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天法万物

第十章 力量渴望

发表时间:2021-05-04 00:20:24

,渐入梦乡。梦里,他看见了溶洞里的大战,心狠手辣的离坤、怪物般的鲁格、殒命的孙平和赵文……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他还看见了他的师姐,他明白师姐还好好活着,从内心腾起而起的暖意顺着血液流遍了全身。  ”辰儿…“他听见了一个沧老的声音,这闭上双眼,他的思绪越飘越远,呼吸慢慢均匀,渐入梦乡。梦里,他看到了溶洞里的大战,心狠手辣的离坤、怪物般的鲁格、惨死的孙平和赵文……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他还看到了他的师姐,他知道师姐还活着,从内心升腾而起的暖意顺着血液流遍了全身。。


推荐指数:★★★★★
>>《天法万物》在线阅读>>

《第十章 力量渴望》精选:

  当周星辰睁开眼时,天上的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他记忆中最后一幕就是被祖师用法力包裹着,接着他便失去了意识。他尝试着坐起来,但是巨大的痛苦使他放弃了这样的想法。他的眼珠在他的眼眶里打转,想要辨别这是这是什么地方。可是他只能看到陌生又熟悉的天花板。他不在努力去干些什么,也不在努力去想些什么。就这样贪婪的闭上了双眼,他知道他是安全的,这可能是他的第二个家了。

  闭上双眼,他的思绪越飘越远,呼吸慢慢均匀,渐入梦乡。梦里,他看到了溶洞里的大战,心狠手辣的离坤、怪物般的鲁格、惨死的孙平和赵文……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他还看到了他的师姐,他知道师姐还活着,从内心升腾而起的暖意顺着血液流遍了全身。

  ”辰儿…“他听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这个声音他一辈子都不会遗忘!

  ”师父!!“他的表情渐渐扭曲,他能感觉到梦里的自己在挣扎在呐喊,想要找寻他的师父。

  一张慈祥又熟悉的脸庞出现在他梦里天空。”辰儿…无恙就好,无恙就好啊。”声音有了颤抖,表情多了悲哀。

  ”师父!是你吗?!徒儿想你啊!呜呜呜……“眼泪,从他的眼角流进了他的梦里。

  ”唉…好孩子“一声沉重的叹息从四面八方涌来,带着颤抖。”辰儿莫哭,为师没剩多少时间了。你端坐好。“

  听从师父的话语,周星辰忍住悲伤端坐起来,只是肩膀和身体在不断的抽动。

  老者望着少年,悲伤的情绪被他收敛。他伸出一只手掌虚按在了周星辰的天灵上。少年两眼一抹黑,竟是失去了意识。

  ”此乃你最讨厌的《翻天覆海诀》全部功法,现在为师全部传与你。哈哈哈。“海成子在这一刻忘记了悲伤,忘记了处境。思绪回到了过去,犹记这臭小子不论自己怎么跟他说《翻天覆海诀》的强大,都是一副不在乎的神情,甚至略带嫌弃之意。如今正合他意,强行传授!做完一切,海成子呆呆的看着前面的少年。“臭小子,瘦了。不过开始像个男人了。呵呵…”声音充满疲惫和慈爱,他想用手去摸一摸少年的脸颊,虚幻的灵体却是穿透了少年的身体。海成子的手僵硬在了半空中,叹道“徒儿师父会一直都在,见证你的巅峰。”说罢,海成子的灵体化为点点光芒消散开来。

  ……

  夜幕降临,一阵冷风从门外窜了进来,在周星辰身体被突如其来的寒冷刺激的抽动了一下。这使得他从梦境中在此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一个极其俊朗的脸庞出先在周星辰的面前,带着温和的声音问道:“醒了?好些没?”

  震惊使周星辰暂时忘记了疼痛。他挣扎着坐了起来,呆呆的看着前方。“弟子见过凌祖师!”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对着凌洛海行了一礼。

  回应他的是一个紫玉小葫芦。非常精致,整个葫芦还带着淡淡灵气,叫人爱不释手。

  “喝点吧。里面装的乃是我私人酿的小酒。”凌洛海笑道。

  周星辰呆呆看了一会,想起刚刚在梦里见过的师父,他似乎也喜好杯中之物。苦笑着摇了摇头,双手托着紫玉葫芦就猛灌起来。液体入口冰凉,才至喉中却变得热辣如火,入到腹中那感觉就像是冰冷的寒流下镇压这一座就要爆发的火山。

  周星辰刚想开口说”好!”“爽!”二字。却猛地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腹部,时而满地打滚,时而蹦蹦跳跳。甚是滑稽!

  ”哈哈,小子。我酿的酒这么多年了都没人敢这么喝,哈哈。不知为何你我似乎颇为投缘,此物送你“凌洛海大笑,身体却瞬间到了周星辰的身边,手掌贴在他的身上帮他梳理灵力。一只紫玉葫芦落到了少年手里。

  在凌洛海的帮助下,周星辰体内暴动的灵力缓解了很多。他不禁抬头看着凌洛海,深深一礼。顺手把葫芦别再腰间,整个人看上去别有一番味道!

  “多谢祖师救命之恩,星辰没齿难忘!”

  “罢了罢了。你本就是我碧水宗弟子,还拥有海灵体。不保你保谁?只是可惜了孙文赵平两个弟子。”

  周星辰抬起头来望着他,似乎对凌洛海还记得孙文、赵平的名字感到很诧异。

  “怎么?我宗内的弟子我都不记得,还当什么祖师!哼!只是枯木林里还有一处神教遗址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幸亏小刘找你有急事,这才四下打听你的踪迹。怕你有恙才赖着我寻人。哎,其实我最后没有赶到,怕是那鲁格也动不得你分毫!不必如此神态!”凌洛海佯装愤怒,借着酒意对周星辰说了很多。其实他哪里喝的醉,只是孤独久了,难免话多。

  “它的手都快触到我的眉心了。怎么可能杀不了我?!”周星辰激动的吼道,那濒临死亡的感觉他再也不想来第二次了。整个灵魂都在颤抖。

  “哎。你体内不寻常。有一个灵魂在蛰伏。即便是我与之相比,也有如沙尘对上星空。你身上秘密倒是蛮多的。”凌洛海对他的语气问题并没有过多在意。他在屋内抬头望着天空微微叹气。

  “灵魂…那是…哈哈哈哈哈”周星辰想到了什么!突然落下两行清泪!下一刻内心又被巨大的喜悦占据,狂笑出声!眼角带泪,嘴里不停的喊着师父。

  “敢问尊师无恙前是何等修为…”凌洛海看着眼前处于极端状态的周星辰不由得出声打断他。

  少年听得祖师的话语,强行把自己从失控的情绪中拉回现实。“以前听师父吹嘘过,他修为大约在大乘期。”

  这回轮到凌洛海晕晕乎乎了!大乘期!那是什么样的境界!那是多少人多少生灵的终极目标!移山填海,改天换地的大能之辈!号令一方天地莫敢不从!他俊美的脸上已经被震惊之色所代替,他看着眼前的小子。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大乘期前辈的亲传弟子就这副德行?不过为人还算善良,资质也颇为可以,智慧也勉强出众。可大乘期前辈所收的弟子哪一个不是年纪轻轻就化神练虚了?等等,一个大乘期前辈都遭遇了如此重创,只有区区一个魂魄蛰伏在炼气期弟子的身体里!那是何人所为?神教!一定是神教!暴风雨要来了!”凌洛海的心里无数的念头闪过。

  周星辰看着祖师震惊的模样,不敢出声。对他来说化神期、大乘期都一样。一个巴掌都能拍死他,他也不愿瞎操这份心。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事就是得知师父还没有从时间消失,一直陪伴着自己,这就够了!

  “尊师道号可否告知于在下?”凌洛海回过神来,对着周星辰说道,语气中多了几分恭敬与狂热!

  “别人都称他为海成子,我和师姐叫他老头!”巨大的喜悦使得周星辰稍微回复了以往的模样,略带狡黠说道。

  “居然是海成子前辈!!曾经仙道盛会时,我有幸跟随长辈曾经远远观望一眼!”一波接一波的震惊让凌洛海在小辈面前竟然有些微微失态,丝毫不顾形象,眼中的尊敬与狂热更是肉眼可见!

  “哎,可惜。海成子前辈为了救你于危难,以残魂强行施展大神通。如今只能在你识海沉眠!在此之前你可有什么异状?”凌洛海惋惜的说道。情到深处竟然修为转动,灵压压得周星辰喘不过气来!

  少年没有犹豫,将梦境里所听所见,细细与凌洛海道来。

  一刻钟后,凌洛海微微点头,安慰周星辰说道:“原来如此!残魂还保留了记忆与神智!为时未晚!”

  “求祖师告知如何救我师父!星辰愿做牛做马,献出生命。”噗通一声,听的师父还有救,周星辰竟是径直跪在了凌洛海的面前。

  “你且起来!人族大能,人人敬仰!岂敢有半分要求?你所说的’梦‘乃是我们修仙者的识海!前辈的残魂就在识海深处。你只需要找寻温养神识的天地灵物,方能使前辈恢复如初。至于肉体方面,鬼修一派当中有一脉,唤作僵尸道!他们或许有办法,只不过大乘期的肉身,哼哼。劝你没有大乘的实力之前不要去自寻死路,那帮人可不好打交道。天地灵物,天生地养无一不是举世罕有,更别说温养神识只用,更是稀有至极!”凌洛海仔细说道。“不过难虽难,也不是无解。前辈以残魂融入你识海,他可以借识海向你传法,你也可以通过增强神识借识海反哺于他。只要不再有过多的消耗,只要你不过早陨落,总有一天,前辈可以恢复如初。”

  周星辰听得是一下悲,一下喜,一声叹息,一声惊呼。“敢问祖师,可有锻炼神识的秘术?”

  “神识秘术天下罕有,都被宗门或者个人视为珍宝!况且,你还没到筑基如何开启神识?既然都没开启,又何谈修炼呢?”凌洛海略带调侃的说道。

  “祖师的意思是说,只要到筑基我便可以开启神识,温养我师父的残魂么?”少年异常冷静的说道,实质性的斗志凝结成了异象在他背后浮现。凌洛海严肃的看着面前的少年,重重的点了点头!少年随即沉默了下去。他一次如此强烈的渴望变强!

  “我们修仙者修炼,讲究两种,一种是积累产生质变,体内法力也好,灵力也罢。一种是境界感悟达到一定程度,道心通明。二者缺一不可,不然进阶无望。至于功法,等你筑基后我会帮你求的一部!”凌洛海看着少年,平缓的说道。

  周星辰猛然抬起头深深地看向凌洛海,对着凌洛海行了一个大礼!凌洛海以微笑回应!此时无声胜有声。

  “好了,你去吧!对了,你已经昏迷了一个月了!千万不要错过了一个月以后的外门大比哦,那是你走上强者道路的第一个磨练,莫要叫我失望,否则我必要代替前辈好好教训你!”凌洛海袖袍一震,一股柔和却强悍的灵力,托着周星辰落到了藏经阁的禁制之外。

  周星辰拍拍衣服,使它们更为平整。然后理了理头发,对着藏经阁所在跪下来,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如果说在这世界上还有第四个亲人的话,那必然是凌洛海了。他不光救了自己性命还救了自己的道心。无形中更是救了师父一命!此恩唯有以命相报!随后他站起来,任泥土附着他在的衣服上,毅然转身。消失在黑夜里。

  凌洛海在阁楼内,隔着禁制将周星辰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又灌了一口葫芦里的酒,笑声震动山谷。

天法万物
天法万物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生,众法现!万法归一,替天行道! 天法万物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天合镇处于燕云大陆云州的东南大国“宋”的东北角,以当代大宋皇尊国号“天合”为名,是这一带有名的贸易中心和交通枢纽。东接银月海,南靠神祇沙地,北上是小国幽国,西去乃是大宋第二大城海天城。不知不觉走到城门口时已是日昳时分。城门口的守卫士兵看到一道矫健的身影扛着一头野猪快速接近城门时,他们互相对视片刻,似乎都从对方的身上看出了嫌弃之意。他们对少年入城的举动视而不见,也并不为他肩上能够抗起接近三百斤的野猪感到诧异只是暗中咒骂,隐约还有那么点嫉妒之意“我要是有那么好的师傅,一拳就可以把城门楼子打穿!”在人人尚武的燕云大陆,拳头似乎比语言更为好用。二人虽心生嫉妒,却也不敢直言嘲讽。不然以这厮性格,非要吃一两拳不可!少年进镇以后本来就迅速的脚步在此时竟又快捷了几分。闪转腾挪之后来到一间破旧的瓦屋门前,把肩上的野猪往青石地面上重重一甩,刚想去推开老木门的时候,门却轻轻的向里敞开,一个中年妇人站在门口微微含笑,虽然穿着粗布麻衣但却藏不住她的韵味,岁月留在她脸上的痕迹很少,不难看出年轻时必然是个绝世美女,只是自从丈夫战死以后,独自带着孩子逃到宋国的她,佝偻了腰身,磨伤了手指,褪去了惊艳,舍去了一切。她的目光劳劳锁定在少年的身上,完全不去在意地上的猎物。”呼……“待确定少年身上并没有什么创伤之后这才放下心来,”臭小子又乱跑什么,今日为何不去道观伺候师傅!“少年也不以为意,狡黠的笑了两声,顺势拖着猎物钻进了屋子。看到周围熟悉的一切少年似乎卸下了最后的防备,挺拔的身躯竟微微的佝偻了几分。看着放在地室的猎物,少年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至少,接下来的一周母亲和自己再不用为吃喝发愁了,甚至有多余的肉块能带给师傅敬敬孝。想到师傅少年的头不经微微疼了起来。“那个怪老头…哎…”少年摸了摸头,转身一扭就走进了浴室,凉水拍打在身上,洗尽了一身的疲惫。少年虽然只有12岁,身高却已经接近五尺半了!比例匀称,手足协调。由于5岁就随师父修习世俗武道,浑身的肌肉凸显,每一块仿佛都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少年从浴室走出,落日的余晖洒在他的脸上,剑眉星眸,棱角分明,面如冠玉,端的是一个唇红齿白少年郎。可惜好景不长,这样唯美的画面在厨房饭菜的香味飘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被破坏了!在看他脸上的表情,哪里还有什么翩翩少年郎简直就是一个饿鬼投胎!陶醉的脸上竟然还挂着一丝…猥琐。“老娘!快点上菜啊,饿死爹…哦,不!饿死我了。”“臭小子,又说什么浑话!要是你爹还在世必然重重责罚于你!哎…“少年看着母亲说着说着竟然快流下泪来,眼圈一红赶忙低头认错“娘,孩儿错了……“妇人自知失态,可是自己毕竟只是一个女人,能力有限,在某种程度上她觉得自己有愧于孩子。少年似乎看出母亲心中所想,闭口不言,垂下的投中却眉头紧锁,双拳暗暗发力,似乎是在下什么决心。“哎算了算了,你这臭小子。快点吃饭吧。晚上把猪肉给你师傅送点去,陪他说说话,知道吗?”少年生吞猛咽哪真个听得清母亲在说什么,只是口里还没咽下肚,就含糊回答道“知道了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