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添明

第七章 选择

发表时间:2021-05-02 03:52:26

衣一群人,会出现在慕蓝、清浅面前。站在最前面的女子是上一次抓他们回去的凌莉,她左手一挥,那道瀑布迅速消失了,像是从源头把它截断了。  “慕蓝、清浅,你们但是不准备交待吗?两年了,我相信你们了受够了这水牢的折磨!”凌莉轻脆但富于威仪的声音被打破了水牢外,水幕流淌的“哗哗”声渐渐停息,许多人的脚步声回荡在空旷的岩洞中。穿着蓝色紧身衣一群人,出现在慕蓝、清浅面前。站在最前面的女子就是上次抓他们回来的凌莉,她左手一挥,那道瀑布很快消失,好像从源头把它切断了。。


推荐指数:★★★★★
>>《添明》在线阅读>>

《第七章 选择》精选:

  距森林两千公里,忧水都水牢

  有两个人站在与腰齐深的禁水中,双手被透明的蓝色链条拷在岩壁上。一条瀑布从他们头上二十米处倾泻而下,无情地击打他们,溅起晶莹的水花。但他们好像已经陷入沉睡,低着头,不为冰冷和疼痛所动。这两个人就是在木屋中被抓走的慕蓝和清浅。自从上次审问无果后,他们就一直被关在这里,忍受这些痛苦。

  水牢外,水幕流淌的“哗哗”声渐渐停息,许多人的脚步声回荡在空旷的岩洞中。穿着蓝色紧身衣一群人,出现在慕蓝、清浅面前。站在最前面的女子就是上次抓他们回来的凌莉,她左手一挥,那道瀑布很快消失,好像从源头把它切断了。

  “慕蓝、清浅,你们还是不打算交代吗?一年了,相信你们已经受够了这水牢的折磨!”凌莉清脆但富有威严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可是他们仍然低着头,依旧沉睡着。

  “不要以为不说话,我就拿你们没办法!”凌莉左手一抬,平静的水面顿时卷起两米高的巨浪,将慕蓝一下拍到了岩壁上,同时有两道水柱冲天而起,再次撞击慕蓝柔弱的身体,溅起的水花又聚成了两卷蓝色的链条,将她的双脚拷在了岩壁上。

  “慕蓝!”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后,水面又冲起一道水柱,但这次的目标却是凌莉。

  凌莉站在那儿,眼看就要被水柱击中,却有一片水幕挡在她面前,那水柱竟融入了水幕中并泛起了点点涟漪。

  “想不到在禁水中,你都有这样的能力,倒是小看你了,不过也证明这个女人对你很重要,那我们的谈话就从她开始吧!”凌莉微微一笑,像是抓到什么把柄似的。

  “你要干什么!你要敢动她,我绝不会放过你!”清浅怒吼着,手腕的链条“叮当”作响,似乎就要被他挣断。

  “哦?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不放过我。”说完,她双手周围的水汽凝聚成一只柔韧的弓,一只蓝色半透明的箭也被她捏在了手中。她左手引弓,右手拉弦,一系列动作在两秒内完成。一道炫目的蓝光掠过水面,一下穿过了慕蓝的腹部,带出一股鲜血,飞溅在她身后的石壁上。而那尖利的水箭碰上石壁却四散为点点水珠。

  “xxxx!凌莉你有事冲我来,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出手,算什么东西!”

  慕蓝听着清浅愤怒的叫声,看着面无表情的凌莉,感受着腹部传来的剧烈疼痛,她却想到了远在几千里外的添明。“添明……”

  此时的添明好像听到了慕蓝的声音,稍一愣便被一头巨兽扇飞,撞到了几米外的树干上。添明口中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他的脊柱已经被撞得变形。而巨兽还是不准备放过他,又扑了过来,巨大的爪子就要拍碎添明。

  但就在爪子距添明仅有一米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你又输了。”苍老澄明的声音从那只巨兽的嘴里发出。添明痛苦地躺在地上,看着巨兽远去的身影,后悔从这片沼泽穿过。

  几个小时前

  第一次在又硬又滑的树枝上睡觉,添明睡得很不踏实,第一道曙光出现在地平线上时,他就醒来了。因为他所在的树枝太高,所以只能再爬下去。下树前他还摘了两个果子,以备不时之需。一步一步爬下树,他躺在树下的草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这棵树吸收了那么多火元,竟然没有一点毁坏,反而好像更有生气了。“真是棵奇怪的树!”添明最后看了一眼这棵奇异树,又向太阳升起的地方前进了。

  行进了一个小时后,添明发现周围的树渐渐减少,土地也变得越来越泥泞。最后他竟然一脚踩入泥潭中,无法抽出。“沼泽!”他想起清浅曾给他讲过这种地形,千万不能莽撞前进,要探清楚地面的虚实,否则便可能永远陷入沼泽中。

  如果是以前,添明是没有把握冒险的。但现在他有火焰的帮助,起码能保证他不被沼泽吞没。他手上现出一团火焰,很快便把脚周围的泥土烘干。没有了水的沼泽也就没有了威胁,添明轻松地就把脚抽了出来。他找来一根树枝探路,小心地往前走。只不过前进的速度慢了很多。尽管走得很慢,但还是无可避免地走进了它的地盘。

  走入沼泽深处时,他才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小。开始还有鸟和昆虫的叫声,后来就只有一片寂静,直到他发现了那高达十多米的巨兽。它就那样端正地趴在地上,四只巨大的爪子,竟然还有蛙类那样的脚蹼。扁平的头和身体上附有厚厚的骨盾,而它那粗壮的尾巴上更是有尖利的骨刺。它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好像并没有发现添明的到来。

  添明就更不想让它发现自己了。他缓慢地移动着步子,尽量减轻走路发出的声音。慢慢地退后、退后。但是它突然睁开的双眼让添明紧张起来。让他惊奇的是,它竟然口吐人言:“孩子,我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添明惊愕地盯着它凌厉的眼睛,确认是它在说话后,才小心地问道:“你认识我?”

  巨兽看到添明手足无措的样子,大笑道:“不认识,不过现在认识了。你叫添明,是吧?”

  “……”添明飞速地回忆着,但记忆中从来没有这样一头巨兽出现过。所以他不敢冒然回答。

  “不承认也没关系,你还记得那三个考验吗?”巨兽似乎看出了添明的顾虑,又继续说道。

  “你……难道是晨宇派你来的?”添明不得不又和他联系到一起,这一路的很多事都让添明认为是晨宇的“杰作”。

  “差不多,不过情况更复杂。我是被他困到这里的。”

  “困在这里?”

  “嗯……在这片森林里,我已经活了五百岁,起初只是一只小小的骨蜥。但是由于我天生对元素之力的感知,让我不同于一般蜥蜴,迅速长大,很快我就在这片森林中称王,没有任何动物能奈何我。”

  “但是为什么会被晨宇困在这里?他打伤了你?”

  “恰恰相反,是他救了我。虽然一般动物奈何不了我,但我却忽略了一种动物——人。他们一些也拥有元素之力,而且对元力的运动更是得天独厚,九年前,他们在森林里发现了我,给我两个选择——臣服或者死亡。我当然宁死也不会当他们的走狗,就和他们大战起来。但是他们人多,元力也不弱,我很快就被打得奄奄一息。这时晨宇出现了,用空间之力把我传送到这里,让我安心的养伤。并把这里的空间扭曲,让一般人进不来。”

  “他有这么好心?”添明听着这个故事,无法将这个善良的人和他认识的晨宇联系起来。他认识的晨宇把他丢进了火炉,拆了他的房子,甚至还有可能改变天气……

  “他当然不可能白白救了我,人类么,就是很现实。所以他需要我帮他做一件事。”

  “果然……什么事?”

  “在这里等待,直到一个叫添明的孩子出现,训练他成长,我才能离开这个地方。”

  “你训练我?”添明不敢相信晨宇竟然找一头巨兽训练他。“那怎样才算所谓的‘成长’?”

  “打败我。”在添明惊愕的眼神中,巨兽向前走了一步,它的头距添明的头已经很近,添明真担心它会不会心血来潮,一口吃掉他。他能感到巨兽鼻子中呼出来的热气,闻到它“清新”的味道。“顺便说一句,我叫巨泽。”巨泽友好的介绍自己后,又退回原来的泥潭中。继续说:“时间很紧张,我们现在就开始。”

  添明的苦训开始了。

  这第一步就是要躲避巨泽的攻击。别看巨泽身体很大,但它的攻击却很灵活,而且它毫不留情。所以被它扇飞几次后,凭借着强大的恢复能力,添明才得以生还。就在添明认为快掌握了躲避的技巧时,又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忧水都水牢

  慕蓝的衣服已经被染成了红色,身体上的三处贯穿伤不断的流出鲜血。慕蓝忍着剧痛,一声不吭。也或许是因为她越来越虚弱,已经没有力气发出一点声音。

  “清浅,你还是不准备说?妻子没孩子重要?下一箭,我就要射她的心脏了!”凌莉不耐烦地说。

  “凌莉,xxxxxx!“清浅疯狂地叫着。

  凌莉也不说话了,只是引弓一箭,“停!我说!”清浅终于还是做出了选择。

  听到这句话,那离弦之箭在离慕蓝只有半米的时候偏向拷着慕蓝的水链,“叮”的一声,箭链两断,其他3条链也应声破碎。慕蓝从岩壁无力地坠落下来,堕入禁水中。

  “放开我!我要看看慕蓝!”清浅向凌莉吼道。

  凌莉眉毛一皱,但也应了他的要求,链条破碎,清浅用尽全力奔到慕蓝身边。禁水的阻力让他在水中绊倒一次又一次,水底锋利的石头划破了他的手脚,但是却阻止不了他的奔跑。他终于来到她的身边,抱起她如玻璃般易碎的身体。但是却看到她坚强决绝的眼睛:“清浅,你要敢说出来,我就咬舌自尽!”

  “慕蓝......”但清浅看着她清澈的眼睛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对不起......“一道蓝光闪过,慕蓝晕了过去。

  “你们负责她的伤势,我会告诉你想知道的事!”

  “我凭什么相信你?”凌莉半信半疑地问道。

  “因为我比你更可信!”

  水牢终于回归了平静,只有那悠长的瀑布声依旧婉转。

  爱,就要准备好承担、背叛、痛苦。——清浅

  自由地活在束缚中。——添明

添明
添明
在遥远的的天途星上,一座非常大的城市轰的一声坍塌,生还者者寥寥无几。而一个男孩却幸生还者。面对自己亲生母亲的杀意,父亲的有心无力和这生活现实的世界,他运用比较自己的能力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就在他找寻父母并去探寻这一切原因时,却意外发现自己了成了他人的一颗棋子,面对自己一切未知的“爸,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