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中华珏

第十八章 谁在添乱

发表时间:2021-06-07 18:38:01

进站口熙熙攘攘的围了很多的人,何清被堵在了站口。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衣兜,被挤着往前走去。这时候一个穿着褐色马褂的男人zui里忍不住的喊着:“别挤!别挤!”他往前一扑碰了何清一下,操着一口天津话很客套的地说:“先生,真的对不起了!”“没关系!“没关系!”何清淡定的说道。。


推荐指数:★★★★★
>>《中华珏》在线阅读>>

《第十八章 谁在添乱》精选:

出站口熙熙攘攘的围了很多的人,何清被堵在了站口。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衣兜,被挤着向前走去。这时候一个穿着褐色马褂的男人zui里不住的喊着:“别挤!别挤!”他向前一扑碰了何清一下,操着一口天津话很客气的说道:“先生,对不起了!”

“没关系!”何清淡定的说道。

那穿褐色马褂的人微微的一撇zui,心中是十分的得意,扭头便走。

这一切都被悄悄跟在后边的何洛看的清清楚楚的。他大喊一声:“放开!”那穿着褐色马褂的男人一看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公子哥,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继续向前走。何洛一抬手紧紧地箍住了那人的胳膊。那人根本没想到他有这么大的力气,被他地双手一钳,自己就没有任何的招架之功。

“干什么!”穿马褂的人有点心虚,他慌乱的瞅了何洛两眼。

“拿出来!”何洛的手上又用力。那穿褐色男人的男人,直疼的满头大汗,浑身发抖。好汉不吃眼前亏,刚到手好没有捂热的钱包又跑到了何洛的手里。

天津是一座洋味十足的城市!一出火车站就看见很多金发碧眼的洋人不断地走来走去。何清不禁感慨:天津所有的繁荣都是一种虚荣,它只不过是一种外族的嫁接而已,只不过是腐朽的土地上所长出来的真菌,对于我们的民族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分量。想到这里何清叹了口气,希望政府可以马到成功,夺回国宝,为国家争一口气。

何清一出火车站就叫了一辆样车向ri本租界走去,开始准备明天拍卖会上的事情。拉黄包车的是一个精壮的小伙子,他健步如飞很快就到了ri本租界。何清摸了摸兜,这时才发现钱包丢了。黄包车车夫看出了他的窘迫,哼了一声说道:“先生,怎么着?”

何清赔笑的解释道:“真是抱歉,我的钱包在车站被小偷偷了!”

那车夫一笑似乎很大度的说道:“怎么着?想逃不成?别说你一个天朝人,就算你真是ri本人,坐车也得给钱啊!”

听完这句话何清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他也犯不着和一个拉车的斤斤计较,说道:“你是什么车厂的?我记住你的牌号,一会儿取到钱一准还你!”

那黄包车车夫像是听见天大的笑话一样,哈哈的大笑了两声,再上下打量了一会何清说道:“看你这身扮相也算是一个体面人!要不这样,你先把一个随身的物件压给我,你还钱的时候我一准再把它还给你!”

何清一想着好歹也是一个办法,他把兜中的怀表递给了车夫。车夫一看那表倒是心头一喜,心想这可是好东西啊,很难淘换的,他拿着表对何清说道:“谢谢您了!您慢走!”

何清看着车夫的背影心中有事一阵感慨:这就是现在的天朝人,他们从来就没有把国家的事情放在心上,甚至帮着外国人说话!

何清冲着酒店走了过去。但是他猛然醒悟了,自己昨天办的“记者证”和钱包一起被小偷拿走了!真是都怪自己太不细心了!钱包丢了居然是一无所知!那父亲昨天堪称完美的计划不是要泡汤了吗?现在找父亲已经是来不及了,他一定是在应酬,不管了,明天只能随机应变了。他的心里骂了小偷千遍,还历经沧桑,穿越了千年的历史,顺便拜访了他的祖宗十八代。

现在让何清最烦心的是他所有的钱都被偷走了,住宾馆都不行了。他在宾馆的前面转了两圈。这时候从宾馆中跑出了一个十七八岁的fu务生,到何清的身边一哈腰说道:“先生您好,一位少爷让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何清接过要看原来是自己抵押的怀表,他的心头布满了疑云,接着问道:“谁给的?”

那fu务生答道:“是一位少爷,他让我告诉您:‘记者不是谁都能当的!’”何清一听这话心里暗暗的吃惊,难道是谁知道了自己的计划?不可能啊!何清对fu务生说道:“小哥,你能带我去见见那位公子吗?”

“当然可以!您这边请!”

在fu务生的带领下何清来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他看见一个人临窗坐着,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头上戴着一顶礼帽,看起来还人摸狗样的。何清问道:“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那人咳嗽了一声,压着嗓子,说道:“没什么意思!”

何清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进了房间,大踏步来到那人的身边,说道:“gao什么鬼!”

“我就是想看看谁在添乱!”说着那人摘下了帽子哈哈大笑。

何清悬着的心终于掉了下来。何洛指着何清洋洋得意的说道:“这是对你不带我来的惩罚!”

何清说道:“你怎么来天津了?告诉你了这几天会很乱的,不好好的在家里呆着!出来找事!”

何洛狠狠的摇摇头说道:“非也非也!你还好意思说我呢?昨天怎么说都不带我来,今天要不是我,你的东西就全丢了!早就跟你说过学点功夫好,可以防身,你就是不信!怎么样,今天折了吧!”

何清听着何洛的数落微微一笑,说道:“就属你能了!”

何洛今天到天津来有很多的感触。天津没有那么多的“辫子君”,也没有那么多的“旗袍君”,到处都是西装洋服和自行车!和北平相比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何洛心中清楚这次爸爸和二哥来天津是有重要的事情来办的,自己也想出一份力,为国宝做一份贡献!现在的洋人在天朝的地盘上作威作福,霸道之至,得好好地杀杀他们的气焰。何洛当然还有自己的小九九,他心里明白这次的任务一旦完成了,那戚城一定就是自己的“池中之鱼”了。

“二哥,明天就让我和你们一起去吧!我可以保护你们的!”何洛美滋滋的拍着xiong脯说道:“我的功夫可是响当当的。”

“你就在这里乖乖的呆着,别给我们添乱啊!”何清央求道。

“这话你没有资格说,今天要不是我……”

“明天的记者招待会爸爸一定会去的,知道你捣乱小心腿!”

“我不捣乱,我真的想做点什么!我从小就崇拜梁山好汉,还学了一身的武功……”何洛说着就开始耍起了他那自认为不错的功夫。

何清是在是听不下去了,他立马制止道:“就你那点三脚猫,也就是和家里的下人们比划比划,遇上真事,你能行吗?”

何洛的心里有点不高兴了,他很大声的说道:“你先别小看我,我一定会让你另眼相看的!”何洛知道在家里二哥是继承父业商界精英,三哥是留过洋的才子,只有自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子。根本没有人把自己当成是一盘菜,这次一定要让所有的人都睁大眼睛看看我何洛本领。到时候谁在添乱就不好说了。

中华珏
中华珏
风雨无边,道诉不完的离合悲欢!沧海桑田,数不尽的恩怨情仇!一个是英姿煞爽的巾帼英雄;一个是闭月羞花的大家闺秀;一个是厮混码头的江湖骗子;一个是雄踞梁山的土匪头子;四个女人一台戏,戏里戏外都是情……一个是金玉满堂的大家公子;一个何洛去过很多次前斜街,都是为了看戚城一眼。那时他的心情是激动地,是期待的。这一次就不同了,他是要去完成一个十分重大的任务。这个任务是十分保密的是十分危险的。此时何洛的心里七上八下,不住的打鼓。走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棉花上,浑身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