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时空军火商

第008章【重回战场】

发表时间:2021-05-04 03:54:20

方人马的清理之下,别说是人了,就连鸟也也没一只,但两边的大军刚冲到战场中心附近,眼瞅着着就得撞在一起了,却突然冒出了一个有着天华人相貌的少年。  这个少年的出场方式了足够多很奇怪,可他的穿着装扮却更让所有人莫名其妙,所以何平回到这里的时候为了避免敌人的伏兵,赵正在开战前就派遣探马将战场附近清理了一遍,而对面的奥克兰军队也做了同样的事情,这片战场在两方人马的清理之下,别说是人了,就连鸟也没有一只,但两边的大军刚刚冲到战场中心附近,眼看着就要撞在一起了,却突然冒出来了一个有着天华人相貌的少年。。


推荐指数:★★★★★
>>《时空军火商》在线阅读>>

《第008章【重回战场】》精选:

  青阳领的士兵们在今天经历了最奇特的一场战斗,本来,大家都认为这场战斗因为没有什么阴谋诡计可以用,所以肯定是要硬拼了,不过大家真的不在乎,战争爆发这么多年,士兵们已经习惯了每次出征都会有兄弟回不来,有时候连自己也回不来的生活,不过,今天这场本应该只能是硬拼的战斗从一开始就出了问题。

  为了避免敌人的伏兵,赵正在开战前就派遣探马将战场附近清理了一遍,而对面的奥克兰军队也做了同样的事情,这片战场在两方人马的清理之下,别说是人了,就连鸟也没有一只,但两边的大军刚刚冲到战场中心附近,眼看着就要撞在一起了,却突然冒出来了一个有着天华人相貌的少年。

  这个少年的出场方式已经足够奇怪,可他的穿着打扮却更让所有人莫名其妙,因为何平来到这里的时候身上穿着的竟然是一件睡衣,这件睡衣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从来没有见过,不仅如此,他好像还说了一句谁也听不懂的语言,能够肯定的是,既不是天华语也不是奥克兰语,甚至不是天华和奥克兰境内其他民族的语言。

  这个从各个方面都透着古怪的少年如果只是如此的话,或许不论是天华人还是奥克兰人,都会毫不留情的催动兵马,专注于对付眼前的敌人,不会管他的死活,但问题是这个少年居然表现出了强大的力量,不仅徒手接住了长弓手射出的箭,而且还将那支箭扔回去杀掉了长弓手,接着这个少年竟然又消失了。

  这些事情其实并没有用掉多少时间,也没有对战斗双方形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但不得不说,士兵们虽然在听到命令之后依旧忘我的冲锋战斗,但在心底里却并没有忘记那个惊鸿一现却又莫名消失的少年,大家都有种预感,这个少年不是个普通人,而且他不会一去不返,他还会回来的!

  现在,他回来了!重返兵界的何平已经不是刚才的睡衣打扮,一身数字迷彩服外面套着凯夫拉防弹衣,护膝护肘和凯夫拉头盔也都齐全,头盔上附带的护目镜已经拉了下来挡在了眼前,一双防割手套保护的双手当中,一柄方天画戟闪着寒光,全合金打造的方天画戟重量非凡,这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够使用的兵器,但对于身负神力的何平来说却是刚刚好。

  现在何平的样子要是让他原来世界当中的同胞看到的话,一定会笑翻在地,因为全身的防护装备全部都是现代化的产物,如果只看这一点的话,此时的何平已经赶上全副武装的士兵,可他的手中拿着的却是一柄方天画戟,在当代已经没有人使用的老旧冷兵器,不过这幅打扮对于兵界的众人来说,和刚才相比也没有怪到哪里去。

  是敌是友?

  看到何平的一瞬间,他周围的战斗全部停了下来,所有人的兵器都指向了他,毕竟他刚才的战斗力大家都看在眼里,要是他突然暴起,想必眼前这些士兵没有人会是他的一合之敌,而且现在他还穿戴着防护力明显高于刚才的衣服,手里还拿着一柄方天画戟,要知道方天画戟可不是那么容易使用的,在天华也只有一些武力高强的将军才能玩得转。

  当看到何平毫不犹豫的冲向奥克兰一方的时候,天华这边的士兵心里松了一口气,而奥克兰的士兵则更加的紧张,看着凶神恶煞一般冲过来的何平,一名离他最近的士兵举起手中的长戟冲了上去,长戟顶端的枪头对准了何平,如同毒蛇的信子一般,朝着何平的面门刺了过去,转眼间枪头就已经到了何平的面前,眼看着就要刺中何平。

  在枪头朝着何平冲过来的时候,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灵,在他的视线当中,似乎所有人的动作都被放慢了,就像是之前空手接住那支箭矢的时候一样,而何平在枪头即将刺中自己的瞬间,身体一侧,让过了枪头,接着顺势一个转身,拿着方天画戟的右手画了一个大圆,方天画戟的枪尖和两侧的小枝以极高的速度拍在了那名奥克兰士兵的腰上。

  没有错,是拍,因为何平虽然取了一柄方天画戟,但他根本就不会用这种兵器,至于为什么选择方天画戟,而不选择其他的兵器,原因很简单,他觉得方天画戟最拉风帅气,因此他现在只能依靠着强悍的身体能力把方天画戟当成棍子用,因为刚才要闪避敌人的攻击,所以他便顺势转了个圈然后将枪头拍在了那名士兵身上。

  效果?效果如何,何平已经不想去形容了,不仅是他不想去形容,或许周围看到这一幕的天华士兵和奥克兰士兵也都不想去形容,总而言之,那名奥克兰士兵是死得不能再死了,因为他连人型都没有保住,身体一侧骤然受到巨大的力量冲击,导致的后果就是那名士兵半个身子已经被塞进了另外的半个身子当中,这血腥,不敢相信!

  即便是已经拼杀了一会儿的双方士兵,即便是众人已经习惯了血腥的环境,此时看到这名奥克兰士兵以这种方式惨死,众人的心中还是产生了巨大的震撼,不过,奥克兰一方产生的震撼所带来的效果是恐惧,而天华一方的士兵们却被这血腥的场景刺激的更加激昂,纷纷跟在何平的身后冲向奥克兰一方。

  何平干掉第一个人之后没有任何停顿,他立即冲向了另一名还有些发愣的奥克兰士兵,二话不说举起方天画戟朝着那名士兵就是一个直刺,方天画戟的枪尖准确的刺进了那名士兵的胸腔,又从那名士兵的背后穿出,何平一抬手,直接用方天画戟举起了还有一口气的奥克兰士兵,猛地朝前一甩,那名士兵就如同炮弹一般狠狠地砸向了另一名士兵。

  不仅仅是被当做炮弹扔出去的士兵,就连那名被砸的士兵也当场毙命,瞬间毙敌三人,战场上,何平已经成了天华一方的刀尖,看到这一幕的赵正没有丝毫犹豫,大手一挥,天华士兵们便顺着何平撕开的缺口冲了上去。

时空军火商
时空军火商
战争,是彻底毁灭我们的文明的恶魔,是助推快速进步的引擎,有人对它避之还来,有人却对它趋之若鹜。  我叫何平,和平发展公司总裁,和平发展商会会长,和平发展联盟主席,和平发展冒险者团团长……  我们是和平发展公司,我们的商品是战争,我们的客户是每一个世界。  我们是和平发展公司,我幼儿园的时候,班上组织郊游,郊游对于那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属于超大型活动,何平的心中自然也是欢呼雀跃,正好,在定好日期的前两天,何平的父亲涨了奖金,于是何平得以在郊游之前得到了不少的零食和玩具,对于那个时候的何平来说,这无疑是非常走运的,但很遗憾的是,他的霉运也毫无阻碍的发挥了作用,郊游当天,他发烧进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