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添明

第六章 开始

发表时间:2021-05-02 03:52:26

。”  “无论怎样,我都要试一试。”  “我明白你急切地的心情,他们在那里很安全的,你不需要怕。反而是你毛毛燥躁的冲过去的,才能给他们带给危险。”晨宇顿了顿,望着添明难为的表情又说:“只要你你通过我的考验,就直接证明你有能力看见你的父母,那个时候我决不“我现在只想找到我的父母,并不想训练我的能力。谢谢你的好意了。”。


推荐指数:★★★★★
>>《添明》在线阅读>>

《第六章 开始》精选:

  “继续什么?”

  “继续接下来的考验。”晨宇不紧不慢地说道,“你的运用能力不熟练,需要更多的练习。”

  “我现在只想找到我的父母,并不想训练我的能力。谢谢你的好意了。”

  “你知道去哪找他们?”

  “……不知道,”添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但是你知道的,对吗?”

  “我当然知道了,我可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晨宇说着还拍着自己的胸脯。“但是你这个样子不要说见到他们了,都到不了他们所在的地方。”

  “不管怎样,我都要试试。”

  “我知道你急切的心情,他们在那里很安全,你不用担心。反倒是你毛毛躁躁的冲过去,才会给他们带来危险。”晨宇顿了顿,看着添明为难的表情又说:“只要你通过我的考验,就证明你有能力见到你的父母,那个时候我绝不拦你。”

  添明想想觉得这个条件似乎很合理,而且这个既是爷爷又是哥哥人已经也救过他两次,他相信他。“好吧,那你说我需要完成什么?”

  “同意了?不枉我费半天口舌了,你知道我这个人不爱说话。”

  “那你还说这么多。”添明满脸黑线道。

  “哈哈,我高兴,我一高兴就会说很多话。”

  “那么我的任务呢?”

  “哦,我忘了。你的任务很简单,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呢,先让自己全身燃烧起来,不能借助外力。第二部分打败我……”看到添明突然轻松的笑容,晨宇又补充道:“……的师弟。最后只要走出这片森林就好了。”

  添明听完这三个要求,抗议道:“你不想让我见父母!”

  “小兄弟,你不能冤枉我啊,我是最希望你见到父母的人之一了。”晨宇一脸无辜。

  “那你说要怎么完成,就说第一个,全身着火还不能借助外力,也不能钻到火炉中了。”

  “所以是考验,证明你有能力见到父母的考验。为了保证你顺利完成,我就不在这里碍眼了。”晨宇坏坏地一笑。“等你完成三个考验,我再来看你。”

  接着晨宇就从原地消失了,只有满地被“拱”出的新鲜泥土证明他曾来过。“又不见了……”添明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回曾经温暖的家。家里还是像以前一样整洁,充满着爸爸妈妈的味道。但是再也没有他们亲切的微笑,没有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没有他们毫无保留的爱。添明很快又走出房间,他害怕继续待下去,他会沉溺于回忆中,不愿离开。但他面对偌大的森林时,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现在的无助和过去的回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曾经妈妈在那里给他摘下一朵星星花;曾经爸爸背着他漫步在晨雾之中,感受着细小水珠轻抚面庞;曾经有那么多回忆,然而现在仅剩回忆......

  此时天空也阴沉沉的,似乎一场大雨即将到来。是一种哀悼,是一种追忆,也可能是一种洗礼,是一种重生。

  “小兄弟,有些时候放开过去才能走向新的明天,如果你想找到自己的父母,就要凭借自己的努力,面对曲折的人生和不同寻常的使命。天途需要添明......”虚空传出的声音在森林中回荡,一群鸟儿被这突然而起的声音吓得飞向天空。

  添明赶忙擦掉自己脸上的泪滴,慌张地看着周围,喊道:“你怎么还不走,不要给我讲什么大道理,还不如给我说说如何通过考验!”可是回应他的只有渐渐变大的雨声。

  雨终于落了下来,不一会儿很多树叶就无法承受雨滴的重量,豆大的雨滴滑落,打湿了站在树下的添明。

  “这场雨不会是安排好的吧,怎么他一走就下雨了。”添明不断地用手擦去脸上的雨水,抱怨着天气。“还是回家躲一躲吧。”

  再次回到生活了十年的家,添明没有再感伤,而是直接躺在爸爸妈妈的床上睡着了。一天之内就经历了生死离别,还颠覆了他的很多认知。他是真的累了。

  “小宇,你看他就这样睡过去了,能按时完成任务吗?”在一棵树下,晨宇身旁瘦高的男人问道,他和晨宇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简直是绝配。他们与外界好像隔了一层透明膜,雨水无法打湿他们分毫。

  “沐暮,不要着急么,他也只能安稳的睡这一晚上了。让他好好休息吧。”沐暮看到晨宇嘴角掀起的弧度,便知道他肯定没想什么好事了。

  第二天早上,雨已经停了。当阳光射入屋子中晃到添明的眼睛时,他才醒来。没有了妈妈的呼唤,添明一时还不习惯,所以睡到了现在。他在房间中搜索着食物,填饱肚子,才能认真思考怎么完成考验。还好屋子中还有很多速食食物,够吃很多天了。

  “或许我能在这里多住几天,完成第一个任务。”添明伸着懒腰走出屋子,呼吸着早上清新的空气。然而一声巨响后,他身后陪伴十年的房子轰然倒塌。

  添明一时反应不过来,不敢相信地看着已经成为碎片的房子,同时惊讶这么近竟然没有压到他。

  不过很快他就想到是谁在搞鬼了。“晨宇,你给我滚出来!”但是却无人回应他。“好,你不出来是吧,不要逼我自己找到你。”生活那么长时间的家就这样没了,任谁都会很愤怒。

  最后他不舍地看着已经成为废墟的房子,随便选了一个方向,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出发。只要能走出这片森林,相信就不会这么被动了。添明这样天真地想着。殊不知他已经被扯入几个环环相扣的计划中。

  本来还晴朗的天空,过了正午,又阴云密布起来。又一场大雨悄然而至,添明走在雨中,脸色如天空般阴沉。他不懂为什么自从晨宇走后,这么多雨,也不知道两件事情有没有关联。

  尽管雨滴扑打着他的面庞,他却没有降低速度。他已经没有可以躲雨的家了。只有早一点走出森林,才有一点希望。虽然一直在雨中淋着,他却没有感觉一丝寒冷。好像自己的体内有一团火焰,不断蒸发身上的雨滴。

  但是雨并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了。大多数树叶已经无法阻拦雨滴的下落。前方的路已经笼罩在细密的雨雾中,看不清,摸不透。

  突然,一团火焰出现在雨雾中,照亮了前方的道路。那是从添明手中腾起的希望之火。他走了很久才想到自己原来还有能力,但是这火焰对添明来说却是如此的渺茫脆弱。只要他稍一分心,那手心的火焰便会熄灭。世界又重归于烟雨之中。添明不得不一次次催发掌心的火焰。

  就这样,也不知道在雨中走了多久,精疲力竭的他倒在松软的泥土中睡着了,好像扑入了母亲的怀抱中感觉那么亲切。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

  再一次醒来,已经是半夜了,雨停了,月明星稀,森林中各种声音呼应着,就像是举行一场庆祝天晴的狂欢会。添明无力地撑着地,站了起来,看到自己衣服和身上都糊满了泥。他又腾起一把火焰,靠近自己的衣服。但是他却无法控制火焰的温度,衣服一下就烧着了。他还没来得及扑灭,上衣就被烧得一片也不剩。

  “我怎么这么倒霉”他懊恼地锤着旁边的树,无助地又想起了爸爸妈妈。“你们一定也在想我吧,我会尽快见到你们的。”他给自己加油打气道。

  “咕咕......”他的肚子叫了起来,提醒他吃饭了。他赶了一天的路,除了喝了点雨水,再没有吃过一点东西。以前他帮着妈妈做饭后就会有香喷喷的美食等着他。现在他只能独自寻找食物。凭着手心微弱的火光,他辨识着一棵棵形态各异的树。终于他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奇异果。那是一种随着外界环境变化的果子,如果是晴天它会变成红色与天灵星交相辉映,如果是雨天它又会变成淡蓝色好像融入雨水一般,到了黑夜它竟变得像夜空一样深邃,似乎还能从它的表面看到点点星光。这个椭圆形的果子似乎就包含了万物一般。

  这奇异树竟然有十米多高,而且树干很光滑,添明找不到一根足够长的树枝能打到那高高的果实。而且爬也爬不上去。他只能干瞪着那些美丽的果子发呆......这时他感到自己右手越靠近树干越感到一种来自树干的吸力。而他的右手手心正有一团火焰燃烧着。

  “难道......”添明心意一动,左手也腾起一团火焰,他让两只手慢慢靠近树干,那股吸力也越来越大了。当他离树干还有一米时,他不受控制的被吸了过去。两只手也没入了树的表皮中。他吓得停止了火焰输出,顿时整个人又被弹了出去。这时他知道了,只要一直保持自己手中的火焰,就能被树干吸住,他就可以爬上树安心地吃果子了。于是他不断地输出火焰,慢慢地往树冠爬。但是他爬得越高,似乎所需的火焰就越多,他就越不能分心,全心全力控制火焰增大。也许是因为对食物的渴望,他没有停顿,不断向上爬。终于在他要瘫倒时,爬上了枝头。他骑在粗壮的树枝上,倚着树干喘着粗气。休息了十分钟后,他才有力气顺着树枝向前挪着。抬起手,他终于摘到了一颗奇异果。这时的他已经全然不顾慕蓝交给他的餐桌礼仪,大口吃了起来。入口的是果子清甜嫩滑的果肉,他好像置身于一片芳草中,品味着大自然独特的芳香。

  一连吃了四个奇异果,他才满足地倚着树干仰望天空,享受这片刻的宁静。上次看星空还是和她……但是一切都因她改变了。听着虫鸣声,添明慢慢合上了双眼。

  “他能活下来吗?如果他在森林里死了怎么办?我们这么多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沐暮看着树上的添明,担忧地问身边的晨宇。

  “你也太小看他了,他没那么容易死掉。”

  “可是他还是个孩子.......”

  “他总会长大的,他也不再会是孩子......”

  两人低沉的对话声从添明所睡的树下传来,不一会儿,他们又消失在树下。而那棵树却发出了幽蓝的光芒。

  没了你们,我什么都做不好。——添明

  世界是残酷的,为了活在这个世界也只能变得残忍。——沐暮

添明
添明
在遥远的的天途星上,一座非常大的城市轰的一声坍塌,生还者者寥寥无几。而一个男孩却幸生还者。面对自己亲生母亲的杀意,父亲的有心无力和这生活现实的世界,他运用比较自己的能力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就在他找寻父母并去探寻这一切原因时,却意外发现自己了成了他人的一颗棋子,面对自己一切未知的“爸,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