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练气长生

第十章 魇魂与夺舍

发表时间:2021-05-03 00:18:07

骨道人在洞府里忙和什么。小半个时辰后,他从洞府里面走到陈平安身旁,蹲下身子解开我了陈平安身上的禁制。白骨道人:“差点儿忘了,被禁锢的的话时间太久,会严重损伤这具肉身,到时候还有些小麻烦。”说着伸出手干瘦的双手拍了拍陈平安周身,施法帮他活泛筋骨。  半陈平安面上虽然看起来已然放弃,可脑子里在疯狂的转动,思索着可以脱身的法子。可思来想去,自家修行日子尚短,面对白骨这位练窍级别的修士没有任何办法,心里一阵颓然。。


推荐指数:★★★★★
>>《练气长生》在线阅读>>

《第十章 魇魂与夺舍》精选:

  白骨道人提着陈平安一路上兜着圈子回到了自家的洞府。一把将陈平安掼到地上说道:“小子,到地方了,你睁眼瞧瞧吧!别说你家道爷我不仁慈,这可是你小子最后看这方世界的机会了。”陈平安不为所动,依旧紧闭着双眼,白骨道人也不与他计较。

  陈平安面上虽然看起来已然放弃,可脑子里在疯狂的转动,思索着可以脱身的法子。可思来想去,自家修行日子尚短,面对白骨这位练窍级别的修士没有任何办法,心里一阵颓然。

  也不知白骨道人在洞府里忙和什么。小半个时辰之后,他从洞府里面走到陈平安身旁,蹲下身子解开了陈平安身上的禁制。白骨道人:“差点忘了,禁锢的如果时间太久,会损伤这具肉身,到时还有些小麻烦。”说完伸出枯瘦的双手拍了拍陈平安周身,施法帮他活络筋骨。

  半响后,白骨道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见陈平安腰间的纳物袋,一把扯过,把自家的神念投了进去检查起来。一会儿后只听白骨道人自嘲道:“我这老毛病还是改不了,想想也是,一个才修行不久的小菜鸟身上能有什么宝贝。”

  虽然白骨道人嘴上是这样说,手却往陈平安身上摸去,陈平安紧闭着眼只觉得一阵恶寒。白骨道人又从陈平安身上摸出那些手串和玉镯,发现只是一堆凡俗之物后便不再理会陈平安。只是又重新把陈平安禁制住,提着他往洞府里走去。

  陈平安只觉自家又是被掼到了地上,可这个时候不久后连自家性命都快没了,那还在意这些。白骨道人使了个小戏法,顿时陈平安只觉自家昏昏欲睡,耳边好像响起爹娘的声音,他们好像在说:睡吧,睡吧。

  可就在这时,陈平安识海里的佛陀只是稍微放了下光芒,陈平安耳边的声音就变成了白骨道人阴测测的声音。顿时陈平安惊醒过来,脑海闪过一个念头。只见他努力的放缓呼吸,就像真的中了白骨道人的戏法一样睡了过去。

  看到陈平安中了自家的法术,白骨也没去多想,毕竟陈平安之前的表现看起来就是放弃了的样子。他从侧室里取出不少东西摆在地上,想了想又去洞府的门口检查了下禁制,觉得不会出现什么纰漏才转身忙和起来。

  白骨道人拿出一张图纸又仔细看了看,然后收起图纸,拿起材料开始摆布起来。他首先把陈平安摆放在洞府的榻上,又从腰间的纳物袋里取出七盏黑漆漆的油灯,随后只见一脸肉痛的拿出一个小瓶子往里面小心的倒了些刺鼻的液体,然后将七盏灯依照顺序摆放在了陈平安的周围。

  接着他又摸出一根符笔,运使法门逼出一口精血吐在身旁的玉盘里。清晰可见白骨道人脸上的血色瞬间退去,只听见他闷哼一声。但白骨道人丝毫不敢怠慢,慌忙往玉盘里添加些药粉,毒虫还有些药草一一捣烂,然后从玉盘里小心的提炼出一些黏糊糊的膏状物,拿起符笔沾了些,全神贯注的在陈平安的胸膛上描绘起来。

  没多久,白骨道人放下符笔松了口气。只见陈平安的胸膛上活灵活现的一颗散发着黑焰的骷髅头,择人欲噬的样子让人不寒而栗。白骨道人却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吞了颗丹药,打坐调息起来。

  原来白骨道人使的是他白骨经里记载的秘术。要说起这白骨道人也有些运道,他原名熊威。早年随着商队到蛮寨做些小买卖,可当初的蛮寨可没有现在这么平静,不比如今生蛮都被赶到南疆深处。那个时候的南疆混乱不堪,商队在前往蛮寨交易的路上被一伙生蛮打劫。

  熊威慌不择路的逃走,许是祖坟上冒了青烟。他逃到一个废弃的树洞,只见一道人染血靠在树洞里。他壮起胆子试了试,发现道人已然死去。这人平时也不是什么良善之人,便从道人身上摸出一本白骨经和一柄白骨幡,在随后的十几年里也混出了些名头,于是他自号白骨道人。

  这秘术名为七煞魇魂术,能增加夺舍成功的几率,其中花费的材料更是让白骨道人付出不小的代价,很是心痛。不过为了能够成功夺舍陈平安,白骨道人也甘愿付出这些。

  调息良久之后,白骨道人起身出手点了自己身上的几处窍穴。只见一团黑气从白骨道人的天灵喷出,在黑气喷出后白骨道人的肉身也瘫软倒地,黑气在地上的肉身上盘旋一会儿似乎有些留恋,然后一头扎进陈平安的身体内。

  此时的白骨洞内幽暗寂静,可陈平安的识海内却泛起滔天大浪。白骨道人扑进陈平安的识海中,只见四周空荡荡的,只有识海的中央有团金光。心里便知晓是陈平安神魂所化,便驱动自家神魂往金光所在之地飞去。

  临近陈平安神魂所化的金光,白骨道人神魂所化的黑气猛然一震,有些溃散开来的样子。只见黑气里一阵波动,传出白骨道人有些歇斯底里的声音:“怎么可能,你一个才入道不久的小子,神魂怎么能化成这般模样。我辛苦修道十余载也不过只能化作这黑烟的模样,难道你是某位大能修士的转世之身不成?”

  陈平安看白骨道人满脸不可思议的样子,心里一阵舒爽。只觉自家这两日所受白骨道人的气一下子发泄不少,于是略带些得意的语气道:“白骨贼道,你没机会啦!你以为你那小法术能让你小爷我睡去,告诉你,你在你家小爷身上画的那些恶心的东西我全都知道,等会你落在我手里,我也让你试试。”

  白骨道人听完陈平安的话后,顿时从失魂落魄的情绪里走出来,大笑道:“得亏你小子提醒你白骨爷爷,刚开始被你这神魂骇得失了方寸,幸好我做事还留有几分后手。”说完黑气里传出一阵念咒声。

  “七煞合我意,恶鬼现真身。”白骨道人不停的念叨着。只见此时现实里陈平安四周的七煞灯一一亮起,胸膛上的骷髅头也咔咔咔笑了几声,消失不见。

  随着现实中的七煞灯一一亮起,陈平安的识海里也显现出七盏七煞灯,还伴随着那个散发黑焰的骷髅头。白骨道人所化的黑气往骷髅头一扑,只见骷髅头上下灵动的飞舞起来。

  “小子,本来这些手段只是以防万一,这下你道爷我可亏了不少。来、来、来和道爷我来做过这一场。”白骨道人说完朝着陈平安所化的佛陀扑了过去。

  此时陈平安心里颇有些悔恨,早知现在的情形,就不该多嘴。刚才就应该趁着白骨道人心神被夺之际出手将他制服,那还会有现在的苦果。眼看骷髅头扑了过来,陈平安抛开心中的杂念开始于之缠斗起来。

  只见骷髅头围着佛陀上下飞舞,不时的在佛陀身上啃上一口,发出得意的笑声。虽说陈平安这具神魂所化的佛陀长有四面八臂,可除了拿着长剑的那只手让骷髅头颇为忌惮外,其余的皆对骷髅头伤害不大,一时间陈平安处于绝对的下风。

  白骨道人眼看陈平安被自家压制,攻心为上开始开口搅乱陈平安的思绪。一时间各种恶毒的话语从白骨道人所化的骷髅头传出,愣是不带重样的。陈平安此时不为所动,紧守心神。

  两人又缠斗一番,陈平安似乎熟悉了神魂之间的战斗,慢慢的稳住了局面,一时间两人谁也奈何不了谁。白骨道人换了中语气蛊惑道:“小子你就别再坚持了,以你这么短的修行时间来看已经很不错了。大不了,夺舍后我帮你去杀了贾有道,也算帮你报仇。对了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的,也说出来,我一并帮你完成。”

  陈平安冷笑道:“白骨贼道,你就别多费口舌了。这仇我自然会去报,我的心愿也自家会去完成,就不劳你费心了。我倒要看看你这无根之木的神魂能在我识海里折腾多久。”

  白骨道人听完哈哈大笑:“原来你小子打的是这个主意。”说完指着陈平安识海里漂浮的七煞灯接着说道:“小子,道爷今儿就让你开开眼。看见那七盏灯了没有,我这七煞灯就是用来给我补充神魂之力的,和道爷我耗,哼!”说完语气不屑的哼了一声,然后继续啃咬陈平安所化的佛陀。

  其实白骨道人也耍了个滑头,这七煞灯虽说可以为他补充神魂之力。可就他那稀松的本事,也弄不来多少灯油,就这些还是他变卖不少法器和材料才得到的。

  陈平安当然不会被白骨道人所言吓倒,他还要去查清爹娘和青牛镇的事情,还答应了那位蛮寨的女孩要带她飞到天上去看看。于是沉下心,苦苦的抵挡着白骨道人。

  时间在这识海里好像失去了它的意义,陈平安所化的佛陀越来越小,手臂也只剩下两三只,看起来越发凄惨;白骨道人所化的骷髅头也不再散发黑色的火焰,变得黯淡起来,他所依仗的七盏七煞灯也只剩了一盏还亮着,但也随时会熄灭的样子。两人都拼到了最后一刻,就看谁能支撑下来,那么他便能赢得这场没有硝烟却异常凶险的战斗。

练气长生
练气长生
青牛镇里平安健康郎,青牛山下青牛河。忽三日河里蛇化蛟,毁镇灭家。继而少年转辗,蹉跎岁月几十载斩蛟,头球破门,求长生。这其中突然发生的故事您且听在下一一道来。 练气长生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十三岁之前的陈平安可谓是青牛镇的一霸。其父是个土老财,直到纳了第七位小妾才有了他,老来得子,陈老财和一众娘娘们当然是宠得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