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孤独战神

《孤独战神》第10章 得到命令

发表时间:2021-05-05 05:19:00

沙恩大人伊达小说名字叫作《孤独的战神》,提供更多孤独的战神小说以及最新章节,孤独的战神以及最新更新。孤独的战神小说沙恩大人伊达节选:沙恩大人来了。”里面传来了伊丝娜那清新甜美的声音:“请沙恩大人进来吧。”古拉忙把手一伸请沙恩进来,可能会他…


推荐指数:★★★★★
>>《孤独战神》在线阅读>>

《《孤独战神》第10章 得到命令》精选:

康斯大人伊达小说名字叫做《孤独战神》,这里提供康斯大人伊达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孤独战神小说精选:康斯回到城里停放好马就去大神殿了,而伊达只跟到神殿门口就没有跟进去。他知道自己虽然身为亲兵,但也不是什么地方也能跟着长官进去的。像大神殿就是这样的地方之一。一进门就被帕鲁迎往主殿了,帕鲁仍然是带着笑容在前面引路,而康斯则依旧默然无语的跟在身后,他不是一个多话的人,所以没有问帕鲁大神官找自己商谈些什么。反正见了面就知道了。帕鲁来到主殿门口,就向康斯点点头,束手弯腰恭敬的说道:“大人,康斯大人来了。”里面传来了伊丝娜…

康斯回到城里停放好马就去大神殿了,而伊达只跟到神殿门口就没有跟进去。他知道自己虽然身为亲兵,但也不是什么地方也能跟着长官进去的。像大神殿就是这样的地方之一。

一进门就被帕鲁迎往主殿了,帕鲁仍然是带着笑容在前面引路,而康斯则依旧默然无语的跟在身后,他不是一个多话的人,所以没有问帕鲁大神官找自己商谈些什么。反正见了面就知道了。

帕鲁来到主殿门口,就向康斯点点头,束手弯腰恭敬的说道:“大人,康斯大人来了。”

里面传来了伊丝娜那甜美的声音:“请康斯大人进来吧。”

帕鲁忙把手一伸请康斯进去,可能他早就得到命令,没有跟了进去。他看着康斯那笔挺的背影,因为脸上的笑容而眯得成一条缝的眼睛,闪过了一道异样的光芒。连带那谄媚的笑容都变得怪怪的了。

康斯进去不由自主地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是一个很宽大的大殿,四周全都是高高的书柜,中间摆放着一张宽大的书桌,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由此可见这个大殿被主人单纯的作为书房了。

康斯微微一定神就现一个身穿白色的神官袍的女子正站在墙角一边,背对着自己翻看着书籍。整个大殿就自己跟她两个人,不用想就知道那个女子就是大神官伊丝娜了。

康斯忙拱手恭声的说道:“卑职康斯参见大人。请问大人召见卑职有何事呢?”这次康斯学乖了,把话挑明了。不然又跟早上一样把自己叫来吃了一顿不饱的,然后什么事也没说就让自己离开了。

伊丝娜听到康斯的话,翻看书籍的动作微微一顿,但马上又继续翻动书籍。她没有转身就说道:“康斯大人你也知道我被公主委托教大人你学习吧?早上忘了问大人你到底想学什么,也不知道大人你什么时候有空,所以这次叫大人你来是想跟你商讨这些事的。”本来不面对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事,但伊丝娜被康斯挑动的心情还没有平复,如何敢面对这个男人呢?

既然这样伊丝娜为何还要叫康斯来这呢?其实康斯离开神殿去新兵营的时候,艾丽丝公主单独一人跑来找伊丝娜了。

伊丝娜虽然奇怪公主怎么这么早就来找她,但还是压下起伏不定的心情,陪公主聊天。伊丝娜和艾丽丝可以说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了,是什么事都说的闺中知己。

不过伊丝娜很快现公主今天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在神殿找着什么人,虽然奇怪,但也没有去追问。良久公主才冒出一句询问康斯怎么没有来学习的话来。

就这句话让伊丝娜知道这位好友的心情,虽然不久前就知道公主可能对康斯有意思,但现在证实了还是很惊讶。想想也是,堂堂未来的女王居然亲自过问旗下一名小小偏将的行踪,除了对那人有特殊的好感外没有什么解释能让未来的女王这样做了。

伊丝娜怎能让公主知道自己是因为不敢面对康斯,而忘了教他学习呢?只好撒谎说康斯下午才来这里。没办法的她只好让谎言成为现实了。

康斯听到伊丝娜的话,心脏不由一阵猛烈的跳动,他早就想听这句话了。虽然很高兴终于能学习了,但还是强忍自己的激动,尽量用平淡的语气恭敬的说道:“卑职什么时候都有空……”说到这,康斯突然想到自己麾下的士兵,自己可不能就这样把他们抛弃了。想到这他连忙改口:“对不起,大人,能不能在下午教卑职学习呢?卑职上午要跟部下一起锻炼。”说到这,康斯的手满是汗了。这是他第一次改变自己说的话。

伊丝娜听到康斯语气里有不安的感觉,不由好奇的回过头来望着康斯,幸好康斯低着头,她没有见到那双令她心跳的眼神不由松了口气,也就没有转回身去,语气轻松的说道:“这没问题,那么康斯大人你想先学什么呢?”

康斯抬起头用平淡的语气说道:“卑职是一个文盲,所以卑职想先从认字开始学起。”清澈的眼神又望着伊丝娜了,康斯从不为说出自己本来的情况而觉得有什么别扭。

伊丝娜看到那双眼睛,心头又突突猛烈的跳动着,那种莫名尴尬不自在的感觉又涌了起来。伊丝娜想马上转过身去,但这样太明显了,自己又不是怕了他。伊丝只好强忍转身的举动,强自镇定的面对着康斯。

虽然她也很想让眼神跟康斯对视,几经努力后,她仍然敌不过自己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眼神不由自主地垂下,注意力集中到手中那本自己都不知道看到那里的书上。暗自吸了几口大气,让自己的心跳微微减才轻轻吐出了一个字:“好的。”

接下来,康斯等待伊丝娜说话,而伊丝娜则等待康斯说话,一时间整个大殿静得只听到呼吸声。在这宁静的气氛中,伊丝娜的心脏又不争气的加跳动起来了。伊丝娜听到自己体内那越来越响的跳动声,根本不知怎么办才好,越是想它小声点,就越是跳得大声。

当伊丝娜害怕康斯听到自己心跳声而脸红的时候,康斯终于说话了:“大人,卑职告退了。”说完转身迈步就想离去。

松了口气的伊丝娜突然强自忍住要靠在书柜上的举动,尽量用平淡的语气对着康斯的背影说道:“康斯大人,那么请你明天午饭后就来这学习吧。”

康斯原本以为自己今次又是白来一趟了,听到伊丝娜的话,不由顿了下脚,恭声说了声:“是!”虽然仍然是很简单很平淡的一句话,但伊丝娜还是能从里面听出一种喜悦的感情。

伊丝娜目送着康斯的身影消失在殿门口后,终于无力的靠在书柜旁,双手抱着那本书贴在胸口,良久才让自己的心情平定下来。

“怎么办?面对他我怎么会这么紧张,特别是看到他眼神的时候,心脏马上就不争气的跳起来,我到底是怎么了?这样我怎样来教他学习啊?”伊丝娜低声的自语道,突然猛地抬起头望向门口低声惊呼:“糟!公主还要我跟他提拜师的事,我又忘了。……唉,我接下这个任务可能要短命好几年啊……”摇摇头,伊丝娜无力的站直离开了。

伊丝娜在说着康斯,而康斯也在想着这个自己的老师:“大人好像不大喜欢说话,而且好像有点紧张,是不是所有的神官都是这样呢?”康斯摇摇头:“不想了,明天!明天我就可以实现愿望了……”康斯强忍欣喜的心情走出了神殿,但他嘴角的那一丝淡淡的笑意还是让等在门口的帕鲁和伊达看到了。

帕鲁当然知道康斯为什么高兴,因为他用很隐蔽的方法现场观看了康斯和伊丝娜的表演。善于分析人心的他知道康斯对伊丝娜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康斯他的高兴是为了能够学习。当听到康斯很自然的把自己是文盲的话说出来时,帕鲁喜欢上这个直率的小伙子了。可惜,因为自己的身份,仍然要暗算他,谁叫伊丝娜居然喜欢上他呢?虽然这是伊丝娜这方面的问题,但以自己主人的性格一定不会放过康斯的。

帕鲁对伊丝娜的表现实在是惊讶,没想到以冷酷出名的伊丝娜居然会有这样的表现,虽然现在纯真的伊丝娜仍没有感觉到对康斯的感情,但这样展下去一定会觉醒的。帕鲁知道像伊丝娜这样杰出的女子,只要她心房一旦留下男人的影子那么就是一生一世的,为了不让那个影子刻上去,只有尽快的行动。

“主人,您快来吧,不然我不敢随便行动的啊!唉……希望还能来得及。”帕鲁看着康斯的背影在心中叹了口气,因为他知道康斯不久就会变成一具尸体的。虽然没有和康斯怎样接触,但他心中突然涌起了一丝不忍。这感觉搞得他心头一震,冷汗从额头冒了出来,他忙掩饰的向康斯告别后,就躲回房间了。不久之后天空中又出现了一只白鸽飞向远方。

而伊达则是替他长官高兴,一路上都是笑呵呵的跟着康斯走着。因为他一见到康斯就问个不停,康斯只好把自己进去干什么的事说给他听了,毕竟伊达是自己的亲兵队长嘛。

伊达他可没想到自己的长官居然会被大神官接见,而且大神官居然要当长官的老师,还没听过哪位将军有这样的殊荣哦。“呵呵,回去可以好好炫炫了。”伊达是衷心为康斯高兴的。

这是因为亲兵跟长官是荣辱以共一体的,长官升官的时候,这些亲兵大多会担任一些官职,长官有钱赏的时候,他们也有一份大的,当然长官被贬时,他们也跟着倒霉。很多将军他们以前的身份都是一些元老大将军的亲兵。在崎红国大将军的亲兵都是未来将军的保证,所以有很多贵族都把自己的儿子送到有名望的将军下当亲兵。像古拉的儿子就是在老爸麾下当亲兵,没多久就升官了。当然这是要有权有势又有能力的贵族儿子才行,其他的普通贵族只好乖乖的等待机会了。

可也不要以为当亲兵也是很安全的。在战争中,跑在第一线勇猛将军的亲兵也是死得最快的。所以被挑选为亲兵的人既期望自己的长官不是一个勇夫,又期望长官是个常胜将军。这样自己就可以轻轻松松的升官了。不知道康斯的亲兵会不会这么好命呢?

“大人您去哪?”伊达见康斯没有朝皇宫走去,反而走在大街上,不由奇怪的问道。大人的家不是在皇宫吗?而且这边也不是去新兵营的地方啊?

“军部。”康斯习惯了用简练的语句表达自己的意思,就算跟自己的亲兵说话也一样。

“呃……”伊达还没有说话,康斯已经来到戒备深严的崎红部了。其实军部离皇宫很近,康斯早上去听马场的时候就留意到了,所以这次不用问人就知道在哪了。

军部也是不能随便进去的,所以伊达只好呆在门口,目送着康斯上了台阶,向那两个卫兵询问着什么。伊达吃惊的现,原本看到康斯那身偏将服只是微微行礼的两名卫兵,在康斯和他们说话后,突然变得十分恭谨,点头哈腰的向康斯说着什么,接着又目送康斯进去里面。

看到卫兵突然转变的表情,伊达不由十分奇怪,长官到底跟他们说了什么呢?使得这些骄傲的军部卫兵变得恭敬起来了呢?正好听到两位卫兵在嘀咕着什么,不由好奇的靠前几步竖起了耳朵聆听着。

“哇,没想到他就是康斯大人,真是看不出来呀!”

“是呀,没想到传说中的战神居然这么不起眼。”

“哇,康斯大人怎么会突然有这个外号的?不是说他是死神吗?”那名卫兵奇怪的问道。

这名卫兵晃晃手指一幅愚子不可教的表情说道:“笨哦,死神是敌人的说法,我们自己人当然是说战神啦。”

“是是,战神这称号够味。凭一己之力就杀敌三四千,这个称号真是当之无愧。”

“嘘,小声点,长官们对康斯大人好像有意见,不让我们到处乱说的。”

“明白,不过康斯大人这么威怎么会是一名偏将呢?”

“唉,康斯大人不知怎么搞的,居然用一等骑士将军的身份,来去换取学习的机会。”

“啊……不会吧!真搞不懂他……”两名卫兵说到这就没有再说下去了,因为康斯走了出来。两名卫兵慌张的行礼,他们很害怕康斯听到他们的谈话,等看到康斯也行了一礼就离去了,不由暗自松了口气。

听得呆住的伊达见到康斯不由露出了崇拜的神情,没想到自己的长官居然有这么威风的历史。不过他不敢说些什么,就这一天的相处就知道康斯是个不喜欢张扬的人了。

“伊达,你先回新兵营休息吧,明天上午我会自己去的,不用来接我了。”康斯来到皇宫门口淡淡的向伊达说到。伊达知道皇宫不是自己随便能进去的,也就点点头。

当他就想转身离去时,康斯又叫住了他:“伊达,明天帮我在新兵营找一处住处,我刚才去军部要求搬出王宫,他们说这要禀报给公主,等公主答应才行,不过我想明天就应该可以离开了。麻烦你了。”康斯会这样说明,是因为突然想到这些事应该让自己的亲兵知道,免得让他们觉得自己不信任他们。

伊达张了张口,他现在有点搞不懂康斯到底还有什么吓人的事没让自己知道呢?一个偏将离开皇宫住,居然要公主的同意?不过伊达还是马上点头表示知道。他决定回去好好吓吓自己的伙伴。

当公主接到军部报告康斯要求离开皇宫的要求时,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同意了。她知道康斯这样的军人还是跟士兵混在一起才是最好的,最低限度可以让康斯不再孤独的一个人生活。她虽然知道康斯一个人过日子,但不知什么原因居然不愿意派侍女去照顾他。

夜色降临了,整个城市慢慢的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帕鲁的房间里,深更半夜仍然亮着灯光,帕鲁他正从神色疲倦的白鸽脚上取下了一卷纸条。

帕鲁忙展开细细观看,才看了开头,他就低声自语道:“主人出了,那么今天那只白鸽主人不是收不到吗?”他继续看下去,突然控制不住的低声惊呼:“什么?”吓得他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四处查看。良久,现没有人听到自己的惊呼才继续观看。其实他也太紧张了,房间关得密密的而且是三更半夜,谁会听到那声低呼呢?

帕鲁把那纸条就着灯火点燃,看着它烧成灰烬,才低声叹息一声想到:“主人也太性急了,不过以今天的情况来看,也未尝不是先见之明。主人对伊丝娜大人的不寻常表现也很紧张呢。也对,以前伊丝娜大人跟那些王公贵族相处时也没有现在这样的举动。”他推开窗户望着漆黑的夜空叹道:“唉,康斯大人,这只能怨你命不好了……”

清晨,城里的早餐店虽然已经开了,但客人却没有几个。习惯早起的康斯腻意的享受完餐点,就来到军用停马场用自己的身份证明要了匹马,漫步出了城,就朝着新兵营的方向狂奔起来。

康斯知道马术跟武技一样,一天不练就倒退三天,所以他利用一切机会练习马术。当奔驰到一片树林时,康斯突然感觉到有一股杀气笼罩在四周。这是一种危险的感觉,这种感觉康斯在战场上遇到过许多次了。

想也不想,康斯猛地跳离马背,唰唰几声,四支箭突然插在马鞍上,马匹居然没有中箭,也由此知道对方的箭术是多么的准确了。

康斯从马背上下来,马上就地一滚躲入了树林里。那匹马失去主人后,仍然带着马鞍上的箭支朝固定的目的地飞奔而去。

康斯悄悄的抹了把冷汗,他很奇怪怎么会有人暗杀自己,按理军部跟自己的不妥应该不会找人暗杀自己的呀?那么是谁呢?别说得罪什么人,自己认识的人也没有几个。他真的搞不懂是谁找上自己了,不会是强盗吧?

现在不是想敌人是谁的时候,马匹已经走了,根本没有机会逃走了,看来只有消灭敌人自己才能安全。他察觉到四周的林子里隐藏着四个充满杀气的人,但却不知道对方的准确位置。康斯一摸身上,才现自己居然没有带有武器,只好忍住暂时不动。

康斯咬咬牙,看谁憋不住吧。这时康斯突然觉得很奇怪,现在的自己耳目突然变得精灵敏感起来,连小虫子跳动的声音都能够听到,而且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

这才想起这种久违的感觉,自从自己离开战场跟着公主来到王都就再也没感受到了。康斯淡淡的露出一丝苦笑:看来自己天生命贱,适合生存在危险之中啊。

这时风来了,吹得树枝摇摆个不停,树叶出沙沙沙的响声。康斯借着这声音,缓慢无声而又快捷的移动自己的位置,他才刚移开,他原来所在的地方马上有四只箭成菱形的射来。

康斯看着那只差点就射中自己,插在脚边绿颜色的箭,不由露出一丝笑意。看来对方只是箭术高明,隐藏和忍耐的功夫还不够。他悄悄的拔起那根箭,朝敌人暴露身份的地方摸去。

近了近了,康斯已经能够看到那个杀手了,只见那个家伙蹲着猫在丛林里,全身贯注的端着一把弓弩瞄准着自己刚才呆的地方。越来越近了,康斯可以看到这个杀手蒙着的面巾已经湿透了,两只瞪得大大且凶狠的眼睛也开始出现疲劳,正想眨眼呢。

终于那个杀手忍受不了这样等待的事,而且一粒汗珠流入了眼里,他不由自主地松开握住弓弩的一只手去擦眼睛。康斯就是等待这样的机会,如豹子一样的扑向那人。

听到声音,那人猛地转头,并把弓弩移了过来。但看到康斯手中那支冒着寒光的绿箭,不由露出恐慌的神色,因为他知道自己反应太迟了。正想高呼的时候,冰冷的箭头已经狠狠的刺入了喉咙。他只能用喉咙出低微的咯咯的声音就翻白眼了。

康斯没有停顿,忙捡起那支上了膛的弓弩,就地一滚然后就朝刚才自己现的其他敌人隐身的地方扣动扳机,把箭射了出去。

刚才他就地打滚躲避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敌人也听到了刚才的声音。所以马上就有三支箭射了过来,接着又马上射来两支箭。没有配合攻来的第三支箭的主人已经中招了。

这次对面的林子里传来了很响的滚动声,看来这帮杀手也想学康斯躲避呢。不过这样的动作对康斯这个老猎手来说是没用的。他知道对方原来呆的地方,接着听声音和树枝晃动的地方,马上就可以辨认出敌人要跑向哪个方向。

康斯滚回那名被刺死的身旁,迅的从地上的箭壶里抽箭拉弦瞄准射,很快对面传来了一声闷哼。剩下的一名杀手可能知道自己人都被杀光了,滚动更激烈了。

这次康斯慢慢的拉好弦,静静的等待着。这时军营那边的马路上传来了一阵吵杂的脚步声,听声音起码有好几千人。康斯马上就知道是那匹马把军营里等待的弟兄给带来了。

同时听到这些脚步声的那个杀手,不知怎么搞的惊慌的跳出来,开始朝城里的方向没命的跑去。康斯一见到他,马上端起弓弩瞄准,不过没有瞄准背心,而是瞄准那名杀手的脚。

嗖的一声,那个人啊的叫了一下就躺在地下不动了。看到射穿那人小腿,露出箭尾的绿箭,康斯不由惊讶手中这支弓弩居然有这么准和有这么强的力道。

走出草丛等待众人的康斯,这才慢慢打量着手中的弓弩,样式很普通,形状跟平常军备的弓弩一样,但强度和准度却不可同日而言。

“真是奇怪,到底是谁制造出这样厉害的武器呢?要是装备到军队中那一定可以挥巨大的力量。”面对着差点要了自己小命的武器,康斯居然对它赞叹不已。经过这场刺杀危机,他确认自己只能生活在战场上,也只有战场是适合自己生存的。

这时伊达带着一大帮新兵营的兄弟跑着步围上来了。伊达一眼就认出了站在路中间,呆立着不知沉思什么的康斯,于是老远就焦急的喊道:“大人,您没事吧?”

康斯淡淡的一笑:“没事。”才说完没多久,那跑得最快的20名亲兵就把康斯他密密麻麻的围在中间,一边焦急的看着康斯,一边拿着武器紧张的看着四周。

“敌人只有四个人,那边一个活的,丛林两边的那三个可能死了。”康斯拍拍四周亲兵的肩膀,淡淡的说道,并稍微费了点力才脱围而出走向那个被射倒在路旁的杀手。

这时那些士兵才赶上了来,顿时把整条大道和丛林四周挤得满满的。也这样产生了奇特的现象:康斯麾下的士兵拼命的把其他士兵给挡在外面,不让他们靠得太近康斯。而外面的人则拼命的想往前挤,想看真点康斯和那些杀手。

“喂!兄弟,不要挤着我家大人,听到没有,不要挤!”

“什么啊,隔这么远怎么会挤到大人呢?让我看清楚点战神的雄姿吧。”这些对话顿时把这个原本安静的树林给弄得跟市场一样的吵闹了。

这时一声怒吼:“闭嘴!大人麾下所属马上搜索四周,谨防敌人仍有同党!”这个声音是一个巨汉出的。众士兵马上静了下来,接着马上涌入两旁的丛林里。连那些不属于康斯部下的士兵也热心的跟了进去。

这帮士兵会有这样的变化,当然是伊达回去加油添醋宣传一晚的结果。其实这些城市里的士兵很多都从不同渠道知道了康斯的事迹,当然传出的人因为军部的原因没有说出当事人是谁。给伊达这么一说,大家才知道就是这个康斯大人!

这些不得志的士兵追求的就是这样的长官,所以他们兴奋的等待着第二天和康斯见面,可等来等去居然等到一匹马鞍插着四支绿箭的军马,预感到康斯一定出事的他们,马上抄起家伙急冲冲的就赶来了。

他们没有失望,康斯果然毫无伤的消灭了偷袭的杀手。

康斯听到这个大嗓门,不由回头一看,现那个大汉是自己麾下第1小队的队长,名字叫卡洛。康斯点点头没说什么就在亲兵紧张的护卫下去看那个杀手了。

康斯才刚靠近,伊达就带着两个亲兵把那杀手押起来,只见那杀手低垂着头,伊达抓住他的头一看,不由惊呼:“毒!”

康斯和众人都看到了,那个杀手七孔流血脸色黑的早就断气多时了。“服毒自杀?这么说不可能是强盗了?”康斯觉得奇怪,是谁锻炼出这么厉害的杀手呢?不过他又摇摇头,刚才这个杀手逃跑的表现不像是会服毒自杀的人呀。

“大人,这绿箭箭头有剧毒!”伊达审视那杀手身上唯一的一处伤口后,把捧给康斯看。一看果然那箭头是黑色的,康斯不由庆幸刚才自己没有被割破皮肤,不然现在自己就躺在地上了。

“唉,是谁呢?”康斯低沉的自语道,他想不明白自己得罪了谁,居然要用到毒来杀死自己。

听到这话的伊达忙靠前来低声说道:“大人,您看会不会是……”他的意思很明显,只有和康斯有不妥的军部了。

“不要胡乱猜想,把尸体收拾一下,回军营训练吧。”康斯淡淡地说完摆了摆手,就径自朝军营走去了。他最头疼的就是这些你欺我诈的事,谁让他习惯了战场上明刀明抢的战争呢?

康斯在军营里跟所有的士兵都出了一身汗,是的,所有的士兵,包括那些不属于康斯麾下的4000名新兵。这帮笑嘻嘻跟着练的士兵都遭到了康斯麾下1000士兵的白眼,但也没办法,他们虽然不是康斯的部下,但他们就是要跟着康斯锻炼你能说他们什么呢?

不久,康斯跟士兵们一起吃过午饭,骑上那匹躲过一劫的马匹朝城里奔去,当然这次伊达这些亲兵打死都会跟着去的了,而且他们还不知从哪弄来了马匹,并且个个都会骑。康斯一问才知道他们乘训练的时候去城里借来的,至于他们怎么都会骑马,那是因为这些亲兵都是游牧民族。

原本康斯是认为敌人失败后就暂时不会来的,也就不需要亲兵跟着了,不过面对他们眼睛流露出的坚定,康斯只好感激的点点头同意他们跟去。

途中康斯问到那些尸体的问题,伊达只是回答已经用最好的方法处理了。康斯听了也就没放在心上点了点头。

康斯这人是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自己也没受到伤害。但伊达他们却不是这么想,对危害自己长官的人伊达可不想就这么算了,谁叫他是康斯的亲兵队长呢。他找来那20个队长一合计,就把那四名杀手的尸体和暗杀用的武器,乘训练的时机用板车推进城了。同时顺便去借马。真是一举两得。

伊达不知道他这个一举两得,差点让军部闹翻了天。

孤独战神
孤独战神
《孤独的战神》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沙恩,都是,战争,老兵,边界,军营,卫军,隆纳,艾丽丝,长枪,古拉,威纳,长官,将军们,伊丝娜,枚金币,僧侣,沙恩大人,伊达,军部之间的故事。孤独的战神约29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