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莲生本记

第六章 尸书生

发表时间:2021-05-05 00:19:26

色光华护罩面前却遇上了障碍,虽然外面阴魂众多,打得光罩一阵乱颤,虽然看其模样,想短时间攻陷是绝不可能会的。  此时那青袍中年人儒生看见此景也知不能够靠外力了,随后取出来一支漆黑的玉笛放到嘴边笛子出来,齐乐本来了再发动其火浪朝那青袍儒生攻去,谁知之见其手中乌光闪现,随后周围原本笑脸迎人的侍女舞姬,那牡丹裙少女以及堂上二老,甚至周围误入此府的路人都脸色一下变得阴沉似鬼,眼中青光闪现朝着三人处攻击而来。而此地原本灯火通明富丽堂皇的景象,一下子也变成了漆黑一片荒凉惨败的破旧模样。。


推荐指数:★★★★★
>>《莲生本记》在线阅读>>

《第六章 尸书生》精选: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那青袍儒生原本还是一副疑惑模样,见齐乐一动手立马知道上当,也不再做佯装姿态,脸色阴戾的手中掐诀。

  之见其手中乌光闪现,随后周围原本笑脸迎人的侍女舞姬,那牡丹裙少女以及堂上二老,甚至周围误入此府的路人都脸色一下变得阴沉似鬼,眼中青光闪现朝着三人处攻击而来。而此地原本灯火通明富丽堂皇的景象,一下子也变成了漆黑一片荒凉惨败的破旧模样。

  被控制的众人鬼到了那齐乐竖起的黑色光华护罩面前却是遇到了阻碍,虽然外面鬼物众多,打得光罩一阵乱颤,但是看其模样,想短时间攻破是绝不可能的。

  此时那青袍中年儒生看到此景也知不能靠外力了,随即取出一支漆黑的玉笛放在嘴边吹奏起来,齐乐原本已经发动其火浪朝那青袍儒生攻去,谁知刚一听到此乐器发出的声音就心中不由自主的骤然升起一股悲凉之感。

  仿佛眼前看到了其父母被邪魔所杀,齐家被夷为平地,自己被邪魔抓住狠狠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恨不得自杀了事,于是此时原本对准那青袍儒生的木剑一下子朝着齐乐自己袭来。

  齐乐此时心中唯一所想便是:“死了就好了,死了就能解脱了。”

  就在这时,齐乐耳边响起了一阵轻笑,“佛爷我就说你这小子是三脚猫功夫吧,你还不服。”

  接着齐乐听到一阵悦耳的佛语从远处飘来:“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施主,此时不醒,更待何时?!”

  齐乐听到此佛语,只觉周身一阵舒畅,随即摆脱了轻生的念头。

  醒来的齐乐背上惊出一片冷汗,自己差点就着了道了。看来自己太过自信,以为准备几张‘鬼画符’便能制住这妖人。此时想来,却是小看天下人了。

  而那一旁的静安小和尚见到齐乐醒来,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随即转头朝那青袍儒生怒喝道:“尔乃妖魔,吾必行怒目金刚手段将你度化!”

  那青袍儒生听到静安小和尚如此说,嘴中嘎嘎怪笑说道:“你们这两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也想来坏我尸书生好事,我必将你二人饮血食肉。”

  说着,那青袍中年男子脸色一阵痛苦,随后手中法决变化,只见其皮肤一下变成了青灰之色,手中指甲也一下子长了许多,锋利的指甲如野兽利爪,青黑之色弥漫,一看就知带有剧毒。

  此时,这青袍儒生已经不复刚才温文如玉模样,而是好似被恶鬼附身,口中对着静安齐乐二人发出一阵厉啸。

  静安见此,眼中金光一闪,说道:“尸书生?原来就是那个江湖上传闻把自己的肉身炼制成了尸傀的怪物啊,想增加自己肉身力量成就不朽?真是异想天开。”

  “是不是异想天开,你试试就知道了。”说罢,那尸傀男子一个跳跃就朝二人袭来。

  齐乐心中一凛,连忙竖起身前桃木剑配合‘鬼画符’使出‘清风细雨’化作一阵清风护住周身,而那细雨如一柄柄银针般朝着那尸傀男子袭去。

  结果那细雨银针打在其身上一阵噼里啪啦响动,却是没有使其受到什么伤害,只是让其一阵痛呼而已。

  而此时,四周攻击黑色光华的鬼物与被迷惑的人类听到尸傀男子的痛呼声,手下速度更是加快了起来,眼看着四周的黑色光华就要消失不见了。

  这时,一旁安稳站立的静安终于发动了攻击,只见其手中结莲花法印,随后双目圆睁,口中大喝道:“眼耳口鼻心,般若菠萝蜜,口识,开!”

  齐乐就见其嘴巴深处咽喉里一下子出现了一道金色的光芒,好似其咽喉处被打开了一处神奇的秘藏一般。

  接着就听静安大声喝到:“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诸佛,般若巴嘛吽。”

  静安吼出这声,好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只见其咽喉处的金光在其吼声之后骤然一个跳动成型,变幻成了一支金色的利箭,此箭箭柄上密密麻麻的铭刻了许多齐乐看不懂的文字,但是齐乐却能从中感受到一股安定祥和大自在之意,又同时给人一切皆是虚幻,一切皆空的灵感。

  这支利箭好似有灵,朝着迎面而来的尸傀男子飞袭而去。

  那尸傀男子此时仿佛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危机,连忙把一双青灰的双手交叉护在了身前。

  但是这些都是徒劳,齐乐只见那只金色利箭一下子穿透了这尸傀男子手掌,直射那男子眉心,随后在这男子惊呼声中穿过其眉心一射而入。

  那男子最后眼中还带着一丝惊恐,不信,以及后悔,但是这些都无济于事了。

  此时,他的尸体已经从半空之中噗通一下倒在了地面之上,随后化作一坨腥臭尸水消散开来。

  而与此同时,四周面容诡厉攻击齐乐设下黑色光华的鬼魂与人类也都相继平静了下来。

  那些个误入沈府的普通人,此时可能因为摆脱了操控神识消耗颇多,已经相继倒地呼呼大睡起来。

  而那剩下的如身穿寿袍的两位老人与那牡丹裙美丽女子以及众多侍从鬼魂此时眼中都恢复了清明。

  那女子恢复过后,眼中先是一阵疑惑,之后便好似想起了什么,随后朝着齐乐与静安之处盈盈一拜,说道:“小女杨媚娘,谢过二位少年义士出手相助之恩。”

  此时,静安小和尚因为发动了刚才那招,已经累得坐在了地上呼呼喘气,顾不上跟着女鬼寒暄了。

  齐乐却是没什么消耗,因此略作整理后,便上前询问道:“这位姐姐,不知你等为何会在此地?又因何受此妖人操控呢?”

  那少女此时已经恢复魂体,不再如之前那般如活人一般,周身发出淡淡的荧光。听到齐乐提问,那少女略作迟疑,便缓缓道来。

  “小女子原是湘南郡雾染城人,本是孤儿,后蒙夫君家不弃,随夫君沈家来到此处隐居,本是悠然自得,合家欢乐,谁知小女相公不知是听了何人撺掇,心中种下了好男儿须得建功立业之念。

  本来此念也是好事,但是后来相公却因为公婆反对,不告而别,私自离家远赴魔罗都赶考。

  知道此事的公婆二人气极,当下就言要与相公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甚至之后府上相公来信都是看也不看。

  虽然我不知其中缘由,但是也料想公婆有自己的苦衷,但是小女却是受了相思之苦,日夜只盼相公能平安归来便好。

  结果在相公离家一年之后某日,府上又有其来信,信上相公言明自己已经金榜题名,高中状元,不日便会回府接我等去魔罗都享福。

  小女子带着无限期许将此事告知了公婆二人,却换来的只是二人面如死灰的一声叹息。

  小女最后只记得当晚准备的接风宴上,公婆招来全家上下,共同敬了大家一杯酒水,说是以谢多年的追随。

  之后之事,小女就浑然没有印象了。

  直到小女再次‘醒来’,法决自己已经成为了一缕幽魂,全府上下无一幸免,都成了幽魂困居于此。

  后来这妖人见得此地是修炼阴气功法的宝地便占了此处,还把我等奴役了去,但是我等都敢对天发誓没有伤害过一个人,这些被迷惑的人都是那妖人自己要吸食人血储备的。”

  说道此处,那少女竟然呜呜的哭泣了起来,虽然其已是鬼魂,但是其情深意切,哭泣之时竟然真的有泪珠从脸颊滑过,不过其泪水却是晶莹,如流星般一闪而逝,落入地上便消失便见了。

  此时,这少女哭泣模样弄的齐乐也是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不过一旁静安却是不为所动。

  只见其此时已经拿出一本《往生咒》经书,准备诵读超度此地亡魂往生了。

  齐乐见此,连忙阻止其说道:“大师万万不可,此女看似还有心愿未了,大师切莫现在就将其超度了啊。”

  其实齐乐心中是怕这静安把这女鬼超度后,自己的御鬼计划就泡汤了,所以他当然马上跳了出来阻止了起来。

  这时,那少女的公婆二鬼也上前跪拜,口中恳求说道:“大师,若您要超度就超度我等好了,媚娘这孩子从小就命苦,心中最大的牵挂便是小子,奈何小子不懂事,遭了仇家的道。为了小子安危,我夫妇二人才狠心将全家上下毒害,就是为了仇家顾忌小子是我沈家最后血脉而不敢杀他,此事都是因我夫妇而起,请大师超度我等,放过媚娘吧。”

  静安听到此二老如此之说,也是微微动容,打了句偈语说道:“阿弥陀佛,贫僧也不是不讲情面之人,但是你等都已死去多年,再呆在阳间只会引起祸端,这….”

  这时,那一旁的少女好似想起什么,对静安说道:“大师,我们因为是自杀而亡,都被此地捆缚无法逃离,但此地有一处阴气地缝,我们常年居于此地魂体不散也是这阴气地缝功劳,若是大师贸然将我等度化,引发此地阴气变化,岂不是会伤及更多无辜吗?”

莲生本记
莲生本记
黄粱枕中邯郸梦,蓬莱仙阁长生法。  若如夏蝉鸣少顷,声化楚云南天瓦。  浮生若梦,少顷待销,长生路遥,苦海无桥,只好佛莲做舟以求消遥,小千世界内懵懂无知,大千世界里强势崛起,茫茫星空中为尊,待得我把威名弥漫三界十方,获如来真知,永获极乐大自在的生活。 所以说世人愚昧呢,你看我九幽世界,哪有世人所言那般恐怖骇人,还十八层呢,说的真是有板有眼,要知道光是我们这转轮阎王地界,老李我都没转透。”一个身穿黑白铭文相间鬼差衙役服,手持杵魂棍,腰别镇魂锁,脸长青须的鬼差坐在一处歇脚亭内,一边咂吧咂吧喝着囊中酒水,一边对着一旁另外一个鬼差笑嘻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