


推荐指数:★★★★★
>>《文武为尊》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心底深处》精选:

在一处热闹非凡,人潮拥挤的街道中,好似此街中大部分人都围着这座不起眼的阁楼。

此地便为广域帝国的帝都,都城中人口众多,而且处于天子脚下,正所谓是往街上随便丢一板砖都能砸出一名官员,其职位是大是小,全凭你的气运。

广域帝国正如其名,是这片大路地域最为宽广,人口最为众多,国力最为强盛的帝国!

帝国内现正处于稳稳上升,四海皆平的局面。

在介帝的管理之下,少灾少难,天下太平,国泰民安!

在天下百姓所歌赞的介帝带领下,百姓们国富民丰,家家可有饱腹之食,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他们并未注意到在偏远恶劣之地,其民众有一餐便足以度日,有一衣便可穿数年。

无人会在意,无人会理会,毕竟大多数都已达到标准,何需再去理会那些少数者?

阁楼中走出一众气度不凡的男子,纷纷向围观中的人群走去,寻找着自己的亲眷。

待人流散去,没人会注意到,一个身着朴素衣物的少年郎,脚上穿着已破旧不堪露出破洞的草鞋,从里缓缓走出。

少年郎走至街道中,深深叹了口气,离家半年来他心中很是惶恐,毕竟他身上可是寄托着娘亲与村中乡亲们的期许。

此少年郎名为苏不凡,出生在帝国边境一座穷困潦倒的小村庄内。

至记事起,其脑海中只有娘亲,娘亲性子温和,艰难得将其拉扯大,因一妇道人家并无多大的气力,村中的土地无法耕种,又无任何收入,可想而知要拉扯大苏不凡是多么得困难。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至今的苏不凡依旧讨厌下雪天,冰天雪地甚是寒冷,家中即无存粮又无棉衣,仅有破草堆供二人龟缩取暖。

不仅如此,冰天雪地之际,苏不凡的娘亲时不时还得冒着寒风出门,去寻些食物。

好在乡里人家都较为淳朴,时不时接济母子二人,见苏不凡聪慧,村中年过半百的老秀才分文不取,教其读书,让苏不凡坚定此道,誓要取得功名报答众乡亲。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埋头苦读,终于让苏不凡取得举人之名,获得赴都考取功名的机会。

原本夺得举人有些钱财可作为赴都赶考的路费,但考举人的路费亦是众乡亲所筹集的,正打算将钱财还了,自己再另作打算。

却不成想乡亲们竟如此支持自己,眼角含泪告别家乡,一步一个脚印从遥远的故乡赶至帝都。

钱财颇为丰厚,这是苏不凡这辈子第一次将如此多的钱财放在身上,十分的小心谨慎。

但苏不凡依旧低估此路途,即无快马亦无不坐马车,一路省吃俭用,不敢入住客栈,困了便寻一处地方歇息,醒了便匆忙上路。

脑海中时时刻刻记得母亲临行时的所交代的话语,多听多看少发言,多想多记勿交攀。

赶至帝都时,即使再节俭,钱财也都花完了,身上臭烘烘的如同乞丐一般。

好在并不晚,甚至还早了一个多月,有充裕的时间准备。

苏不凡从思绪中回到现实中,转过身躯看向背后的阁楼,看着上方的牌牌匾。

贡院这二字映入苏不凡的眼中,这副牌匾他已看了不知有多少次,这两个字,但每次走过,都会停留片刻,直至今天终于考完,只待三日后公布的名单,名单一公布便可入宫,参加殿试,取得功名,光宗耀祖!

苏不凡如此自信,就不怕自己考不上?

苏不凡心中也没底,但他知道自己不可以考不上,不能考不上,不许考不上!

目光透露着坚毅,迈开步伐,苏不凡缓缓消失于人流中。

贡院对面的酒楼之上,一身着白衣,其面容可用倾国倾城来形容也不为过,唇红齿白,俊俏的面容,乌黑发亮的细发柔顺披在胸前,直达其背,大大的眼睛望着苏不凡远处的方向,眼中透露出不知味的光芒。

此人便是广阔帝国的大公主,欣幻公主单巧。

欣幻公主是其封号,乃广域帝国帝皇介帝之长女,介帝对此女颇为宠爱。

欣幻公主伸出其纤纤玉指拿起桌面上,金玉镶嵌而成的茶杯,拿至嘴唇边,轻抿了一口。

“此人的背景都询查清楚了吗?”欣幻公主撇了眼身旁的男子,话语中不带任何情感的质问道。

站在欣幻公主身旁的男子急忙躬身,用其阴柔的声音恭声回答道,“回公主殿下,此人生于帝国边境,一处穷困潦倒的小村庄里,上有一妇人,是为其母。”

欣幻公主站起身躯,手轻放于空中,身旁阴柔男子会意,连忙上前搀扶。

“公主这是要摆驾回宫吗?”阴柔男子的手托在欣幻公主手腕处的袖口上,躬身陪在其身旁缓步前行。

欣幻公主摇了摇头,“本宫想去贡院走一遭。”

贡院内,礼部侍郎正在内与众人一同批阅,忽闻院外一声高喊,“欣幻公主殿下驾到!”

众人闻声皆停下手中的笔,抬起头齐望向上方的礼部侍郎,今日礼部尚书大人不在,此处以侍郎大人为尊。

礼部侍郎心中很是惊讶,为何公主会突然来访?

礼部侍郎急忙起身,正想要赶往院厅接驾,刚起身便见一道身影踏入门内,礼部侍郎急忙低下头颅,小跑至前方,与一众人等跪伏在地,行礼恭声道,“欣幻公主殿下到访,令贡院蓬荜生辉,下官接驾不及,请公主责罚!”

欣幻公主摆了摆手,“都起来吧,本宫只是兴致使然,想来看看,也是脚步快了些,你何罪之有?”

公主殿下发话,何人胆敢不从,纷纷站起身,但依旧躬着身躯,不敢抬头。

礼部侍郎起身谢恩道,“下官谢过公主鸿恩!”

公主轻扬头向其示意,礼部侍郎虽躬着身躯,但全心神已放在公主身上,会知公主意思面朝众人吩咐道,“尔等先行退下吧。”

众人闻言哪敢多留,纷纷行礼躬身退出屋内,欣幻公主向身旁的男子与一众侍女摆了摆手,男子会意,带着侍女退至屋外。

此刻屋内只剩下礼部侍郎与欣幻公主二人。

欣幻公主缓步走至前方,拿起桌面上的一张会卷,用其不冷不热的话语向礼部侍郎询问道,“今年科举,可有何上等之才?”

礼部侍郎快步走至公主身旁,弓着身躯拿起自己桌面上的一叠会卷,双手捧至公主身前,“这便是今日会考所选出的入选者。”

欣幻公主向会卷望去,第一张上所著之名便是苏不凡!

欣幻公主用其纤纤玉指轻拿起,大致看了一番,向礼部侍郎询问道,“此子如何?”

礼部侍郎抬头望去,见此会卷上面的名字,恭声回道,“公主好眼力,此子文笔颇为有神,若是三日之后的殿试发挥如常,有极大的希望取得榜首。”

“哦?是吗?我怎么看此子的文学水平配不上侍郎先生的如此评价?”欣幻公主用着狐疑的神情上下打量礼部侍郎,其话语中带着疑惑。

此话一出令礼部侍郎尤为吃惊,刚刚所说可是句句属实,绝无半点徇私舞弊,但公主的话语怎么……

“侍郎先生可不能徇私舞弊哦!”礼部侍郎见公主面上似笑非笑般的面容,立即领会其意。

礼部侍郎拱手恭声回道,“公主真乃学识渊博也,是下官迷糊了,竟看不出此子的庸俗之意,感谢公主的提点。”

欣幻公主松开玉指,会卷缓缓飘落在桌面上,“侍郎先生望你要做到公平公正切勿徇私舞弊,寒了莘莘学子的心。”

“公主教训的是,是下官失职!”礼部侍郎恭声自责道。

欣幻公主已得到想要的答案了,相信礼部侍郎也知自己应如何作为了?二话不说缓缓朝屋外走去。

“不必送,侍郎先生还需批阅会卷,就不劳烦了。”欣幻公主见礼部侍郎正跟在自己身后,向其摆手拒绝道。

礼部侍郎点头哈腰道,“那公主路上慢走,有所怠慢还望见谅。”

直至欣幻公主的背影消失,礼部侍郎才吐出心中提着得那口气,背上已满是冷汗。

礼部侍郎快步走至桌前,拿起刚刚那张会卷,看着上面写下的答案,心中微微叹息,“谁知你因何事而得罪公主?实在是抱歉了!”

礼部侍郎口中缓缓说出歉语,拿起笔在上面画上两个大叉。

礼部侍郎浑身一松,完成了公主所交代之事,只不过心中有些惋惜,毕竟此人文笔颇为大气且不失内涵,实乃入选名单的第一人啊!可惜现在已无用了。

而苏不凡当然不知此中之事,甚至不知有人一直在自己背后注视着自己。

他也从未见过欣幻公主,至于欣幻公主为何会知道他?

这一切的一切都得回到两天前,贡院报名会试时,其胆小,懦弱的样子,皆被一旁的欣幻公主瞧在眼中。

此子如此正好符合欣幻公主心中那计划的人选,此计划定要找个胆小怕事,懦弱无能之人。

文武为尊
文武为尊
他和她两小无猜,他对她,有美人兮,见之不忘。思之如狂兮,思之如狂。她对他,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天月。“夫君,我不给你去!”女子把着门。“前方战事危在旦夕,目前正在举国征兵,每家每户必要性一卒,现在的家里仅有我一个男丁我…”。男子面色郑重其事的望着女子。“二人凝望下方,整个帝都一览无余,入夜之后仍有少许灯火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