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魏武侯

第16章 云开见月明

发表时间:2021-07-18 19:35:33

山林里,待陈军士卒们上马后,他们却意外发现丧失了魏卒的踪迹。 他们敢能分太散,以防落单后死得不明不白。这就想都别想,他们还敢去主动搜素敌人了。 并且,现在的陈军士卒们还正面临着另外一个麻烦,那是他们的战马。 是的,他们


推荐指数:★★★★★
>>《魏武侯》在线阅读>>

《第16章 云开见月明》精选:

山林里,待陈军士卒们下马后,他们却发现失去了魏卒的踪迹。

他们不敢分得太散,以免落单后死得不明不白。这就想都别想,他们还敢去主动搜索敌人了。

而且,现在陈军士卒们还面临着另外一个麻烦,那就是他们的战马。

没错,他们下马后,凭借着战马的身躯,确实能帮助抵挡攻击,但同样的,战马堆积在一起,也严重的限制了他们的行动。

现在,他们这伙人骑兵不是骑兵,步兵不像步兵,本来还算强大的战斗力,大大的打了折扣。

“让前面的人推进,磨磨蹭蹭的干嘛!”见现下行进速度几乎断绝,王固山不满道。

很快,命令便传到陈军此时的前队,在得到自家主将的命令后,这些被选中的人纷纷面露苦色,犹豫了几秒后,才不情愿的趟了前去。

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的,这队陈卒们尽力的减小自身的动静,努力使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来。

地面上的树叶被踩碎后,发出“嚓嚓嚓”的声音,虽然声音不大,但每一声都仿佛重锤一样,击打在这队陈卒的心里。

后面,王固山随着大队人马,也跟着缓缓前进着。现在,他只求着上天保佑,自己能活着回去。

一众陈卒们,都紧握着自己的佩刀,警惕着打量着四周,时不时还猛烈一刀砍向路边树丛。

惊弓之鸟,不外如是。

……

魏军这边,早有军候带领着各自的部下,密切坚实着陈卒的行动。

当看见单独出来探路的那队陈卒后,魏卒们脸上的嗜血之色又显露了出来。

“这可是活脱脱的军功啊!”有军候吞了吞口水道。

在魏军传统的制度里,军功就是硬得不能再硬的硬通货,不然哪里来的那么多勇夫呢!

在经过魏无忌后来加的更重的赏格,他的这支残兵里,马上就多了许多勇夫。

这不,便有一卫的魏军人马,在自家军候的带领下,展开了对已经突出的那队陈卒的猎杀。

“让其他人兄弟也动起来,放冷箭帮我们把陈军大部队拖住,”这军候对身边魏卒说道。

“咱们取到的陈人首级,等会儿分他们几个就是。”这军候还算会做人,知道得拿了好处人家才得给他办事儿。

那军候吩咐完后,便有士卒领命而去,开始联络魏军的各部人马。

没过一会儿,东一下,西一下的就响起了箭羽破空的声音,这也是现在陈卒们最怕听到的声音。

然后,陈军队伍便是乱了起来,人人都胡乱的挥舞起刀剑,来格挡哪些根本看不到的危险。

趁这个时候,这一卫的魏军兵士,也悄悄地来到了这一支落单陈卒的旁边。

当距离足够近的时候,那军候一声爆喝,“动手!”

随后,那军候奋力一跃跳出树丛,一刀便砍倒了一名惊慌失措的陈卒。

然后,近两百人的魏军士兵,便围上了已经不足五十人的陈军兵卒。

困兽犹斗,这队陈军见此场景,知道自己已是上了绝路,他们也都豁出命来打了。

既然必死无疑,那就得多拉几个垫背的。

这也给魏军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他们合围的口袋,甚至于一度被逼退不少。

但战斗的结果却是注定了的,在陈军大部冒着危险赶到时,现场只剩下了一地的尸体。

看着眼前狼藉一片的战场,王固山心头在滴血,这些人可是他带出来的族兵啊!

一拳打在树干上,王固山心里五味杂陈。现如今他也身负几处刀伤,原本严整的甲衣也破损得厉害,整个人狼狈不已。

看着身边已经不足五百人的队伍,王固山悲痛难当,那些消失了的人里,有他的好兄弟、好朋友。

可就因为自己的一时之气,这些人全都死在了这里。

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我得把大家带出去,王固山默默想到。

再这么围在一起,让魏军这么步步蚕食,自己这边到最后恐怕都活不成。

眼下,只有骑上马,利用速度,以最快的速度分向突围,如此,恐怕才有机会逃出去。

王固山脸上阴晴不定,仔细权衡着厉害得失。

但有一点,在这山林里,还不能有火把照明的条件下,骑马其实根本快不起来。这一点,王固山也想到了。

那就只能弃马而逃了?王固山心里更不情愿的想到。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王固山一咬牙,马上就做了决定,而这丢失战马的大罪,也得看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去承担了。

“都听着,现在这情形,咱们再聚在一处,恐怕一个都跑不出去。现在咱们分开跑,从各个方向跑,魏军人手不够,不可能面面俱到,咱们当有机会。”

陈军士卒听到后,都交头接耳起来,其中质疑声便有不少。

从一个小时前到现在,在王固山的带领下,他们可谓是历经沧海桑田,这让他们很难再相信自家将军的话。

王固山对此不加理会,现在都已经这般模样了,他再解释恐怕也起不了多少作用。

“等会儿把你们的战马割上一刀,让它们吃痛后放出去,帮助咱们吸引魏军视线,这样我们逃出去才更有希望。”

“出去后,你们就各自藏起来,只要等到了天明,我军主力赶到此处,魏军这些混蛋一个都跑不了。到时候,本将必让尔等报仇雪恨。”

王固山说道激动处,把手里的马刀用力一甩,插进了面前的土里。

而后,陈卒们便依着王固山的法子,开始对原本珍若生命的战马动起了刀子。

一时间马嘶之声大作,在疼痛的作用下,它们开始躁动起来,不住地跳动,弄出了不小的动静。

这也让不远处的魏军士卒们不明就里,这是闹哪出啊?

当陈卒们放开缰绳之后,早就狂躁起来的战马一溜烟的就四散跑了出去。

陈人要逃!

这是魏卒们马上就确定的事,然后他们就赶紧循着声音开始行动,他们的注意力成功的被引开了。

此时,陈卒们开始四散逃命,王固山也在几名亲卫的保护下,往外潜行而去。

没过多久,当魏军士卒们发现马匹上并没有人之后,他们才大呼上当。

而此时,散于更远处的魏卒,也和三三两两的逃跑出来的陈军士兵们,开始今晚开战以来最公平的战斗。

当后面支援的魏军士兵们赶到现场的时候,交战双方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场面异常激烈。

一边是拼了命的要走,一边是发了狠的要留。

魏军支援一到,战况便开始了一边倒的形势,陈军抵抗顷刻间便瓦解。

但因为这一来一回的耽搁,无法避免的,有一部分陈卒运气好逃了出去。

当魏军各部仔细的搜了一遍山林后,确认再无一个活着的陈卒后,他们才彻底的放松下来。

然后才各自找到所属建制的休息地,拿出自己割下的陈人耳朵,开始计算自己今晚的收获。

而另一边,魏无忌正在听取王绣的报告,当得知陈军全军溃败的结果时,他的心才真正落了下来。

“公子,还有件事。”一边站立的郑大力也上前说道。

“何事?”魏无忌便问。

“臣这里缴获了近两百匹,只可惜其他的都被陈人给放跑了。但加上之前在灵河得到的,我军已有四百多匹战马了。”郑大力有些高兴的说道。

“那这陈军主将还是咱们的军需官了,咱们缺什么就送什么过来。”魏无忌微笑道。

收了笑容后,魏无忌正色道,“行了,也别得意了,赶紧让弟兄们休息一下,天亮之前必须再后撤二十里。”

“别忘了,敌人还远未伤筋动骨,他们还有足足九千余骑枕戈以待。”魏无忌长叹一声道。

他们头上的刀依然挂着,只不过比起先前,这把刀又轻了几分。

魏无忌望向夜空,却见此时,云开月明。

魏武侯
魏武侯
这里也不是春秋战国时期战国时期,也也不是东汉时期初年!似曾相识的齐楚秦魏,截然不同的列国争雄!来自在现代的灵魂,执掌王侯之家,却命悬一线…………君王之路,前狼后虎,他将何去何从!大争之世,群雄并起,谁能暴君浮沉!…………魏无忌:“寡人这辈子,只会用手扇人脸,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