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中华珏

第四章 千里寻芳

发表时间:2021-06-07 18:38:02

何洛这段日子始终是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够寐的。用美玲的话来说,他就犹如是中了魔通常,何满则说他是中了相思病。这晚上何洛何洛自己出了家门朝前斜街走去,希望能也可以看见那梦里的莲花女神。前斜街是入城十分普普通通的一条街,居住那里的都是社会底层的劳动者,这一天何洛何洛自己出了家门朝前斜街走去,希望可以见到那梦中的莲花女神。前斜街是进城非常普通的一条街,住在那里的都是社会底层的劳动者,何洛哪里来过这种地方。。


推荐指数:★★★★★
>>《中华珏》在线阅读>>

《第四章 千里寻芳》精选:

何洛这段日子一直是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的。用美玲的话来说,他就如同是中了魔一般,何满则说他是中了相思病。

这一天何洛何洛自己出了家门朝前斜街走去,希望可以见到那梦中的莲花女神。前斜街是进城非常普通的一条街,住在那里的都是社会底层的劳动者,何洛哪里来过这种地方。

黄包车一走到了前斜街口何洛就闻见了一股恶臭,像是猪大肠的味道又像是地下道的味道。何洛紧紧的捂住了鼻子,脸上露出了一股厌恶。他的脑子里突然间闪过一种念头,一定是何荣骗了自己,否则这样无邪的女孩子怎么会住在这种污浊的地方?岂不知这个世界哪里是干净的啊!

何洛下了车,强忍着奇怪的臭味向前走着。何洛看着街上的人们,他们基本上都是穿着黑灰色的粗布衣服,来匆匆去匆匆,有时候几个认识的人见了面也是很粗鲁的开着玩笑,丝毫没有甚么礼貌可言。何洛如果不是为了戚城他一辈子也不会他踏进这样的地方。

何洛加快了脚步,他希望快点的走到何荣说起的38号。

走了好长的时间何洛渐渐地适应了那浓浓的味道。走了很多的弯路,来到了38号。38号是一个门面房,经营的是一家茶馆。何洛刚走到门口就有一个热情的男人迎面而来,说道:“公子里面请!”何洛呆呆的点点头,冲那男人说道:“一碗茶!”

何洛从来都没有来过这种茶寮。之间茶寮中有男有女,他们都朝前看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何洛也颇有兴致的朝前看看。只见在茶寮前方有一张大方桌,上面放着一把折扇。正在何洛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个老者从里间走了出来。

“戚老,戚老!”那老者以走过来就引起了阵阵的喝彩声。那老头满面春风的朝大伙一拱手说道:“您捧场!”

只见那老者身穿蓝色的大褂,手中还拿着一把黑色的折扇。想必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茶馆说书的。只见那个人的右手拿了一把折扇,大模大样的坐在上面。何洛这下才算是恍然大悟这人一定是常听人说起的茶馆书。

一开口就问道:“这国事是说还是不说啊!”下面坐着的人都异口同声的说道:“说啊!”只见那说书的人搓了搓指头。人们都会意了,把手中的钱放倒了茶盘中。那小童走到何洛的身边,何洛会意,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银元,扔到了茶盘之中,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何洛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人都看向了自己。他觉得很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你们继续!”那说书人站起书来冲着何洛一哈腰,说道:“谢谢您啦!”何洛点点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是简单的笑笑。

那说书人眼眯着,露出了久经事故的睿智,说道:“不知这位先生在哪里高干啊!”何洛说道:“我还是一个学生!”

只见那说书人在桌子上一拍说道:“当今这最大的实时是什么?前几天是外教部梁展鹏的生日!那是高朋满座啊!像是什么国务大臣何大人,刘大人,财政部的王大人,那都去了!”

何洛在一边听着说书人绘声绘色的说着,心里暗暗发笑,就像是他去过一般。“不光是这些人,还有很多的洋大人呢!你说这一个天朝官员过寿,这外国人来是什么意思啊?”

那说书人把杯子一放,进来了一个穿着绿色裙子的女孩子,这不正是戚城嘛!何洛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戚城,只见他给说书人加了一杯水,就走进了后屋。何洛眼睛随着戚城,他真的很想走到后屋和戚城说几句话,可是那会是多么的唐突啊!

“诸位看看,现在天朝是军阀混战啊!今天吴大帅打张大帅,明天又是冯大帅吴大帅!大帅们不管怎么打,这洋人的权利是越来越大了。这就叫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何洛同茶馆中其他的人一样,默默的听着。真是英雄生于草莽!这样的一个说书人竟然有这样的见解真的是很不简单啊!

“看看现在的中华大地,我就想起了一个人,岳飞!我们接下来就说这岳飞传奇!”这时候茶客中出现了一个人说道:“加说事实就这么少啊!再说点!”他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很多的茶客都附和着说道:“再说点!”

那说书人抓抓头上的帽子说道:“现在是事实动荡啊!”说书人朝何洛方向走过来说道:“这位先生是文化人,知道的应该不少。我们请他说说吧!”何洛知道在座的茶客们都看着自己,他很窘迫,说道:“我,我,我不知道啊!”

“说说吧!”这时候茶客们都是很好奇的附和着。何洛在这中间看到了那纯洁的脸庞,她也是撑着脖子看向自己。何洛想想壮着胆子站起身来说道:“莫谈国事!”何洛在很多的茶馆中都见到这样的牌子。

何洛的话一出很多人都是匆匆的离开了茶馆。那说书人不顾大家,死死地盯着何洛,似乎要看透他的内心。何洛被这样盯着很不舒服,他的眼神四处乱看。

“这位公子,您有什么话就说吧!”何洛看这个说书人还算是爽快就说道:“我是来……”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戚城。

“您出手这样大方想必是政府里的公干吧!”说书人问道。何洛说道:“我刚才都说了,我就是一个学生啊!”

那说书人追问道:“那不知道令尊?”何洛从来都不喜欢提自己的父亲,说起来就像是显摆一般,于是他很谦虚的说道:“我们家就是很简单的生意人。”

要是别人这样不依不挠的追问,何洛早就不耐烦了,可是这个说书人一定和戚城有和那的关系,所以他并没有显出烦躁,反而是很认真的在回答说书人的问题,当然也是在向戚城介绍自己。

“老朽,就是不知道公子怎么会提起莫谈国事?”

“其实在很多的地方都有这样的字眼。而且现在有很多的话都是不可以乱说的,要是被误认为成革命党可不是什么小事啊!”何洛说道最后明显的压低了声音。

那说书人捋着自己的小胡子,呵呵直笑,说道:“国家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难道人民还不能讨论吗?现在是中华民国,不是清政府!”

何洛对政治一直是不感兴趣的,他虽然是在和说书人对话,他的脑子里想的都是戚城。可是听到现在他明白了,眼前这个老者应该是**的信徒,是鼓吹革命的,是在和政府作对。

“这样的话你和我说说就算了,千万不能再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否则一定会有危险的!”何洛很认真的劝道。那说书人拍拍何洛的肩膀,说道:“这就是我大好河山的年轻人啊!”

“爹!”这时候戚城走到了老者的身边挽着他的手说道:“别说了!”然后有对这何洛说道:“先生我们打烊了,您请便吧!”这是戚城第一次这样面对面的和自己说话,何洛浑身的血都在沸腾,他看着戚城,心扑通直跳,本来是有很多的话,现在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戚城看何洛一直到在发呆又提醒道:“先生,我们打烊了,您请便吧!”何洛呆呆的应了一声:“哎,不知……”何洛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到了zui边却不知该怎么说出口,只是微微一笑,虽然说没有和女神说什么话,但是看到她就已经是很满足了!

中华珏
中华珏
风雨无边,道诉不完的离合悲欢!沧海桑田,数不尽的恩怨情仇!一个是英姿煞爽的巾帼英雄;一个是闭月羞花的大家闺秀;一个是厮混码头的江湖骗子;一个是雄踞梁山的土匪头子;四个女人一台戏,戏里戏外都是情……一个是金玉满堂的大家公子;一个何洛去过很多次前斜街,都是为了看戚城一眼。那时他的心情是激动地,是期待的。这一次就不同了,他是要去完成一个十分重大的任务。这个任务是十分保密的是十分危险的。此时何洛的心里七上八下,不住的打鼓。走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棉花上,浑身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