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越肩视点

009.今日二更,各小队已就位

发表时间:2021-05-02 03:52:26

惊为天人的事迹。这是一个基本上上直接介入了联邦完全的独立于帝国后所有重大事件事件的组织。的话是其他联邦职员,走到小山丘省恐怕就也没这样的待遇了,当然小山丘省以整天闹省完全的独立而成了联邦平时人家茶余饭后的笑谈。普普通通职员多少都得受点被欺负。  一辆SUV停到费舍一辆SUV停到费舍尔身前,窗户降下,金发女郎抛着媚眼,檀口轻启:“帅哥,要搭车么?或许,我们可以有美妙的一夜哦。”说完小舌尖还扫过嘴唇,一副妖祸天下的模样。。


推荐指数:★★★★★
>>《越肩视点》在线阅读>>

《009.今日二更,各小队已就位》精选:

  费舍尔被警局的同志们送到门口,冲恋恋不舍三步一回头的他们挥挥手,转过身去,嘴上叼着警察们献殷勤发的烟,站在夜色中,烟头的红点忽明忽灭。之前在警局里验明正身之后,小警员大警员纷纷上前索要签名。特管局的活动,在民间没有特别的封锁,然而普通民众也只知道顶着“特别民事管理局”这个逗逼招牌的工作人员会时不时介入各种莫名其妙或大或小的事件。只有体制内的人才隐约知道“特管局”的同行门做过哪些令人拍手称快或者惊为天人的事迹。这是一个基本上介入了联邦独立于帝国之后所有重大事件的组织。如果是其他联邦职员,走到小山丘省估计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毕竟小山丘省以天天闹省独立而成为联邦平常人家茶余饭后的笑谈。普通职员多少都得受点欺负。

  一辆SUV停到费舍尔身前,窗户降下,金发女郎抛着媚眼,檀口轻启:“帅哥,要搭车么?或许,我们可以有美妙的一夜哦。”说完小舌尖还扫过嘴唇,一副妖祸天下的模样。

  费舍尔笑着,要拉开车门。却被女子从车内关上中控锁。女子点点他嘴上的烟。费舍尔无奈的把烟扔在地上,一脚扫进排水渠。女子满意地笑着,打开中控锁,让费舍尔上车。

  “辛苦了。”通过近瞳目镜,安吉拉很清楚费舍尔在警局里没有受到为难,而是被当做英雄追捧。不过看到躺在椅子上的他双目布满血丝,心中还是有些心疼。

  “没事啦。”故作轻松的摊摊手,费舍尔轻轻拍拍安吉拉摸着自己脑袋的手,“赶紧结束吧。”蕾拉和信玄已经先一步找到了李小泽,并将之转移保护起来。这两人的保镖水准费舍尔是完全信任的。这些事情在近瞳目镜里费舍尔已经看到了。

  “刚做完抗毒检测,至少这位副手不会突然暴毙。”安吉拉开着车,用低于限速的速度平稳地开车,“你可以先眯一会儿。”

  “好。”费舍尔闭上眼睛,将眼底一份后勤主管胖子的资料扫除。已经横死于眼前的人,费舍尔不想去看资料,怕那个淌着粉红色鲜血的胖子在自己眼前变得鲜活起来。

  很快,安吉拉把车开到一处小旅馆,费舍尔睁开眼,虽然没有睡多久,精神也好了不少。两人走下车,凌晨4点的旅馆前空寂无人,只有兀自亮着或柔和或暧昧的橘色灯光的旅馆招牌给寂寥的夜空带了些许温暖。

  李小泽是个瘦弱的瘦弱的年轻人,当蕾拉和信玄跟他讲清楚情况之后,他便一直处于害怕当中,虽然时间过去几个小时,他已不再颤抖,但他紧握着水杯发白的指关节还是出卖了他内心的惶恐。当费舍尔和安吉拉敲响门时,他忍不住哆嗦一下。

  蕾拉站在窗边,而信玄则是开心地坐在床上,跟身边的李小泽和他分享着自己的便当盒。

  费舍尔冲蕾拉点点头,蕾拉回应了一下,继续用芊芊手指拨开百合叶窗看着外边。然后费舍尔右手指着信玄,怒道:“你个兔崽子,让你分给我你不分!”

  信玄对他的话嗤之以鼻,努力做出一个鄙视的表情,然后宽厚的面庞实在不适合当一个表情党,“你懂个球,老子这是在安慰受害人。”

  一听“受害人”三个字,李小泽脸色一白,身体有继续发颤的趋势。

  “要是我把装甲带过来,直接把他往装甲里一塞,哪怕是坦克炮击,都能正面刚。来,吃这个。”信玄挑衅费舍尔似的,又递给李小泽一块熊掌大小的三明治。

  “坦克……”李小泽的脸色继续往三个0的色度过渡,他开始发抖,手中水杯里的水像是沸腾一般,不受控制的往外蹦跶着。

  果然天然呆才是天然黑吧。费舍尔心想,不过至少作为普通人的******还没有被吓得失禁也算是相当不错的心理素质。毕竟身边坐着一个两米的彪形大汉,用他和自己脑袋一样粗的胳臂一直给自己投食,脸上还带着狞笑(虽然信玄认为是如沐春风的笑容),还时不时口头威胁(安慰)。一种屠夫养肥小猪准备宰杀的样子。

  “他的采办指示直接来自于后勤胖子,而后勤胖子则是被塔米尔怂恿。”通讯屏道里传来安吉拉的声音。

  “联络对象呢?”费舍尔问道。

  “对方自称是山林市的‘比格’总代理,但是经查证,电话是从丘陵拨出的。方向追踪发现这手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移动过了。注册人是汤米?兰帕德,清道夫小队已经赶过去了。”

  费舍尔骚骚脑袋,一天没洗头,加上已经愈合的小伤口留下的血和组织液让他的头皮有些痒。“目标最后通话位置的监控?”

  “已经申请了,应该……来了。”安吉拉说着,向目镜里发了一段视频。

  视频里没有声音,但是能够清楚的看到一个路边的红皮人打着电话,被安吉拉贴心地在边上标注出“汤米?兰帕德?”的字样。红皮人打完电话,将手机扔进垃圾桶,上了路边的一辆小轿车。角度刚好能看到小轿车富有小山丘省特色的牌照。

  “正在查。”费舍尔没有来得及说话,安吉拉已经开始着手联系车管所查起了车辆归属。

  “我赌五毛,这个人肯定不叫汤米。”信玄一边诓着惨白脸色的李小泽吃东西,一边在频道里吐槽。

  “汤米?帕兰德的资料来了。”安吉拉把一叠文件扔进目镜,费舍尔看了一眼照片上笑的灿烂的金发白人后,直接关掉了资料。

  几人陷入沉默。由于是全在频道内的交流,房间里没人说话,一片死寂。李小泽看着周围想雕像一般的四人,和被狰狞(?)壮汉递到嘴边的鸡腿也不敢开口说自己实在是吃不下了。他仿佛已经看到自己一说话,就被壮汉拎着鸡腿,塞到胃里。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哆嗦,不停哆嗦。

  费舍尔拿起烟,除下左手的手套,但是被安吉拉一瞥,又将手套戴上,叼着没有点燃的烟,靠在门上。

  然而那条金属臂被李小泽看的正着,他两眼一翻白,晕倒在床上。

  三人白了费舍尔一眼,费舍尔在频道里叫屈,然而并没有什么……人理他。

  “来了。”一堆数据占满了目镜,费舍尔下意识半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车辆信息,车辆移动轨迹,和已经配合监控和定位算出的停车位置。小轿车停在费舍尔等人当初进城的方向。地图上的小图钉标注出那是一家旅店。

  “‘老司机路边补给站’?”费舍尔读出那家旅店的名字。

  “是家给大货车司机提供休憩的驿站,因为白天大车不能进城,所以大货车司机如果先开到了,会在这里修整混时间。”蕾拉皱着眉头看着发来的数据,如果是纸质文档,费舍尔已经脑补出她一边皱着眉头,一边翻动文件的模样。

  蕾拉话音一落,四人眼中金光一闪,不由得联想起当时突袭时候看到的两辆‘比格汉堡’大车。

  “停车时间是5分钟以前,现在赶过去,应该能抓个正着。”安吉拉一边说着,一边往晕倒的李小泽脖子上扎了一针。*李小泽一个激灵醒过来,打开喘气。信玄一把抓起他。蕾拉和费舍尔把东西一收,向门外走去。

  “联系当地警察,估计会有一张硬仗,我们的火力不够。”四人为了方便进城,身上只有短武器,其中费舍尔和蕾拉还个子打掉了一个弹匣。

  “已经联系了,直接在‘老司机’汇合。”四人拎着李小泽,把李小泽围在中间,走到车旁,打开后备箱,拿出几件ARK-9轻型防弹衣穿上,再给李小泽戴上一个头盔。信玄开心的一拍李小泽的头盔,李小泽差点被拍的吐出来。

  五人上车,原本四人费舍尔驾驶,安吉拉领航,信玄和蕾拉在后座。由于多了一个人,考虑到信玄的大个子继续坐后排会很挤,所以信玄去了前排,李小泽被两女护在后排中间。

  坐在两女之间的李小泽目不斜视,双手按在膝盖上。正所谓饱暖思银欲,鼻中又充斥着两种不同的女子体香,李小泽的心思活了起来。他偷偷瞄瞄两侧,两边是风情截然不同的两位美人,左边的金发美人端庄瑞丽,右边的紫发姑娘青春活力。顿时莫名生出一种人生赢家,左拥右抱之感,正准备开口说点什么,发挥下自己的口才,说不定能骗的,呸,得到哪位美人的青睐。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正当李小泽要清清喉咙,开始赞美两位女士的美貌时,左边的金发女子递给右边的紫发小妹一个弹匣……他顿时想起身边的两位已经远远超越了女汉子,已经进入了女土匪的级别,并且在通往女暴君的路上越走越远。一下子额头渗出冷汗,心里再没有一点点迤逦念头,老老实实地坐直,绷紧身子,甚至不敢挨到两女。

  安吉拉冲蕾拉发了一个叼着雪茄戴着墨镜的大兵表情,蕾拉回了个赞。

  费舍尔发动车子,一脚油门到底,车子迅速起步,在无人的大街上狂飙。

  凌晨4点25分,小山丘省丘陵市城西方向“老司机路边补给站”,一辆黑色SUV一个甩尾,停在一队黑色警用运输车边上,车上下来四人,两男两女,穿着防弹衣,手上拿着一把手枪。

  原地执行静默的特警成员已经等候多时,其中一个罩着黑面罩拿着防爆盾的特警走过来,冲安吉拉敬礼,之前的通讯他已经知道这位雍容的女士是这个小队的指挥官。安吉拉点点头,算是回礼,向下来的SUV撇撇嘴,说道:“把他请进运输车里,留几名看护,不得有误。之前他有点想吐,被我一针扎回去了,现在估计……”话音未落,车里传来一声“哇”,弥漫出各种胃酸混合食物的问道。

  安吉拉和蕾拉皱皱眉头,躲到特警身后去。几名特警面面相觑。拿着盾牌的特警经过费舍尔身边时,费舍尔冲他点点头,特警一呆,随即立正敬礼。费舍尔已经认出了他,之前酒馆逮捕自己的时候,也是他拿着盾牌冲在最前面,面对未知的敌人。当时这名特警平稳而有力的喊话给费舍尔留下不浅的印象。

  “武器管制,后发制人,旅店里有不少普通人,注意不要误伤。注意检查车辆,可能有留在车上过夜的司机。”特警队长查看了一下车里吐得一塌糊涂的李小泽,冲两个战士招招手,两个战士没有犹豫地探进车里把李小泽抓出来。

  费舍尔他们已经开始监听特警的频道,他插嘴:“尤其小心红皮的吞族人,他们是潜在的最高威胁目标。”

  特警长官应了一声,重复一遍费舍尔的插话,补充一句“大家小心”后,开始实施无线电静默。

  四人和特警们分成四队,一名特管局特工带领一队,开始突入。

  “Alpha和Bravo小队突入旅店,Charlie小队负责检查车辆,Delta小队备份。”

  作为大货车司机修整的路边驿站,“老司机”有很大的一个用来停放大货车的矩形停车场,而旅店的大堂则在停车场远离大路一侧的中间位置,其两侧则是餐厅和一排围着停车场的客房。

  A和B小队由费舍尔与信玄两人牵头,进入停车场之后,两人默契的一左一右分散开始带人猫在两侧最外边的客房。C小队由安吉拉牵头,她带着人直接穿过停车场,猫在靠近大堂一侧的大货车后面,卡住大堂里昏昏欲睡的小哥的视线。D小队由蕾拉带队,也是人数最多的一队。她先把警队分成两拨,一左一右分散,带着特警们从旅店的外侧,借着夜色和灌木,悄无声息的分散又紧凑地包围了旅店。而她本人则是待在大堂的后方。

  “Alpha(Bravo)小队就位。”最快的是费舍尔和信玄的小队。

  “Charlie小队就位。”紧跟着的是安吉拉的小队。

  片刻之后传来蕾拉的声音:“Delta小队就位。”

  “开始行动。”没有丝毫的犹豫,安吉拉发话了。

  一时间破门而入的,猛敲车门,被吓醒的,大声叫喊,整个旅店乱成一锅粥,鸡飞狗跳。

越肩视点
越肩视点
一场爆破,让联邦驻帝国德里尔地区大使馆的武官萨姆·费舍尔成了两亿分之一的先天性学者症候群患者,此外也都带走了他一条手臂。却这而已一场阴谋的就,更年轻的特工带着他的机械臂,踏往一条颠覆世界的复仇之旅。或者叫没有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