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劫煞戮天

第七章 第二轮比试

发表时间:2021-07-19 00:19:06

  静,整个斗武场上一片安静,只听见一些人吞咽口水的声音。  在一阵静默后,贵宾席上一声咆哮传了出来,“好崽子,竟敢伤我儿如此之重!”一个中年大汉,一脸怒意,从贵宾席上跃了下来


推荐指数:★★★★★
>>《劫煞戮天》在线阅读>>

《第七章 第二轮比试》精选:

  静,整个斗武场上一片安静,只听见一些人吞咽口水的声音。

  在一阵静默后,贵宾席上一声咆哮传了出来,“好崽子,竟敢伤我儿如此之重!”一个中年大汉,一脸怒意,从贵宾席上跃了下来。

  将那已经处于昏迷状态的雷鸣一把抱了起来,转身对着主席位上的钱战说道:“钱族长,小辈之间的切磋,这小兔崽子下手实在太重,我看要严惩于他!”

  还没等主席位上的人说话,一声冷哼传来,“哼!如若我不反击,恐怕现在躺在那里的人就是我了,你儿子技不如人,况且我又没有下死手,何来严惩一说!”

  似是没想到,钱轩竟然当面反驳于他,“你!”

  “好了,雷族长,此次,钱轩也不算是犯规,比试切磋本就难免受伤,以雷鸣的修为,静养两天也就无甚大碍。”

  “来人,去药库将那疗伤之药拿与雷族长。”

  听到钱战此话,那雷霆倒也不在纠缠,恶狠狠的瞪了眼钱轩,抱着雷鸣离去。

  见此事落定,钱战手一挥,“好了,第一轮比赛就此结束,下午,将开始第二轮的比赛!”顿了一顿,“钱轩,你...跟我来一趟。”

  当钱战话音刚落,钱月月立刻跑了过来,看着钱轩,一脸的古怪,“你还是小轩子么?”

  钱轩一愣,一脸无奈,“怎么不是,如假包换,真的不能再真了。”

  “哇,没想到啊,小轩子你竟然这么厉害了!莫不是吃了什么仙丹吧?”

  摇了摇头,“哪有吃,都是我一点一点修炼出来的。”

  钱家,会议厅。

  当钱轩走进来的时候,发现除了钱战,还有家族的几位长老以及淬身境的长辈皆在此地。

  感受着那齐刷刷看向自己的目光,钱轩一脸淡定的走了进去,随即不亢不卑的说道:“族长,不知可是有事叫钱轩前来?”

  看着钱轩如此沉稳的气质,家族中的几个长老不由得点了点头。

  “钱轩,你的修为可是达到了锻体九重的巅峰?”在来之前,钱轩便是有所预料,此次听到钱战问起,略微迟疑,点了点头,“是的,就在前一阵,侥幸有所突破。”

  听闻此话,钱战猛地转过身来,顿时一股威压从其身上传来出来,这是属于淬身境的气息!

  “以你过往的情况,锻体九重于你来说怕是难如登天!”

  感受着那让人心颤的威压,钱轩却也是半分不让的答道:“不敢隐瞒族长,四年前,我曾在机缘巧合之下误食了一株药草,哪曾想竟是一株变异草药,里面蕴藏了庞大的生命精华,再加上我平时的努力修行,方才有了如今的修为。”

  听着钱轩的话语,钱战身上散发出的威压骤减,“哦,变异药草,这种草药甚是难见,你能遇见,也算是你的机缘,况且你的努力,我也听月月提起过一二,整个家族里,除了钱天晓,怕也找不出像你这样如此拼了命的修炼之人。你先下去吧,下午还有比赛,多多休养。”

  当钱轩走出会议厅后,钱战开口道:“诸位,此事,你们怎么看?”

  “看钱轩似是不像说假,而且此子虽说资质不是上等,但他却是比任何人都够努力。”

  “嗯,看他击败雷鸣时用的攻伐技,似是那‘劈风掌’想来便是钱啸教予其的,在钱啸的指点下,再加上那误食药草的机缘,四年间从锻体三重进步到锻体九重,也并非不可思议。”

  自从钱轩进来后就一直没有说话的钱青枫突然开口道:“不错,钱啸父子二人乃是我的儿孙,啸儿当年也算是天纵之资,虽说啸儿的实力大不如从前,但修炼心得却还在,在其的指点下,轩儿的进步也并非有所古怪,此事,族长多虑了。”

  “看来,此事真的是我想得太多了。钱轩此次可谓是一鸣惊人,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过也好,小辈们越是厉害,我钱家的未来则越是辉煌。如果这次大离朝比我钱家能拿下第一,那这次进入天鑫学院的名额便能由我钱家来分配。”

  “哎,族长,近几次的朝比,我钱家一直都是最后一名,想要博得头等谈何容易啊。”

  “天鑫学院...”

  钱轩家的院落,“轩儿,你这‘劈风掌’在这几个月的锤炼中已是越发的熟练,基本可以做到收发随心的地步了,不过攻伐技终归是外物,你的修炼万万不可懈怠。锻体九重虽说和淬身境就一步之差,但这一步,如若踏不对,将要花费很多年的功夫!”

  “父亲放心,修行之事轩儿自是不会懈怠。”

  “为父教予你的‘凌风步’你可多加锤炼,这是为父唯一会的一个下等攻伐技,凭此武技,你对上淬身境一层之人也可周旋一二,达至大成,身形变幻之间如同凌厉的狂风一般,让人捉摸不透。”

  “锻体之境,锤炼身体筋肉,此为一切修行的基础,淬身之境,九层淬身,每淬身一次,你的身体便完美一分,眉心间便会有光芒一闪,淬身九次,光芒九闪,便是九分完美,九乃数之极,而所谓十全十美,千百年来也不过寥寥数人达到那种地步。当突破淬身之时,周身九窍穴位皆会亮起,唯独那眉心处黯淡无光,而达至十分完美之人,那眉心处亦是会亮起璀璨之光。只是这十分完美之境并非简简单单就可以达到,不然由古至今也不会就堪堪几人走到那一步。”

  “这个暂且不说,眼下你要好好休整,下午还有比赛。”钱啸顿了一顿,随即又说道:“淬身先淬心,要想突破锻体,一切还要靠心。”

  “淬身...”“...先淬心”

  钱啸离去后,留下在原地陷入沉思的钱轩。

  苦思半响无果后,钱轩不由仰天发出一声长叹,“何谓,淬心。”

  “算了,还是勿要多想,先去休息,以应对下午的比试。”

  午休过后,钱轩便自行去了那斗武场。

  此刻广场上站着许多人,赫然便是那些参加下午比试之人,当钱轩走来后,广场上大部分人的视线都向其望去,那一道道目光中蕴含着各种各样的复杂情绪。

  有惊讶,有羡慕,有疑惑,有畏惧,更多的,则是带有一丝尊敬。

  不管在哪里,强者为尊,弱肉强食这都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对于强者,人们都会下意识的去尊敬。

  基于早上比试中钱轩的表现,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个被家族冠为“废物”的人,绝不是那般无用。

  待所有参加比试的人都到来后,在钱战的声音下,新一轮比试正式开始!

  进入第二轮的九十三人,大部分都是锻体七重的修为,少部分为锻体八重,而锻体九重的修为也不过十来人,这之中亦是有几个运气较好之人,以锻体六重修为走入了第二轮比试,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在接下来的比试中,运气已经不能成为晋级的因由,只有强者方能笑到最后!

  很快,参加比赛的人各自的对手也已经匹配完成,接着,便是新一轮的龙争虎斗。

  比试仍然在那四个小型比武台上展开,经过一轮的淘汰,在第二轮中,参赛人的修为较之第一轮自然不同,在第一轮中,仅仅一个照面便分出胜负的情况在第二轮中已然是很少出现。

  看着场上激烈的打斗,钱轩则是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想来也难怪,即便台上的交手再如何精彩,在钱轩这些锻体九重的人眼中,并无什么看点。

  反观在场上的锻体九重之人,钱月月跟另一个少女在说着什么,陈雷林三家锻体九重的人则是聚在一块,而钱家的几人各有各的事情,而那钱天晓,则是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如那老僧入定一般,不为外界事物所动。

  “轰”的一声,身体撞击地面的声音从那比武台上传出来,钱轩向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那小型比武台上站着一个瘦高的男子,清秀的眉目,俊朗的外表,只是其嘴角那一丝冷笑破坏了整体的感觉。

  “哼!实力不行就别学人强出风头,到头来只会徒增笑料罢了。”

  比武台下的地上此刻正躺着一个人,听闻台上那男子的话后咳出一口鲜血,神情萎靡不振,双眼似是冒出火一般盯着台上那男子。

  那落败吐血之人,钱轩相当的熟悉,正是那以往以欺负钱轩为乐的钱峰。

  看着那颓败的钱峰,钱轩心里却并没有那种仇家落难的快感,只是一阵的恍惚,感叹这命运的变幻莫测,昔日那欺凌自己的人,如今却也被人打的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真可谓是,因果循环,欠的终究要还。

  相比于钱峰,钱轩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那站于台上的男子。

  钱峰的实力与那落败于自己手中的雷鸣相仿,看那男子轻松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有出多大的力,这让钱轩在钱天晓之后,又留意起了台上那男子。

  许是这场比赛的动静过大,除了钱轩外,大部分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个比武台上。

  “咦,那不是雷家雷鸣的哥哥雷动么,据说他的实力已然到了锻体九重的巅峰,只差一步便可淬身!”

  “那钱峰虽说也算是个人物,但碰到雷动,一切皆休啊。”

  耳边传来议论之声,钱轩听后,不由一愣,“雷鸣的哥哥!!”

  似是有意无意,那雷动走下比武台的时候,挑衅的目光向着钱轩望来,一脸的傲慢。

  在这议论声起起落落之中,那闭着双眼的钱天晓睁眼看了看雷动,随即又不以为意的闭上了眼睛。

劫煞戮天
劫煞戮天
天岩大陆,学武之风,发掘人体的潜力。锻体、淬身、破虚、雷变四大境界,其上好像除了着更加神秘的的层次。一片晶莹剔透的碧叶,给少年钱轩带给了之久三年的屈辱,但他也于此渐渐地的蜕变。修劫之路,拿命抗天,披荆斩棘。武之巅峰,以凡戮仙。“哈哈!”另一个站着的身影大笑了起来,听那声音,声里还有着稚气未脱去。。…