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添明

第五章 初识能力?!

发表时间:2021-05-02 03:52:26

住的时候,是谁帮你挣开的?”  添明再回忆上次偏偏被两个蓝衣人抓得紧紧地的,一刹那就到了二楼。“么是你?”添明不可以不敢置信地问着。  “要不然呢?你我以为你还能瞬间移动啊!”晨宇底气十足地腰板了腰。  “......没没见过这么狂妄自大的人......但我记“不用担心,我不是什么坏人,你见过这么面善的坏人吗?”晨宇看着紧张的添明,有些好笑。。


推荐指数:★★★★★
>>《添明》在线阅读>>

《第五章 初识能力?!》精选:

  添明警惕地打量着眼前的青年人,他看起来有些胖,方正的国字脸,眼睛中却显出他这个年纪难有的睿智,让人觉得他憨厚又聪明。

  “不用担心,我不是什么坏人,你见过这么面善的坏人吗?”晨宇看着紧张的添明,有些好笑。

  “妈妈说不能从表面看一个人。”添明还是没有放下戒心。

  “......你妈妈说的对,但是我不仅表面很和善,内心也是很善良的。”

  “我看不到你的内心。”添明无奈道。

  “刚才你被那帮人控制住的时候,是谁帮你挣脱的?”

  添明回想刚才明明被两个蓝衣人抓得紧紧的,一瞬间就到了二楼。“难道是你?”添明不可置信地问道。

  “不然呢?你以为你还能瞬移啊!”晨宇底气十足地挺直了腰。

  “......没见过这么自大的人......但我记得你到二楼后又把我扔进了火炉......”添明想起事件的缘由后,警惕不减反增了。

  “那也是为你好,要不然你能躲得过那女人的搜查吗?”

  “你分明就是想烧死我!”此时添明已经认定晨宇要么是一个虚伪的坏蛋,要么就是一个好心的疯子,他开始想着怎么脱身。

  “你不是没死吗,而且你现在精力很充沛,这就是火元素的作用啊。”

  “什么火元素,我要上厕所,不要跟着我。”添明认定晨宇就是一个疯子,于是他飞快地跳下床,绕过晨宇朝门外溜去。

  “你不会是想要逃跑吧?”晨宇怀疑地看着急切的添明。

  “我急着上厕所!”添明没想到自己会被拆穿,他狠狠地关上卧室门,假装在厕所方向跺了几下脚,然后快步跑下楼,朝树林跑去。

  “哼,看来疯子比坏人更可怕,起码坏人还知道自己在干嘛。”添明嘟嚷着,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在树林中穿梭着。那些古老的裸露树根,在他的脚下好像只是一根根树枝。这条逃跑的路仿佛变成他追逐父母的希望之路,他使出所有力气奋力奔跑,就在他认为已经摆脱了晨宇,准备停下来休息时,前面一个熟悉的人挡住了他的去路。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在添明卧室里的晨宇。

  “跑那么快干什么,我也需要锻炼,带我一起跑啊!”晨宇又摆出了那副讨厌的微笑看着添明。

  添明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晨宇,“怎么可能,你什么时候跑过去的。”

  “还以为你很聪明,我不是告诉过你我能瞬移吗?”

  “你当我很好骗?还瞬移,我还死而复生呢!”

  “你还知道你能死而复生啊......真让人刮目相看。”晨宇看着强装镇定的添明,打趣道。

  “你......什么死而复生,我只是随便说说”这次轮到添明吃惊了。他不可能知道的。那是一个连他父母都不知道的秘密。

  “你还记得五岁时碰到的老爷爷吗?”晨宇依旧是让人琢磨不透的微笑。

  “记得,那是......你!!”添明几乎是叫了出来。虽然那个老爷爷头发花白,满脸皱纹,但现在想起来确实和晨宇长得很像。“怎么可能是你!他比你老多了,但比你更可信!”

  晨宇神秘的一笑,说:“如果你精通了时间法则和空间法则,便会知道一切变化都是自然而为的。”

  那是一年前的一天下午,天空很晴朗,禁不住添明的再三企求,慕蓝答应让他出去玩。在清浅设置的结界内,有什么危险,他们会第一时间知道。添明闻着空气中弥漫的铃兰的芳香,走入树林。在树林中转了一圈,他便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生物,它胖胖的身体上却长了一对与之体型不相称的小翅膀,让人怀疑那双翅膀是否只是装饰。添明小心翼翼的走上前,远远地观察着这个胖家伙,绿棕相间的颜色很好的融入周围的环境中,四只短短的脚深深地插入土壤中,如果不是它毛毛的身体,还真会把它当作一棵树。

  在四周观察了半天,添明都没有找到它的头。他更好奇了,在确定没有危险后,添明逐渐靠近它,小心地伸出手戳了戳它。添明感到了它柔软的皮毛,但它却并没有什么反应。这下添明的胆子更大了,他张开双臂扑了上去,感觉就像扑倒一张柔软的床上。

  “好舒服!”添明走了很久,终于独自找到了这么棒的地方,心中充满了喜悦。

  可是那对小小的翅膀竟然“扑哧”一下扇动起来,添明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他瞬间就被带到十米的高空。这时他才看见这个奇怪生物的头部:有钢铁般坚硬的头骨,冷漠的眼睛和尖利的牙齿,和它憨憨的身体完全不符。

  这生物似乎察觉到自己背上有东西,它急速地翻转,添明便被甩了出去。十米的高度,风在他耳边呼啸,他连喊救命的时间都没有,就狠狠地撞断了几根树枝,又跌落在地上。他痛苦无助地躺在地上,他的背已经被撞成了拱形,看上去,脊柱已经断裂。按理说这种伤势已经能置人于死地,但他却没有死,只是虚弱地叫着妈妈,妈妈……

  恍惚中,添明看见一个老爷爷走进他,有些怜惜地摸着他的头,说:“孩子不要哭,你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站起来,妈妈不会在你的身边”

  “我疼.......疼,站不起来。”添明痛苦地回答道。

  “孩子,疼只是大脑给你的主观感受,忽略那些,将所有精力都转移到站起这件事上来,你会发现疼痛会慢慢减弱。”

  “我做不到......”添明无论如何也无法在剧痛中集中注意力,更不要说站起来了。

  “做不到是弱者的表现,弱者只会慢慢失去所有你爱的人,你不想再见到你的爸爸妈妈吗?”

  “想。”

  “那就站起来。站不起来,就意味着失去。”说完后,老人缓缓地离开,在添明失望的眼中没入森林。

  随着时间的流逝。疼痛慢慢变成了麻木,竟有所减轻,添明抓紧集中注意力,按照老人所说的方法,想着父母,想着站起来。又疼又痒的感觉迅速传满了全身,就像万千蚂蚁蚀骨之痛。添明踉跄了一下,差点再次倒下,带他稳住身形,缓缓站起时,在旁人看来,却出现了令人吃惊的一幕:他被撞弯的后背恢复了原样,裸露在外的骨头被血肉重新包裹,本来苍白的脸渐渐恢复了血色。

  待他惊异地看到自己的变化后,那个老爷爷又出现在他的身边。脸上却很平静,似乎早已料到这一切。

  “其实每个人都很强大,只是他们忽略了自己的潜力,不相信拥有改变自己甚至改变世界的能力。所以很多人在痛苦失意中放弃了自己,放弃了世界。”老人沧桑的声音仿佛隔了几个世纪传来。

  “可是这也太痛了。”添明心有余悸地说。

  老人微微一笑:“孩子,你肩负这很多使命,不要轻言放弃......天途的明天就交给你来改变了。回去吧,你父母该担心了。”

  添明无法看懂老人澄明的眼睛,听懂他高深的话语。他低头思考着,突然想到还没有感谢老人的指点,可是抬头却发现他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没有出现过......

  “你,怎么变得这么年轻!”添明很惊奇他的变化。

  “这是我的能力!掌握时空的能力,不过不要声张哦,我只告诉你一个人。”晨宇神秘地说。

  “......那个老爷爷比你好多了,你把我扔进火炉里!”

  “都说了是为你好了,要不你哪来这么好的精力跑这么远。”

  “我本来体力就好!”

  “好个屁,十来岁的娃娃哪来的体力,要不是我把你扔进去激活了你的能力,你怎么会……”

  “能力?我有什么能力?”添明打断了他的话。

  “你有控火能力。刚才火焰的炽烤已经激活了你身体对火元的亲和力。”

  “嗯,什么是火元?怎么确定我有这种能力?”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晨宇施展的能力让添明还是选择了相信。

  “自然界由五种基本元素金木水火土组成,而一些人可以感知这些元素让其为己所用,最初你无法灵活的调动身体中和自然界的火元,但如果你集中精神于一处,内心想着火焰那种感觉,火焰或许会出现,一般人可能要熟悉一周,才能发出一点光亮,所以不要着急,慢慢来。”晨宇看到添明跃跃欲试的样子告诫道。

  “听起来好困难,我试试吧。”添明闭上了双眼,认真感受这什么。突然他睁开了眼睛,同时一团炽热的火焰凭空出现在他的右手心,腾起的火焰“哗”地燎着了晨宇的眉毛。

  “艹,这么倒霉!!”晨宇想用手扇灭火焰,一声惨叫后烫到了手。祸不单行的他不顾自己的形象赶忙扑倒在地滚来滚去。

  “哥哥,我帮你”添明上前想帮他灭火。可是晨宇惊恐地滚出几米,大叫:“你离我远点!”添明只好在一旁默默看着。

  折腾了半天,他终于扑灭了眉毛上的火焰,不过也的确是“扑灭”,他完全趴在地上,和大地亲密接触着。狼狈地爬起来后,添明才看到他右边眉毛一片焦黑,甚至还有一撮头发被烧掉。

  “你还好吗?”添明有些愧疚地问道。

  “好,好的很!”晨宇有些歇斯底里地说,“看来你是有这个本事继续下去了......”

  我跨越时空,却也改变不了事实。——晨宇

  为什么曾经熟悉的世界又突然变得很陌生,是不是因为没有了你们。——添明

  这时的你还不知选择的是什么,如果你能一直无知下去该有多好,无知便会更快乐。——晨宇

  我喜欢火,它给我温暖给我希望。——添明

添明
添明
在遥远的的天途星上,一座非常大的城市轰的一声坍塌,生还者者寥寥无几。而一个男孩却幸生还者。面对自己亲生母亲的杀意,父亲的有心无力和这生活现实的世界,他运用比较自己的能力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就在他找寻父母并去探寻这一切原因时,却意外发现自己了成了他人的一颗棋子,面对自己一切未知的“爸,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