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添明

第二章 十年后

发表时间:2021-05-02 03:52:26

想好如何逃脱了。  “因为在我孙女传承期间,谁都不准离开了惊雷谷半步,如有违逆,格杀勿论!”雷万全了向守谷的士兵命令了命令。“理正,你二弟所以也要出了吧,你去把他接回去,不能够让他错过了自己女儿的传承。”  “我明白了,父亲。”一个穿着正装“族长,是不是有些太早了。”很多人担心孩子太小承受不住雷池的威压,最后灰飞烟灭。。


推荐指数:★★★★★
>>《添明》在线阅读>>

《第二章 十年后》精选:

  十年后......

  雷族议事厅

  “是时候带她去雷池了。”雷族族长雷万全坐在议事厅的上座,宣布了自己的决定。

  “族长,是不是有些太早了。”很多人担心孩子太小承受不住雷池的威压,最后灰飞烟灭。

  雷万全冷哼一声:“现在很多人传言说月伤不是我的孙女,我一定要证明月伤的身份!然后将那些传这些谣言的小人一个个找出来……”

  在场的一些人冒出了冷汗,如果月伤真的能接受雷池最精纯的电元素,那么他们就要想好如何脱身了。

  “所以在我孙女传承期间,谁都不许离开雷鸣谷半步,如有违抗,格杀勿论!”雷万全已经向守谷的士兵下达了命令。“理正,你二弟应该也要出来了吧,你去把他接回来,不能让他错过自己女儿的传承。”

  “我知道了,父亲。”一个穿着正装,文质彬彬的中年人应道。

  明璐森林

  “妈妈,妈妈,看我捉到了什么?”已经十岁的添明飞快地跑回屋,手里还捧着什么东西。

  “哦?让我看看,”添明小心的展开小手,露出了一个毛茸茸的小球“嗯,这是球鼠,他们是最温柔的动物之一,当他们遇到危险时便会蜷缩成球状。”

  “嗯......那我能留着它吗?”

  “那要看它想不想了。”慕蓝慈爱地摸着添明的头。

  “它还有思想吗?”

  “当然了,每个生命都有决定自己生活的权利,我们不能随意剥夺他们的自由。”

  “好吧,我问问他,小球鼠,你愿意留下来吗?”添明看着毛球,认真地问着。

  当他低下头仔细观察时,一向温顺的球鼠竟然一跃而起,尖锐的爪子顺势就在添明脸上划过。添明惊叫着松开了球鼠。他趁机蜷成团滚出了房子。

  慕蓝没有想到一向温顺球鼠会这样,她心疼地拨开添明捂着脸的小手,查看伤势。奇怪的是,添明的脸上除了一片血迹,竟没有一道伤口。

  “这......”慕蓝不可置信地看着添明,忧虑和担心涌上心头。

  晚饭后,添明一个人在自己的房间玩木头做成的模型。慕蓝走到清浅身旁,忧虑的神色显露无疑。“清浅,他怎么会有愈合能力?他不会也......“

  “其实我也感到他的不同,我靠近他时总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像是一种排斥。不是我不爱他,可是我们好像注定不合。”

  “清浅,你以前怎么没有提过?”

  “我不是害怕你担心嘛。”清浅轻轻拉起慕蓝的手,“没关系,不管事情怎样发展,我都会像对待亲生孩子一样对他的。”

  “哎,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他已经向我们保证过了,一定会给她找一个普通人家,幸福地度过一生的。她也不会发现自己的不同。”

  “希望如此吧......你怎么了,清浅?”慕蓝感到清浅的手一紧。

  “水幕破了......”清浅紧张地盯着窗外。“你在这儿陪添明,我去看看。”

  “清浅,要小心啊,不要让我再失去一个人了!“慕蓝紧握着他的手,生怕外面的黑暗会将他永远拖离她的身边。

  “我很快会回来。“清浅打开门,在慕蓝的注视下,消失在黑暗中。

  美妙的黑夜,深不可测却也可能处处充满惊喜。清浅在树林中穿行着,时不时停下来检查着什么。当他快到水幕所在的位置时,他信手一捏,指尖便出现了一个蓝色的甲虫。它好像接受了什么指令似的,径直向前飞去。而此时清浅却闭上眼睛,感受着甲虫给他传来的信息。不一会儿,他好像若有所得地皱了皱眉,睁开眼,跑到了水幕前。

  那是一个和添明差不多大的女孩,她浑身沾满了泥土,但却掩盖不住她精致的五官,淡蓝色的头发散乱在漆黑的泥土上,看起来让人心疼。她显然是走了很多山路,累倒在这里。清浅看着她身后泛着淡蓝色的水幕,一手印在上面,水幕逐渐变得凝实。清浅轻轻地抱起女孩,向自己的木屋走去。

  “计划二完成”据此万里之外的一间漆黑的屋子中,唯一发出光亮的屏幕上,短短的一行字浮现出来。

  慕蓝焦急的望着窗户外,直到看到清浅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才长舒一口气。她冲出门,看到他背后的昏迷孩子,眼中流露出疑问和担心。她本想问什么,但清浅摇了摇头,看了看身后的仍然昏睡的女孩,走进了木屋。

  当新一天的太阳照在女孩精致的面庞时,她长长的睫毛微动,睁开了清蓝的双眼。看着陌生的木质屋顶,眼中充满了戒备与警惕。她的右手腕泛出点点淡淡的蓝光,眼睛观察着周围。一个可爱的男孩趴在她的床边,熟睡着,看起来很疲劳。他额头前扎出的黑发凌乱着,女孩好奇地看着他小小的鼻子和紧闭的双眼,警惕心慢慢放了下来。

  也许是感觉到了什么,添明抬起头迷糊地看着面前有些惊讶的女孩,他突然意识到什么,从椅子中跳起,慌乱地说:“对不起,是我求妈妈替她照顾你的,结果就睡着了……”添明惭愧地挠挠头,不敢看盯着自己的女孩。

  “......没关系啦”女孩有些好笑地看着他,“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儿是我的家。你就安心休息吧。你看起来还很虚弱。”添明被女孩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仍然不敢对视她的眼睛。

  “这里离忧水都城有多少千米?”女孩问道。

  “忧水都?那是什么地方?我从小在这片森林里长大,没去过别的地方。那里好玩吗?”一听到陌生的名称,添明也不顾那份羞涩了,好奇的看着女孩。

  “那是一个很大的都城,有很高房子,威武壮丽的宫殿,还有湍急洁净的河流,倾泻而下的瀑布......”女孩看到他好奇的目光反而有些害羞了,慢慢地讲述着她所看到的世界。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女孩的讲述。慕蓝端着食物走了进来,看了看坐在床上的女孩,微微有些发愣。“你感觉好一点了吗?”她把盘子放在床头,伸出手想要摸摸女孩的额头。但女孩赶忙揭开被子从床上下来,微微欠身说:“谢谢阿姨的关心,我好多了。”

  慕蓝有些伸出的手有些僵,有些尴尬地说:“是吗,那就好了。添明这孩子自告奋勇要照顾你,结果他反倒睡得很香......”

  “妈妈,不要再说了!”,添明看着慕蓝,脸红地叫着,“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呢,你好,我叫添明。”

  “我叫……羽茉。”羽茉浅浅一笑,眼中仍然流露出警惕,但手腕的光却渐渐收敛了。

  “羽茉?是那种树的名字吗?”添明问道。

  “嗯”

  “妈妈给我指过那种树,很漂亮!我带你去看看吧!”说完,添明拉着不知所措的羽茉就往外跑。

  “添明!羽茉还很虚弱呢!”慕蓝追在他们身后叫道。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的!”添明向慕蓝摆了摆手,拉着羽茉跑进了树林。

  “添明,慢点......我跑不动了。”在树林里跑了五分钟后,羽茉气喘吁吁地喊着。可是添明好像有耗不完的精力似的,在不同的树木间穿梭,在不平的地面上跳跃,也难怪羽茉追不上了。“你怎么这么有活力?”羽茉再一次赶上添明问道。

  “嗯......平时也没有的,今天你来了我很高兴。除了爸爸妈妈,你是我在这片树林见到的第一个人。”

  走了半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了一棵特别的树前。这棵树有着细密的树枝,每条树枝上都有几朵白色的花朵。这些花很柔弱的悬在树枝上,只要有一丝风,片片花朵便轻飘飘的飘起,落下,落下。只要仔细观察羽茉的花,便会发现它的七片花瓣酷似羽毛,而且那羽毛不是纯白而是晶白,在阳光下折射出淡淡的光。添明好像闻到了羽茉花淡淡的香味。

  一朵花落了下来,看着满地的花朵,添明想要拖起它,但就在指尖碰到那朵花的一刹那,花就融化为一滴水从指尖滑落。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花不见了?”添明疑惑地问羽茉。

  “听别人说,羽茉花虽然脆弱,但却拒绝任何人怜悯的帮助。只要你去拖扶它,它便会化为水滴融入土壤,等待重生。”

  “好倔强的花啊!”

  “其实它是有骨气呢!”羽茉望着晶莹剔透的羽茉花出神。突然她想到了什么似的对添明说:“我去那边看看,我知道一棵更大的羽茉树。”

  “我也去!”

  “不用了,我先去看看,你在这等着。”说完就风一般的跑了,与刚才在床上躺着的她判若两人。

  十分钟后,羽茉再次出现在添明视线中,看起来比之前从容多了。

  “走吧。”

  “嗯?那棵树怎么样?”

  “啊?哦......我忘记在哪了。”

  “可是你去了好久。”

  “哦,迷路了一会儿,”看着添明不相信的眼神,羽茉拍了拍他的肩,说:“走啦~”

  两人走在树林中聊着山中和城市的不同,添明对大都市越来越向往,而羽茉告诉它繁荣即是复杂,相反她更喜欢山中的纯朴。

  树林中静悄悄的,好像只有他们踩在泥土上的响声。“树林里好静啊?平时都是这样吗?”羽茉奇怪地问。

  “是啊,平时也没有这么静啊,起码还有鸟鸣和昆虫的叫声......”添明观察着四周,希望发现动物。

  “丘丘丘......”嘈杂的声音突然从前面传来,夹杂着树叶的摩擦声,紧跟着地面也开始晃动起来。

  “那是......”羽茉还没看清灌木后逼近的东西。

  “球鼠!一大群球鼠!快跑,羽茉!”添明看见从灌木从冲出的东西后,立刻拉着羽茉向反方向跑。

  球鼠虽然温顺没什么攻击力,但它们却可以在群体感到危险时,迅速集合团成一个巨大的球,这是它们的毛已经不在柔顺,而是变得异常坚韧。它们把柔软的腹部包在里面,用身体的细毛面对未知的危险。

  眼看鼠团越来越近,添明朝羽茉喊道:“我们分开跑,在那颗羽茉树汇合!”

  羽茉点了点头,与添明分开跑向右边另一条路,但鼠团好像早有计划似的,灵活地滚向右边,添明在另一条路上,透过叶间缝隙看着羽茉与鼠团的距离越来越近。他也向右一拐,用他最快的速度,冲向羽茉。

  “救命啊!”羽茉看着鼠团越来越近失声叫道。就在鼠团快要撞上羽茉的一瞬间,添明顺势把羽茉推向路边,自己却被鼠团狠狠地撞飞出去。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布兰卡皇都——忧水都遭到袭击,尽管皇家护卫队奋起反抗,但还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据皇室提供的消息,在这里我们悲痛的宣布受人爱戴的布兰卡国王冰烈于天历9989年94天2:49因抢救无效死亡。遗体将于……”很快,布兰卡的动荡被全世界所知。世界从这一天开始变得敏感脆弱。

  它让我不惧一切。——添明

  一瞬,一生。——羽茉

  孩子们,我想保护你们不受伤害,可是我却一次次违背了诺言,拜托你们,不要怪妈妈,好吗?——慕蓝

  不管发生什么,我会一直护着你。——清浅

添明
添明
在遥远的的天途星上,一座非常大的城市轰的一声坍塌,生还者者寥寥无几。而一个男孩却幸生还者。面对自己亲生母亲的杀意,父亲的有心无力和这生活现实的世界,他运用比较自己的能力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就在他找寻父母并去探寻这一切原因时,却意外发现自己了成了他人的一颗棋子,面对自己一切未知的“爸,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