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文武为尊

第一百七十六章 皆是过往

发表时间:2021-04-08 00:27:13

本网提供更多了小帅被人捅死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文武为尊》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一百七十六章 皆是过往在线阅读。苏不凡今日起得特别早,连早饭都未吃便匆匆跑到贡院,没想到自己却不是最早的,贡院门外已聚集了一堆人。。


推荐指数:★★★★★
>>《文武为尊》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皆是过往》精选:

三日时间转瞬即逝,很快就到了揭榜之日。

苏不凡今日起得特别早,连早饭都未吃便匆匆跑到贡院,没想到自己却不是最早的,贡院门外已聚集了一堆人。

贡院的前方,不知何时已出现了一副巨大的牌匾,红艳的布盖在牌匾之上,遮盖其中的内容。

会考人数众多,可要入榜却只有寥寥十来位。

可知此中的竞争,是如何的激烈,仅有十来人有机会进宫殿试。

入榜者即使未能夺得头筹,也有安排其职位,若是侥幸得陛下之赏识,即便是不得头筹也有大运。

“来了,礼部侍郎大人来了,要揭榜单了。”

众人闻声向青年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彬彬儒雅的男子,身旁跟着四名礼部郎中及一众主事,被众人紧围其中。

苏不凡双手紧握着,看着礼部侍郎走至牌匾前方,手心已渗出些许细汗,心脏不争气的剧烈跳动。

礼部侍郎大人所说的话语都被苏不凡忽略,双目死死得盯着那块牌匾,终于礼部侍郎已将完话,大手一挥,将牌匾上的红布一扯而下。

苏不凡目不转睛得盯着前方的牌匾,一个个名字才他的脑海中浮现,不是!不是!不是!直看到最后一个名字依旧不是!

轰!脑中如同被响雷击中,外界的嘈杂声已听不到,唯有悠悠的耳鸣声在脑海中盘旋。

原有些许血色的脸庞瞬间变得苍白,不禁往后退了一步,脚下忽失去了气力,使他跌坐在地,双目渐渐失去了光芒。

礼部侍郎田卫品看着前方的众学子,面上的表情不已,有失望的,有欣喜的,目光最后定格在一道瘦弱的面庞上。

前来会考的年轻人中,仅有此人穿着非常朴素,令田卫品对他的映像很深刻。

在批改会卷时,又正巧碰见此人所上交的会卷,其文笔乃上上品,本已纳入榜单中,却因公主所交代……

每想至此,田卫品心中就很是愧疚,忽瞧见那道身影跌落,心中一紧,快速拨开人群,走至他身前。

“苏不凡,你没事吧?”苏不凡听闻有人喊自己,溃散的瞳孔微微焦距,待看清此人面容时,心中不禁升起了希望。

礼部侍郎大人怎么会记得我的名字,难不成忘了刻上榜单?

想至此,苏不凡不禁激动得抓住身前礼部侍郎的手,心有希翼握着其手臂微微抖动,目光充满着渴望。

田卫品看着被眼前少年所握紧而跟其抖动的手,心中也知晓他在想些什么,不由叹了口气,“来年再试,还有机会!”

安慰的话语说出口,心中便越发觉得愧疚,田卫品不忍看他面容而低下头颅。

苏不凡心中最后的希望已被敲碎,松开礼部侍郎的手,猛得起身朝远处跑去。

礼部侍郎感知自己的手被少年松开,再向他望去,未见其面,仅有一道远去的背影。

田卫品站起身,看着那道背影消失于人海中,叹了口气,与众人一同离去,只不过这离去的背影有些许颓废!

没了,都没了!娘亲,老师与乡亲们对我所寄托的期望!

辜负了他们的期许,我苏不凡愧对于他们!

苏不凡在街上狂奔,泪水止不住从眼角流出,洒落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中。

不知跑了多久,也许是累了,也许是乏了,苏不凡停了下来,不知不觉中他已跑出了城外。

双腿一软跪伏在地,看着面前碧绿的湖泊,脑中浮现出疯狂的的想法,人活世间如此劳累,倒不如一死了之!

面上显露出坚定之色,跪着向前方的湖泊移动,湖面倒映出苏不凡的面容以及天空上的蓝天白云。

小凡!正当苏不凡鼓起勇气欲要沉入湖泊时,内心深处呼响起一道熟悉的叫唤声,娘亲那温柔的面孔在脑海中浮现。

使苏不凡惊恐得退后,离开了湖边,大口得喘着粗气。

若自己离去了,留着娘亲孤生一人存活在世?此等不孝之举,怎可行之?

况且还欠着乡亲们一大笔债务,那可是他们的积蓄,我怎可如此?

啪!一道红红的把掌印显现在苏不凡的脸颊上,鲜血从嘴角流出。

“老天爷,你为何要如此对我!”苏不凡仰天长啸,泪水不断从其眼眶中流出滴落于地面。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苏不凡很少流泪,即使自己再懦弱,再无能,再苦再累也不曾如此,今日竟流了两次泪。

烈日当空,众人皆避之,苏不凡已发泄累了,哭累了,抱怨累了,在街道上犹如行尸走肉那般,缓缓得向移动着。

即使苏不凡恢复了理智,不再像刚刚那般寻死觅活的,但前方是何处?该怎么走?他就犹如一只看不见未来的迷途羔羊。

忽感前方迎来一道身影,苏不凡下意识与之错开,而那道身影好似故意的,就是要挡住苏不凡的去路。

苏不凡抬起头,一道精致的面容映入脑海中,令其微微一愣,随即摇头晃脑甩去脑中的浮想。

此女子衣着不凡,自己如今的处境,怎能生出想法?苏不凡自嘲得笑了笑,站在一旁,打算等女子过去再继续前行。

苏不凡没想到自己已站在一旁,女子并未离去,而是站在自己的身前。

“敢……敢问姑……娘,我们未曾相识,为何……”苏不凡抬起头,看着女子精美的面容,自卑得低下了头颅,弱弱的话语从口中结巴道出。

女子眉头紧皱,此人真如他们所说,懦弱无比,“我家小姐要见你,你随我走一遭。”

“小姐?敢问……”听闻此女子的话语,苏不凡很是疑惑,抬起头正欲询问,但看此女的神情,话语止住喉间。

“你随我来。”女子匆匆说罢,便转身向不远处的漱玉馆走去。

苏不凡哪敢不跟上,生怕得罪此大户人家,虽不知他们找自己是因何事,说不定是认错人了,先跟上前瞧一瞧便知。

苏不凡初次踏入此等高雅之地,不禁有些不自在。

楼内食客个个身着华丽,这一身衣裳一看就知不便宜,且看看自己,走路越发小心,生怕碰撞人家,弄脏人家的衣裳自己可赔不起。

女子停下步伐,推开厢间的门,门内的景象映入苏不凡的眼帘中。

女子向苏不凡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进去。

踏入厢间,地面上铺好的毛毯,脚踏上去软绵绵的,令苏不凡不敢多走半步。

因为苏不凡发现,自己脏兮兮的破烂布鞋,已在靓丽的毛毯上留下了黑黑的脚印。

全心神都被厢间内精美的装饰所吸引的苏不凡,全然不知在侧方处,正坐着一漂亮人儿正皱着绣眉盯着自己。

正当苏不凡为此间内富丽堂皇的装饰啧啧称奇时,冷不定响起一道冰冷的话语声,“喂!你看够了没有!”

苏不凡大惊,循声望去,只见餐桌正位上坐着一貌似天仙的白衣女子。

苏不凡收起心神,拘谨的站立着,低下头颅盯着地面。

“过来!”白衣女子命令般的语气,令苏不凡不敢抗拒,迈步走至白衣女子的身旁,头颅依旧不敢抬起。

“抬起头来。”又一道不容抗拒的话语响起,苏不凡抬起头颅,见白衣女子正盯着自己,令苏不凡感到窘迫,再次低下了头颅。

白衣女子指了指桌面上的纸张,对着苏不凡命令道,“把这个签了。”

苏不凡疑惑,看向桌面上的纸张,洁白的纸张上,那硕大的黑字尤为显眼,映入苏不凡的眼帘,令他不禁惊呼出声,“卖身契!”

此话一出令礼部侍郎尤为吃惊,刚刚所说可是句句属实,绝无半点徇私舞弊,但公主的话语怎么……

“侍郎先生可不能徇私舞弊哦!”礼部侍郎见公主面上似笑非笑般的面容,立即领会其意。

礼部侍郎拱手恭声回道,“公主真乃学识渊博也,是下官迷糊了,竟看不出此子的庸俗之意,感谢公主的提点。”

欣幻公主松开玉指,会卷缓缓飘落在桌面上,“侍郎先生望你要做到公平公正切勿徇私舞弊,寒了莘莘学子的心。”

“公主教训的是,是下官失职!”礼部侍郎恭声自责道。

欣幻公主已得到想要的答案了,相信礼部侍郎也知自己应如何作为了?二话不说缓缓朝屋外走去。

“不必送,侍郎先生还需批阅会卷,就不劳烦了。”欣幻公主见礼部侍郎正跟在自己身后,向其摆手拒绝道。

礼部侍郎点头哈腰道,“那公主路上慢走,有所怠慢还望见谅。”

直至欣幻公主的背影消失,礼部侍郎才吐出心中提着得那口气,背上已满是冷汗。

礼部侍郎快步走至桌前,拿起刚刚那张会卷,看着上面写下的答案,心中微微叹息,“谁知你因何事而得罪公主?实在是抱歉了!”

礼部侍郎口中缓缓说出歉语,拿起笔在上面画上两个大叉。

礼部侍郎浑身一松,完成了公主所交代之事,只不过心中有些惋惜,毕竟此人文笔颇为大气且不失内涵,实乃入选名单的第一人啊!可惜现在已无用了。

而苏不凡当然不知此中之事,甚至不知有人一直在自己背后注视着自己。

他也从未见过欣幻公主,至于欣幻公主为何会知道他?

这一切的一切都得回到两天前,贡院报名会试时,其胆小,懦弱的样子,皆被一旁的欣幻公主瞧在眼中。

此子如此正好符合欣幻公主心中那计划的人选,此计划定要找个胆小怕事,懦弱无能之人。

文武为尊
文武为尊
他和她两小无猜,他对她,有美人兮,见之不忘。思之如狂兮,思之如狂。她对他,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天月。“夫君,我不给你去!”女子把着门。“前方战事危在旦夕,目前正在举国征兵,每家每户必要性一卒,现在的家里仅有我一个男丁我…”。男子面色郑重其事的望着女子。“二人凝望下方,整个帝都一览无余,入夜之后仍有少许灯火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