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魏武侯

第28章 就打你屁股

发表时间:2021-07-18 19:35:34

徐安宏却没想起,魏瑶光会这么说话的。 对于一个骑兵都尉来说,丧失一只手,不不亚于丧失生命。 “公子,王都尉也是有心之失,您大人有大量,就别和他一般见识!”徐安宏但是想大事化小。从大局需要考虑,一个骑兵都尉,其牵涉到的东西但是挺多


推荐指数:★★★★★
>>《魏武侯》在线阅读>>

《第28章 就打你屁股》精选:

徐安宏却没想到,魏无忌会这么说话。

对于一个骑兵校尉来说,失去一只手,不亚于失去生命。

“公子,王校尉也是无心之失,您大人有大量,就别和他一般见识!”徐安宏还是想大事化小。从大局考虑,一个骑兵校尉,其牵扯到的东西还是挺多的。

现在,确实不是动王宪的时刻,再加上,他也并没有真的铸下大错。

想白让自己放过王宪?魏无忌暗暗不爽,他肯定是不同意的,老子堂堂公子让你们随便欺负了?那还得了?

那以后自己公子的脸往哪儿搁?以后还怎么服众?

别说你柱国将军不同意,就是魏侯站在我面前……那也得商量看看。

“老将军,不是本公子生性残忍,而是这王宪实在过于张狂。”

魏无忌继续解释,“你想想看,他现在就能对自己的袍泽下手,以后岂不是连中军大营都敢攻击了?”

“本公子的荣辱不重要,但君上的安危却是万万不能马虎的!”魏无忌说完,自己都想为自己的口才点个赞。

徐安宏也被魏无忌给说楞住了,话还能这样说?这栽赃的本领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公子,您言重了!”徐安宏适时道。这要都这么算,魏军大营里的将领恐怕得死一半,毕竟平日里谁没个磕磕碰碰的。

“公子,您可冤枉死我了,末将对君上忠心耿耿,万万不敢有悖逆之举呀!”王宪现在都想哭了,自己怎么就遇到个这么不讲理的人,而且还是个公子。

“王校尉,本公子也是按规矩办事,你刚才也不是说,什么都得按规矩来吗?”魏无忌缓缓道,他反正是一点都不着急的。

王宪心里那个难受啊!就您这也叫按规矩办事?我刚才可是都下了令不要见血的,你可倒好,来了就要剁手。

王宪再次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徐安宏,也是他现在唯一的救星。

“公子,您这样太过了!”徐安宏沉声道,显然魏无忌的坚持引起了他的不快。

见老家伙要飙了,魏无忌也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僵,“老将军,倒也不是不能商量。”

“我常听说军里有打军棍的说法,要不这样吧,就打王校尉三十军棍好了,就算本公子宽宏大量了。”魏无忌适时候抛出了自己的真实意图。

毕竟剁人手不光是不现实,还容易惹来骂名,对自己以后展不利,欲擒故纵嘛!这时候抛出打军棍来,就谁都没法拒绝了。

“这……”徐安宏有些迟疑,这貌似不妥吧!

要知道,打军棍和鞭笞这些肉刑,都是责罚普通士卒的。拿去收拾王宪这种比较高级的军官,在魏军里还没生过。

但偏偏,魏无忌就真不知道这些,就算他知道了,就更会这么做了,这种把人脸往肿了打的事情,他时间绝对不会放过的。

“公子,王校尉身肩重任,这军棍就免了吧!老臣回去会好好收拾他的。”徐安宏还是想劝解道。

“老将军,王校尉重要?还是君上和我大魏的安危重要?”魏无忌转过脸,缓缓对徐安宏道。你还想得寸进尺了?说什么哥都不会让步了。

“当然是……君上和大魏重要!”看到魏无忌死死盯着自己,徐安宏只得妥协。这已经是可接受的结果了,实质上也就王宪会丢面子而已。

徐安宏继续道,“如此,就依公子所言。”

随后,徐安宏便对地上的王宪吩咐道,“王校尉,你现在就带上自己的人,去军法官那里,领自己的三十军棍吧!”

王宪此时真的是快要哭了,自己堂堂校尉,居然要去挨军棍,简直是闻所未闻。

“末将领命!”王宪的声音极度憋屈,自己这次栽得惨了。

正当王宪想要离开,魏无忌开口道,“慢着!”

王宪的身形一下就顿住了,心里哀嚎道:老大,你还想怎样?

看着徐安宏也投过来的疑惑眼神,魏无忌掸了掸衣袖后,才道,“我看就不劳烦军法官了,就在这里行刑吧!”

没等徐安宏做出反应,魏无忌便对身后的刘玄霸等人吩咐道,“都过来,帮王校尉好好松松筋骨,可不要下手太重了。”

“公子,不可滥用私刑。”徐安宏上前道。

魏无忌摆摆手,一本正经解释道,“老将军,我为的是大魏公室,如何能算得上私刑。”他来了个偷换概念。

这可把徐安宏给难住了,人家都口口声声说为了公室,难道自己还能去阻止?

这时,得到魏无忌命令的刘玄霸几人,也靠了过来。特别是刘玄霸,看向王宪的眼神就像狼的一样。

“王大人,得罪了!”刘玄霸虽然得意,但还是装模作样的对王宪拱了拱手。

“你……”王宪心里苦水直流,刚刚还是自己阶下囚的人,现在就站在自己头上来拉屎了。

人生真是变换无常,这是刘玄霸心里的感慨,但带给他这一切的,正是场中如闲庭散步的魏无忌。

虽然之前魏无忌之前也有些狼狈,但依然不妨碍刘玄霸对他的敬仰之情。

但让刘玄霸有些为难的是,现场并没有军棍,那这刑该怎么行呢?

但魏无忌的考虑是很周到的,只见他从身旁一位士兵手中,拿了一杆长枪来。

“拿着,使这个。”把长枪交给刘玄霸后,魏无忌缓缓道。

神马?魏无忌的举动,让在场众人再次大跌眼镜,这样也可以。

笑话!哥是谁?魏无忌暗暗自得道,在他上辈子,可是流行过,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上的。

看着拿着长枪走向自己得刘玄霸,王宪现在死的心都有了,他现在对带给自己屈辱魏无忌,心里的恨意越沉重。

老老实实被按在地上之后,王宪的屁股上,被刘玄霸抡圆了的“军棍”狠狠地砸了起来。

一下……两下……十下……

在场众人就这么默默地,看着王宪挨打的悲惨模样。

但是,却无一人为其露出不忍之色。

甚至在王宪统领的那旅骑兵里,除了他的死忠外,绝大多数人都在心里拍手叫好。

落得这步田地,完全是王宪咎由自取。

在魏军内部,虽说是磕磕碰碰不少,但大家都是明着来的,像王宪这样玩阴的,是绝对被大家所唾弃的。

更远处,属于魏无忌手下的魏卒们,看见刚才嚣张得不可一世的王宪,被自家将军打得皮开肉绽的时,纷纷都露出了快意的笑容。

“还是公子有办法啊!”

“公子果真是神通广大,咱们得大救星啊!”

“刚刚被王宪围着的时候,公子都没半点慌张,我就说公子肯定有办法吧!”

魏军步卒们,都纷纷吹捧起魏无忌来。

因为他们看到的就是,是魏无忌在与柱国将军周旋后,才让王宪乖乖的躺下去挨打的,甚至就连打人的长枪,都是魏无忌取来的。

你说,帮他们出了一口恶气的魏无忌,怎么能不得到他们的崇敬。

而这时,还没打过瘾的刘玄霸,也把三十军棍给挥完了。

这三十军棍,可全是刘玄霸的巅峰之作,棍棍都是贴肉压骨,把王宪给打了个半死。

徐安宏招了招手,才让人把已经昏死过去的王宪抬了出去。

这倒好了,徐安宏原本还想保王宪的,结果还是被打得个半死不活,别说再带兵打仗了,恐怕没个三两月,站起来都费劲。

想到此处,徐安宏也不免对魏无忌生出了几分怨气,要不是魏无忌坚持,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但是王宪有错在先,徐安宏倒不会真的因此,而对魏无忌产生什么看法。从本心上来说,徐安宏对于王宪这种人,也深恶痛绝的。

“公子,那王宪家和伍老头有几分渊源,你又何必把事情做这么绝!”徐安宏叹息道。

什么什么?伍老头,他是谁?老子打个人还要顾这顾那的?魏无忌心里又骂开了。

哎!不对,伍老头,不会是另外的那位柱国将军,伍鸣炎吧!魏无忌心里一下又炸了,不会是真的吧!

“老将军,您说的伍老头,是伍鸣炎老将军?”魏无忌探了探头,小心翼翼问道。

“不错,就是那老东西。”徐安宏捋了捋胡须,戏谑着看着魏无忌道。

魏武侯
魏武侯
这里也不是春秋战国时期战国时期,也也不是东汉时期初年!似曾相识的齐楚秦魏,截然不同的列国争雄!来自在现代的灵魂,执掌王侯之家,却命悬一线…………君王之路,前狼后虎,他将何去何从!大争之世,群雄并起,谁能暴君浮沉!…………魏无忌:“寡人这辈子,只会用手扇人脸,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