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中华珏

第五章 三十功名

发表时间:2021-06-07 18:38:02

何洛zui里哼着小曲,手舞足蹈的回何府。正好和拭擦花瓶的小可撞了个满心。只听到“咔!”的一声,那瓶子摔在地上,跌了一个被粉碎!何洛一看也不是什么不值钱的东西,也就不以为意,对小可一笑,地说:“没之间的关系的,把它收走就好了!”小可却一副愁容,使劲地何洛一看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也就不以为意,对小可一笑,说道:“没关系的,把它收走就好了!”小可却是一副愁容,使劲的摇头!”何洛并不明白小可的意思,他也皱起了眉头。。


推荐指数:★★★★★
>>《中华珏》在线阅读>>

《第五章 三十功名》精选:

何洛zui里哼着小曲,手舞足蹈的回到何府。正好和擦拭花瓶的小可撞了个满怀。只听见“咔!”的一声,那瓶子摔在地上,跌了一个粉碎!

何洛一看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也就不以为意,对小可一笑,说道:“没关系的,把它收走就好了!”小可却是一副愁容,使劲的摇头!”何洛并不明白小可的意思,他也皱起了眉头。

“老四,进来!”何洛一听是何若明的声音,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唯唯诺诺的朝上房走去,还不忘对小可吐了吐舌头。

“去哪里了!”何洛一进门就看见何若明倒背着手,语气中全是埋怨。何洛用眼睛瞟了瞟何太太,太太微微的摇摇头。何洛一横心,说道:“我去铺子里看了看!”何若明掉过头来,他的zui里叼了一根雪茄,看着何洛冷笑了一下,问道:“你是去哪个铺子里了?”

何若明年轻时,本来就是天时当的一个小伙计。后来娶了天时当的程小姐,也就是何演、美娜与何洛的妈妈才成了天时当的当家的。何荣明是一个干练的人,对于做生意是信手拈来的,天时当接手没多久就开了两家分号,地利当和人和当。自古当铺和古董店就是不分家的。所以在当铺生意做得如鱼得水的时候何若明又开了一家钟华古董店。

何若明也是一个爱国的人,现在又加入到实业救国的行列中来了,开了几家现代化的场子,所以这时候何洛说去铺子,何若明才会问起是在哪家铺子的。

何洛愣了一下,说道:“是东门外的天时当!”这时候何若明使劲的拍了一下桌子,把茶杯震了起来,茶杯上的水淹了出来,吼道:“你二伯刚走,你就不能干点正经的!”何洛什么都不敢说,微微的低着头,心框框乱跳。

“何家早晚得败在你们这qun畜生手中!”何若明这时大吼道。何若明也许是骂累了,他坐到了沙发上。这时候何太太端起一杯茶说道:“老爷,您先消消气!”

“爸!”看着摆着一个箱子走进来的何满,何洛的心头捏着一把汗,何洛知道这是爸爸要查何满在法国获得的经济博士的证书,何满刚进来没多久刘姨娘就跟了进来手中拿着一个绢子不断的扇着,呆呆的看着何若明,大气都不敢喘。

“你把箱子打开!让我看看你到底是拿了什么学位!”何满小心的把箱子搬到何若明的面前,低着头。

何若明吧箱子打开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黑黑的匣子,像是一个什么机器何若明指着那东西问道:“这是什么?”何满头放的更低了,说道:“这是摄影机,拍电影的!”

何若明顿了一下,慢慢的站起身来,指着何满,手指微微颤抖,说道:“你念书的时候就是不务正业,每天写什么戏文,到了外国你还是这个样子!”

“老爷!”这时候刘姨娘走上起来,想说什么,一下被何若明唬了回去,“我教训儿子,谁也别求情!他们都是让你们给惯坏了!”

“爸!”这是何满突然直起了身子,他盯着何若明认真的问道:“您办实业是为了什么?”何若明道:“实业救国!”何满又说道:“我在西洋这些年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救国,就得先救国民的心理!”

何若明看着何满问道:“那你就弄回这么个匣子?”何满说道:“是!”何若明从鼻子中哼出一声,拿起桌上的缸子就向摄影机上砸去。说时急那时快,何满一下窜到箱子前面,shen开双臂说道:“爸,这不能砸啊!”何洛也走上前去,说道:“爸!这可是三哥多年的心血啊!”

“老爷!”何太太一笑说道:“孩子们都有自己的心气,这只要用心去做都是能成的!”何若明把手中的缸子朝空地上一扔,叹道:“我们何家,到我这代上就要毁了吗?”何若明只觉得头部一阵眩晕,整个人失去了重心。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看到家里的人都守在chuang边。何若明知道自己是伤心过度气急攻心。五年前何演去世的时候自己就是这样。

“何家是我一把手经营出来的,现在看来也是要毁在儿孙的手里了!”何若明这样说着,越说越伤心,越来越绝望,不觉得经shi了眼眶。

这时候何演的儿子只有五岁的何伊手拿一个梨挤到chuang前,把手中的梨递到何若明的面前说道:“爷爷吃梨!”何若明看着眼前的何伊,他的身上依稀有何演的影子,遂拉着他的手说道:“伊儿和他爸爸很像啊!在这些儿子中间就数何演最有出息,可他却是早早的走了!”

他这么一说自己没什么要紧,这时冰雨又想起了自己英年早逝的丈夫,不觉得悲从中来,她背着众人擦拭着眼泪,何太太也红了眼圈。

“爸!”这时候何满走上来定定的说道:“我不开什么电影厂了,我明天就去铺子里!和二哥一起打理铺子。”何若明轻轻的笑了一下,说道:“你说得也对!救人就得先救心!这些年我办实业,别说是洋人阻挠,就算是那些军阀政客也是万般干扰!”何若明冷笑了一下,“就烟鬼就得先治他们的烟瘾!不是想开电影厂吗,去吧!”何满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您是说?”何若明说道:“你妈说得对,只要用心去做,都能成就一份事业!”

“爸,您说的太对了!正所谓三十功名尘与土……”何洛手舞足蹈的说道。这时候何若明接着叹道:“老四啊,你什么时候能干点正事啊!”何洛笑呵呵的看着何若明说道:“爸,您就不用担心了!您要相信我,您的儿子怎么会是孬种呢!?”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何若明很欣慰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没事了,你们都下去吧!”

何满想着本来是会被大骂一顿的,现在好了,什么都不用说,父亲还同意拍电影的事情。心里还美滋滋的。本来是想会自己的房间去计划计划呢,又被刘姨娘叫回到房间。

“阿满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呀!”刘姨娘老大不高兴的说道,“你那两个兄弟是没有什么出息的,你留洋回来就是来接管家业的,现在好了,又要开什么公司,我看你是疯了!”

何满看着自己的母亲,说道:“妈,我长大了,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刘姨娘轻哼了一声道:“知道干什么,我看你是脑袋里长浆糊了!你看看那姓程的表面上装出一副慈悲心肠,心中可尽都是花花肠子!”

何满最不喜欢的就是听这些女人说三道四了,对于什么家业更是没有兴趣。他小声道:“一天就知道说三道四的!”一扭头走出了屋子。身后刘姨娘大声咆哮,“真是死心眼啊!”

“呦,二姐姐这是怎么了,又同满子生气呢!”吴姨娘这时候踩着一双高跟鞋,走进屋子说道:“依我看啊!这不管是长到多大,终究还是个孩子,您就别生气了!”

刘姨娘一看是吴姨娘过来了,立马站起生来说道:“是妹妹啊!今天怎么有时间到我这里走走啊!”吴姨娘说道:“西荷塘的铺子开了,姐姐难道没有兴趣去看一些新的布料!?”

中华珏
中华珏
风雨无边,道诉不完的离合悲欢!沧海桑田,数不尽的恩怨情仇!一个是英姿煞爽的巾帼英雄;一个是闭月羞花的大家闺秀;一个是厮混码头的江湖骗子;一个是雄踞梁山的土匪头子;四个女人一台戏,戏里戏外都是情……一个是金玉满堂的大家公子;一个何洛去过很多次前斜街,都是为了看戚城一眼。那时他的心情是激动地,是期待的。这一次就不同了,他是要去完成一个十分重大的任务。这个任务是十分保密的是十分危险的。此时何洛的心里七上八下,不住的打鼓。走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棉花上,浑身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