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天法万物

第九章 神教的影子

发表时间:2021-05-04 00:20:24

吧!“离坤脑子里只想一刀劈死这个爱使诈的小子。  离坤提着大刀向二人跑来,法力了灌入于刀上,他猛的往前一劈,碧蓝色的法力包裹着刀气呈几道弧形样式直对二人门面呼啸声而来!周星辰赶忙跳让开来,望着离坤,他脑袋在不停地的运转想思忖出一条妙计。叶东离坤也有很默契,环眼怒视着他们。同样在暗暗积蓄力量,给予对方致死打击。。


推荐指数:★★★★★
>>《天法万物》在线阅读>>

《第九章 神教的影子》精选:

  两人一前一后的站着,周星辰有意的将身子半藏在叶东的背后。他们冷冷的注视着前方之人。

  离坤也有很默契,环眼怒视着他们。同样在暗暗积蓄力量,给予对方致死打击。

  ”离师兄修为这么高,怕是不用我们也能独自将火蟾击杀。为何又要引我们送死呢!毕竟无冤无仇的,安静的做师兄弟不好么?”少年出声了。平静、平和略带痛惜仿佛面前之人真的是他的好师兄一般。

  ”呵,小子就怕你不问呢!不过你问错对象了,留着去问阎王吧!“离坤脑子里只想一刀劈死这个爱使诈的小子。

  离坤提着大刀向二人跑来,法力已经灌注于刀上,他猛的向前一劈,碧蓝色的法力包裹着刀气呈一道弧形样式正对二人门面呼啸而来!周星辰急忙跳闪开来,看着离坤,他脑袋在不停的运转想思量出一条妙计。叶东掐诀打出一道水箭与刀气相抵消。

  一道,两道,三道。更多的刀气直奔二人而去。离坤的法力像是不会枯竭一般。忽然他把刀插在地上,双手法决一变大喝一声,双手猛地拍向地面。以离坤手掌为中心地面迸出两道裂缝,其中闪烁着明黄色的法力向四周蔓延开来。法决变换后,他再次提起刀,火焰在刀上燃烧将整个山洞照的通明!

  “地火遁!”离坤大喝。火焰从地面的裂缝之中迸发出来,竟是将虚空都烤得有点扭曲。

  周星辰没有办法,只得凭借幼时跟随师傅学习的俗世武功躲避。无力感从他的内心升起,他必须极力的压制这种情绪,不然必死无疑。反观叶东,他也没有好到哪儿去,他防的住火焰防不住地裂,离坤的主要攻击目标好像是他,这使得叶东颇为狼狈。

  离坤再也不肯等待,拿着大刀如风一般就冲上前来!他又从腰间的乾坤袋摸出一张符箓,大喝一声“落雷符”就向前丢去!如水桶般粗大的银色雷电,就这么出现在地底的空间里。水火呼啸,天崩地裂。刀气迸发,地动山摇。二人是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水吟决!”叶东全身修为运转,仿佛无尽的水系法力从他体内像外涌出,瞬间将他包裹在其中。从地底之中竟然还有水流激射而出。托着他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不过做完这一切叶东已是气喘吁吁。

  “看来,九层后期和九层圆满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存在。自己若不是因为海灵体恐怕早已毙在离坤法术之下。”周星辰暗暗思量,将目光瞄准了离坤身后的火蟾!他纵身跳起,堪堪躲避了离坤的招式,以上方岩石为着力点,双脚包裹法力用力一蹬,身体笔直向火蟾出激射而去。

  “小子好胆!”离坤止住前去的身形,迅速用法力锁定在空中的周星辰。嘴角带着一丝残忍和可惜的微笑。

  看得刀气袭来,周星辰用尽体内所有法力包裹在双拳之上,眼里闪过一丝厉色,猛然砸在刀气之上。反震之力震他的口吐鲜血,五脏颤抖。不过整个身体借助着这股强大的力道,竟是一头栽进了水牢符里!他忍住剧烈的疼痛,动作不敢有丝毫停留,他解开额头上的束印,一丝丝精纯至极的法力从眉心直至气海,随后包裹着双拳对着水幕狠狠砸去!

  “啵!”像是水泡爆裂的声音传来,声音并没有很大。两道巨大的火红色影子迅速分窜开来!离坤已经惊的七魄离体!火蟾并没有去管周星辰,它们首先要解决最可恶的人。狂怒使得它们攻击更加猛烈,动作更为迅敏。配合更是驾轻就熟。一左一右狂攻之下就是离坤也是很吃力,很快就招架不住。碧蓝色的法力包裹着身躯,大刀插在地上喘息起来。他已无力再战,先前为了快速解决周星辰与叶东二人大招频发,体内法力已经所剩不多!

  火蟾这次没有在原地等待。一道快到极致的赤色光芒毫无意外的击穿了离坤的身体!

  “哈哈哈!!就算是死我也要拉着你们下地狱。以我灵魂献祭,恳请尊主降临!”他表情极度扭曲,用尽最后的生命力在狂吼!他的头颅低垂下去,一道肉眼可见的实质性的灵魂体,从他的身体徐徐浮空,定在了半空中。灵魂体后虚空裂开,墨紫色的神链从无尽虚空中延伸到此,禁锢着离坤的魂体,将他拉入了虚空!

  “嗯,味道稍差不过聊胜于无。”一道嘶哑的声音从虚空中传出!声音听起来就像干枯了不知多少年的树皮相互摩擦发出来的动静!枯槁的手臂从虚空中伸出,抓住了离坤的躯体,居然以此为借力点慢慢爬了出来!

  他…它直立起来比周星辰略高一些,漆黑色的皮肤紧紧的包裹着没有一丝血肉存在的骨骼,头上没有任何表皮,双眼空荡,墨绿色的光芒在其中明灭不定。当它完全直立起来,一股强悍的灵压轰然降临,叶东已经被灵压压的匍匐在地!周星辰还略微好些,还能勉强蹲在地上。就算是刘长老都没有给他这么强的压迫感!

  “灵魂!!”这怪物仰头长吼!身影一个模糊就将两头火蟾脑袋洞穿,张开它那惨白的大嘴一吸,两道兽魂吸入口中,开始咀嚼起来,同时眼窝之中的光芒似乎稳定了几分,随即站立不动似在消化。

  叶东瞧了个仔细,吓得魂飞魄散,吞了两颗看家底的丹药,扭头就跑。周星辰想制止他这么做,奈何叶东的心神已经完全被恐惧吞噬,根本注意不到他!

  叶东刚一转身,怪物的骷髅头就对准了他逃跑的方向!再次一个模糊,一掌抓爆了叶东的脑袋,红白之物散落一地。随即有呆在原地。这让周星辰心底微微松了一口气,应该这怪物是看不到他的,完全靠声音刺激它某样感官才能够让它精准定位的。

  “真当我看不见吗?”正当周星辰有所松懈的时候,背后却传来让他几乎窒息的声音。转瞬之间一道阴影从他眼前的地面延伸到他整个身躯。周星辰越是想抑制内心的恐惧,身体越是颤抖的厉害!

  “让我种下魂种,奉我为尊主!每月贡献四道生魂,我可让你离去!我感觉到你很不一般,特开此恩!”

  周星辰强迫自己站了起来,双眼内充满血丝。恐惧使他的表情扭曲,怒火使他的身躯挺拔!忽然他笑了,笑得狂妄!笑的凄惨!

  “想让我为奴!让我残害同门!做你的狗梦!”巨大的恐惧化为巨大的勇气,惊涛式的术印被他完全解除!庞大而又精纯的灵力充斥着他们经脉,涨的整个身躯快要爆炸开来!双拳毅然决然向前轰去!晶莹的泪珠混在精纯的法力里,完成了他的舍命一击。“娘,师父、星辰不孝,来陪你们了。师姐!来生再见!”唯有心底有一道叹息,可惜不会有人听到。

  “找死!”枯槁的手掌,轻易的接下了他的双拳。“别说我没给过你机会!桀桀!”另一只手已经快触到他的眉心!

  忽然!整个地下空间都被碧蓝色的光芒充斥,所有光芒向周星辰眉心聚集,直到形成了一面深蓝色的镜子。替周星辰挡住了那致命一击。

  “放肆!”原本低沉而又磁性的声音,此刻竟是被愤怒刺激的有点尖锐!

  一道白色身影凭空出现!白皙的手掌代替了深蓝色的镜子,带着无比磅礴之势对上了那只枯槁的手掌!

  “啪!”摄人性命的手掌就那么轻易的被打断!胳膊齐肩断落!怪物的身影重重的落在了远处。

  “区区一个暗影教徒,也敢残害我门下弟子!哼!”

  “哈哈哈,区区一个化神小辈也敢如此放肆!”怪物怒极反笑。“想当年老夫吞过的元神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世道真是变化的快啊!”

  “哦?!这么有来头?敢问阁下名讳。”碧水宗祖师不咸不淡问道。

  “本座乃暗影教会长老,鲁格是也!小辈报上名来!”怪物吼道

  “碧水宗七十四代弟子,凌洛海正是区区在下!”

  “好!纳命来吧!”鲁格大喝一声,仅有的一只手臂伸向虚空。上方空间扭曲,墨紫色的锁链再次出现。“绝仙索,去!”锁链顺着他手指着的方向直奔凌洛海而来!

  “碧水晶清决,大海无量!”凌洛海同样大喝道,磅礴无匹的灵力波动冲着前方鲁格碾压而去,仿佛是整个海洋向前碾压而去。灵力轻易的冲破了锁链,碾碎了鲁格的身躯。没有丝毫的意外!

  凌洛海眉头一皱,身形急速向前跨去!看到鲁格破碎的身躯之后,眉头皱的更加用力了!

  “果然还是让元神逃了么!”

  他回头看着周星辰,缓缓说道:“你!很不错!”

  周星辰经历情绪上的两极反转,体力上的巨大透支早已瘫倒在地。不过他还是有气无力的说道:“多谢祖师赞赏,弟子没有保住其他三位师兄的性命望祖师饶恕。”

  “此事你已尽力,随我回去,好生修养!”听到还是陨落了三名弟子,凌洛海英俊的脸上,怒意浮现,不过被他强行压下。一道法决打出,澎湃的灵力包裹着周星辰急速远遁!

天法万物
天法万物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生,众法现!万法归一,替天行道! 天法万物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天合镇处于燕云大陆云州的东南大国“宋”的东北角,以当代大宋皇尊国号“天合”为名,是这一带有名的贸易中心和交通枢纽。东接银月海,南靠神祇沙地,北上是小国幽国,西去乃是大宋第二大城海天城。不知不觉走到城门口时已是日昳时分。城门口的守卫士兵看到一道矫健的身影扛着一头野猪快速接近城门时,他们互相对视片刻,似乎都从对方的身上看出了嫌弃之意。他们对少年入城的举动视而不见,也并不为他肩上能够抗起接近三百斤的野猪感到诧异只是暗中咒骂,隐约还有那么点嫉妒之意“我要是有那么好的师傅,一拳就可以把城门楼子打穿!”在人人尚武的燕云大陆,拳头似乎比语言更为好用。二人虽心生嫉妒,却也不敢直言嘲讽。不然以这厮性格,非要吃一两拳不可!少年进镇以后本来就迅速的脚步在此时竟又快捷了几分。闪转腾挪之后来到一间破旧的瓦屋门前,把肩上的野猪往青石地面上重重一甩,刚想去推开老木门的时候,门却轻轻的向里敞开,一个中年妇人站在门口微微含笑,虽然穿着粗布麻衣但却藏不住她的韵味,岁月留在她脸上的痕迹很少,不难看出年轻时必然是个绝世美女,只是自从丈夫战死以后,独自带着孩子逃到宋国的她,佝偻了腰身,磨伤了手指,褪去了惊艳,舍去了一切。她的目光劳劳锁定在少年的身上,完全不去在意地上的猎物。”呼……“待确定少年身上并没有什么创伤之后这才放下心来,”臭小子又乱跑什么,今日为何不去道观伺候师傅!“少年也不以为意,狡黠的笑了两声,顺势拖着猎物钻进了屋子。看到周围熟悉的一切少年似乎卸下了最后的防备,挺拔的身躯竟微微的佝偻了几分。看着放在地室的猎物,少年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至少,接下来的一周母亲和自己再不用为吃喝发愁了,甚至有多余的肉块能带给师傅敬敬孝。想到师傅少年的头不经微微疼了起来。“那个怪老头…哎…”少年摸了摸头,转身一扭就走进了浴室,凉水拍打在身上,洗尽了一身的疲惫。少年虽然只有12岁,身高却已经接近五尺半了!比例匀称,手足协调。由于5岁就随师父修习世俗武道,浑身的肌肉凸显,每一块仿佛都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少年从浴室走出,落日的余晖洒在他的脸上,剑眉星眸,棱角分明,面如冠玉,端的是一个唇红齿白少年郎。可惜好景不长,这样唯美的画面在厨房饭菜的香味飘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被破坏了!在看他脸上的表情,哪里还有什么翩翩少年郎简直就是一个饿鬼投胎!陶醉的脸上竟然还挂着一丝…猥琐。“老娘!快点上菜啊,饿死爹…哦,不!饿死我了。”“臭小子,又说什么浑话!要是你爹还在世必然重重责罚于你!哎…“少年看着母亲说着说着竟然快流下泪来,眼圈一红赶忙低头认错“娘,孩儿错了……“妇人自知失态,可是自己毕竟只是一个女人,能力有限,在某种程度上她觉得自己有愧于孩子。少年似乎看出母亲心中所想,闭口不言,垂下的投中却眉头紧锁,双拳暗暗发力,似乎是在下什么决心。“哎算了算了,你这臭小子。快点吃饭吧。晚上把猪肉给你师傅送点去,陪他说说话,知道吗?”少年生吞猛咽哪真个听得清母亲在说什么,只是口里还没咽下肚,就含糊回答道“知道了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