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魏武侯

第18章 陈军终退军

发表时间:2021-07-18 19:35:33

就当张云梁要把自己的决定正式宣布出的时候,又有侍卫急媒体报道,“将军,王都尉回去了!” 这消息如此一来,不在场的几位陈军军将们,皆神色各异。 有陈骧的吃惊的,有宜丰的惶恐不安,有姬晖的疑惑,毕竟除了张云梁的愤怒的。 就在那侍卫刚退下


推荐指数:★★★★★
>>《魏武侯》在线阅读>>

《第18章 陈军终退军》精选:

就当张云梁要把自己的决定宣布出来的时候,又有侍卫急报道,“将军,王都尉回来了!”

这消息一来,在场的几位陈军军将们,皆神色各异。

有陈骧的惊讶的,有高安的惶恐,有姬晖的疑惑,当然还有张云梁的愤怒。

就在那侍卫刚退下,便从军帐外跌跌撞撞的跑进来一人。

那人一边推开要来搀扶自己的士卒,一把跪在地上,满面脸泪光的哭诉道,“将军,末将死罪呀!”

一刚走进军帐,王固山马上就面朝主座跪了下来。

和昨夜的嚣张跋扈相比,他现在落魄得如丧家之犬。

“你还有脸回来?”张云梁勃然大怒,想都没想,随手就拿起面前的将印砸了过去。

看着大块头的将印朝自己飞来,王固山也不躲,就任它结结实实的砸到自己头上。

“你……”

张云梁见王固山这幅模样,心里的怒火就更大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做给谁看呢?

想到此处,张云梁内心的火气更大了,一把抽出自己的佩剑,然后就要往王固山身上砍。

在场几人见这架势,连连上前将张云梁拦住,现在可不是内乱的时候。

“将军,末将死罪。”王固山抬起头,泣声说道。

王固山心里明白,自己这次确实闯大祸了,千余兵卒在自己手上损失殆尽,自己可谓是万死难辞其咎。

王家虽是陈国大族,恐怕也兜不住他捅的这么大的篓子。

就算张云梁现在把他砍了,王家也不会在陈伯面前说半句怨言。

“将军,末将死不足惜,可将军你可得为弟兄们报仇啊!”王固山哀声道。

那些死去的陈卒,可都是一早就跟着王固山闯荡的兄弟,他又岂能不为他们报仇,自己可以死,但这仇也必须得报。

王固山现在还活着,那么为死去的兄弟保报仇,就是他的全部。

“滚出去!”没有理会王固山的哭诉,张云梁一脚踢到他的肩膀上。

这一脚,把王固山踢的失去平衡,顺着军帐外面的阶梯就滚了下去。

这混账东西,回去后,再慢慢找他算账,看着王固山消失的地方,张云梁恨恨想到。

怒火未平,张云梁又是一拳重重的砸在了案上。

这两天对他来说,绝对是其军旅生涯中最憋屈的两天。

经过王固山的这档子事儿,张云梁所率领的部队,已经不可能按时到达指定位置,之前预定的战略任务,也几乎没有完成的可能了。

如果张云梁现在选择继续前进,那么他将要面对的,很可能便是枕戈以待的魏军,那样的话,他们只死路一条。

军帐里又是一片死寂,想象着王固山的惨样,众人都谨小慎微的站着,生怕触了张云梁的霉头。

张云梁独自绕着帅座前,反反复复的走着,看他那焦急的模样,不知道又在权衡些什么。

慢慢的捡起丢在地上的将印,张云梁对于大军接下来的安排,终于下定了决心。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背对着众人,张云梁怆然开口道,“诸位,经此一役,我军的行踪很可能已经被魏人觉了!”

缓缓回过头,张云梁对在场几人继续道,“再加上昨夜耽搁的时间,咱们突袭魏军后方的任务,已经不可能完成了。”

张云梁突然冒出来的话,让姬晖等人都不明就里,这时候说这些干嘛!

但张云梁接下来的话,去让在场众人大惊失色,只听张云梁对左右吩咐道,“传我将令,全军撤退,连夜赶回长平关。”

姬晖高安等人,完全不明白张云梁究竟要干什么。

就这么一次小败,损失了千把号人,但这就能把自己这万余大军吓退了?这这不是看玩笑吗?还真当咱们怕了那群魏人了?

“将军,为什么?”姬晖立马站出来,也不管规矩不规矩了,直接向张云梁质问道。

作为陈国公族,姬晖此行更大的任务,便是要保证这支军队,要时时刻刻在公室控制之下,张云梁的命令,不得不让他多想。

张云梁明白姬晖的意思,他也看出了众人的疑惑,便沉声解释道,“本将如此做法,皆是为了陈国。”

众人不言,神色依然充满了疑惑。

张云梁继续道,“我陈国积弱,国小兵少,我不能让这一万骑卒再遭受任何风险了。”

“不管秦魏角力谁胜谁负,我陈国都得自己掌握足够的力量,才能在这乱世里延续国祚。”张云梁娓娓而谈。

“将军,你可不要忘了,让咱们攻击魏军后方,可是秦公亲自对君上提的要求……”姬晖适时提醒道,现在他明白了张云梁的心思,也觉得有道理。

但秦国方面,又该怎么交代呢?

“秦人给出的任务,咱们不加理会就是了。”张云梁不在乎的说道。

在他看来,要是秦人敢对陈国动歪脑筋的话,那就是逼陈国倒向魏国啊!

最后,张云梁又加了一句道,“要是君上和秦人怪罪,也由我一力承担!”

只有这样,张云梁才能保证,所有人都能放下顾虑,跟着他回返。

“将军,不可以啊!”外面,一个凄厉的声音突然想起。

王固山此时就像乌龟一样,慢慢的又爬进了军帐里。

比起挣钱了来,王固山的身上又多了几道口子了来。

“将军,不能撤啊!”王固山进入军帐后,跪下祈求道。

张云梁也不做声,就这么看着王固山的表演。

“将军,我部下死伤惨重,弟兄们差不多都死在了哪里,您可得为们报仇啊!”王固山止住哭诉,有些颤抖的说道。

“哼!你还有脸说,要不是因为你,会死那么多兄弟吗?”张云梁看着王固山,怒气又不住的往上冒。

王固山听到这,便不再言了,就张云梁刚才说的哪一点儿,就能让他每个日日夜夜都忘不掉。

张云梁继续说道,“本来,中军都已经准备好两个校尉部,要对那些魏人起攻击了,会对他们紧追不舍,彻底的斩草除根。”

“但是因为你的出击,把这一切都给打乱了,我军也被拖在这里一个晚上,你更是损失了千余弟兄。”

“你说说,最大的罪人是谁?是不是你?”张云梁指着王固山的鼻子,怒声道。

“我看,你要是真想为自己兄弟们,报仇的话,就先杀了自己吧!”张云梁寒声说道。

王固山被说的哑口无言,默默地低下了头去。这一次,他真的是把祸闯大了。

“或许死了,就会解脱了吧!”王固山如此想到。

“啊!”王固山仰天大喊了一声,然后重重的把头撞向了地面。

“砰”的一声,王固山应声而倒,鲜血从他的额头上了流了出来。

“赶快救人!”这是王固山昏迷前最后听见的声音,而且他听出来了,是姬晖的。

最后,陈军还是按照张云梁的指示,开始有条不紊的撤退起来。

就这样,因为张云梁的谨慎,或者是因为陈人的孱弱。随着魏无忌这只突然冒出来的小蝴蝶轻轻的煽动翅膀,这个世界的历史,已经生改变。

魏武侯
魏武侯
这里也不是春秋战国时期战国时期,也也不是东汉时期初年!似曾相识的齐楚秦魏,截然不同的列国争雄!来自在现代的灵魂,执掌王侯之家,却命悬一线…………君王之路,前狼后虎,他将何去何从!大争之世,群雄并起,谁能暴君浮沉!…………魏无忌:“寡人这辈子,只会用手扇人脸,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