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天法万物

第八章 猎杀

发表时间:2021-05-04 00:20:24

心有余悸。对于门槛极高的“龙腾四海术”来说,这本“怒海惊涛术”乃后期修练功法中数一数二的高实用性强性法术!  提炼了体内最后一丝灵力,额头上的菱形束印非常清晰由此可见。他睁开眼睛双眸,体会着身体里练气九层的修为,心头一喜。可他又长叹一声口气,立刻就得到外周星辰早早便已经盘坐在蒲团上,周围一片碎屑。经过昨晚的小风波,他练气八层顶峰的修为就有上涨的趋势。他不敢怠慢,急忙从怀里掏出仅有的三颗灵石,运行功法疯狂吸纳里面的灵气。即便只是三颗下品灵石,对于炼气期的他来说炼化也是废了一番功夫。他脑海中回想着昨晚的最后一击,地面硬生生被他砸出一个大坑,就算是他自己看来都心有余悸。对于门槛极高的“龙腾四海术”来说,这本“怒海惊涛术”乃是前期修炼功法中数一数二的高实用性法术!。


推荐指数:★★★★★
>>《天法万物》在线阅读>>

《第八章 猎杀》精选:

  清晨,太阳刚从天际冒出了头,温暖着大地。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富有朝气,生机蓬勃。

  周星辰早早便已经盘坐在蒲团上,周围一片碎屑。经过昨晚的小风波,他练气八层顶峰的修为就有上涨的趋势。他不敢怠慢,急忙从怀里掏出仅有的三颗灵石,运行功法疯狂吸纳里面的灵气。即便只是三颗下品灵石,对于炼气期的他来说炼化也是废了一番功夫。他脑海中回想着昨晚的最后一击,地面硬生生被他砸出一个大坑,就算是他自己看来都心有余悸。对于门槛极高的“龙腾四海术”来说,这本“怒海惊涛术”乃是前期修炼功法中数一数二的高实用性法术!

  提纯了体内最后一丝灵力,额头上的菱形束印清晰可见。他睁开双眸,感受着身体里炼气九层的修为,心头一喜。可他又长叹一口气,马上就要到外门弟子大比了,自身的修为起码要到九层中期才有必胜的把握。时间颇为紧凑,而囊中实在是羞涩。“想要在短时间内进阶到中期,只能借助灵石了。看样子只能想办法赚取一点了。”他站起身来,脚下生风夺门而出。目的地直指任务堂。

  ……

  在他离去不久后,一道黑影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隐入了他的屋内,没有一丝声音,没有一丝痕迹。只是屋内时不时传来的咳嗽和闷哼声出卖了他的存在!

  ……

  周星辰看着任务堂前泾渭分明的人群,一些是接受了捕猎任务的小队在招纳队友,一些是接受了劳力任务的师弟在微微叹气,还有一些是接受了侦查任务的师兄神色冷峻。劳力任务他显然不会去接,而那些接受侦查任务的师兄修为分明达到了筑基期!一来二去,只能看看团队合作的浦猎任务了,由于是多人进行,自己最终所得利润肯定要缩水很多。

  ”这位师弟可否为我详细说明一下你的任务?”他走到一位练气六层修为的师弟身边问道,他不想贸然的直接去实力水平较高的队伍询问,总得先打听打听行情。

  被询问的师弟回过头来看着他,像是看到了刑罚长老一样。情不自禁的大喊“混世魔王……”引得相当一部分人朝此看来。“原来他就是混世魔王……”“长的好帅呀,嘻嘻…”“哼!”各种各样的声音在短暂的沉静过后,铺天盖地的响起来

  那人自知失态,浑身哆嗦着对周星辰一礼,“师兄大人大量!海涵啊!”

  周星辰被突如其来的一幕惊的目瞪口呆!惊讶过后他对着师弟摆摆手“罢了罢了…”,没想到昨夜的事情竟传的如此之快!笼共才去过几个时辰啊!周星辰目光所到之处大家竟微微躲闪,让他在原地显得颇为尴尬。

  “可是周师弟?可否愿意加入我们小队?”此时一道声音打破了诡异与尴尬。一道身影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是离师兄!”人群中有人惊讶道。

  周星辰默默打量此人,点头示意中还向对方投去感激的目光。此人身高八尺,比起韩山来还要高出一截,极为魁梧!肌肉冉起,臂若重斧,环眼豹目,行走之间有大开大合之势。胸口之上还有山水样式的图案。衬托出一种磅礴之意。

  “我叫离坤。早有耳闻周师弟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凡。师弟是否有意向和我们一起组队猎杀,少不了师弟好处!”离坤开口,中气十足声如闷雷,周星辰竟是被声音震的气血激荡。观其修为已然是九层圆满!一只脚踏进了筑基!

  “师弟周星辰见过离师兄。不知师兄是何任务?小弟颇为感兴趣。”他不敢怠慢连忙回礼道。对于任务他当然是真的感兴趣,需要这么一位大高手才能组队完成的任务,奖赏肯定不菲。

  “好说好说,师弟随我来!你们散了吧。”离坤似乎对周星辰的回答早有所料,对其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让人群散去

  两人左右弯转几次,便来到一处密林。其中还有三人在等待。看见离坤带着一人回来,喜上眉梢。微微感应了一下那人的修为,眉头却又紧锁起来。但碍于离坤的面子,又不好当场发作。

  “周师弟我来为你说明一下任务,这任务并非宗门发布,乃是我在外巡逻时意外发现的一处溶洞。溶洞深处竟有一只千年火蟾!实力端的是不凡,上次我在付出惨重代价之后也是勉强逃生!此行的目的便是将此獠斩杀。至于酬劳我也和其他三位师弟说过了,我以市场价格的三分二从你们手中收购此獠内丹,灵石你们平分。周师弟可由异议?”离坤火急火燎的说道,双目之中精光绽放仿佛火蟾内丹已经在手中一般。

  “师弟没有异议,只是希望师兄能透露一下那只火蟾的修为情况。”

  “上次见它只是,正是它想要突破筑基之时,想必现在依然筑基成功。”离坤不咸不淡的说道。

  周星辰暗暗一惊,心道“如果火蟾真有筑基期自己这帮人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过的,就是送死。想来这离坤必然是有什么倚仗!”他不禁望向身后三人,见他们脸上也没有惊讶之情。想来是之前已经知晓,做了大量准备。“这三人颇为古怪,刚到此地之时脸上表情有所不快,想来是对我的修为有意见!而现在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显然是离坤给他们暗中传音说了什么,再看离坤的站位竟是隐隐把自己的后路截断!该死,自己还是年轻啊,当时一心想着钱去了!”

  “小弟没有异议,一切由师兄定夺。”不管怎样,周星辰还是出声答应下来。既然是为了钱来那就贪到底!富贵险中求!

  离坤见周星辰答应下来,脸上的惊讶之情恰到好处,也没有过多的疑问,不由得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三位分别是,赵文,孙平和叶东三位师兄,前两位修为在九层中期,叶东在九层后期,而我则是在九层圆满。”

  “师弟周星辰见过三位师兄。”周星辰深深一礼。

  三人瞧得周星辰郑重一礼,心中对其好感增加,好感之中还夹杂着一丝丝同情之意,也是微微微笑示意。“师弟不必多礼。”

  “既然人都齐了,咱们走吧!溶洞离此不远。”离坤急不可耐,拔腿就走。其余人无奈,只得跟上。

  ……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一行五人到了一片枯木从中,离坤便举手示意众人停下。四人相互看了一眼,神情戒备,法力修为暗暗在体内运转,以防突变。

  “这溶洞就在那棵古树位置。树的主干是空的,从树洞处跳下便可寻到。”离坤出声到,手指前方。众人顺着手势看去,果然看到一个巨大古树,主干上还有一个半人高的树洞,真不知道以离坤的体格当初是怎么掉进去的。正当众人暗自踌躇犹豫不决时。离坤抢先一步钻进了树洞,留下四人在原地面面相觑。

  “既然都到这里了没有理由在退缩了,叶某去也!”叶东冷哼一声,转眼就钻进了树洞。剩下之人再也不做犹豫,纷纷跟了下去。

  周星辰有意无意的走在了最后方,他感觉此间相当的诡异,还有一种熟悉的波动。他自从到了此地以后就不在说话,暗暗运起惊涛式,每多提纯一丝灵力,自保能力便强一分。现在他能做的就是无限的积蓄力量!

  周星辰钻进树洞后,周围一片漆黑没有任何落脚点,他身体径直的往下坠去。大约一分钟后,坠落之势并没有减缓,周星辰一惊法力运转护住全身,没多久,只听得“嘭”的一声,他的身体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手臂上传来阵阵隐痛颇为狼狈。他站起身来像其他四人望去,四人完好无损根本没有像他一样的措手不及。这让周星辰更加确定他内心的猜测,看向离坤的目光也渐渐的阴寒起来!

  离坤像是没有感应到背后的目光似的,左顾右盼努力回想着上次来到这里时的情景。随后向前走去,还不忘用手势招呼众人。周星辰默默观察着整个地形,盘根错节的树条缠绕在尖锐岩石上,使得整个空间里的氛围更加压抑。五人就这么往前走,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咚咚!“”咚咚!“极有节奏的心跳声从不远处传来,在这片寂静的空间里显得如惊雷一般。离坤吓的差点跳了起来,这让四人一惊。离坤素来胆大心细,怎么会这般不堪!想着想着众人的心情越发紧绷。上次离坤肯定是濒死之际逃脱,不然不会活见鬼般。

  离坤头上的冷汗如流水一般滴落下来,他紧张到了极致!如果上次不是尊主相救他必死无疑。他的手已经放到了腰间的储物袋上,一道符箓突然出现在他的手上。摸到这张符的时候,离坤头上的冷汗似乎都少了一些。离坤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像是终于下定了某项决心。他止住了颤抖的手,一道法术顺着他的手射去了深处。

  ”吼!”野兽般的嘶吼从,空间深处传来。离坤把符箓按在地上身形爆退!四人见状也急忙后退。一道巨大的火柱,以迅雷之势从深处卷来,所过之处树根湮灭,岩石化浆!正当火柱块临近众人之势,一道水幕从地下涌出,挡在了前方。

  “呲……”巨大的声音传来,一只巨大的火蟾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五人前方。不过它只有一条前肢,身侧一条巨大的伤疤触目惊心。背上的火焰熊熊燃烧,仿佛在诉说着它的愤怒!一股筑基灵压震慑着前方五只爬虫。

  ”诸位还愣着干什么!快用水系法术攻击他,周师弟替我们盯着他的舌头!用你的拳头将它打退!叶师弟,水龙术合击!“离坤急忙吩咐到,他可不想在火蟾还没有出击的时候自己人先乱了阵脚。”这只火蟾负伤多时,我们又恰好打断它的疗伤过程。莫要被筑基期灵压吓退!它不过是个半吊子货罢了!“他连连出手之际,还不忘给队友打气。周星辰和叶东没有过多的反应,其让二人神情一振,愈发卖力起来。

  火焰不断的从火蟾口里喷出,并没有对众人造成多大影响。这让周星辰心底发凉!刚刚火蟾转瞬之间就出现,说明速度极快!离坤提醒要注意舌头,可见舌头才是它主要的攻击利器。虽然是受了重伤,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哪会这般不堪,像个靶子!“靶子!”周星辰惊呼道,“快退!这只就是个靶子!此处还有火蟾居住!”

  众人听得大吼,心里微微一沉。就连火蟾也被声音吸引了过去,巨大的瞳孔盯着发声之人,略微带有点戏谑的神情。

  “啊!!”一道惨叫响起,这绝对是众人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大家回头望去,一条血色的舌头洞穿了赵文的身体,随后将他拖入了黑暗,不远处还传来咀嚼的声音。四人望去,一只身型小了一倍的火蟾突然出现在视野里!带着残忍的目光看向四人。

  聚在一起的四人背靠背,戒严四方!

  “哼!看来两只都出来了!虽然和想的不一样,但还好没什么影响!”说完,他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周星辰。

  两道符箓被离坤拿在手上,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

  “水牢符!”

  “哦!孙师弟竟然认得此符!”

  “曾经见过核心弟子使用过,甚是不凡。好在离师兄准备万全,有此符可保无恙!”孙平大喜。

  火蟾开了灵智,似乎知道面前的符箓对它们有莫大的威胁,再也不肯静观其变。无数火球对着四人头顶就是一顿乱砸,旁边身型较小的那只趁势跳上溶洞顶端,附着在岩石上寻找着刺杀机会!

  “不行啊,离师兄。它们这样分散,水牢符难以解除危机啊!要想办法将他们聚在一处啊!”孙平使出浑身解数抵挡着火球,还要分心提防着头上的火蟾,这让他疲惫不堪。

  “孙师弟高见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离坤怪声说道,随即顾不得抵挡火球,身影往叶东背后一躲一只手提起孙平,竟是向外抛了出去。头顶上的火蟾明显灵智没有那么高,身体奔着孙平就去了。离坤不失时机,甩手就将水牢符拍了出去。电光火石之间,水牢符就将两只火蟾和孙平笼罩了进去。

  周星辰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有震惊有愤怒。没想到这离坤歹毒如斯!竟敢残害同门!

  水牢中的火蟾愤怒至极,又攻不破水牢符,只好拿孙平来发泄,无情的撕扯着他的四肢让他痛苦不堪,生不如死!

  “周师弟还请你向水牢符中灌输法力,将这两只畜生困死!”离坤走道他的面前,同时以眼神示意叶东。两人一前一后,将他的逃路断绝!

  周星辰虽是心里紧张,可神情淡定。不急不缓的出声道“师兄这是何意?不是说让叶东先来么!哼,叶东后面的威胁比我要大很多吧,呵呵!”他学着离坤的腔调怪声道。

  旁边的叶东眼神一凝,急速倒退。“离师兄这是何意?”

  离坤眼光瞟了一下面前之人,随后向着叶东气急败坏的吼道“这乃低劣不堪的离间计看不出来么!叶东你清醒点!”

  “呵呵,叶师兄。他敢公然残害同门,你们又相互顾忌。我在此尚能制约一二,若是除去了我叶师兄你以为你能安然离去吗?”

  “小子好胆!叶东既然你不出手,就在一旁乖乖待着!”离坤大吼,手里一晃竟多出一把金背大砍刀来,二话不说对着周星辰门面就是一刀。

  周星辰早就防备着他突然发难,身体一扭躲过一击。双拳借着惯性对着离坤身侧就是一击怒海式。离坤诡异一笑,强悍的法力透体而出,竟是将他的拳头生生震开!大刀落地没有丝毫停留,刀锋一转对着周星辰腰身砍去。左手也没有闲着,单手掐了一道法决对着周星辰的落脚点砸去。

  周星辰避无可避,只得大吼一声“叶师兄果然是明白人!”离坤一听,心中大惊,哪管的眼前之人。刀势一顿。周星辰趁机闪避落在了远处。离坤回头一看,身后哪里有人。

  “呔!!!小子欺人太甚!”离坤大怒!

  “哈哈,叶师兄看到没?他始终防备着你,你还要犹豫吗!?”周星辰调侃道。

  叶东听在耳里急在心里,听了周星辰的一番话加上离坤的表现和性格,这么一分析形式就很明了了。叶东缓缓的走了过来!

  周星辰微微一笑,猎杀现在才真正开始了!

天法万物
天法万物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生,众法现!万法归一,替天行道! 天法万物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天合镇处于燕云大陆云州的东南大国“宋”的东北角,以当代大宋皇尊国号“天合”为名,是这一带有名的贸易中心和交通枢纽。东接银月海,南靠神祇沙地,北上是小国幽国,西去乃是大宋第二大城海天城。不知不觉走到城门口时已是日昳时分。城门口的守卫士兵看到一道矫健的身影扛着一头野猪快速接近城门时,他们互相对视片刻,似乎都从对方的身上看出了嫌弃之意。他们对少年入城的举动视而不见,也并不为他肩上能够抗起接近三百斤的野猪感到诧异只是暗中咒骂,隐约还有那么点嫉妒之意“我要是有那么好的师傅,一拳就可以把城门楼子打穿!”在人人尚武的燕云大陆,拳头似乎比语言更为好用。二人虽心生嫉妒,却也不敢直言嘲讽。不然以这厮性格,非要吃一两拳不可!少年进镇以后本来就迅速的脚步在此时竟又快捷了几分。闪转腾挪之后来到一间破旧的瓦屋门前,把肩上的野猪往青石地面上重重一甩,刚想去推开老木门的时候,门却轻轻的向里敞开,一个中年妇人站在门口微微含笑,虽然穿着粗布麻衣但却藏不住她的韵味,岁月留在她脸上的痕迹很少,不难看出年轻时必然是个绝世美女,只是自从丈夫战死以后,独自带着孩子逃到宋国的她,佝偻了腰身,磨伤了手指,褪去了惊艳,舍去了一切。她的目光劳劳锁定在少年的身上,完全不去在意地上的猎物。”呼……“待确定少年身上并没有什么创伤之后这才放下心来,”臭小子又乱跑什么,今日为何不去道观伺候师傅!“少年也不以为意,狡黠的笑了两声,顺势拖着猎物钻进了屋子。看到周围熟悉的一切少年似乎卸下了最后的防备,挺拔的身躯竟微微的佝偻了几分。看着放在地室的猎物,少年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至少,接下来的一周母亲和自己再不用为吃喝发愁了,甚至有多余的肉块能带给师傅敬敬孝。想到师傅少年的头不经微微疼了起来。“那个怪老头…哎…”少年摸了摸头,转身一扭就走进了浴室,凉水拍打在身上,洗尽了一身的疲惫。少年虽然只有12岁,身高却已经接近五尺半了!比例匀称,手足协调。由于5岁就随师父修习世俗武道,浑身的肌肉凸显,每一块仿佛都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少年从浴室走出,落日的余晖洒在他的脸上,剑眉星眸,棱角分明,面如冠玉,端的是一个唇红齿白少年郎。可惜好景不长,这样唯美的画面在厨房饭菜的香味飘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被破坏了!在看他脸上的表情,哪里还有什么翩翩少年郎简直就是一个饿鬼投胎!陶醉的脸上竟然还挂着一丝…猥琐。“老娘!快点上菜啊,饿死爹…哦,不!饿死我了。”“臭小子,又说什么浑话!要是你爹还在世必然重重责罚于你!哎…“少年看着母亲说着说着竟然快流下泪来,眼圈一红赶忙低头认错“娘,孩儿错了……“妇人自知失态,可是自己毕竟只是一个女人,能力有限,在某种程度上她觉得自己有愧于孩子。少年似乎看出母亲心中所想,闭口不言,垂下的投中却眉头紧锁,双拳暗暗发力,似乎是在下什么决心。“哎算了算了,你这臭小子。快点吃饭吧。晚上把猪肉给你师傅送点去,陪他说说话,知道吗?”少年生吞猛咽哪真个听得清母亲在说什么,只是口里还没咽下肚,就含糊回答道“知道了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