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九门通鉴

第十章 魂尸

发表时间:2021-06-11 00:18:48

门口的那个“泥人”是他的杰作?  这些吃人头的灯笼是他唤来被袭击我的?  他是来杀我的?  我握着青铜铃的手指关节咯吱做响。  .  那人走到我们距离十尺远的地方停下来了。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旁边的李逍和叶臻。“咦”了一声,说:“剑门那个人影似乎注意到了我们的目光,竟朝着我们这边过来了。。


推荐指数:★★★★★
>>《九门通鉴》在线阅读>>

《第十章 魂尸》精选:

  叶臻和李逍顺着我面朝的方向看去。

  那个人影似乎注意到了我们的目光,竟朝着我们这边过来了。

  我握紧了青铜铃,死死的盯着那个人影。

  突然我的怀里感觉到一股暖暖的热气。

  随着那个人影的接近,我的怀里越来越热,已经开始发烫了。

  我连忙掏向怀里。

  师父给我的包裹?

  待到那个人影到我们看得清的距离时,这个包裹似乎要烫伤我的皮肤一般灼热。

  怎么回事?

  我倏地一惊!

  难道这个人是曹天益?!

  门口的那个“泥人”是他的杰作?

  这些吃人头的灯笼是他召来袭击我的?

  他是来杀我的?

  我握住青铜铃的手指关节咯吱做响。

  .

  那人走到我们距离十尺远的地方停下了。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旁边的李逍和叶臻。“咦”了一声,说:“剑门什么时候和尸门关系这么好了?”

  李逍没有回答他,问道:“你是什么人?这些食头灯跟你有关系吗?”

  那人说:“避开我的问题不答就算了,反而问我问题,你们剑门的人就这么没礼貌吗?”

  叶臻说:“我们在路上认识的。认得出我们九门的,而且这种时候还这么轻松,想必你也是九门的人吧?王城发生什么事了?”

  那人笑道:“都说女人越漂亮越聪明,果然不假。”随即他的右手轻巧的转了一个圈,一盏小灯从他的袖子里滑了出来落在了他的手上。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

  他两只手指捏住灯口,向我们晃了晃。

  这是一盏黑绿色却看不出什么材质的灯,形状与油灯类似却比油灯要小,灯上一簇紫色的小火在跳跃。

  火苗的颜色虽然诡异,却很是好看。

  这么小的火苗看起来根本经不住晃动,随时都可能要熄灭一般,可是在曹天益轻轻的摇摆中却怎么都熄不了。

  不知道这样一个有火的灯是怎么藏在袖子里的。

  李逍已经认出来了,说道:“魂门的引魂盏?莫非阁下是曹天益?”

  那人保持着笑容,说:“正是在下。”

  .

  包裹已经被我从怀里取出来捏在手里。虽然已经烫得我的手掌通红,但是我后背的衣服仍然被我的冷汗打湿了。

  我想起了下山前夕阳下师父对我说的话和师父苍老的模样。

  四周的夜色浓郁得让我喘不过气。

  我轻声的问道:“现在几时了?”

  叶臻有点诧异的看了看我,拿出漏壶看了看,答道:“子时。”

  “这个尸门的小兄弟,你为何这么大的杀气?”曹天益看着我,说道。

  “废话少说!你与我尸门的恩怨,今天就要在此了解!”我说完摇起青铜铃开始念暴尸咒,库子尸果然如师父所说一般开始有反应。

  只见库子尸慢慢膨胀,越来越大,我感到它的力量在极速上升。在我的铃声中,库子尸发出一声怒吼,扑向了曹天益。

  曹天益侧身躲过库子尸的攻击,他手中引魂盏的火苗突然暴涨,很快便成了一大团紫色的火焰。

  李逍说道:“恩怨?你与曹天益有仇?”

  我没有理会李逍,继续摇铃操控库子尸攻击曹天益。

  曹天益左躲右闪,引魂盏的火焰虽大,却没见他有什么反击。

  “尸怒!”我一声轻喝,随着铃声越来越急促,库子尸的攻击越来越密集。就在库子尸快要抓住他时,他提着引魂盏向前一挥,念道:“人有三魂,尸有六魄。魂焰!”

  引魂盏的紫色火焰突然涌向库子尸,很快就呈圆柱状把它包围起来,然后不停的旋转着向中心挤压过去。

  紫色的火焰密不透风的围住库子尸,我看不清里面的状况。曹天益见困住了我的炼尸,就转头看向我,念道:“鬼魂受引,以灯为路。抽魂!”引魂盏里伸出来数个肉眼可见的白色长手,飞快的向我抓来,我一边快速的后退一边低声念咒,铃声的节奏越来越快,我暴喝一声:“尸震!”紫焰的包围圈中传来库子尸的怒吼,随即紫色的火焰被库子尸震散开来,直径抓向曹天益。在白色的魂手要抓到我时,同时库子尸也快要抓到了他!

  曹天益略微惊讶的看了我一眼,又看向库子尸,开始控制白色的长手回来抓住库子尸。

  “你要跟他同归于尽?你为了杀他连命都不要了?”李逍向我喊到。

  我一边操控库子尸挣脱,一边说道:“我答应过师父,要杀了他!”

  曹天益问道:“你师父要你杀了我?”

  .

  师父确实说过,如果我有这个实力的话,就杀了他。

  我不想和他多说话。

  这是我答应了师父的事!

  曹天益见我不理他,喝道:“灼魂!”

  紫色的火焰向我扑了过来,可是库子尸还被白色的手给抓住不得动弹。

  我从口袋里拿出师父给我的两块小灵牌正准备折断,突然听到一道清脆的女声念道:“流光剑罩!”

  是叶臻?

  白色的光芒从脚底升起硬生生的挡住了紫色的火焰。

  叶臻说:“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何恩怨,但是我不能看到一路走来的同伴死在我面前。”

  紫色的火焰越发高涨,李逍抽出剑,说:“你要是敢伤害我妹妹,我也要跟你玩命!”说完就刺向了曹天益。

  曹天益笑道:“你们三人一起上,就能打得赢我了?”

  我又用了一次尸震,可是这次竟然挣脱不了白色的手。

  叶臻全神贯注的用剑罩抵挡着紫色火焰。

  曹天益看了看李逍,轻晃引魂灯,喝道:“失魂!”

  我看见几个幽魂从引魂盏里飘出来飞向李逍,李逍用剑刺向幽魂,可是并没有什么用。李逍做出剑指,贴在剑上,喝道:“三月!”然后狠狠地把剑插进地上,只见出来三道极其高大的白色月牙形状的剑气,剑气好似月牙插入地底一般,只露出了一半的形状,贴着地面斩向幽魂和曹天益。

  幽魂被剑气斩成两段后消散,然而剑气并没有停止,继续向曹天益斩去。

  曹天益左手从引魂盏里抽出数个幽魂,暴喝道:“七魂压阵!”那七个幽魂瞬间暴涨成巨大的白色魂雾压向李逍的三道月牙剑气。

  剑气被雾气压得不能动弹,过一会儿就撑不住溃散了。

  “五旋!”李逍抽出剑连续对着曹天益隔空挥了五下,每挥一下都有一道旋转着的锋利剑气飞向曹天益。

  曹天益的目光变得尖锐起来。他伸出提着引魂盏的右手,对着那五道剑气轻声道:“收魂。”

  那五道剑气被飞快的吸进引魂盏里。

  突然我感觉到有一股吸力把我吸向曹天益的身旁。

  不对,是吸进魂盏里。

  吸力越来越大。

  我看到离引魂盏最近的李逍已经站不稳了。

  我和叶臻还有库子尸已经被吸得往引魂盏那边移动了,地上留下了数道拖痕。

  我右手摇铃,左手提着包裹,手心里紧紧的握住灵牌。

  这次真的得折断了。

  不知道会出现什么。

  等等,万一是类似千里符这样的东西,把我转移回了尸山,那叶臻和李逍怎么办?

  他们没有抛下我,还帮我一同对抗曹天益,我又怎么能抛弃他们自己逃跑?

  包裹呢?师父说先折灵牌再拆包裹,是怕我没有转移成功所以留的后手吗?

  怎么办!

  我急得满头大汗。

九门通鉴
九门通鉴
天下有九门。  上三门最正派人物,修练的人最是受追捧。  中三门是为奇湮,修练的人最人神秘的。  下三门而为惊异,修练的人最让人未知的恐惧。  每一门的修练者被称作师。  九大门,九种师,九个人。  相同的风格,不像的人生。我们以符咒唤尸,将尸体生前的肉体,体魄和能力用秘法还原压制,保存在尸内以增添尸体的能力。生前能力越强者,尸体越是强大,同时也最难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