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魏武侯

第12章 抓狂的陈军

发表时间:2021-07-18 19:35:33

安抚了胯下的战马,郑大力狠狠地吐了口唾沫。就在方才,他牛刀小试,对陈军前军发起了一次攻击,便小胜了一场,杀了对方十几人。当然了,这些杀伤也作为军功,被随行的书记官给记录了下来


推荐指数:★★★★★
>>《魏武侯》在线阅读>>

《第12章 抓狂的陈军》精选:

安抚了胯下的战马,郑大力狠狠地吐了口唾沫。

就在方才,他牛刀小试,对陈军前军发起了一次攻击,便小胜了一场,杀了对方十几人。

当然了,这些杀伤也作为军功,被随行的书记官给记录了下来,将作为以后奖赏的凭据。

魏军这边,由于是以逸待劳,先发制人,所以其损失微乎其微。

除了有几个魏卒运气不好,被路边树枝扫到了脸,擦伤以外,再无一人受伤,郑大力他们可谓是大获全胜。

而经次一役,在场的魏军士卒心中也是惧意大减,纷纷摩拳擦掌,准备再大干一场。

现实点儿来说,他们刚刚射杀的那些陈人,可就是一亩亩上好的良田啊!

“将军,我从没想到,咱们晚上抹黑打仗,居然能有此等奇效。”一名魏军士卒笑着说道。

他刚才一箭便取了一陈卒的性命,一下就是十亩良田到手,你说他能不兴奋吗!

“是啊!咱们可真的捋了万余大军的须子,可他们却奈何我等不得。”立马便有人跟着附和道,看来也是占了便宜就飘飘然了。

郑大力却知道,现在可不是幻想胜利的时候。

虽然在刚才接触中占了便宜,但其本质也不过是折损了他们十几人,对于近万陈军来说,其影响基本上等于零。

只要陈人大军还在,不管是魏无忌还是郑大力这些人,其处境依然是十分危险的。

于是郑大力赶紧出言,稳定众人思想道,“诸位,咱们偷袭成功,才不过杀了十几人,还远未到开庆功宴的时候啊!”

“别忘了,咱们的任务是把陈人引出来,引到公子设下的埋伏之中。”郑大力再适时提醒道。

“现在陈人被引出来了吗?别高兴太早了。”郑大力微微不满道。

众军士听郑大力这么一说,才把脸上的自满之色收了起来,然后目光又恢复了凝重。

见手下人从飘飘然的幻想中出来,郑大力心才放了下来。

虽然他没读过什么书,但骄兵必败的道理还是懂得的。

转过头来,郑大力又为另一件事烦了起来。

陈国人没有追击!

说实话,他已经做好了被追击的准备,但陈人却根本不按套路来。

对于郑大力来说,这样也就意味着他还得再去招惹陈人,再捋他们的虎须。

而第二次去,在对方有了防备后,其危险系数肯定也高得多。

危险系数高,那么死的人也就多,郑大力却不能保证,在自己这边人死光之前,是否能把陈人给引出来。

或者在那之前,自己这边拼凑起来的部队,就已经崩溃了。

歇息了一会儿后,见众人也都恢复了体力,郑大力便下令道,“都准备好,咱们再去摸摸陈人的屁股,”

“看看他们是老虎呢?还是公子嘴里说的病猫!”郑大力嘿然道。

士卒们听令后,便跟在郑大力的后面,再一次往陈军方向摸了过去。

军功军功!每一个人现在都想的是这个词,杀一个就是十亩田,书记官白纸黑字记得明明白白的。现在魏军士卒对此行充满期待。

但没走出几里,郑大力便遭遇了陈军斥候,也辛亏郑大力当机立断,众人乱箭齐发,才结果了那人。

否则要是被他逃脱了,郑大力这一伙人被人灭了恐怕都不知道。

这也给魏军士卒们敲了个警钟,今天晚上这事儿,还真不是简单的。

当郑大力等人再一次摸近陈军先头部队的时候,却发现果然对方加强了防备,人人都处于高度戒备之中。

这活儿不好办啊!郑大力心里再次感慨道。

“只能先跟着,伺机而动了!”

夜晚行军,速度肯定是快不了的,否则很容易走散,或者打乱队形。陈军的速度也不快,和步卒差不了多少。

这也让郑大力的轻松了一些,至少不会把陈军给跟丢了。

又跟了几里地后,郑大力便先忍不住了,这得跟到什么时候,管他的,先干了他再说。

“听令,缓慢靠近,每人射上三箭后便走。”

郑大力命令一下,士卒们便自发的压低了声响,缓缓的靠近了陈军。

就在陈军外围警戒兵卒将要发现郑大力等人的时候。

咻咻咻咻咻……一阵箭雨声立时响起。

几秒钟后,射完了三只箭的郑大力便带着手下一干人纵马远去。

留下几具死尸,和十来个被箭所伤,躺在地上发出“唉哟”的呻吟声。

“谁怎么大胆,还敢来挑衅老子,活腻歪了吧!”听见前面的呼喊声后,作为先头部队主将的王固山,骂骂咧咧的骑着马走了上来。

要是魏无忌在这里,一定会惊奇的发相,这家伙和郑大力长得有得一拼,脸上总结起来就四个字~“我是恶人”。

先前被人偷袭,手下死了十数人,王固山便被气的不行。后面又被顶头上司派来的人训了一通,他心里就更冒火了。

刚才忍了,现在他是忍无可忍了。

“来人,传本将军令,让吴校尉带人去把那群缩头乌龟给我宰了。”王固山勃然大怒道。

“站住。”这时,王固山的副将喝止了传令兵,然后对他说道,“你先退下。”

传令兵看了眼副将,再看了看王固山,建行后者并没有什么阻止的意思,便默默地退了下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

“将军,追不得呀!莫非您忘了张将军的嘱咐了?大军此时,不能随意出击,恐遭埋伏!”那副将语重心长道。

“今日桥前之事,您就惹得将军不快了,要是再不听军令,恐怕于自己更为不利呀!”那副将继续循循善诱道。

但他不提还好,一提这事儿王固山心里的火就更大了。

但好在王固山还清楚,他还无法反抗张云梁,要是再惹恼了别人,恐怕就真的不妙了。

“算了,就听你的吧!把受伤的弟兄们,都送到军医那里去吧!”王固山沉默了一阵后,操着低沉的声音说道。

见王固山这么说,那副将才彻底安下了心。

要是王固山肆意妄为,出了事儿他也容易被牵连进去,毕竟他们现在是拴在一起的。

……

在山林的幽暗处,今夜的事情却还没完,对于郑大力来说,他依然任重而道远。

于是,过了一会儿,郑大力便带着人再一次扑向了陈军前队。

当每人三支箭射出之后,他们又像风一样远去。

“岂有此理,这些人简直是欺人太甚……”陈军前队,王固山的怒吼的声音再次响起。

“将军息怒,这些人不过是藏头露尾的小人而已,将军不必……”

好说歹说,那副将才再次把王固山给劝了回去。

袭扰了陈军两次,还是啥事没有,魏卒的的胆子又壮了起来,就连郑大力也不免犯起了驴脾气。

“我就不信把你引不出来了!”郑大力咬牙切齿道。

“走,咋们再去!”

郑大力一马当先,往陈军方向疾驰而去。

“病猫啊病猫,你倒是发发威呀!”郑大力在心里祈求道。

当郑大力等人射了几箭便远遁后,结果依然和前面一样,还是没有人追击。

这下郑大力他们就真的放开手脚了,你们不还手是吧?

于是,下一次的突袭又一次开始。

一次一次,郑大力都失望而归。然后再开始下一次袭击。

当第七次突袭得手后,郑大力再一次带人远遁。

而此时陈军前队,传来了歇斯底里的怒吼。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王固山骑在战马上,大吼的声音吓得胯下马匹都发出嘶鸣。

“将军且息怒……”副将也是一脸晦涩,他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但副将有一个念头却是,偷袭自己那群混蛋也确实太过分了。

王固山打断了那副将的话,红着脸,喘着粗气道,“息个屁怒,他们都要到我头上拉屎了你还要我息怒。他魏人厉害不假,可我王某人也不是吃素的。”

不再理会副将的劝谏,王固山纵马而去,大声对身后士卒吼道,“兄弟们,都跟本将一起,把那群王八蛋全给我宰了。”

王固山这么一声吼,立时就让陈军沸腾了起来。

砍死那群魏人,实在是欺人太甚,这口气,他们也憋了许久了。

众人一致答道,“愿听将军调遣。”

副将连忙来到王固山前面,拦住他道,“将军,万万不可啊!张将军有令……”

还没等他说完,就听王固山吼出了一个“滚”字,而后一拳就把那副将打下马去。

就这样,王固山便带着直属于自己的一个校尉部,杀向了未知的夜色中。

魏武侯
魏武侯
这里也不是春秋战国时期战国时期,也也不是东汉时期初年!似曾相识的齐楚秦魏,截然不同的列国争雄!来自在现代的灵魂,执掌王侯之家,却命悬一线…………君王之路,前狼后虎,他将何去何从!大争之世,群雄并起,谁能暴君浮沉!…………魏无忌:“寡人这辈子,只会用手扇人脸,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