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莲生本记

第七章 分赃

发表时间:2021-05-05 00:19:26

就在这时,融融意外发现了一个很让他无语的景象,静安小和尚现在的了也没了上次悲天悯人的高僧模样,此时正卷过袖子不知道从哪取出来一支圆木算盘拿在手上,随即在那尸书生身上一阵乱摸,然后在算盘上打得一阵噼里噼乱响。  融融看见静安如此,是一整哭笑齐乐听到静安如此安排,终于松了口气,接下来众人唠叨了一番就准备各自散去了。。


推荐指数:★★★★★
>>《莲生本记》在线阅读>>

《第七章 分赃》精选:

  “如此,那这样吧,今日贫僧就先行离去,不日后贫僧就会通知附近寺院的师兄师叔,让他们派人前来封印此地,届时你们的去留就不是小僧说了算的了。”那静安见齐乐与媚娘如此说,也不好再做坏人,来之前他也打听过这鬼府事迹,确定此地在被尸书生控制之前是没有出现过伤人害命之事的,所以静安现在才能和气与这些鬼魂对话,否则早就将其度化了。

  齐乐听到静安如此安排,终于松了口气,接下来众人唠叨了一番就准备各自散去了。

  就在这时,齐乐发现了一个很让他无语的景象,静安小和尚现在已经没有了刚才悲天悯人的高僧模样,此时正卷起袖子不知从哪取出一支圆木算盘拿在手上,随后在那尸书生身上一阵乱摸,接着在算盘上打得一阵噼里啪啦乱响。

  齐乐看到静安如此,也是一整哭笑不得,静安此时看到齐乐模样哪里不知其心中所想,装模作样冷哼一声说道:“佛爷我可不是贪财,那他身上财物自然也就与贫僧有缘了,贫僧取了这些财务才能接着去拯救其他受苦难之人,阿弥陀佛。”

  齐乐此时才想起那尸书生刚才所用的那支黑色玉笛,那玉笛是难得的音律法器,能迷惑人心智,若是自己得了此物对之后对战也是颇有好处的。

  齐乐正想着那静安小和尚就从这尸书生手中取过了这支玉笛,齐乐明明看到了静安在拿到这支玉笛时眼神中透露的那丝欣喜,结果这家伙变脸比翻书还快,脸色沉重的念诵了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后,也不问齐乐意见就把这支玉笛收入了自己的囊中。

  齐乐这时也只能在一旁干瞪眼,谁让这小和尚本事比自己大呢,他只能安慰自己‘没事儿,一支僵尸吹过的烂笛子而已’。

  最后,静安终于在搜刮了一遍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站起身来,袖袍朝齐乐一甩便丢来一物。

  齐乐下意识就借助了此物,仔细一看是一支瓷瓶。

  这时,只听静安说道:“这位施主虽然此次出力不大,但是除魔卫道之心却是可嘉,这瓶练气期的丹药就送于施主吧,也算是贫僧的一点心意了。”

  齐乐心中这时想到:“看这和尚应该与尸书生功力相当都是约莫练气九层境界,这和尚更是高其一筹马上就能突破进入穴阶段了,这练气层次丹药自然是看不上眼,就被其拿出做了顺水人情,真是做得一手好买卖。”

  但是齐乐脸上此时却是一脸诚恳,连连退却说道无功不受禄,不肯接此丹药。

  这两个只有十岁左右的人类在一群鬼物面前你推我往的演的倒是起劲,最后,在二人心知肚明的眼神交汇中,齐乐最终收下了这瓶丹药,他刚好现在是练气第五重后期,此番来此与这尸书生拼斗,停滞不前的气机已经有所松动,刚好可以借此瓶丹药试着突破一番,若是真能突破到练气六重,那自己比试的把握就又大了许多了。

  终于,二人各自都有收获下满意的向众多鬼物提出告辞之意,而那下睡熟的迷路之人也被二人丢在了沈府门外大道之上,明日巡山之人自会寻得他们。

  齐乐与静安一起出了沈府大院后,也没多话,皆是抱拳背道而去。二人消失在了这茫茫夜色之中。

  齐乐再走出一里路后,身子一下在打路中央一停,接着也不转过身,就呵呵一笑大声说道:“大师,即以道别,为何还要相送?”

  齐乐说完之后,周围只传出了声声虫鸣和呱呱蛙叫,齐乐也是耐心,就站在原地不动,过了一会儿,齐乐竖起耳朵将真气运转全身仔细感应,还是除了风吹树梢与虫蛙之声外什么动静都没有感受到。

  这时齐乐才终于转过了身子,朝着那沈府飞奔而去。

  到了沈府内,还未叩门,沈府大门就自行打开了,之前领着齐乐进府的两名侍女再次出现在了齐乐面前。

  “公子,老叶老夫人吩咐了,若是公子前来便让我二人领公子去书房一叙。”那两名鬼侍女对着齐乐盈盈一拜说道。

  齐乐也不惊讶,在这之前他就已经觉得此处藏有隐秘,只是当时那些鬼魂不愿多说齐乐也就没问,此时回来自然也是想到如此变化的,随即他对着两名侍女点头说道:“请二位姑娘前面带路。”

  接着,齐乐就随着这两名侍女一阵转悠,终于在一处庭院前停了下来,那两名侍女说道:“此处便是少爷当年的书房了,老爷老妇人与少夫人都在此处恭候公子。”

  齐乐随即抬步进入此院,只见此时失去了鬼怪之力的迷惑,整个庭院显得有些破败,原本应该种有花草之处此时也已经枯败的只剩一地黄土了。

  齐乐来到书房门前,只见此门是木栏拼接木板而成,上面蒙这一层油布遮风之用,同时也不会太过阻挡阳光的照射,在这门脸之上,齐乐还隐约看到了一个‘囍’字,但是可能年岁已久,这个‘囍’字只剩下了最后一点暗红色米胶的印记。

  齐乐轻叩房门说道:“齐乐再次来访,请恕小子唐突。”

  这时,这油布木门被轻轻打开,那美丽少女此时一身白色素衣出现在了齐乐面前,引着齐乐进了书房。

  进入书房后,齐乐看到此处里堂密密麻麻东倒西歪的书架,以及散落了一滴的各种书籍书页,显得污乱不堪,除此以外就别无他物了。连原本书房应该配备的案桌,文房四宝,以及其他桌椅都没了踪影。

  那老妇人此时见了齐乐模样,呵呵一笑解释说道:“齐公子勿怪,当年我沈府一夜上下数十口横死,虽然吓到了一些普通百姓,却是给了那些偷鸡摸狗之人有了可乘之机,当时我们魂魄弱小,不能显形,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人搬空整个沈府。所以,现在只有委屈公子了。”

  齐乐听到此等缘由也是唏嘘,当下口中称道:“无碍,不知老夫人让人接引小子到此所谓何事?”

  那老夫人看了看一盘的老伴儿,只见其老伴儿对其点了点头,于是转头对齐乐说道:“齐公子也是知晓的,不日我们沈府上下就会尽数被佛门高僧度化,有机会再入轮回了。但是我们还有一些心愿未了,因为一些原因,我无法将此事告知刚才那位小师傅,所以只有把希望寄托在公子身上,望公子怜悯,助老身完成心愿。”

  齐乐一听,心道果然,脸上却是一脸迷惑,问道:“不知老夫人有何心愿未了,小子虽然还未加冠,但是自问心智比普通少年要长上不少,若是能力所在,自然会帮老夫人达成心愿。”

  那老妇见齐乐如此回答,心中也是欣喜,随即对齐乐缓缓道来:“老身原本与沈家上下并不是这陵川郡人士,而是后来举家上下搬来此处隐居的,为的就是躲避仇家。谁知,小儿年少无知,最终还是未躲过仇家设计。现在生死未知,所以老身贸然请求公子,能助老身寻得犬子,将一物转交与他,犬子若是还在人世,现在也应该三十有六了,不会如往年那般糊涂,但是其行踪肯定是被仇家所控制住的。所以这期间要如何操作,还须公子自己拿捏。”

  齐乐听了老夫人的话,心中一阵思量,脸带难色的说道:“老夫人,虽然小子不知你仇家有何势力,但是料想也不是我这么一个黄口小儿能摆平的,不然你全家上下也不会举家搬迁避祸了。小子…”

  那老夫人听到此处,打断齐乐的话说道:“公子放心,当年我等死后已经有人前来探查,确定我全家上下已经无一活口了,后来其也派了修士前来拘我等魂魄,被我们了蒙蔽之法,让其误以为我等已经被超度投胎转世了。

  也是这个原因,近年来我等都小心翼翼不敢在人前显现,莫不是那妖人趁着地缝阴气喷射镇住我等魂魄时动手将我等制住,我等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其收服的,说不得也要跟他拼个你死我活。所以,此番公子若是帮助老身,其实并无太大危险,而且老身还有宝物相赠。”

  齐乐听到还有宝物相赠,心中自然是心动不已,但是越是如此,他就越是冷静,只闻他面无表情的开口问道:“不知老夫人要小子找到贵公子后需要小子做些什么?小子又如何才能取得令郎的联系与信任。”

  “公子只需将一物送给犬子便可,其余事情公子之后都不用再管,是福是祸都由小子个人承担。至于公子如何联系小儿这点…”说道此处,那老夫人先是一阵沉吟,好似还不能下定决心,但是其身旁的杨媚娘却是上前对其坚定的点了点头,随即拿老妇才接着开口说道:“届时媚娘会寄魂于一件信物之上,到时公子只需将这信物送于小儿一观,他便自会知晓,之后的事情,自然也交于媚娘告知小儿了。”

  说完,这三鬼都将目光殷切的望向了齐乐。

莲生本记
莲生本记
黄粱枕中邯郸梦,蓬莱仙阁长生法。  若如夏蝉鸣少顷,声化楚云南天瓦。  浮生若梦,少顷待销,长生路遥,苦海无桥,只好佛莲做舟以求消遥,小千世界内懵懂无知,大千世界里强势崛起,茫茫星空中为尊,待得我把威名弥漫三界十方,获如来真知,永获极乐大自在的生活。 所以说世人愚昧呢,你看我九幽世界,哪有世人所言那般恐怖骇人,还十八层呢,说的真是有板有眼,要知道光是我们这转轮阎王地界,老李我都没转透。”一个身穿黑白铭文相间鬼差衙役服,手持杵魂棍,腰别镇魂锁,脸长青须的鬼差坐在一处歇脚亭内,一边咂吧咂吧喝着囊中酒水,一边对着一旁另外一个鬼差笑嘻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