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时空军火商

第009章【狼王之悲】

发表时间:2021-05-04 03:54:20

帝都远道而至的使者,和那个使者花天酒地,却把苦差事扔给自己,一想起那个傲慢无礼而且贪得无厌的使者,沃尔夫就一阵烦燥,要不然让他去负责接待那个仔细一看就酒色过于的使者,用不了几分钟那个使者的脑袋就得和身体感情破裂。  穿着全身花纹板甲,戴着有羽毛装饰点缀的镀穿着全身花纹板甲,戴着有羽毛装饰的镀金头盔,骑着高大威武的纯种兰斯战马,沃尔夫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的喜悦,就像刚才说的,这一次的战斗是真正的苦差事,两边的兵力相当不说,还无法使用任何的计策,只能是硬拼,这样的战斗可不是沃尔夫喜欢的,尤其是在对面那支和己方数量相当的天华军队还是由赵正亲自指挥的情况下。。


推荐指数:★★★★★
>>《时空军火商》在线阅读>>

《第009章【狼王之悲】》精选:

  “狼王”沃尔夫·兰斯一向看不起自己的那个侄子,要不是上一任家主,自己的堂兄在临死前坚持要让特雷弗接任兰斯家族的家主,沃尔夫一定会在家族长老的会议中提议自己的儿子,在他看来,连仗都不会打的人怎么能够成为兰斯家族的家主,要知道兰斯大公的爵位就是靠着战功拼下来的,现在又是在战争时期,一个只懂得内政的人能将家族带向辉煌吗?

  就像这一次,对面的那个赵正都已经打到门上来了,特雷弗却还在自家的庄园里会见从帝都远道而来的使者,和那个使者花天酒地,却把苦差事扔给自己,一想到那个傲慢无礼并且贪得无厌的使者,沃尔夫就一阵烦躁,要是让他去接待那个一看就酒色过度的使者,用不了几分钟那个使者的脑袋就要和身体分居。

  穿着全身花纹板甲,戴着有羽毛装饰的镀金头盔,骑着高大威武的纯种兰斯战马,沃尔夫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的喜悦,就像刚才说的,这一次的战斗是真正的苦差事,两边的兵力相当不说,还无法使用任何的计策,只能是硬拼,这样的战斗可不是沃尔夫喜欢的,尤其是在对面那支和己方数量相当的天华军队还是由赵正亲自指挥的情况下。

  赵正!一想到对面的那个新领主,再想想自己的侄子,沃尔夫的烦躁就到达了顶点,这两个年轻人几年前还是酒肉朋友,那个时候还看不出两人有什么区别,都是纨绔子弟,但是没有想到几年后的现在,赵正已经是能够领兵打仗的名将,而特雷弗却躲在庄园里连面都见不到,这样下去,兰斯家族迟早会完蛋的。

  沃尔夫看着已经开始的战斗皱起了眉头,他所在的位置已经算是奥克兰军队的后方,毕竟年纪大了,再也不能冲锋陷阵,就连到前线看看战况都有点吃不消,不像赵正还能够亲自带兵冲锋,不过,这场战斗必定会是一场消耗战,不会短时间内结束,所以沃尔夫也不担心前线的士兵们会溃败。

  这个时候他除了想一想赵正和特雷弗之间的差距之外,倒是更加关注刚才探马传过来的消息,一个天华人相貌的少年出现在两军之间的战场中央,并且还杀掉了自己这边的一名刚入伍不久的长弓手,之后再度消失,由于没有亲眼看到,因此沃尔夫只是觉得这个消息有点莫名其妙,还以为是那个探马没什么文化,没有说清楚。

  一个天华少年和一个新兵长弓手显然不可能引起沃尔夫的关注,身为贵族,沃尔夫有着很大的权力,尤其在奥克兰帝国,贵族的权力不容践踏,这些士兵不过都是一些平民,只要有点理由,或者是给点赔偿,沃尔夫就能够随意对他们进行处置,这种行为甚至是合法的,没有任何人说他的不是。

  “来人!”骑在马上的沃尔夫随口叫道。

  旁边的一名传令兵立即下马,半跪在了沃尔夫的马前,等候他的下一步命令。

  “去前面看一看战况如何,要是赵正已经亲自带兵冲锋了,那就通知第二梯队也冲上去……”沃尔夫的命令刚下到一半,话都没有说完,前面就传来了一阵喧哗,命令被打断的沃尔夫显得很不高兴,抬起手就想要抽眼前的传令兵一鞭子,但是还没有等他手中的鞭子落下去,他就发现前面发生了骚乱。

  “怎么回事?阵型为什么乱了?”沃尔夫大声询问道,现在的情况有点不对劲,按理说前方的战斗不可能这么快对后方产生影响,在他看来,此时双方的步兵应该才刚刚接触没多长时间,可那距离这里已经不远的骚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天华的军队已经打到这里来了吗?不应该啊!

  “报……报告!将军大人,不好了,天华人打过来了!马上就要打到这里来了!”一个骑着马的奥克兰士兵将马停在沃尔夫的面前,然后立即下马半跪着对沃尔夫说道。

  啪!

  沃尔夫本来打算抽在传令兵身上的鞭子顺势就抽在了这名探马的身上,他愤怒的说道:“你在胡说什么!我们兰斯行省的士兵什么时候这么不经打了?这才过去多长时间,天华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击溃前面的士兵,就算赵正亲自带兵冲锋也不可能!在最前面指挥作战的克里斯呢?他和赵正交手了吗?”

  挨了一鞭子的探马不敢有丝毫的动弹,听到沃尔夫的问话,他带着一丝惊慌失措的语气说道:“回将军大人,天华军中有一人力大无比,武力高强,仅凭一人就撕开了我军的防线,我军士兵在那人的手下连一招也挡不住,我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二十多兄弟死在那人手上了,至于克里斯将军他……”

  “他怎么了?”看到探马闪烁的语气,沃尔夫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银狼”克里斯是他的二儿子,虽然在带兵打仗上不如大儿子那么优秀,但天生神力,是冲锋陷阵的一把好手,因此沃尔夫经常将先锋的位置交给他,因为武力高强,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出过事,但这一次,却似乎有点不同。

  探马犹豫了一下,但是看到沃尔夫再次举起的鞭子,他咬了咬牙,开口说道:“克里斯将军看到那人实力强大,周围没有士兵是他的对手,而且防线也被那人撕开了一个口子,因此将军便想要和那人亲自战斗,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沃尔夫的声音已经有点颤抖了,他想要从探马的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又生怕得到的事实是自己最无法接受的。

  “可是就连克里斯将军也不是那人的对手,虽然挡住了那人的几次攻击,但也只坚持了几个回合便被那人给……给杀了。”探马见已经无法隐瞒,便狠下心来一股脑儿全说了出来。

  被那人给杀了!被那人给杀了!被那人给杀了!沃尔夫感觉到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已经远离了自己,现在脑海中翻来覆去就是那句话,一阵悲痛从他的心中涌出,让他差点从马上摔下去。

时空军火商
时空军火商
战争,是彻底毁灭我们的文明的恶魔,是助推快速进步的引擎,有人对它避之还来,有人却对它趋之若鹜。  我叫何平,和平发展公司总裁,和平发展商会会长,和平发展联盟主席,和平发展冒险者团团长……  我们是和平发展公司,我们的商品是战争,我们的客户是每一个世界。  我们是和平发展公司,我幼儿园的时候,班上组织郊游,郊游对于那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属于超大型活动,何平的心中自然也是欢呼雀跃,正好,在定好日期的前两天,何平的父亲涨了奖金,于是何平得以在郊游之前得到了不少的零食和玩具,对于那个时候的何平来说,这无疑是非常走运的,但很遗憾的是,他的霉运也毫无阻碍的发挥了作用,郊游当天,他发烧进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