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魏武侯

第6章 战后综合症

发表时间:2021-07-18 19:35:33

当魏瑶光悠悠醒过来的时候,天色了黑了下去。 睁着睡眼惺忪的眼睛,魏瑶光环顾周围。印入眼帘的,但是昨天他第一次醒过来时的那七张脸。 惟一相同的是,现在的头顶上也没了行军账遮风避雨。 而在周围,几十个卫兵侍卫侍卫在侧,就是


推荐指数:★★★★★
>>《魏武侯》在线阅读>>

《第6章 战后综合症》精选:

当魏无忌悠悠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睁着睡眼惺忪的眼睛,魏无忌环视四周。映入眼帘的,还是今天他第一次醒来时的那七张脸。

唯一不同的是,现在头顶上没有了行军账遮风避雨。

而在四周,几十个卫兵护卫护卫在侧,便是密切的注意着山林里的风吹草动。

魏无忌望向天空,星光已经隐约可见。清风徐来,燕鸟归巢,如此悠然的情景,让他还有些绷紧的神经彻底放松了下来。

“公子,您醒了!”这次不是郑大力,而是王绣上来,有些激动的探着身子道。

魏无忌闻言不由得苦笑,貌似自己这是今天第二次醒来了,希望这次不要再那么倒霉了。

“头好痛!”魏无忌扶额道

“公子,您这是坠马之伤还未痊愈,并无大碍。”大胡子郑大力粗狂的说道。

在他看来,男子汉大丈夫,摔一下不过是小磕小绊,还真算不得什么。

但魏无忌心里清楚,自己固然是旧伤未愈,但真正使他再次晕倒的,还是大战之后,如释重负,心力耗尽之故。

深深的呼了口气,魏无忌用手撑着自己坐起来,旁边的王绣和郑大力连忙上前搀扶。

魏无忌摆了摆手,示意二人退回去,道,“我没事儿,王绣,你把战后的事情赶紧说说。”

王绣见要谈正事儿了,便神色一凛,在肚里打了腹稿之后,捡要紧的说了出来,“公子,今天战后,陈军先头所部被咱们击溃,然后我军才顺利过桥。而后属下便下令,将木桥毁掉,阻止陈人渡河追击。”

“现在我们在哪里?”魏无忌继续问道。

“此地当属陈国香河县内,而我大魏主力,便驻扎在香河县内,牢牢压制着陈**队。”

“公子,咱们大抵是安全了,说不定不远处,就有咱们的军队。”说道此处,王绣面露喜色。

度过生死危机,在座众人或多或少都重获新生的感觉,也难怪他们心情都不错了。

人说增进感情,莫过于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看了一眼面前几乎人人带伤,和自己同生共死的几人,魏无忌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也不是那么陌生了。

“今日大战,诸位舍生忘死,我魏无忌在此谢过各位了。”魏无忌艰难起身,对众人抱拳道。

不管这些人是心甘情愿,还是迫于压力不得战,但总归是救了魏无忌一命,他还是很感激他们的,毕竟他们和自己这外来人并没有什么瓜葛。

若是今日魏无忌落到了敌军手里,他不用想都知道,自己这个“公子”会得到怎样的待遇。

魏无忌这一礼,弄得面前七人手忙脚乱,急急忙忙还礼道“公子言重了”。

而王绣更是出言道,“我等让公子陷入险境,已是百死莫赎,如何能受公子之谢。倒是公子与我等不离不弃,同生共死,才让我等诚心拜服。”

王绣言毕,立即就得到了周围同僚的附和。

“是啊是啊!王司马说的有理。”

“公子是条汉子,我老刘佩服。”

……

这些人的话倒也不是阿谀奉承,魏无忌年纪轻轻,便有魄力放弃过河,和大军一起对抗来势汹汹的卫军,丝毫不怯,便足够让诸将刮目相看了。

而魏无忌以公子之尊,能和部下同生共,这样的上官是值得他们敬畏的。

“好了,拍马屁就少来了!”见场面热络起来,魏无忌笑骂道,再也没了生分的感觉。

上辈子活了二十多年,魏无忌见惯了坑蒙拐骗,对眼前众人真诚的面容,他实在生分不起来。

面对魏无忌的喝骂,众人连连称是,但脸上笑意不减。魏无忌现在不摆公子的架子,平易近人的性情,让他们好感大增。

高兴归高兴,但正事儿还是得先做了。

只见魏无忌收起笑意,正色道。“说说我军现在的情况,弟兄们都怎么样了。”

闻言,诸军将也都敛去喜色,默不作声,神情有些黯然,场面一下静了下来,众人脸上也都涌出出了一摸悲色。

见众人都不说话,魏无忌直接把目光投向了王绣。

王绣四下瞄了一眼,知道其他人不愿意说,也只能由自己来说了。

叹了口气后,王绣缓缓说道,“回禀公子,我军此战,阵亡二百六十三人,伤者二百八十七人,其中重伤一百六十七人。现能战者已不足两千,士气极为低落!”

得知情况并不乐观后,魏无忌也怆然道,“一将功成万骨枯啊!”这不是魏无忌装逼,这真是他切实的感受。

虽说这一战,死者不足三百人,远未达到万骨枯的程度。但活生生的人说死就死了,对魏无忌来说还是难以释然。

在此的几位军将们,在魏无忌的感染下,面上也都浮现悲怆之色。毕竟是相识多年的袍泽,虽说上下有别,但眼睁睁看着人没了,总归是令人伤感的。

谈话间,魏无忌也休息的差不多了,他慢慢站起来道,“走,咱们去看看他们。”

“诺!”

……

“将军来了,都起来站好了。”

蜷缩在野地里的士卒们,在各自军候、队长呼喊中,一个个都强忍着倦意,歪歪斜斜的站了起来。

他们脸上满是污秽,发髻凌乱,甲胄上沾满了血迹,有自己的也有别人的。

而在他们的伤口处,被一些黑黢黢的布条胡乱缠绕着,也不知道能不能起到包扎的作用。

这也要怪魏无忌,要不是他下令抛弃所有辎重,也不会让这些士兵们如此凄凉了。

……

“都他娘的起来,公子来看大家了!”校尉刘玄霸操粗狂的声音吼道,这里是他的那伙儿兄弟。

刘玄霸所部在桥头的战役中,表现很不错。英勇顽强,牢牢的维持着中军军阵,挡住了陈军的多次冲击。

但相应的后果就是,战死的二百多人中,刘玄霸所部就占了一半多。也因此,魏无忌便先到了他们这里。

当魏无忌在众将的簇拥下,出现在众军眼前的时候。除了不能动的,所有人都跪地参拜。

“拜见公子!”

但和魏无忌前几个时辰见到的景象不同,在场的士卒们,都没了战前的那股子精气神。之前逃跑那阵,那可是能瞪着眼睛,敢和郑大力这样的猛人顶牛的。

现在这些人,一个个都垂头丧气,对魏无忌行礼也有气无力,像霜打的茄子一样。

可见,一战之后,魏无忌这边的虽然胜了,但也是惨胜。士卒们经历过惨烈的战斗后,不管是锐气、体力、精力,都被磨了个干净。

魏无忌甚至揣测,要不是他在战斗中的表现还算可以的话,别说给他行礼,这些人恐怕鸟都不会鸟他。

面对眼下这种情况,魏无忌的头更疼了,心里又开始骂了起来。

“这他妈都叫什么事儿啊!老子刚穿越过来,就被一万多人追着砍。好不容易逃跑出来要过河了,又被人捅了菊花。这幸好自己命大才没死,结果下面这些大爷情绪又上来了。”

魏无忌心里清楚,就军队现在这个样子,别说再打仗了,把这些人完整带回去恐怕都成问题。

“还得小心伺候着呀!”微微的叹了口气,魏无忌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魏武侯
魏武侯
这里也不是春秋战国时期战国时期,也也不是东汉时期初年!似曾相识的齐楚秦魏,截然不同的列国争雄!来自在现代的灵魂,执掌王侯之家,却命悬一线…………君王之路,前狼后虎,他将何去何从!大争之世,群雄并起,谁能暴君浮沉!…………魏无忌:“寡人这辈子,只会用手扇人脸,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