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绝命诺亚

第七章 提坦会议(1)已修

发表时间:2021-04-08 03:46:30

中央圆台,主要负责当主持会议的一名中央元老成员发言。就算带着一张黑铁面具,也能可以看出这是个老人,却声如洪钟。  "源始先生。我想我们需一个关于阿尔法如何雏形摆脱我们和控制的解释。脱开事件的前因后果,和到昨天才把我们集聚在这里探讨补救措施的原因。吵死了。。


推荐指数:★★★★★
>>《绝命诺亚》在线阅读>>

《第七章 提坦会议(1)已修》精选:

  莫比乌斯历350年12月13日

  无穷天神圣禁地无名黑铁尖塔顶层提坦会议厅

  广旷无比的大厅里,往日规规矩矩遵循神圣静默规则,只有为数不多几次会议上需要发言时才以最高主宰所需的绝对理智出言的成员们,无论是真实在场的本人,还是实时在线的全息影像,此时都通过不同的声波传播手段低声争论不休。

  吵死了。

  "肃静!先生们,这里是中庭!是神圣的提坦会议!请各位遵循静默规则!有意见的请有秩序发言!"居于中央圆台,负责主持会议的一名中央元老成员发言。哪怕带着一张黑铁面具,也能看出这是个老人,却声如洪钟。

  "源始先生。我想我们需要一个关于阿尔法如何初步脱离我们控制的解释。脱出事件的前因后果,以及到今天才把我们聚集在这里讨论补救措施的原因。"听到这话,所有人安静了下来,又低声讨论了几句,一名成员站起来说道。

  "因为我们之中有内鬼。"枢机战神塞尔施涅恩特莉娅-安德斯忽然一句爆炸性的发言,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咳咳咳咳,安德斯先生,你这是,咳咳,污蔑!你在,污辱这神圣的、最高的,咳咳咳,提坦会议里的每个人!莫比乌斯世界里,咳咳咳咳,还有谁,咳咳,还有谁知道我们的存在,咳,与我们为敌,蓄意破坏我们辛苦创造的和平完美的规则社会?"一个光是看上去就已经给人非常刻板印象的、孱弱得只能待在维生舱中靠实时影讯出席会议的老人成员,扯着尖细沙哑的嗓子,鼓风风箱般呼哧呼哧地吐言。

  "周灵先生,请停止您发言中所有无意义内容的传播,否则我等有权依例向管理员先生发出禁言处罚申请。在场的各位资历稍老些的都知道您是多么热爱这个我们一手缔造的社会。"一个稍微年轻些的成熟妇人出言调停,顿了顿,又说道:"我们都清楚我等的敌人是谁,是怎样一群只知在宇宙背景辐射不到的黑暗缝隙中潜伏的虫子。但千里之堤尚溃于蚁穴,我们的存在便是为了将此类事件扼杀于摇篮。安德斯先生,请为我们揭示你的分析。"

  "呵呵。看起来这百年的和平并没有让各位同僚贪图安逸,这是好事。"枢机战神不无讥诮地冷笑,并点到为止地在犯起众怒前用骨节分明的带着打磨过的厚茧的手在自己面前虚划,所有人面前都弹出一个窗口。"根据武神殿对阿尔法的旬度检控报告,直至他脱出以前的最近一个旬度,颅内神经栓的工作状态都显示正常。除了三十五年前的那一次实验事故他的「实」爆发过一次以外,这么多年来主控的都是由我们创造的「钥匙」。我们不排除「实」再次爆发的可能性,但更加可能的是来自里外夹击的力量打破了我们控制力量的障壁。莫比乌斯历350年11月3日17时32分27秒,武神殿和普罗米修斯机关同时受到网络技术攻击,攻击者用正常手段登陆、在内部网络后台主服务器发动,请注意是正常手段登陆───我想用登录公民账号的手段登陆我们无穷世界内部互联网要通过的验证手续之复杂不需我向各位列举其程序。那么问题来了,攻击者所使用的公民帐号来源渠道是什么?"

  "这不可能!"许多人惊呼。

  "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枢机战神继续冷笑,"更有趣的是,虽然当时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并不把这一次技术人员反映击溃对方攻击几乎毫不费力的极短时攻击放在眼里,但对方却已经达到了目的───对阿尔法发布虚假任务,借此诱使他主动脱出。普罗米修斯机关已经对武神殿的内部系统进行了反复的普查,飞船的调度记录和时空穿越申请记录都显示本该被警报并予以拦截的脱出事件因为合乎法律程序和行政手段而通过了航空管制。"

  "该亚!"立刻有人传唤无穷世界网络虚拟AI母体Al,这是他们最可靠的总理秘书长,如今却出了漏洞,甚至已经有人开始私聊替换的可能性,但最后被为0的结论击退了。

  除了该亚(Theworldtree世界树),再没有任何其他机体能够承担关乎整个世界运转的云计算,并不是不能摧毁重造,但这样的举动非但毫无意义而且成本巨大,莫比乌斯整个建立在信息流之上的文明都将因此停转一段时间,并很可能因此进一步混乱。

  "是。请问各位先生有何吩咐?"无数三维投影光束散射,在中央位置、离来自「枢机心」的元老成员源始-巴赫勒维尔大约两米远的地方交织出大小模样皆与常人无异的少女的影像,黑色的长发无风自动,如同海底极渊中霸王乌贼喷涌出的墨水,染成一汪黑泊弥散。

  于无声处,少女空洞的双瞳中数据流开始加速奔涌,恍若漩涡与世界相撞,风暴袭卷列国。

  她敛下眸子,长长的睫毛无形中遮挡了很多东西。双手在身前礼貌优雅地交叉,恭谨而亭亭地在虚空半尺处站立。右手无意识地拨弄了一下左手腕上缠绕的铃铛,没有声音。

  没人注意。她只是个AI。

  "那道命令是怎么回事?!"

  "是列位命令该亚发送这道命令的。"

  "我们没有这样做!"

  "有人这么做了。"

  "是谁?!"

  "该亚不知道。一切符合正常程序。"

  一片死寂,仿佛置身于海底,听觉被绝对地剥夺。

  居于中央的源始保持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半晌,他秉持着惯有的机械般无感情的绝对理智开口:"那些妄图破坏规则的虫子对这次行动谋划已久。数天前的那次技术攻击让他们准备好的携带病毒插件偷天渡海,并为我们之中的叛逆不留记录地下达命令制造ODAY,此举直接为阿尔法的脱出事件铺平了道路。那么───此事应属于武神殿特别戍卫部队最高长官亥擎-芬里尔将军的责任范围。编号序列THOW-05源始-巴赫勒维尔发起决议投票,请列席成员定夺亥擎-芬里尔的处罚。"伴随着他的言语落下,围绕着他迅速亮起星星点点淡蓝色的圆带状光芒。大大小小的淡蓝色窗口弹开又闪灭、或者迅速平移,从身后闪移向前,从面前闪移向后,这是决议投票程序在运转,但还未运算两秒便泛起血红的颜色迅速在虚空中熄灭。

  "反对。??反对!"枢机战神突兀地切入,但她顾不得了。

  "同意决议。处以湮刑。"眼神阴鹫、面容阴柔俊秀的年轻男人邪笑着一巴掌拍向自己面前淡青色的电子平面,然而他的权限却比枢机战神要低上那么一线,仅仅让源始身边的光芒从血红色闪回淡蓝色,并没有继续运转。

  柏罗-伽那利,他的人和他的名字一样就是十足一股寒流。单方面认为自己和亥擎-芬里尔乃是一生的宿敌,遇事永远第一想法怎么借此置亥擎于死地。排开这个特点,此人本身无论头脑、能力还是手段都可属奇绝。

绝命诺亚
绝命诺亚
在简颀-克里斯托弗的确,这个世界本来很简单的。强者生,弱者死。  但是突然间有一天,这一切都变了。  时间,空间,世界,事件,身世。  当一切的一切都变的混乱不堪,风暴再起。  处于风暴中心的简颀,要如何缕清这张混乱不堪的网?  西泽尔,阿尔法,卢克蕾西娅{1}:湮刑,莫比乌斯无穷世界司执法理院部刑罚体系中死刑最严重的一种,号称"「禁忌」级犯人的「神圣灾难」"。出于阿罗诃人身体机能的优越性,人类的死刑并不能完全消灭阿罗诃人的生物活性,唯有从根本上扰乱阿罗诃人的脑电波发射,使之不能沟通身体各部才会丧失生物活性。基于此原理之上湮刑更为痛苦,因为神经中枢的电波发射区已经被外部因素完全混乱,这是阿罗诃人最重要的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